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3章 多大代价也要干
    上班守门的时候,小凌过来跟我聊天。

    她凑到了我的旁边,说道:“听说了吗,监狱长自己监管新监区监区长。”

    我说道:“没听说呢,什么时候。”

    小凌说道:“早上。”

    我说道:“很好嘛,监狱长这家伙,担心新监区重新落入我的手中,干脆直接自己管了。”

    小凌说道:“管得越多,出错的几率越大。”

    我说道:“嗯,我也想她出错,就能捉到绊倒她的把柄了,可是目前看来,不容易。”

    小凌说道:“那怎么办。”

    我说道:“她来我们也挡不住,让她先来吧,看她要怎么样对付我们再说。”

    小凌说好。

    监狱长组织了新监区的大部分领导去开会了。

    我们这种小喽啰,只能好好的乖乖的看守大门。

    不过,我有人。

    有人去开会了回来,我打听了消息,问监狱长会上都说了些什么。

    来人说监狱长就说还没选出新的总监区长之前,从现在开始,她兼管新监区这些话,然后有什么小事的,就不要找她了,如果是大事,打电话给她,她会解决。

    看来,这老家伙没找到合适人选,只能这么的拖下去,一直拖到她找到合适的人来当这个总监区长为止。

    中和镇那边,章姐打电话过来,说成千王求饶了,因为章姐和甄洪把成千王的黄赌业打击得七零八落,他经受不住,只能求饶,提出和谈。

    我当然愿意接受和谈,这就是割地赔偿承认投降的意思。

    我们又去了中和镇。

    为了尽快把中和镇这个麻烦事早点搞定,我真的是很努力了。

    到了中和镇后,见了章姐,和章姐谈了,也明白了具体情况。

    目前看来,甄洪和章姐,已经破坏了成千王的一大部分黄赌业,可是成千王也不是省油的灯,马上奋起反击,搞破坏,双方互有损伤,但是成千王受到破坏更大,因为是甄洪和章姐一起联合,所以他想要玩的过两个人的联合,这的确比较艰难。

    只是,成千王的帮派也大,人数也多,想要打掉他们,这也比较难。被吃掉了几个点后,他加强了防备,想要一下子吃掉他们是不太可能,双方就此对峙,但是他们毕竟做的是不受法律保护的事业,例如赌场,想要开门,只能偷偷摸摸的,一旦让甄洪和章姐发现,马上派人过去砸,他们只能偷偷摸摸的开,不像以前那么猖狂,这一下子,很多赌场都遭受了很大的打击。

    成千王只能求饶,提出认输,愿意赔偿。

    章姐问我该不该接受他的赔偿,然后,是接受多少赔偿,以后又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和他们共存。

    我说道:“甄洪那边怎么想的。”

    章姐说道:“甄洪已经恨透了他们,成千王这个人,反反复复,甄洪想吃掉他们。”

    我说道:“能吃的掉吗。”

    章姐说道:“比较难。”

    我说道:“联合起来也不行吗。”

    章姐说道:“现在我们是占了优势,但是如果成千王真正的撕破脸不要命,组织起来反扑,我们即使赢了他们,也受到很大的损失。”

    我说道:“好吧,就说是两败俱伤了。”

    章姐说道:“对啊。”

    我说道:“那你怎么想。”

    章姐说道:“甄洪是一心要吃掉他们,我这边的话,我觉得我们的确也一下子搞不定他们,那不如先接受他们的求和。”

    我说道:“多少钱。”

    章姐说道:“五百万,一家二百五。”

    我问道:“然后呢。”

    章姐说道:“以后他们的事业照常继续做,但是不会再惹我们。”

    我叹气,说道:“留着这家伙,反反复复的,很精贼,的确是个祸害啊。”

    章姐问道:“那你说该怎么办好呢。甄洪不愿意和谈。”

    我说道:“接受吧,先接受,然后看他们以后怎样,如果一旦触发到我们的利益,马上联合起来,继续这么打击他们。你找甄洪过来,谈谈。”

    章姐说道:“他现在应该在对面饭店,刚才还给我打了电话,要不我们过去?”

    我说道:“你先打电话给她。”

    章姐打电话给甄洪。

    想来真是有意思,这么一大帮凶恶的人,在我面前,一个一个的很尊敬我的样子。

    混到这一步,唉,我也不容易啊,但是就是不知道,我真正的能不能混得起来。

    章姐挂了电话后,对我说道:“甄洪说摆下宴席,请我们过去吃饭。”

    我说道:“行吧,走吧。”

    我让章姐带了几瓶上万的酒过去,就像甄洪上次过来我们这边一样,甄洪来到门口,迎接我们,过来就是和我握手:“张总,稀客,稀客啊。”

    我微微笑,和他握握手。

    他在和我们寒暄后,带我们进去包厢,入席。

    从大门进来,就看见里面的装修,全是和我们的章姐那边的饭店一样。

    说错了,应该说是章姐那边搞的装修,全是和甄洪这边的一模一样,也难怪甄洪会恨章姐了。

    你做饭店就做饭店了,你还剽窃我,抄袭我,复制粘贴过去,也太懒了,直接就搞了一模一样的,换谁谁都会恼火。

    入席后,上菜,倒酒,开始喝酒什么的。

    我直接谈到了正事,问甄洪,关于成千王想要和解的事,怎么想。

    甄洪一听成千王三个字,怒气汹汹,拍桌子怒道:“成千王这龟儿子,整一个千王之王!他说的话,有哪一句是可以信得过?他们今天说和解,明天马上就可以翻脸。现在对我们笑脸,回去背后给我们插刀子,不要相信他们!我不同意和解。”

