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1章 不愿乘人之危
    我也有想过要把这个视频弄给更多的人,例如给警察去查,但这只是单方面的供词,而且还是在威逼的情况下,做不得证据,而且监狱长那边肯定不会承认自己有让侦察科科长去做这些事的,所以让警察来查也没有什么用。

    监狱长撤掉侦察科科长,原因第一个是恨她投降了把不该说的这些都说出去了,第二个是不信任侦察科科长了,第三,必须撤掉侦察科科长,否则,让侦察科科长继续折腾下去,万一比如剥削女囚,或者是弄死程澄澄她们什么的出什么事,我拿着这些视频去发给别的人看,她害怕侦察科科长到时候更是把她捅出去,她就惹上了麻烦,所以,必须得把侦察科科长撤换。

    监狱长定想着换别的人上来总监区这边,继续捞取利益,继续对付我,我这边的确又担心起来,担心她会找一个更厉害的对手来对付我。

    宋圆圆又找了我,那晚我在宿舍躺着看书,她直接敲门进来了我的宿舍。

    我看着她,已经洗澡了,头发还湿,着,换了一件宽大的t恤后,露着白白大腿,看起来,挺性感的。

    我给她倒了一杯水,继续回去躺着,道:“这里没有什么东西能招待你的,不好意思。”

    宋圆圆说道:“没关系,我来找你,只是想和你聊聊天。”

    我说道:“聊你们科长的事是吗。”

    宋圆圆点了点头。

    我说道:“如果,聊我们两个之间的一些什么好事,我可能会想着聊,至于聊你们科长的事,我真的并不是很想聊。”

    我翻着书,看了看宋圆圆,的确不是很想聊他们科长的事了。

    宋圆圆说道:“我们科长被撤下来了。”

    她看着我。

    意思就是是你做的的眼神。

    我说道:“哦,然后呢。”

    我点了一支烟,看了看她。

    她说道:“科长和我都说了,她被撤的原因。”

    我说道:“哟,姐妹破裂感情了,又和好了啊。”

    宋圆圆说道:“她找我诉苦。说你害了她,监狱长也不相信她了,她的苦日子准备开始了。”

    我呵呵一笑,说道:“原来她也知道她的苦日子准备开始了啊。对,的确是准备开始了,监狱长把她弄成副科长,有名无实,没有实权,然后一步一步撤她下去,把她搞到最底层,最后,弄出监狱。”

    宋圆圆问道:“那怎么办。”

    我说道:“呵呵,你还担心她呢?”

    宋圆圆说道:“嗯。”

    我说道:“我的敌人被撸下去,我高兴还来不及,你来问我怎么办,我只能说,她活该。”

    宋圆圆说道:“她不想离开监狱。这个年纪了,如果出去了,能做什么。”

    我说道:“说真的,这么多年来,她也捞了不少钱了,你那科长,本性也还不算很坏,我以为她很厉害,能和你交朋友,原来是有原因的,脑子还不够精明。不过啊,她总是针对我,一直为了自己的利益,针对我,针对我就算了,何必要想着整死我,这也算是得到应有的下场了。你告诉她,让她赶紧离开监狱,否则,不仅丢人被扫出去,可能还有性命之忧。”

    宋圆圆问我:“你还要对付她吗。”

    我说道:“她现在这样子,还用得着我去对付她吗。自然会有人对付她的。监狱长能容得下她吗?”

    宋圆圆沉默不语。

    我说道:“我知道,你是来求我,放了她一条生路,也是问我她该怎么办。我只能说,她没救了。赶紧让她离开,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耗下去了。丢人事小,丢命事大。”

    宋圆圆说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我说道:“抱歉,圆圆,我只能对你实话实说,你的科长真的留不住了。对,的确是因为我的原因,弄得她这个下场的,我的确也是觉得她活该。你现在来求我也没什么用,事情走到了今天,全是她自己的自作自受,我还警告她叫她千万不要再继续和我作对,人啊,总是见不到棺材不掉泪,让她赶紧的,离开吧。”

    宋圆圆抿着嘴。

    我说道:“唉,你也别这个样子了,回去好好和你科长说一下,让她自己好好的找一条出路吧。再说了,她这些年捞了那么多钱,出去做点什么事不行呢?”

    她走过去,把门给反锁上了,然后走到我的身旁,然后,把t恤一下子脱了,她的好身材全部一览无遗。

    我急忙坐了起来,问道:“你这是干什么呢!”

    宋圆圆说道:“求你,张河,帮帮她!”

    宋圆圆这个意思我懂了,在她心里,我反正是个好色的小人的,她愿意用她的身体,换取我对她科长的帮助。

    她说完,然后坐在了我的身旁,拉着我的手:“张河,求你了,她很痛苦,她虽然有钱,可是名誉很重要,她就这么出去了,她受不了,她甚至想着自杀了。”

    我说道:“多大点事啊,不就是辞职不干吗。难道铁饭碗的尊严,真的比生命还重要吗。”

    她说道:“会有很多人看不起她的!她也不知道出去了能做什么。你帮帮她可以吗。”

    我心想,侦察科科长这老家伙,想尽办法留下来,该不会日后又要对付我吧。

    不过她也没有对付我的什么能量。

    她已经这样子了,还怎么斗得过我。

    非礼勿视。

    我转头过去,然后下了床,捡起了宋圆圆的t恤,给她套回去。

    宋圆圆急忙问:“你答应帮我了?”

    我说道:“你先穿好。”

    宋圆圆说道:“你先答应我!”

