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4章 事情比想象中的严重
    终于,把中和镇的这些烂事,都搞好了,我们回来了。

    任务虽然不算是非常圆满完成,但是至少现在算暂时圆满的完成了,因为确实不知道后面他们还会闹出什么事。

    可是目前看来,如果有事,我们去的只能是动手,更多的是靠章姐灵活应变的能力,她最好是脾气收敛一些,尊重他人一些,而不是咄咄逼人的,凡事都是要面子和争利益。

    我让强子和她说了一下,她当然是点头说好好好,可不知道她是真的愿意,还是假的愿意。

    这事情办了之后,算是争取到了集团里大部分领导们的尊重,可我知道,这只是一些小事,不知道如果面对大风暴的时候,我能不能解决了。

    人生就是不停的遇到麻烦和解决麻烦的一个过程。

    在集团里,我刚接手,处理了几个麻烦事,监狱里,我遇到了更大的麻烦了。

    那些程澄澄的女囚教众,集体自杀。

    一共十三个人自杀,全是割脉,死了五个,八个没死成,救了回来了。

    这可是大件事了!

    这并不是程澄澄下令让她们这么做,而是她们眼看被我们关押,心里不爽,然后想着程澄澄教过她们的,死后的灵魂,可以脱离肉身,去拜见神,见到神什么什么的,我也搞不清楚她们到底什么想法了。

    得到了这个消息后,我一开始是震惊,接着马上镇静。

    我问文姐:“上面知道了吗。”

    文姐说道:“知道了。”

    我问:“上面怎么做?”

    文姐说道:“监狱长已经派人过去了监狱医院。”

    我说道:“小凌在监狱医院,是吧。”

    文姐说是。

    我说道:“好在我们装了监控,这帮人自杀,不关我们的太大的事。”

    文姐说道:“可是有人会说我们监管不力,让女囚自杀了。”

    我捏着太阳穴,说道:“是啊,肯定有人用这个东西来攻击我们了。”

    之前已经预料到她们会集体自杀,但真正出事了,才感觉到事情确实严重。

    死了五个,这可是大件事了,如果是十几个都死了,那就更麻烦了。

    好在,程澄澄的几十个监狱的教众,除了那十几个坚定的去自杀,其他的人还没有达到如此狂热的地步。

    桌上电话响了,监狱长找我了。

    我过去了监狱长那边,监狱长一见我,就劈头盖脸的问:“怎么回事!告诉我怎么回事!”

    我沉吟片刻,说道:“这些事也是在我们意料之中的,她们已经练功走火入魔了,被程澄澄控制脑袋了,她们要死了,灵魂上天成神!”

    监狱长说道:“我可不管她们死了成什么,灵魂去哪边,我只想知道现在死了五个人,还有八个在医院!在医院就不说了,那死的那个五个怎么办?都在医院里,一旦有人捅出去,有记者知道了,我们怎么办。你说说看,怎么办!”

    我说道:“监狱长,应该不会有人捅出去吧。”

    监狱长说道:“那么大件事,就算你监区的人压得住不说出去,那监狱医院的人呢?”

    我点点头,说道:“是,要不去杀了整个医院的人灭口吧。”

    监狱长说道:“你说什么呢!”

    我说道:“监狱医院的人,我们是堵不住他们的嘴的。那不是只能杀完了,干脆炸了医院好了!”

    监狱长怒着拍桌子:“张河!你给我正经点!现在出了大事你知道吗?死了人!即使外面我们拦得住,上面也是要查下来的。”

    即使上面不查下来,监狱长也是要让上面查的。

    我点了一支烟,默默抽着。

    监狱长这次不阻止我抽烟了,说道:“监狱医院报告了管理局,他们不让外面知道,管理局也知道。上面问,为什么死那么多人,怎么回答?”