    我点了点头,说道:“对,成千王上次请我吃饭,还摆出一副和我们很好的样子来,好像真的很感激我似的,结果啊,一转身回去,马上就对付我了。真的佩服他。做人能口蜜腹剑成这个样子,我也真的没见过几个那么虚伪的人了。”

    甄洪继续骂:“这小子以前就骗了我几回了,人前一套,背后一套,我看到他就恨不得打死他。上次如果不是你张总救他,我真把他打成残废!”

    我说道:“洪爷啊,我理解你,关于上次,说真的,我也觉得我不该拦着你,让你打死他好了。可是啊,你万一打死打伤了他,毕竟你亲自动手,那也不成啊,负法律责任的啊。”

    洪爷说道:“也就这个了,不过没关系,我可以让手下上的了!”

    我说道:“还有一点,我们干掉他,觉得好像他们的龙头我们除掉了,其实不然,还有另外一个龙头。那就是他的那个在国外操纵的兄弟。即使我们干掉了成千王,但是他那个真正的主谋兄弟不除掉,他那个兄弟可以马上扶持另外的一个人起来,继续组织他们的帮派了。”

    洪爷点着头,说道:“这也是一个。”

    我说道:“我坚持你的说法,我觉得你说的非常正确,就是说,和他们对抗到底,因为他们这些小人,三心二意,两面三刀,是不会和我们好好的合作下去的,一旦有机会,他们还是要想着对抗我们,干掉我们。”

    洪爷说道:“这是肯定的,这点没错。我早就说过了,他们不可能和我们和好,他们就是想着拖延,等着以后有机会,再跳起来对付我们。这一次如果不是您张总亲自找人来查,冷静的查出来是成千王搞鬼挑拨离间,恐怕章姐早就和我拼的你死我活,两败俱伤了。”

    章姐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洪爷别提这个了,当时我也被气愤冲昏头脑了。”

    我说道:“这的确是,章姐当时挺生气的,也真的觉得是你洪爷做的,这点的话,我向您道歉,我们误解你了。章姐也说了,如果不是您做的,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和歉意,那么,我们的对面的饭店,重新装修,不能弄成和你们一样的。”

    章姐说道:“好。”

    洪爷哈哈笑起来:“这个不用不用,你们做嘛。我已经习惯了,大家一起赚钱就好,赚钱就好。加上我们两家都已经这样子的关系了,都像一家人一样,不需要改了,不需要重新装修,那要花很多钱。”

    我当然听出来,洪爷只是打哈哈的,他内心自然还是强烈的想着我们会重新装修,不能和他们一样,他只是客套话。

    我说道:“那怎么行的呢,我们既然说了,就该这么做,而且我们当时这么个装修的样子,也的确是有点太过分了。洪爷,就这么定了这个,章姐啊,你说呢。”

    章姐说道:“这两天我就挂牌出去,月底开始就关门装修。”

    我说道:“好。”

    甄洪说道:“哎呀章姐,真的不用不用。张总啊,不用了,多浪费钱啊,这样也挺好的嘛。我们都是一家人了,不必搞这个了。”

    我说道:“洪爷,不用说这个了,我们知道该怎么做。”

    他举起杯子来:“真的是不用重新装修了。”

    我敬了他这一杯,和他客套了一番,然后让章姐必须改了装修。

    章姐同意了。

    放下杯子,我问道:“那我对成千王那边的建议,是说,接受他们的赔偿,因为我们继续和他们搞下去,我们一下子也吞不了他们,大家如果都倾巢而动,互相攻击,只能两败俱伤,也许我们胜算很大,但是困兽犹斗,逼急了兔子也能咬人,他们要是真的被挤到了穷途末路,肯定要团结起来和我们大干一场,怕是即使我们赢了,代价也很大啊,洪爷,有没有想过这一点。”

    甄洪说道:“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可是我不同意和他们和解。”

    我问道:“为什么呢。”

    甄洪说道:“别的人都可以和解,唯独成千王不行。”

    我点着头,问道:“那看来洪爷是不愿意和解了。”

    甄洪说道:“你不要误会我那个以前和他们仇恨就不愿意和解的意思,而是我认为,成千王这个小人是信不过的,他现在和解了,明天就又想办法对付我们了。我就担心他继续挑拨起我们之间的一些事情来,或者是用别的背后捅刀子的办法对付我们。这个人就是这样子的。所以我认为,我们一定要乘胜追击,把他们给灭了!彻底灭了。”

    我说道:“洪爷说得对,可是我们可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洪爷说道:“这点我也想过了,代价肯定是有的,但是为了胜利,彻底消灭他们,斩草除根,多大的代价都值得。”

    我说道:“那我们自己也会有损伤,很大的损伤。”

    洪爷说道:“多大损伤也要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