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6章 留命在才有希望
    我告诉小凌和文姐,怎么样都要在这里先坚持死撑下去,如果撑不住了,就是要离开,撑得住了,未来还有翻身的希望。

    不过,我也要让她们记得,没什么比生命更加要紧的事,留得这条命在,未来才有希望,如果真的受到生命威胁,赶紧离开,辞职,请假,都行。

    她们同意了。

    在我看来,她们两个应该没有什么生命威胁,因为监狱长和她们没有深仇大恨,最多把她们边缘化了,或者搞出了监狱就是了,反倒是我自己,才真正的有生命危险。

    副市长那些人不会放过我,监狱长也不会放过我,副市长通过各种手段,能让我挂掉。

    和小凌还有文姐聊了一下之后,我去找了徐男,告诉了徐男,我要离开一段时间,让她自己小心。

    徐男说道:“我有什么好小心的。”

    我说道:“监狱长知道我和你关系好,万一把你也给撤了呢。”

    徐男说道:“撤就撤吧,那也没办法。总不会杀了我吧。”

    我说道:“杀你倒是不会。”

    徐男说道:“那不就行了吗,反正他们不会杀我,我怕什么呢。”

    我说道:“嗯,这倒是,没必要杀你,最多搞你下台。”

    徐男说道:“下台就下台。”

    我说道:“下台了,白花花的银子可是没有了,也没有权利,未来也没有了前途。”

    徐男说道:“暂时而已,总有一天,我会搞回去。”

    我举起大拇指:“有志气。”

    徐男说道:“你还是自己小心吧。那就赶紧离开,有空没空的给我打个电话,让我知道你没死就行了。”

    我说道:“我都准备离开了,你和我说这个这么难听的东西!”

    徐男说道:“走吧走吧,别废话了。有没有钱坐公交车,我给你啊。”

    我说道:“没良心的,至少也让我打个的吧。”

    徐男说道:“一百块钱,够你来回两趟了。”

    说着她还真的掏出一百块钱,我拿了:“谢了。”

    直接塞进口袋里。

    她倒是笑了:“真够无耻的,你还真的要。”

    我说道:“你更无耻,既然不给,拿出来干嘛。下次请你吃饭。”

    徐男说道:“我等着。”

    我离开了徐男这边,然后回去宿舍,收拾了一些东西。

    但是,在宿舍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发现,有人偷偷盯着了我。

    是在门外走廊假装走过来的,我不知道她是谁,是个陌生人,可看她来回走了两趟,估计不是找人那么简单。

    我怀疑,就是监狱长或者哪个敌人派人来盯梢我的。

    下午假装继续上班。

    打算下班后再撤的。

    有个队长过来了,跟我说有人找我。

    这个队长不算是我们的人,曾经是跟着刀华的,后来不得已投降我们,反正已经反复投降叛变几回了。

    我警惕问道:“谁找我?”

    她说道:“程澄澄。”

    我问道:“她找我干嘛?”

    她说道:“她说找你谈点事。”

    我说道:“没什么好谈的,我不去。”

    她说道:“哦,好。”

    小凌和文姐在我旁边,也是让我不要去的。

    因为,担心有诈。

    我没去,她也没辙,离开了。

    小凌对我说道:“这家伙平时就不和我们一路,她来找你,肯定有问题。”

    文姐也认为有问题。

    我说道:“对啊,程澄澄那家伙和我向来不对付,视我为敌,又怎么可能安好心。这家伙之前反叛多次,估计在这次侦察科科长来了之后,又是反叛了,跟了侦察科科长对付我呢。总之啊,不去是对的,越早离开这里越好。”

    不过,也就过了一会儿后,准备下班的时候,突然,监狱长带着一群人来了。

    直接围着了我。

    真的是一群,一大群,近两百人左右围着我。

    我奇怪了,看着监狱长带着人围着我,问道:“干嘛。我是犯人吗。”

    监狱长说道:“有个女囚在医院死了,有人说是被你打死的。”

    我问道:“什么女囚?”

    监狱长说道:“那一批女囚当中,有个是刚刚死的。重伤不愈。有人说你找人打得。”

    我说道:“你开什么玩笑!那些人是自杀的!”

    监狱长说道:“是吗?那要调查了才知道了。”

    我说道:“真的是自杀的!”

    监狱长说道:“先跟我回去做调查吧。”

    我看了看监狱长,说道:“跟你去了,还回得来吗?”

    监狱长说道:“张河!我现在不是在找茬抓你,是有人控告你打了女囚,”

    我说道:“我没有打!你们要污蔑我,对我动手吗!”

