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8章 早有预谋的伏击
    下班的时候,我准备离开,监狱长却派人来找我,说有事找我谈。

    不知道什么事?难道那只老虎又来找我聊天了。

    而且现在是下班的时间了,吴凯和阿楠他们一定来等我了,我没有手机,也不能和他们说一声。

    小凌说道:“怎么了。别去了。”

    我说道:“不去也不行,去聊聊呗。这样子,你们呢,跟我们的人,还有徐男,朱华华她们说一声,让她们准备一下,如果我去了,半个小时不回来,马上去找我。还有,你们让人盯着我进去的办公楼,看到我被带走,马上围上来。知道吗。”

    小凌说道:“好。”

    我最担心的就是被他们给控制了,直接在监狱就把我抓了给带走。

    去了监狱长那边。

    到了监狱长的办公室后,我看着监狱长,想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不知道说啥好,只是问了一句监狱长你找我什么事。

    监狱长看了看我,说道:“哦,来了。”

    她也没什么和我好聊的,前几天她以为她能搞死我,没想到根本就搞不了我,她很郁闷。

    看到我,她吐血的心都有了。

    我就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因为我的存在,她一旦想到,估计恶心到夜不能寐。

    我说道:“对,来了。”

    她万万没想到我已经被推进深渊的悬崖,还能从边上爬回来。

    实际上,是贺芷灵把我拉回来的,即使没有程澄澄,我相信贺芷灵也是想办法救我。

    只不过,如果没有程澄澄的帮忙,我估计要被调查了,但是他们真想调查我,只是靠着程澄澄她们几个的证据要落实我的罪名,还是很难的,因为根本就没有确凿的证据。

    可是,怕就是他们买通了检察院,司法,法院的所有人。

    即使不买通,凭着大老虎的那位置,这些单位还不怕吗。

    好在,有贺芷灵在。

    我也挺佩服贺芷灵的,面对如此凶险的大老虎,她竟然敢跳出来,我在想,她到底什么身份?她后台到底什么人呢。

    监狱长打断我的思绪:“张河,不是我找你,有人找你。”

    我哦了一声,说道:“又是他。”

    监狱长说道:“是,又是他。”

    我问道:“可以问问,他是什么人吗。”

    监狱长说道:“自己去问不就知道了。”

    监狱长肯定知道对方的身份的,也许我该问问贺芷灵,这到底是什么人物。

    不过也不用问,就是大老虎身旁的人。

    我说道:“你不说我也能猜出个大概。”

    监狱长说道:“那就不用问了。”

    我哦了一声。

    我过去了那个办公室,办公室外面没有人。

    那个头发有点花白的老头,站在窗边,看着窗外。

    我走了进去之后,咳嗽了一声。

    那个老头回头过来,是的,还是他。

    我说道:“什么事。”

    他说:“还是那件事。”

    我说道:“你总是敢一个人面对我,不怕我把你怎样吗。”

    他说道:“在这里,你敢吗?”

    我说道:“不敢。没必要。而且对你做了什么事,伤了你也没用,你不过人家一条狗!狗腿。跑腿的。打断了你这根狗腿,还有别的狗腿来。”

    我就是故意这么骂他的,他都要弄死我了,我还不敢骂了吗。

    他脸色微微一变,但是很快的,就恢复平静,像他这样的人,能在大老虎身边做事,肯定有非凡的忍耐力。

    他竟然笑出来,道:“年轻人啊,还是年轻人。”

    他其实是很看不起我的。

    不过,我无所谓,看不起我,就看不起我吧。

    我也没看得起他。

    我说道:“有事快说,没事我走人。”

    他说道:“我还是小看了你啊。”

    他踱步走过来,说道:“你竟然有人在身后抬着,怪不得你,那么嚣张。”

    我说道:“过奖了。”

    他说道:“只是上次的事,是幸运,你是幸运的。明白吗。”

    我说道:“威胁我嘛,一次性说完就行了,何必绕弯子,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完。”

    他说道:“张河啊。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就是,以卵击石,螳臂当车。听过,肯定听过,对吧。人呢,要有自知之明。”

    他一副长辈的口吻,教育我。

    我说道:“哦,然后呢。”

    他说道:“这次幸运逃过一劫,下次呢?”

    我说道:“放马过来!”

    他怒道:“张河!给你机会你不要,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

    他指着我的脸骂的。

    我一下子拍开他的手,他以为我要打他,急忙后退了一步,我上前一步,瞪着他,说道:“你给我机会了吗?靠!手下不留情,无所谓,你要是敢对付我,我一样会对付你。用你一样的办法。”

    他这下是生气了,估计是从没被这么个毛头小子给气过,他剧烈呼吸几下,然后指着我,点着头,说道:“好,你,有你的!”

