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4章 对付新监区长的方案
    程澄澄问我要烟。

    我问道:“你会抽烟么。”

    程澄澄说道:“可能会。”

    我给她拿了一只,给她点上,她抽了两口,像模像样。

    程澄澄说道:“人的**,就是罪恶的源泉。”

    我说道:“这个我承认,人没有**,也就没有了罪恶,只不过,如果人没有**,就没有了进步。发展更加是停滞不前。这东西是双刃剑,双面性,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

    程澄澄说道:“哦,心理学专家懂得真多。”

    我说道:“这个东西不是心理学吧,你别挖苦我了,我懂得再多,也操纵不了人心。我想知道,为什么帮我。不用说这么多,这恩情,是我欠你的,以后我会还,但是我会用正当的途径和方式,而不是容忍你们乱来。”

    程澄澄把烟头灭了,说道:“为什么帮你?我说了,如果灭掉了你这只兔子,我们没有好下场。”

    我说道:“把我比喻成兔子?”

    程澄澄说道:“兔死狗烹,鸟尽弓藏。我们帮助了她们,知道了她们的秘密,她们不会放过我,这是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她们承诺让我们随意走动,自由传教,这更不可能了,她们担心我们发展壮大,会把我们都灭了。第三个原因,留着你,对我们有好处。”

    我问:“我是你们的敌人,还说我对你们有好处?”

    程澄澄说道:“至少你不会把我们整死,但是她们会。”

    我说道:“哦,那可能真的会这样,他们真会这样做。”

    程澄澄顿了一下,悠悠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还有点良心,她们没有。”

    我说道:“什么叫做我还有点良心,我良心大大的好,好吧。”

    程澄澄说道:“对你们来说,我们是异教徒,但至少还是人,你们还把我们当人看。她们不会,她们把我们当成异物,不是人,甚至不如禽兽。她们的谎话,虚伪的承诺,我看得出来。”

    我说道:“你看得出来。”

    程澄澄说道:“我对心理学的研究,比你要深很多。”

    我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说道:“我那就是捞个毕业证而已了,半桶水的水平。不对,应该说我是半桶水的一半的水平,那些学问,我记在了心里,但是学不精,看过了那些知识,但无法融会贯通。学心理学,需要自身有一定的水平能力,去理解,去懂,去感受到。而我什么也感受不到,也就那样子了。”

    说起来,还是最佩服柳智慧,她真正的学进了骨子里学进了心里,学进了脑海里骨髓里血液里。

    我问道:“那你现在是什么想法?”

    程澄澄说道:“和她们既然翻脸了,就只能跟你们联手了,别无他法。”

    我问道:“你觉得跟我们联手,能赢她们吗?你不觉得这个赌注风险很大吗。”

    程澄澄说道:“跟着她们,是全军覆没,我们全被整死。跟着你们联手,不一定会赢,但至少有生机。”

    我说道:“原来如此。我还说你怎么会无缘无故帮我,原来是你们衡量之后,担心遭到覆灭,从而做出的选择。”

    程澄澄说道:“选择站队,很重要。站错了会要命。”

    我说道:“哈哈,这时候想起我的好了吧。”

    程澄澄说道:“别太自以为是了,你对我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说道:“我知道,你们很多人,都想干掉我。不过啊,你们不能干掉我,我是你们最大的利益保障者。”

    我得意起来。

    原来程澄澄这帮人,选择救我,和我合作,也是无奈的。

    程澄澄说道:“别得意了,想着怎么对付她们吧。”

    我说道:“今天来找你,也是为了谈这个事。”

    程澄澄看着我,说道:“我前几天就拜托人去找你来谈这个事。”

    我一愣,说道:“什么时候?”

    程澄澄说道:“前几天,你在被人陷害之前,我让x队长去找你,你不愿意来。”

    我说道:“我哪儿知道啊。原来是你叫去叫我的啊,那个队长和我们不对付,我以为她是想把我陷害呢。”

    程澄澄问道:“是担心我陷害你吧。”

    我说道:“没有没有,是担心监狱长和新监区长陷害我。”

    程澄澄说道:“别装了,就是担心监狱长和我联手起来陷害你。”

    我呵呵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说道:“嗯,的确,心里是有这么一点那个想法的。”

    程澄澄说道:“怕我把你害死。”

    我说道:“对啊,那是肯定的,你不是说我们之间的关系了吗。我们就是猫和老鼠。”

    程澄澄说道:“如果想要杀死你,我早就动手了。”

    我说道:“不好意思嘛。对,

    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想不到啊,那天我守着大门的时候,派那个队长来找我的,竟然是程澄澄,而且是为了谈和我合作的事的。

    早知道那时候我就该去的。

    我说道:“你知道新来的总监区长是监狱长的人,她老是想整死我,我不敢贸贸然过去,担心她会害我。”

    程澄澄说道:“她能怎么害你?”

