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6章 摆平中和镇的事
    成千王听了章姐这些话,咬着牙。

    章姐继续说道:“千王啊,对不起啊,这林子大了真的什么鸟都有,有的人,跟着我不好好跟,自己想做大点的。也许阿里他们啊,是想砸了你的场子,然后自己开场。你要看好了啊。”

    成千王说道:“章姐,谁不知道阿里是你的得意门生,拜你为师,你收他为徒。难道他砸我们场子是他自己自作主张?”

    章姐说道:“你们兄弟,好兄弟骨肉相连的,都能反目成仇,擅自做主,对抗我们。难道我一个徒弟,就不能这么做了?你兄弟这么对付我们,你拦不住,我的徒弟要对付你们,想要自己开拓市场,自立门派,我也拦不住。”

    成千王有点对不上话来,他明知道章姐摆明了就是一套假话,可谁让他先说假话在先。

    章姐说道:“千王,行了,给我们一家三百万,得了。至于你那个兄弟,我会努力找他的。”

    成千王问道:“阿里呢。”

    章姐说道:“阿里的事情,你们自己看着解决啊!问我干吗呢?阿里已经分出去了,他自己闯的祸,你自己找他问啊。”

    成千王尴尬的笑笑,然后说道:“章姐,这么谈就没意思了。”

    章姐说道:“千王,怎么没意思了。”

    成千王说道:“章姐,我这兄弟,的确是这样子的,他跟我就不是同路人了。你把阿里也这么说,这不就是,敷衍我吗。”

    章姐说道:“你去问阿里。”

    成千王说道:“那如果这样子的话,我们不谈了。”

    章姐说道:“好。”

    可是,成千王又不甘心,过了一会儿,他对我说:“张总,你这边的手下你也管不住了。”

    我说道:“我管得了章姐,至于章姐的手下,那我也不知道了。”

    成千王说道:“刚才你们也说了,我手下的责任,就是我的责任。那你们手下的责任,难道你们公司没有责任吗。”

    我说道:“是,但是你自己说了,做这些事的是你的手下们的。章姐也没办法,做这些事,也是她手下们做的。”

    成千王说道:“谁信。”

    我说道:“那既然不信,我也没办法。”

    成千王沉默。

    章姐说道:“不谈就不谈了吧。千王,今天就这样吧,不聊了。早点回去休息。”

    成千王心里担忧着,章姐继续招人过去搞他的黄赌产业,虽然不能全部扫掉灭掉,但是也能给他造成很大的麻烦,赚钱少了很多。

    况且如果他要和章姐斗的话,甄洪不会袖手旁观,会不动声色的支援章姐,他成千王一个打两个,很吃力,甚至还有可能被灭的很大概率。

    就算不会被灭,他多线作战,这么旷日持久的持久战,他即使能撑下去,生意也被冲击很大,少赚很多钱。

    终于,成千王瞻前顾后,思前想后,再三斟酌之后,问道:“章姐,你想让我们赔偿你们的船。”

    章姐说道:“对。赔偿。”

    成千王说道:“我兄弟的错,我来买单,是这个意思吧。”

    章姐说道:“无论你说是谁做的,不可改变的事实就是是你们公司的人做的。一句我不知道可不能就这么带过去了。你说我们公司的阿里和你斗,你觉得我到底知道不知道呢?也许知道。也许并不知道。”

    章姐说话也很有技巧。

    成千王说道:“你就直接说,多少钱。”

    章姐点了点头,说道:“这才像是谈判的意思。我那些船,六百万左右,这是光损失。我要你两倍赔偿,算是船和我的误工费在内了。”

    成千王一听要赔偿个上千万,加上之前的那一笔六百万,那么大的一笔钱,他皱起了眉头,一副极其恼火而又十分憎恨的样子。

    现在主动权在我们手中,他很无奈。

    他耗不起。

    他斗得起,但是耗不起。

    成千王只能微笑着,说道:“章姐,我愿意替我兄弟和手下赔偿,但是,你这样子算的话,是不是太多了。”

    章姐说道:“多吗。”

    成千王问我。

    我说道:“因为我对船上饭店这一块,并不是很了解,你还是和章姐聊吧。”

    章姐说道:“我们张总不懂,你都和我说就行了。”

    我说道:“的确是这样子的,我对这一块,真的并不太了解。千王,你就和我们章姐谈吧。”

    我抽着烟,看着他们谈。

    甄洪也不说话了,看着他们谈了。

    甄洪只想打死他。

    成千王和章姐砍价,意思说我能赔,但是我已经赔给了你一笔三百万的款,再赔那双倍的,不愿意。

    我说道:“你们聊,我先出去打个电话。”

    甄洪也借口出去了。

    出去了之后,我让章姐的手下给章姐发信息,叫她务必一定要让成千王加倍赔偿,不然他不长记性,如果他不愿意,那就开打吧。

    在外面抽着烟,甄洪走到了我身旁,对我说道:“张总,你觉得这小子会给你们赔钱吗。”

    我说道:“做错了事,就要罚,就该受到惩罚,他既然做错了事,难道不该受到应有的处罚吗?”

    甄洪点着头,说道:“该,该!”