    我说道:“如果我不答应,你是否就在这里喊我非礼你?这是我宿舍。”

    宋圆圆说道:“不是。”

    她有些不好意思,捂着了自己,我给她套上了衣服。

    我说道:“多么好的身材,我不是不心动,只是说,如果我们两个感情水到渠成,我自然会碰你,可是如果你用这个条件作为交换,我并不是很乐意。”

    宋圆圆说道:“那我也有对你有感情的。”

    她红着脸,说道:“我也是想和你这样子的。

    不只是为了这个。”

    我说道:“好吧,我很喜欢你对我的坦白,不过呢,等我们的感情真正发展到了那一步,我们再这样吧。下次,下次好吧。”

    我把衣服给她穿好了。

    宋圆圆说道:“上次我睡着了,你也没什么样。是不是你对我就没有喜欢过。”

    我说道:“喜欢是喜欢,这么个大美女,身材丰润,我当然喜欢,但是,我们上一次,是你睡着了,而且是我下了药给你,我不想趁人之危。这一次是你心里带着任务目的来的,我更不想了。如果下一次,是正常情况下,那我不会拒绝。”

    我虽然给她穿上了衣服,但是透着外面的衣服看着她的好身材,还是禁不住的咽口水。

    宋圆圆说道:“嗯,那我科长的事,怎么办。”

    我说道:“这样子吧,你们科长,你让她稍安勿躁。我倒是有个好办法,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了,反正你让她试试。”

    宋圆圆说道:“什么办法。”

    我说道:“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你让监狱长重新重用她,是不太可能的了。毕竟这里还是监狱长是老大,监狱长呼风唤雨说了算,我也不可能说调她到哪个岗位,更不可能到我们监区来,你看我,自己都职位不保,每天守大门,我怎么帮得了。”

    宋圆圆说道:“你和副监狱长关系好。”

    我说道:“是啊,那你想让我去求她吗,那也没用啊,最多能不让她被开除。可是降职升职什么的这些,基本都是监狱长说了算。”

    宋圆圆说道:“那你让她保着她不被开除就好了啊。”

    我说道:“那为什么监狱长要帮她?”

    宋圆圆说道:“那我让她送钱给你。”

    我说道:“得了吧,我还是说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个办法吧。就是,监狱长很喜欢钱,你让你科长去求监狱长,说自己做错了,以后不会再犯错误,认错道歉。只要监狱长收下钱了,最多会让她再降一降职,不会把她弄出去的。”

    宋圆圆说道:“万一还是弄出去呢。”

    我说道:“好歹她们之前有点交情,我想应该不会。如果真的还会弄出去,我也没办法。”

    宋圆圆在想着什么。

    我说道:“好了,回去吧,不然我一会儿看你久了,自己反而忍不住。”

    宋圆圆说道:“那,忍不住,就忍不住吧。”

    她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

    我笑了笑,说道:“你迫不及待的想上我了。”

    宋圆圆说道:“是啊。要吗。”

    我说道:“下次吧,今天的感觉不是很好,没有什么酝酿。”

    宋圆圆说道:“笑话,没听过男人做这个事还要酝酿的。”

    我说道:“好了好了,快回去吧,晚安。”

    我推着她出去。

    她被我推到门口的时候,怨愤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走了。

    我关上了门。

    我不是什么圣贤者,不是什么柳下惠。

    我就是个流氓,色鬼,可是,送上门来的,为什么不要,不要白不要。

    要了就是白要。

    只是觉得,心里有愧,像上次一样,可以上,但是像这次一样,还是算了。

    因为宋圆圆对我还是很好的,对我有恩,我不想乘人之危。

    虽然确切的说也不算乘人之危,但她也算是为了侦察科科长,才来求我的,如果下次,我约她出去了,她乐意和我怎么的,那没什么,但是像这样的,我还是算了。

    只是,她又来敲门了。

    我奇怪了,不是走了吗,还来敲门干嘛。

    我过去开了门。

    发现。

    来的人是朱华华。

    稀客啊。

    这时候,朱华华来干嘛呢?

    还以为是宋圆圆,想来在监狱睡觉也真的好,晚上美女不停的找上门来了。

    我看着朱华华说道:“很晚了,还不睡呢。”

    她说道:“没。”

    我说道:“这倒是很奇怪,你平时不都是很守时的吗?做什么事都是规划好的,包括一天的时间。”

    她走了进来。

    我说道:“干嘛,我没请你进来。”

    朱华华问道:“睡了吗。”

    我说道:“已经躺下一会儿了。”

    她说道:“刚才干什么了。”

    我说道:“没干嘛,看书了。”

    她说道:“屋里都是女人的香水味。”

    我说道:“是吗,有吗。”

    朱华华说道:“你没闻到,说明那个女的进来你这里很久了。”

    我说道:“算是吧。”

    朱华华说道:“谁啊。”

    我看见她坐下来了,是打算长聊了。

    我说道:“重要吗。”

    朱华华说道:“不重要。”

    我说道:“宋圆圆。”

    她说道:“嗯,早就见她进来了。”

    我说道:“所以你在门口蹲着等捉奸。”

    朱华华说道:“没什么,想来找你聊聊天。”

    我说道:“见她进来,以为她来了过夜,自己吃醋了,对吗。”

    朱华华说道:“别多想了。”

    我说:“承认吧,我已经看穿你的心,从你厚厚的胸肌看穿到你的心肝脾肺胃。你肚子里的大肠蛔虫想的什么都被我看透。”

    朱华华说道:“怎么那么恶心,我来找你谈事,你要听就听,不听就算!”

    我急忙拉着了她的手,她要走了,我说道:“好好,别生气嘛,坐下来,慢慢说,什么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