    我说道:“她是要杀我的那种害,是要我的命的那种害。”

    程澄澄说道:“哦。那你比我处境危险很多。”

    我说道:“不过现在你们站在了我们这边,那她们很快就要对付你了。”

    程澄澄说道:“如果你早来,你就不用被关进去。”

    我说道:“好了好了,对不起了,是我的错。要不我请你吃饭,大家洗把脸忘了嘛。”

    程澄澄说道:“先把她们整下去再说吧。”

    我问道:“那,你有什么好想法,好点子,好方案?”

    程澄澄说道:“你呢。”

    我说道:“我没有哦,所以来找你,其实就是想和你谈我们怎么合作,才能干掉她们。”

    程澄澄点了点头。

    我说道:“你不是对付我很有一套的吗,那可以也用这一套来对付她们啊。”

    程澄澄说道:“我们的人自杀了那么多个了。”

    我说道:“我知道,那死了五个,还有几十个。”

    程澄澄说道:“用对付你们的办法对付她们,未必行得通。”

    我说道:“你对付我就行得通,我不信对付她们就行不通。”

    程澄澄说道:“如果没有帮你,没有和她们决裂,可能还能有办法接近到她。只要接近她,我们就敢下手。”

    我问道:“直接杀了她吗?”

    程澄澄说道:“那是除掉对手最快最直接的方法。”

    我说道:“问题是这么做的话,你们的人,可能包括你,都要遭到法律的惩罚。搞不好,死刑都有。”

    程澄澄说道:“会有人自己扛。”

    我说道:“对,被你洗脑了的你的那些教众们,的确会很乐意的自己扛起来。”

    程澄澄说道:“你想个办法,让她能出现在放风场,或者是其他的一些我们可以接触到她的地方,我们就可以对她下手。”

    我说道:“这个很难。以前我们除掉前任总监区长的时候,是路唯那些女囚们,劫持了狱警,然后冲上去她办公室,把她扔下楼。而你们现在是被关在监区里,你们根本出不去。”

    程澄澄说道:“路唯她们,是你们带路的吧,配合着假装放出去的。”

    我说道:“没有,肯定没有。那是她们自己想的办法。劫持了的狱警,拿了钥匙自己开门的。”

    我肯定矢口否认,这种东西,一旦说漏了嘴,可能就成了要我命的把柄。

    程澄澄说道:“你不说真话,我们心里也都明白。”

    对,监狱里的确是很多女囚,基本都猜测是我们协助,否则女囚们怎么那么轻易攻上去。

    猜测是猜测,她们没证据,这种东西,大家心知肚明。

    我说道:“哦,反正我们没做。”

    反正我肯定会否认我们没有那么干。

    程澄澄说道:“如果得不到你们的帮助,我们接触不到总监区长,那说什么也没有用。她们很快就要把我们放进禁闭室去关着,或是单独的牢房关着,我们被囚禁起来,就像老虎被困,龙搁浅滩。”

    我说道:“呵呵,真是会高抬你们自己,比喻成了龙虎。”

    程澄澄说道:“事实。”

    我说道:“好,承认你是龙虎。但我真的无法办到,让你们能接触到总监区长。不过我觉得你们还能有别的招数。”

    程澄澄说道:“什么。”

    我说道:“你们不是能让人围了监狱吗?”

    程澄澄说道:“围监狱了,她们也不会出去。”

    我说道:“对,那就围了她家,活抓她啊。你们能用这个办法对付我,难道不能对付她吗。你们外面可以发动几千个人,我这种有点人的人,可以和你们的人对抗,但是她对抗不了你们。”

    程澄澄说道:“可以。但是我们的线人,被你切断了。”

    我说道:“我可以派人做你们的线人。而且我能帮你们查到她的出行规律,家庭住址。”

    程澄澄说道:“好。只要抓到她,我们就有解决的方法。”

    我说道:“但我担心她像监狱长一样,整天龟缩在家里头,不愿意出去。”

    程澄澄说道:“那就另想他法。”

    我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