    我说道:“如果他不肯,那不要谈下去了。反正,那三百万也不够赔的。”

    甄洪说道:“他就是不想赔船。”

    我说道:“如果不是因为我们查出来真相,恐怕我们双方早就打得你死我活的了。小人居心叵测,阴险无比,他想要我们灭亡,我们何必要对他仁慈。既然他都已经在挑拨离间,要让我们两帮打起来,然后他趁机消灭我们,那我们就不要管他的死活了。”

    甄洪说道:“我担心他不赔偿。”

    我问道:“那你觉得该怎么做。”

    甄洪说道:“先把六百万搞到手再说。”

    我说道:“这倒也是,如果他真的不愿意赔偿那么多,谈崩了,那六百万都没有了。”

    甄洪说道:“要不,你让章姐降低条件。”

    我说道:“不过啊,我当时在章姐面前承诺过,说查出来是谁做的,就要让谁加倍赔偿,我如果现在要章姐退下来的话,你想想看章姐肯定不愿意后退。”

    甄洪说道:“是我这性格,我也不会。我的意思是说,先接受他这六百万的赔偿,接着我们继续闹他,让他赔偿船只。反正,先拿到六百万再说。”

    我说道:“先让章姐谈谈吧,如果谈不拢,那再说。”

    我们就在外面等了。

    不多时,章姐出来了。

    她走到了我身旁,轻声道:“他愿意了。明天给完。”

    我心里高兴,但表面假装平静,轻描淡写的说:“那就好。”

    实际上,我都快高兴得跳起来。

    成千王出来后,看着我们,他脸色铁青,很不高兴的样子,但是他还是和我们一一握手,道别,然后走了。

    我带着甄洪彩姐送到了楼下。

    成千王上车后,对我们招招手,说再见。

    他们的人都上车离开了。

    看着他们的车子远去的背影,甄洪说道:“没那么容易结束的。”

    我说道:“你的意思说他还会和我们斗的,对吧。”

    甄洪说道:“是的,他受了这次气,赔钱了,更咽不下去这口气,还会和我们斗到底的。”

    我说道:“那你的想法,还是要灭了他。”

    甄洪说道:“是。可是我们要慢慢找机会。”

    我说道:“好。”

    事情都办妥了之后,我们才离开了中和镇。

    成千王也打钱给了章姐和甄洪,因为他们想要好好的如常发展下去,就必须这么做。

    这件事处理好了之后,好歹在公司里有点成绩了,不过,偌大的公司,我摆平的,只不过是一件小事,区区一个中和镇的事,算不得什么。

    不过,也算是成绩吧,至少章姐对我有点服气了。

    可是,公司里还有很多牛人,想让他们全都服服帖帖,很难。

    除非我有更大的成绩,靠成绩和拳头说话,他们才完全的服气。

    本来嘛,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凭什么上去做个代总?

    公司里很多的牛人,大人物,都很不服气,不过,看在黑珍珠的份上,他们隐而不发而已,表面对我恭敬,背后都不服气。

    也想不通这黑珍珠把我扶持上来的真正目的,难道不怕我把公司搞糟糕吗?

    她难道不知道我是什么料?我根本不是治理好公司的料,即使再怎么磨炼,还是那个烂木材,而强子还分析说是相信我,为了锻炼我,因为觉得我最靠谱,但是,不靠谱的人会把公司搞分裂,而靠谱的我,会把公司弄糟,那结果还不都是一个样吗:全是完蛋。

    找了强子,和强子聊了一下这问题,强子还是那个说法,还是说是黑珍珠对我信任,所以要磨炼我锻炼我。

    我不太相信,但又揣摩不到黑珍珠的真正意图。

    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只能努力的继续硬着头皮继续干下去。

    监狱长虽然说自己先代管我们新监区,可是那老家伙对新监区根本就是不闻不问的那个态度。

    侦察科科长尽管是已经垮台,但是目前看来,监狱长没有打算立哪个人上去当监区长,而当时跟着侦察科科长的那些拥趸,目前还掌控着新监区,她们又跑去跟了监狱长。

    监狱长不管不顾新监区的事情,搞得监区里什么事都没人管的一个状态。

    这我倒是无所谓,怎么乱都好,都与我们没关系,只不过,苦就苦了女囚们。

    她们想着继续剥削女囚,但是有我们这些人顶着,她们似乎也没有那么容易就能搞到钱。

    惨的是程澄澄那帮人,她的人因为对抗监狱长,监狱长让她们在禁闭室待着,短时间是出不来的了。

    眼看这么搞下去,程澄澄她们即使不被虐死,也要自己崩溃自杀在里面了。

    我心急如焚,找了小凌,文姐,还有几个队长商量,她们也没办法。

    因为只有监狱长的命令,她们才能放出来。

    可是,不能这么等下去,这么等下去,程澄澄她们真的会完蛋。

    我点了根烟,抽了两口,说道:“闯进去,把人先拿出来再说。”

    小凌说道:“犯法。哦不是,是违反规章制度。我们凭什么闯进去啊,没有监狱长的命令,谁都不能闯进去。”

    我说道:“就这么让她们活活关死在禁闭室里头吗。”

    小凌说道:“那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我说道:“闯我也要闯。”

    人家程澄澄好歹是救过我,对我有恩,我怎么能够眼睁睁看她这么受折磨,谁知道会不会被折磨致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