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7章 没脸混下去了
    侦察科科长一听我要把她和狗关在这里,脸色煞变。

    她说道:“别,别,张河,我答应你,回去了马上放人!以后再也不和你作对。”

    这种口头上的承诺,并没有什么卵用。

    这种老江湖,老滑头,现在说出去的承诺,转身马上就可以变,信用这种东西,在这种人身上一名不文。

    我说道:“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她说道:“真的,我会放,回去就放,也不再对付你。”

    刚才刚开始见面的嚣张气焰,完全的是没有了啊。

    我说道:“哦,这种东西,嘴上说说的,如何能让人相信的了啊。”

    我看着那只狼狗,猩红的舌头露出来,流着哈喇子,看起来真的是会吃人的那种恶相。

    侦察科科长说道:“我可以发誓。”

    我说道:“誓言更不可信,没见哪个说假话的被雷劈死过。”

    她说道:“那你怎样才能相信我呢!”

    我说道:“其实要你做的很简单,你以后有什么事都要和我说,监狱长跟你说的对付我的那些任务,还有要你在监区里做的什么事,都要和我说!还有,回去马上放了程澄澄她们,以后你在监区里,什么事都必须听我的吩咐。否则,我还会再找你的。”

    她说道:“好,好。是是是。”

    我说道:“你知道我怎么知道你出来的监狱外面吗。”

    她说道:“不知道。”

    我说道:“说实话!不然放狗。”

    她说道:“宋圆圆。”

    我说道:“对,我用药让她睡着了,然后用她手机给你发信息的。”

    她咬着牙,那神情透露着对我的不屑和鄙视。

    我说道:“很阴险吧。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想我这个人很阴险,是的,就是阴险,对付你这种人,我没话好说的。该用什么招你都用上了,我也可以这么对付你。”

    她不说话。

    我说道:“你可以不听话,你也可以不出监狱,但是我一样有招对付你。”

    本来想通过伤害她身体的方式逼着她听话,可是这样做也没有什么用,也只是能逼着她现在同意而已,等她回去了,如果要反悔,一样是反悔,而且我药倒宋圆圆,用宋圆圆的手机发信息,骗侦察科科长出来,这样做已经严重对不起宋圆圆了,我不能再继续伤害侦察科科长,否则宋圆圆真的就是恨我了。

    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做掉她,但是不能,这个风险太大了。

    除非是下次了。

    让程澄澄的人来做,让程澄澄来承担这个风险,出事了让她背着个黑锅。

    可是放她回去后,谁知道下次呢,她肯定不会再出监狱了,不出监狱,我们抓不到她。

    侦察科科长说道:“会,会,我会听话的!我会听话。以后都听你吩咐。”

    我说道:“记住你自己说的话。”

    她说道:“我会的,会的。”

    我走出了外面,她马上跟着出来,她担心我会把她给扔在这里。

    我要他们把她蒙上眼睛,带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强子问我道:“她看起来不会听话。”

    我说道:“是不会,视频录好了吗。”

    强子说道:“录好了。”

    我说道:“只拍她的脸吧。”

    强子说道:“按你的吩咐,只拍她的脸。”

    我说道:“那就好,把我的声音消除掉,然后只留她的声音。”

    强子说道:“我知道怎么做。”

    我问道:“公司有什么事情吗这些天。”

    强子说道:“没什么,有什么一些小事,都是公司他们几个副总解决了。”

    我叹气道:“唉,你说黑珍珠这家伙,明知道我管不了那么大的公司,偏偏让我来做这个,不是故意要我难受吗。”

    强子发烟给我,我接了过来,他给我点上。

    我深深吸了一口。

    强子说道:“觉得她其实是想着要培养你。”

    我问道:“培养我?”

    强子说道:“是啊,不然公司里那么多的能人,人才,陈逊龙王,彩姐薛羽眉,还有集团里的很多人,哪个不聪明,哪个不精明?”

    我说道:“培养我,我这种样子,很难培养。我不是个经商的出众人才啊,简直是一窍不通。”

    强子说道:“在遭受过了几次的手下出卖之后,我觉得她现在需要的并不是所谓的人才。”

    我看着强子,说道:“不需要人才,需要蠢材?把公司搞垮的蠢材吗。”

    强子说道:“上次我们开会的时候,她自己提到了帼美,黄总入狱,而公司的陈总却着手去黄,搞内战。这个你听过吗。”

    我说道:“知道一点,大概就是这么个大概,但我不清楚那里之间的真正原因。”

    强子说道:“珍珠姐最担心的事情,就是有人搞内战,不忠。人品比能力重要。就是这意思。”

    我说道:“是吧,我没能力,只是有人品,所以她相信我,是吧。”

    强子说道:“对,她要的就是这种忠诚。不是说我们不忠诚,而是她觉得,你最忠诚。我们这些手下,她会一个一个的在心里排序,从一到二,到三,一就是你,二三下来,是谁我也不清楚,反正你是她最信任的,所以她交给你来打理,培养你。我和你说这个,你可不要和珍珠姐说起。”

    我说道:“不会的,你放心。可是我这样子,怎么培养啊?完全是一个傻子,一片空白,面对那些商业的东西,我完全不懂。”

