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6章 设伏抓侦察科科长
    如果搞不定这个侦察科科长,那以后她可能也不相信宋圆圆了,我算是破坏了宋圆圆和她之间的姐妹关系,两人可能从此反目成仇。

    侦察科科长从此恨死宋圆圆,然后对付宋圆圆,所以,我必须灭她,让她不能对付宋圆圆才行。

    我这么做,还真的是够阴险的啊,为了我的事业,为了救我的人,为了救我自己,为了我自己,这么利用宋圆圆。

    回到了房间里,我坐在了床沿,现在就是等消息了。

    我看了看宋圆圆,她睡的很香。

    其实如果我现在向她下手的话,她会怎样呢?梦中有感觉吗。

    这我不知道,可我知道的是,她明天醒来即使知道我动了她,她也不会对我发火什么的,本来她就是想这样的,来这里就是为了和我搞那些事。

    不过,她知道我这么打电话给侦察科科长后,利用了她,她一定恨死我。

    所以,我删除那几条通话信息,然后,在抓到了侦察科科长之后,一定逼着她让她无论如何不许告诉宋圆圆我用宋圆圆手机联系她骗她出来的。

    等着消息,有点紧张。

    看着熟睡的宋圆圆,心想,要不,干脆做了她吧。

    我凑了过去。

    然后,亲了亲她光滑的面庞,接着,伸手到了她衣服里面。

    那手感好得,不知道如何形容好了。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抽回手,拿出了手机,强子打来的。

    强子只简单说了两个字:“搞定。”

    太好了!

    我压制着内心的激动,说道:“带去一个没人的地方,关着,折磨折磨她,地址给我一下。”

    强子说好,让阿楠发定位给吴凯。

    看了看床上熟睡的宋圆圆,我给她盖好了被子,接着出去了。

    打电话给了吴凯他们,一起过去了强子阿楠那边。

    强子他们在跟踪着监狱里出来的侦察科科长的车,到了岔路那里后,堵截了侦察科科长的车,抓了她。

    尽管侦察科科长的反侦察反跟踪能力强,但对于我们的人来说,只要她出来外面,抓她真不难。

    强子把她带去了沙镇郊外的一个废弃的养猪场。

    养猪场废弃了,里面没有灯,只有远处路边隐隐约约的路灯照过来。

    侦察科科长被关在了一个废弃的房子里,房子里一盏昏黄的小灯,当我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她原本就十分害怕的表情,变得更加的恐惧难看。

    她强作镇静,问我:“张河,是你做的吧。”

    我说道:“这不废话吗。”

    侦察科长说道:“你这是犯罪!”

    我说道:“是吗,我犯了什么罪?”

    她说道:“你非法拘禁我!”

    我说道:“是我做的吗?我承认我做了吗。我不小心路过,看到你这样子的,关我什么事?”

    她说道:“我警告你,你赶紧放了我!”

    我哈哈一笑,说道:“不是我抓了你,你干嘛让我放了你呢?你求我也没用,真的。”

    她说道:“你放不放我!”

    我说道:“你问外面的他们啊。”

    在这个时候,她竟然还能那么嚣张。

    她怒目圆瞪说道:“回去了我让你好看!”

    这时候还能吓唬我,心态不错,胆子很大。

    说好听点,就是胆子大,临危不惧。

    说难听点,就是愚蠢,人头猪脑,狐假虎威。

    我说道:“好像你早就已经让我好看了吧,只是无奈拿不到我把柄没办法办了我而已,如果有把柄,相信你早就下手了。所以,别再说那些话了,大家心里面想的啥,自己都明白,何必说那些呢。”

    她问道:“你到底想怎样,我警告你。”

    我侧头到了旁边打断她的话:“很不喜欢听到你说我警告你这句话。这样子吧,你如果想回去,诚心和我谈的话,就态度好点,如果不诚心谈,那就算了。”

    她说道:“谈什么谈!你别以为你找了几个人来抓了我我就会怕你。我不怕你!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我说道:“好,我就欣赏你这么厉害的,最喜欢你这种性格的!”

    我点了一支烟,吹向她一口烟,她闪开了,说道:“你目中无人,嚣张至极,你会有报应。”

    我说道:“希望如此。”

    我走出了外面去。

    到了外面去之后,我对强子说道:“里面那个很有骨气,有什么办法让她没骨气吗。”

    强子叫手下去办事。

    一会儿后,手下从商务车上牵下来一条大狼狗,我看着这条看起来十分凶猛的大狼狗,都捏了把汗。

    手下直接把大狼狗推进去了关着侦察科科长的房里,然后砰一声反锁上了门。

    我愣住,看着强子:“会不会出人命。”

    强子说道:“对于想要害自己命的人来说,出不出人命都无所谓吧。”

    我说道:“这倒是。”

    接着,听见大狼狗低沉的嘶叫声,然后,侦察科科长大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救命!”

