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0章 最恨是手下不忠
    我说道:“呵呵,唉,我当时也很矛盾,你知道吗。因为侦察科科长是你的好姐姐,但是呢,她又是我的敌人,我不这么利用你,我根本不能把她骗出去监狱外抓了她。她关着程澄澄好多人,想要折磨死她们,还有,她还要对付我,想要弄死我,我不能不对她下手。尽管我知道不是她本意,只是监狱长的刽子手,但是我没办法,我必须要这样做!”

    宋圆圆说道:“那你抓了她又怎样,你吓唬了她,放了她回来,她还不是一样对付你。”

    我说道:“我昨晚就猜到了她会这样子!若不是看在你的份上,你看我昨晚不让狗咬她个稀巴烂!”

    宋圆圆说道:“深仇大恨。”

    我说道:“是,就是深仇大恨,难道不是吗。”

    宋圆圆说道:“我还是想求你放她一马。”

    我说道:“圆圆姐,你搞清楚一点,现在不是我对付她,是她奉命来对付我。奉监狱长的命,一定要我死!你明白吗。”

    宋圆圆说道:“其实我知道的。”

    我一拍桌子:“对!你知道吗?你知道。但是你不明白,你永远不会理解一个人担心别人害你杀你时你是怎么个想法的!你永远不会懂!”

    宋圆圆说道:“知道你对付她,我并不会怪你,即使她对我很好,可是我还是不希望你要杀她。”

    我说道:“说了只要她放弃,我可以不会对付她,但是目前看来,想要说服她,基本是不可能的事。她肯定要跟我一条道走到黑,跟我玩到底了。那好吧,我也没办法,既然她要这样,我就陪她玩下去!”

    宋圆圆说道:“那你想怎么玩?”

    我说道:“问这个做什么。”

    宋圆圆说道:“看你的眼神,你在提防我,担心我说出去。”

    我说道:“是,担心你是间谍,是,就是。”

    宋圆圆说道:“我只是担心你杀她。”

    我说道:“只要她还有这个心,我肯定会对她动手,但是你放心吧,我不会那么狠毒,我没她那么狠毒,我担心我被抓。未来都毁了,我没她那么无脑,她即使成功灭掉我,一旦查到她身上,你以为她就不会完蛋吗,她也会!”

    宋圆圆直接接上我的话:“但是她不这么做监狱长就会对付她,会伤害她!”

    我说道:“这他妈不是她来对付我的理由!既然她想交差,对上司邀功,那我就让她光荣的去交差!我问你一点,你务必和我说清楚,说真的,如果让你选择我和你们科长只能活一个,你会选择谁。”

    宋圆圆低着头。

    我说道:“好了不用说了,我明白你了。”

    宋圆圆说道:“这个事情没有得可以选择的!”

    我说道:“呵呵,怎么可能没有得选择的?要么她要么我。”

    宋圆圆说道:“我无法选择。”

    我说道:“只活着一个,你希望是谁!如果我们互相残杀,你就希望谁活下来,这就是选择了!”

    宋圆圆被我逼问之下,说道:“你。”

    我有些受宠若惊,说道:“我。呵呵,敷衍吗。”

    宋圆圆说道:“我没有敷衍,的确是你。”

    我说道:“为什么。”

    宋圆圆说道:“和她是友情。如果,你和我是爱情的话,你觉得我会想着自己爱人活下去,还是自己的朋友活下去。”

    我说道:“在你心里爱人比朋友重要。”

    宋圆圆说道:“难道你觉得朋友比爱人重要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目前看来,是如此的。”

    宋圆圆说道:“那是你遇不到一个你觉得很重要,为她放下一切的人。其实女人要的很简单,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就是她全部的依赖和寄托,就是她的整个世界。其他的全部都可以放在一旁。”

    我问:“那这么说的话,我就是你全部?”

    宋圆圆说道:“我没这么说,只是如果你我相爱的话。”

    我哦了一声。

    宋圆圆说道:“你不爱我,所以这个假设,并不成立。你我并不是爱人。可是我对你有好感你明白吗。如果非要做个选择,我是选择你的。”

    我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我明白了。”

    我心里还是十分感谢宋圆圆的,可是,这种东西怎么说呢。

    她的确是向着我的,但也是向着她们科长,向着她们科长更多。

    至少,她并没有明辨是非,明知道自己科长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她虽然没有助纣为虐,但是还是和自己的科长做好姐妹,而明知道她科长想办法对付我,却还是帮着科长掩饰着。

    虽然宋圆圆还是希望我过得好,活的好,不想我受到伤害什么的,但是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因为她的善良和心软,就铸造了错误,至少对我来说,是错误的选择,在劝不了自己科长对付我的情况下,却还帮着自己科长掩饰着。

    我说道:“她打了你,以后也不会再相信你。以后可能会对付你。”

    宋圆圆说道:“是打了我,她已经不再相信我,不信任我,我以后就是要从底层开始做起。”

    我说道:“不是吧,那家伙居然把你给降职了。”

    宋圆圆点了点头。

    我说道:“好吧,那我问你,这只是第一步,是降职,第二部,找人来给你使绊子,对付你,让你在这里过不下去,甚至有可能伤害到你的身体,你咋办。”

    宋圆圆说道:“不会的。”