    强子说道:“珍珠姐提到了帼美,那也提到过黄总的老婆,黄总的老婆本身不管公司的事的,后来黄总进去了,她老婆不也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门外汉,从亲自卖电器学起嘛。”

    我说道:“据我所知,她本身就是一个强人了。而我呢?人和人是不能相比的,相对来说,我觉得我比他老婆蠢太多倍了,我就是扶不起的阿斗,我觉得我要和黑珍珠谈谈,让她另请高人吧。”

    强子说道:“你就先学着吧,学得了就学,学不出来那再算了吧。”

    我说道:“问题是我本身就不是那块料啊。硬要锻炼我,那也练不出来。就好比一块朽木,硬要把它刁成玉琢,那行吗?材料不对,怎么折腾都折腾不出来。”

    强子说道:“那也不能这么比较的。”

    我说道:“好了好了,知道你也是为我好,那你说,我能撑起来吗?你说。”

    强子沉吟许久。

    我说道:“你说实话,我没意见。”

    强子说道:“实话实说,不行。”

    我说道:“哦。”

    强子说道:“不好意思,我不是小看你,而是你的能力真的不行。”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我能力不行,我几斤几两我知道,让我随便管管一个饭店我都很难做成,何况是一个那么大的摊子。”

    强子说道:“说白了吧,珍珠姐遭遇几次用人的信任危机之后,她现在更看重的是人的忠心,能力有限也没关系,不会背叛,不会跳槽,而她最害怕的反而是手下的人能力大。”

    我说道:“能力越大,越优秀,反戈的时候造成的伤害就越大,甚至就把大厦弄倒。”

    强子说道:“对,就是这个意思。所以她宁可公司做不大,也宁要先用忠心的人。”

    我说道:“那你觉得这样的方式好吗。”

    强子说道:“我坚决拥护。”

    我说道:“你看人家林斌,四联帮的四联公司,他们用人都是唯才是举,管你什么霸王龙,忠心不忠心,管你以前背叛多少次,管你以前背叛了谁,不管你以前是不是个忠诚者,反正是人才我就用。那不好吗。”

    强子说道:“如果霸王龙膨胀起来了呢?”

    我说道:“霸王龙如果发展到了一定程度,膨胀起来了,就会对林斌下手,吃掉林斌自己做。”

    强子说道:“林斌难道不知道吗。肯定知道。”

    我说道:“他肯定知道啊,但是他唯才是举,反正是人才就用了。不过,这些人一旦有显露出反戈的迹象,要对付他,他也是毫不留情灭掉自己手下。看彩姐的遭遇就知道了,其实林斌这人没什么感情,对待手下,不会有任何感情。”

    强子说道:“他能把事业做大,靠的就是唯才是举。不管什么人,是人才就用。你说他有风险吗?这么厉害的一些手下,万一反戈对付自己,那岂不是要遭受覆灭性打击。可是他根本不怕,他的智商高,他认为这些人都玩不过他,所以他敢用这些人。”

    我说道:“的确,手下的人玩不过他。因为他不被感情左右,不对任何人动用感情,所以他非常的理智。而我们的珍珠姐,表面冷酷,实际上对不少的手下,都十分的好,她动了感情,在判断手下是非的时候,就难免被情绪左右,影响自己的判断和最终的处理方法。”

    强子说道:“对,她就是这样子,所以她才想要用忠诚的人。”

    我说道:“那样事业就会被限制了。有才又忠心的人,很难找。”

    强子说道:“稳妥最好。”

    我说道:“我也觉得这样子做是对的。”

    强子说道:“你就好好的干着,就当是学习,能学到很多,如果努力一番,指不定也能收放自如的处理公司的各种事。”

    我说道:“别说什么收放自如了,就是章姐遇到的那点小麻烦,我都无法解决,集团的人对我都很失望吧,那才多大点事啊。”

    强子说道:“太急了嘛,不用着急。”

    强子像是在安慰我。

    我说道:“那也不是急了,你看都过去了多久时间了,到现在那谁凿船沉的,都没查出来,再拖下去,集团很多人对我意见更大。”

    强子说道:“一小部分人,说什么就让他们说什么吧,不必在意。”

    我说道:“现在是小部分,往下后,就是大部分了。现在只是这点小事不行,后面还有更多的事呢?越来越多,那就更加没办法处理了,到时候,他们不全都站出来反对我。”

    强子说道:“不会的,慢慢来嘛。”

    我闭上了眼睛,说道:“当个老总也实在是不容易啊。”

    强子说道:“慢慢来,不急,不急。”

    接手了代管公司有那么多天了,我做出了什么成就,做出了什么成绩,什么也没有。

    连这么一点小事都无法解决,我真的混不下去,不说他们反对我打从心里瞧不起我而混不下去,而是我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没脸混下去了。

    章姐船被凿沉这件事,如果拖到黑珍珠回来了都没办完,那以后我要是想爬上去,根本不可能的了。

    我对强子说道:“那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强子说道:“没有。”

    我说道:“好吧,那就努力之后,看命运了。如果我查不出来,他们以后会很抵触我,反感我,对吧。”

    强子点了点头,接着又安慰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