    听到了她的嚎叫声。

    我皱起眉头。

    我没看到里面,但可想而知,侦察科科长已经被吓破胆了。

    强子说道:“放心吧,二子是训狗专家,以前在部队就专门训这个,他不下命令,狗不会咬人。”

    我说道:“那挺好,吓死她。这女人不是很有骨气嘛,看起来,也不算很有骨气嘛。”

    强子说道:“真正有骨气的人,被咬死都不出一声。”

    我道:“真正能做到这一步的,没有几个吧。”

    强子说道:“没有。”

    听着里面的喊叫声,跑步声,我走了过去看,通过门缝往里面看,侦察科科长被吓得脸色煞白,四处逃跑躲避,大狼狗追着她,咬着她的衣襟,裤脚,在吓唬她。

    在侦察科科长疯狂的躲避了一下子后,她累的倒在了地上,大狼狗扑在了她的身上做撕咬的架势。

    她大喊一声:“张河救我!”

    我对手下那个二子说道:“停了。”

    二子一声呵斥,狼狗停下了动作,二子开了门,然后一声口哨,大狼狗闪到了一旁,盯着侦察科科长,不时的发出怪声,恐吓着侦察科科长。

    我走了进去,看着坐起来,瑟瑟发抖的侦察科科长,说道:“科长,哦不对,是总监区长,监区长啊,怎么了,这只狗很凶呢。也不知道从哪儿出来的狗,那么凶。”

    她颤抖着,缩到了墙角,说道:“你到底想要怎样!”

    我说道:“唉,其实我也没想要怎样,只是我觉得你有些过分你知道吗。”

    她说道:“我,我哪儿过分了。”

    我说道:“哪儿都过分。”

    她说道:“我不懂。”

    我说道:“好,不懂,我提醒你吧,为什么要对付我。”

    她说道:“是监狱长让我做的!我不做也不行。”

    我说:“够了!借口。谁不知道这就是你自己真正的想法呢?”

    她说道:“真的是监狱长逼我做的,如果我不做,她就要对付我啊,我在监狱也混不下去了。”

    这种话,我听得太多了。

    其实说来说去,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包括我现在的自己,真正有谁能逼着我自己这么做吗?

    还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我会这么做?

    我说道:“监区长啊,少扯了吧,你还不是为了自己。不过呢,我知道你杀我并不是你的初衷,对吧。”

    她急忙点头,说道:“对对对,这并不是我的初衷的。”

    我说道:“嗯,对,我知道,我和你向来也无冤无仇,不过现在既然涉及到了利益这一块,那就避免不了的争吵了。为了利益,争。”

    她说道:“你想怎样嘛。”

    我说道:“我想怎样?你都要杀我了,我还要怎样。”

    她说道:“那是监狱长下令的,你找监狱长去啊!”

    我说道:“我会找她的,但是你对我下手,我先找你好好谈谈才行。”

    她哭丧着脸:“我是被逼的,真是被逼的。她要我一定把你赶出去,我不这么做,我就被赶出去。”

    我说道:“给我从头开始,好好地说,她要你来当这个总监区长干嘛?”

    她说道:“我来当总监区,一个是为了对付你们,特别是对付你,要我杀你。还有一个原因,为了钱。”

    我问道:“为了什么钱。”

    她吞吞吐吐的,我说道:“其实就是为了女囚的钱,是吧。”

    她点点头。

    我说道:“说吧,都清楚点,我没耐心你知道吗!你今晚跟狼狗一起过!”

    她急忙扑过来我脚下,求我不要这样对她。

    我说道:“问你问题呢。”

    她说道:“是,我是为了钱,是监狱长让我这么做的,为了盘剥女囚的钱。”

    我说道:“你也是为了你自己吧,你分到多少。”

    她说道:“四六。”

    我问:“谁四谁六。”

    她说道:“监狱长六,我四。我真的是被逼的!”

    我说道:“草,别跟我喊苦。告诉我,你们为什么关着程澄澄那些女囚。”

    侦察科科长说道:“这个,也是监狱长的主意。”

    我问道:“是吗,是监狱长的主意吗?”

    侦察科科长说道:“对,是她,是她的主意。”

    我说道:“哦,那还不错嘛,都是她的主意,反正都不关你的事了是吧,反正她是主谋,你也是从犯!”

    她说道:“我也没想到她那么狠啊!”

    我说道:“是吗?没想到吗。”

    她说道:“是,是真的。”

    我说道:“哦,都是她让你做的,你原本不想这么做,但是你被逼的。你是被逼的。”

    她说道:“对对对,我就是被逼的!”

    我说道:“好。那监狱长让人关着程澄澄做什么。”

    她说道:“程澄澄她们都是那种教的,你也知道的,她们的人动不动就伤害别人,杀人,那我们只能关着她们不让她们乱来。”

    我说道:“少扯废话,说重点!”

    她顿了顿,说道:“她们之前答应和我们联手对付你,结果后来变卦,监狱长和我都很生气,就决定对她们下手了。不对她们下手,就是在养虎为患,她们迟早还是要对付我们。”

    我说道:“哟,监区长,你可是监区长啊,你还害怕这个吗?”

    她说道:“怕。她们对付你们的时候,我们不是没有听说过。手段了得。留着始终就是一个麻烦!”

    我说道:“哦,所以想出来这么一个招,关着,关到死。”

    她说道:“是关着。”

    我说道:“你们还打了她们吧,折磨她们。”

    她说道:“她们不听话,这是教训。”

    我说道:“哦,很好很好,打得很好啊,我想你也该受一受这种罪,关在这里头,关个几个月,看你怎样。不过我心地比较好,留着这条狼狗陪你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