    我问道:“你确定。”

    宋圆圆说道:“我确定不会。”

    我说道:“嗯,是不会,毕竟姐妹一场,她打了你,出了一口怨气,然后下放了你。以后,估计不太可能会相信你,也回不到了曾经。但是你刚才也护着了她,至少,她不会对付你了。以后很有可能,也对付不了你。”

    宋圆圆问道:“这句话什么意思。”

    我意味深长,看了宋圆圆一眼,说道:“没什么意思,吃饱了吗。”

    她说道:“吃饱了。”

    我问道:“那你还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宋圆圆摇了摇头。

    我说道:“那行了,回去吧,好好照顾自己,最好她不会再对付你,如果她还对付你,找我吧。”

    宋圆圆点点头。

    送了宋圆圆出去外面。

    接着,我回到我们包厢里,和他们继续喝酒了一会儿,退场。

    中和镇章姐那边,把证据给了甄洪看,甄洪看了之后,气不打一处,这成千王完全是挑拨起甄洪和章姐之间仇恨的,甄洪马上和章姐联手,共同对付成千王,砸他的赌场,接着,打击他们在各个酒店发小卡片的事业。

    这赌场和黄,虽然看起来不怎么起眼,说真的要投资也投资不了几个钱,但是回报真的丰厚,就是章姐和甄洪做这么大的几个事业,饭店,都没成千王赚得多,所以,成千王飞速膨胀起来也是有原因的。

    成千王野心膨胀,目的有两个,第一个就是干掉章姐和甄洪两个横亘在他面前的大帮派,第二个就是在干掉这两个帮派之后,自己称王称霸,才能更好的发展自己的事业,在中和镇一家独大。

    这可是一块巨大的蛋糕啊。

    想要干掉章姐和甄洪最好的方式,当然不会是自己出手,而是挑拨离间,让甄洪和章姐互相攻击,两败俱伤,自己好坐收渔翁之利。

    好在我们识破了这家伙的阴谋,如果甄洪和章姐真的互相干了起来,刚好是中计了。

    我对章姐说道:“继续打击他们的这些黄赌的事业,最好报警,让警察去扫了他们。”

    章姐说道:“警察这边不行,因为。”

    我问道:“因为上面。”

    章姐说道:“里面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经受不住金钱攻击的人。如果我们跟那边一说,这边的他们马上就知道。”

    我说道:“那好吧,那你们就自己亲自动手,反正这些东西,砸了打了,他们也不敢报警,继续!”

    章姐说好。

    我说道:“如果成千王投降,要谈判,给我打电话,我去跟他谈谈。”

    章姐说好。

    成千王这家伙,上次被甄洪打的时候,好歹我出面救了他,他还请我吃饭,还以为真的要和我们和解,心里对我感恩,原来他妈的却是想着这些东西!早就预谋好了要挑拨离间,这实在是够阴毒阴险,难怪啊,甄洪对这个小人恨之入骨,那天一见面,就直接动手揍他。

    现在想起来,当时我也真够愚蠢的,干嘛出手拦着,让他被甄洪打死得了,这才真正的坐收渔翁之利。

    不过,打死是不太可能的,最多打伤,而我以为,救了成千王,他是会感恩的,谁知道这世上有一些人,是没有感情的,更没有感恩的心,还请我们吃饭,嘴上说感激的话,貌似很掏心窝。可是这些全是为了利益而为的。

    而反倒是甄洪,还算是有感恩的心,因为我们在湖上饭店上让步了,他这边也就让步了,不和我们对着干,共同维护双方的利益。

    看错人真的要命啊。

    好在我们识破成千王的阴谋,否则就真的双方斗到两败俱伤。

    打电话给了强子,让强子拿着u盘给了我,u盘的里面,是那段侦察科科长被我抓了逼问的视频,我拿着这u盘,想办法让人偷偷从监狱长的办公室门缝下塞进去了。

    很快,监狱长就看了那个u盘的视频,侦察科科长直接就被撸下去了,回到了侦察科那里当了一个无实权的副科长。

    她还有得要降的,这只是第一步。

    因为视频上,就是她自己出卖的监狱长的那些话,她自己说的那些话,给了监狱长看,监狱长肯定恨她,因为她全盘供出了是监狱长让她到新监区这边来做的什么坏事,包括剥削女囚,杀我什么的都说了,u盘的视频,我让他们消除了我的声音,没有我们的画面,只有侦察科科长自己的画面和说话的声音。

    这样一盘磁带,寄给了监狱长,虽然说监狱长肯定知道侦察科科长是被逼着说出来的,但是她还是原谅不了侦察科科长。

    俗话说危难见真情,这危难的时候,你侦察科科长顶不住,然后把这些见不得人的事都抖了出来了,监狱长肯定无法原谅她,自己身边绝对不能留着这么一个一到危难时刻就投降的家伙,而且还把她吩咐命令要她做的坏事全都抖露出来,监狱长如何忍受得了。

    她们这些领导,包括贺芷灵,黑珍珠这些,包括我,最恨的就是手下的不忠,为什么黑珍珠要想办法设计在自己手下不知情情况下,抓了自己的手下去拷问,去威逼威胁,就是担心手下们在撑不住的情况下,把一切不该说的东西的都供出来,那这样的手下,必须不能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