    我说道:“再见!”

    转身摔门而出。

    我出去了外面,吴凯阿楠他们就在外面等着。

    我过去后,上了车。

    他们说打我手机不通。

    我说手机不小心摔烂了,一会儿换个新手机。

    车门一关,我们向中和镇进发。

    吴凯和阿楠告诉后,强子他们在大马路外面等着,我让强子找了三十人左右,都是精英,有不少是从陈逊那里借过来的,全是精英了。

    我们驱车出外面大马路,要经过沙镇,才能拐上去那边往中和镇的路。

    不过,在经过沙镇的一个拐角的时候,突然的,一辆白色的很旧的商务车突然的从路边开出来,一下子就拦在了我们的车面前。

    阿楠急忙的刹车,骂道:“神经病啊这么开车!都不看路的!”

    我对这样子的车子十分敏感,我说道:“等等,那什么车来的,商务车,上面可能有人,小心点。”

    那辆车一停,下来三个小伙子,穿着像是送货员,指着我们就骂,说我们开车那么快什么的。

    阿楠伸头出去,说道:“你们不让直行车,还有理了!”

    我说道:“这些人可能来者不善。”

    阿楠问我道:“怎么办?”

    我四周看了一下,没什么人,我说道:“下去和他聊聊。都没碰到,发两根烟就算了。但是提防有诈,吴凯,打电话给强子,让他们赶紧跟上,赶紧过来。”

    吴凯打电话。

    我们车上五个人,除了我之外,还有阿楠吴凯,还有另外两个,都是身手了得。

    他们才三个,不怕。

    我们的人也都下车了。

    我坐在车上,抽烟,看着他们。

    那三个人骂骂咧咧的,突然,正骂着的时候,直接就动手了。

    他们三个人看起来,就很精神,身材是搬运工,送货员,而且不是很高,但是动手起来,一下子就一拳把阿楠打倒在地,吴凯他们几个一看不妙,马上冲上去开打。

    我愣了一下,真的有诈!

    我急忙拿起手机,给强子打电话,让他赶紧来。

    强子说快到了。

    我说道:“去中和镇岔路这里。”

    强子挂了电话。

    吴凯,阿楠,还有我们的另外两个打手,都是练过的,除了吴凯,也都经历了不少的战事,可是,在他们面前,完全不是对手!

    很快,他们有一个把吴凯一拳打趴在地,马上朝我这里过来,我急忙下车。

    要跑。

    他一下子就从身后上来老鹰抓小鸡一样抓住我的手,反手一拧,把我给擒住了。

    人虽然矮小,但是他力气十分的大。

    另外的两个手下,还在和那两个打着,我喊救命也没用,他们也已经快撑不住了。

    我喊道:“大哥大哥,轻点,轻点。”

    他要拧断我的手吗?

    他说道:“走!”

    他要押着我上车!

    我不想走也不行,因为他牢牢的控制我。

    几辆车子飞驰过来,停在我们的身旁,

    强子他们来了。

    几十个人呢。

    他们来了马上冲过来揍这三个。

    不过,从路边的一个废弃的房子后边,一下子窜出来了十几个人,也冲了过来,原来他们不是三个人而已,他们有埋伏!

    十几个人冲过来,和我们的人打成了一片。

    那个擒住我的人,急忙放开了我,和强子他们打了起来。

    他们竟然不到二十人,顶得住我们比他们多将近一倍人的进攻。

    不过,他们也占了一点下风,他们马上转变策略,有人吹了一声口哨。

    然后他们马上训练有素的往后退。

    一个一个的从后面撤,前排的继续打。

    接着一下子,全部转身跑了,跑进了那栋废弃房子的后面。

    我们的人要追,强子喊道:“别追!”

    他们跑光了。

    只剩下了那部烂白色的车子。

    强子说道:“别追了。”

    我们的人马上回来。

    路边有一些路人看着,还有路过的车子停下来看着。

    强子说道:“恐怕追上去还有埋伏。”

    我说道:“妈的,这帮家伙,就是埋伏在这里,守着我的。他们想抓了我。”

    强子说道:“对,刚才应该是跟了你一段距离,然后让人在这里蹲守的。”

    我说道:“我什么都没发现。还好你们在身后,这帮人为了抓我,搞了那么大的排场!”

    强子说道:“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先看看我们谁伤了。”

    我心想,这么能打,身手如此了得,我们那么多人,和他们过招那么艰难,多半就是刚才那老头的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