    监狱长说道:“确切的说,是有关部门要我们先控制你。他们会派人来调查。”

    又是有关部门,所谓的有关部门,那估计多半就是那些人了。

    我说道:“哪个有关部门。”

    监狱长说道:“你以后会知道的。”

    我说道:“那让他们来!”

    监狱长说道:“他们过来路上了。”

    我说道:“他们来再说。”

    我打算逃之夭夭了。

    可是,这些人把我紧紧的围着了好几层,这样子是不打算让我跑了。

    早就该听黑珍珠的话,不要来这里了,也该听贺芷灵的话,现在被控制住了!

    很难跑出去了。

    监狱长说道:“他们让我先把你带去办公室,得罪了。”

    我说道:“监狱长,如果我不走,你该不会是想直接对我动手吧!”

    监狱长说道:“上面的命令,我不能不服从。”

    她下令手下们:“抓住她!”

    有人喊道:“慢着!”

    一大群人又过来了。

    竟然是我们的老部下们,手下们,她们看到我被围着,自发的过来了。

    我们的这些人,比监狱长带的两百人还多,监狱长尽管有备而来,但她没想到的是,我在新监区深得人心,我们新监区的员工,很多都愿意跟着我混,包括之前跟着刀华她们的,很多现在都选择站在了我这边帮我。

    我感到很欣慰。

    我们的人逐渐的,反包围了监狱长的人群。

    反正不是没有打过架,以前和监狱长的人打过了,她们也着实不够我们干的。

    监狱长她们的人缩成了一群,我们的人包围了她们。

    监狱长气道:“想干什么,造反吗!”

    没人说话。

    监狱长说道:“都让开!让开!干什么呢。”

    没人让开。

    监狱长对我说道:“张河,你赶紧的,让她们走开!”

    我说道:“监狱长,这不关我事啊,不是我叫来的。”

    监狱长说道:“你别跟我来装傻这套,我告诉你张河,你这次闯下大祸了,是上面要我来先控制你,不是我自己自作主张,检察院的,警察,司法政法的都来了!”

    我说道:“有那么夸张吗监狱长?”

    不过我一想,可能真的有那么夸张。

    可如果他们真的要查案,立案调查,那我请假走了?这也走不了了啊。

    我这要是走了,就是逃逸了,成了通缉犯了。

    这说明,我听不听黑珍珠的话,早走不早走,都没用,成了通缉犯,我也跑不了,很难藏。

    我这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们要栽赃嫁祸给我了!

    监狱长对围着我们的人说道:“都散了,我既往不咎!张河这个事,是大事,上面要我抓人的,不是我擅自做主要抓人的。你们就是帮了他也没用,上面很快就派人来,他即使跑了,马上成了通缉犯!”

    的确是如此。

    不过她们还是担心我被带走后,让监狱长把我给整了。

    怕监狱长把我带去了打死,弄死的。

    监狱长看我们的人不走开,恼火了,怒道:“你以为我怕你们吗!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监狱长吗!都散了听到吗!”

    还是不走。

    监狱长说道:“好,不走是吧,以后不要后悔!”

    我们的人有人喊道:“监狱长,既然上面要抓人,就让上面来抓人了,你又带那么多人来做什么?”

    我们的人都这么问。

    监狱长说道:“上面要我暂时带他去问问。”

    我们的人还是坚持这个理。

    监狱长恼火了,愤怒的和我们的人骂了起来,接着,她们的人也激动了,双方都激动了,也不知怎么的互相推搡了起来,接着,就开始动手动脚了。

    我站在了中间,急忙隔开她们:“都干什么!住手!住手!”

    我们的人被我一个一个推回去。

    监狱长的人也后退了。

    监狱长对我说道:“张河,你赶紧让她们散了,我说了,我既往不咎,如果还想闹下去,你们,我可都要记着!”

    我们的人喊道:“记着就记着,让你带走张总,不可能!”

    我对她们说道:“什么张总,是张河!大家都散了,听我的。”

    她们说道:“张总,不行,她们带走了你,可能会对你动手。”

    监狱长说道:“我保证不会动他一根汗毛。”

    的确,如果是上面的人下来拿我,监狱长何必亲自动手,她对我动手,只能出气而已,但是我们的人不会对她善罢甘休,闹起来,她也够喝一壶的。现在既然有人出面帮她干掉我,她求之不得呢,何必亲自动手。

    我说道:“我相信监狱长,大家听我的,都散了。”

    我知道,我是逃不脱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