    我说道:“信魔教,得永生。她们自己自杀的,跟我们没关系,监控视频全都有。”

    监狱长问:“自杀的锋利的陶瓷片小刀的那些,从哪儿拿来的。”

    我说道:“监狱那么大,从墙上弄下来一小片东西又有什么难的,还有,她们自己用的那些个人用具中,有不少也能用来制作成自杀的道具。”

    监狱长说道:“上面就看这个!就查这个!”

    我问:“查什么?”

    监狱长说道:“监管不力。”

    我说道:“知道啊,出事了,肯定要下面有人的顶黑锅的。”

    监狱长说道:“外面的女囚们的家属,肯定会闹事,我们又要出面解决,又要向上面交代。你说说看,怎么解决。”

    我说道:“报警。让警察处理。”

    监狱长说道:“好,你来解决。”

    我说道:“好。”

    监狱报警了,让警察来处理这些事,调查了,每个这边的有关系的女囚都调查了,可是据那些自杀中幸存的女囚口中交代,这事情和程澄澄一点关系都没有,而是另外一个女囚带头组织说自杀的,然后她们就一起自杀,而那名带头的女囚,平时有些威望,教派的威望,然后她们跟着自杀的不少,如果是程澄澄号召的,估计自杀的更多。

    可我怀疑,是程澄澄唆使那名威望的女囚让教徒们跟着自杀的。

    警方调查之后,然后跟着监狱方一道,去做家属的工作,家属们感到很震惊,一个是自杀,二是居然为了所谓的魔教自杀,在狱中,怎么会有魔教,这就有问题了,还是监管不力。

    这历史遗留问题,本来是刀华那个年代就留下来的,她们放纵着她们的发展,到了几天,而到现在才出事,黑锅倒是让我来背了。

    尽管有监控,但是家属们抓住这个监管不力的问题,就是监狱方纵容监狱里有魔教违法宣传的这个问题,对监狱进行了攻击。

    还是老办法,赔钱,堵住家属的口,摆平家属。

    接着,就是拉出几个人来背黑锅。

    这一切,都是在我的计算之中。

    我特地去找了贺芷灵,让贺芷灵帮我摆平了,不让我来背这个黑锅。

    可谁知道,贺芷灵说监狱长恶人先告状,直接捅到了上面去,说张河在接手了监区之后,纵容女囚乱来,才导致了这件事的发生,我还有小凌,文姐等一干新监区的领导,全被降职。

    我们一下子,全在新监区守门了。

    万万没想到,情势一下子就急剧转变了。

    我又找了贺芷灵一回,她只说先暂时这样子,反正你起起落落的也有那么多次了,不在乎多这么一次。

    我是要崩溃的节奏,我下来了,谁上去了?

    监狱长自己管新监区了。

    让侦察科科长帮她管这个,监狱长不亲自来,所有大小事,都让侦察科科长过来看了之后再向她汇报,然后她遥控操作管理新监区。

    而且,她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跟女囚们分东西分钱。

    又是这一招捞钱。

    可是,我们拦不住,因为我们没权利拦着了,我们全是普通的狱警了。

    监狱长把我们之前的人,全部都调去一些普通的岗位,她们的人独揽新监区的大权。

    这不过是一个星期的时间,竟然换了天地。

    我有些想不通,赶紧又去找贺芷灵,这次,去了她家,做饭做菜,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买了两瓶很好的上档次的红酒。

    我跟贺芷灵说了这些事,说如果再不出手帮忙,我们就要完蛋。

    贺芷灵切着牛排,抬眼起来,问我道:“我找了人,人家没人敢帮你,你告诉我,你得罪了什么人?”

    我摇头,说道:“不知道啊,我得罪的人多了去了,你说谁帮着监狱长,不就是谁要对付我么。”

    贺芷灵看了看我,缓慢的把牛排放进嘴里,说道:“你好好想想。”

    我其实,是得罪了某个大官,但是我故意不说,因为可能是别人呢。

    贺芷灵很喜欢吃牛排。

    我说道:“你很喜欢吃牛排呢。”

    贺芷灵说道:“别岔开话题。”

    我说道:“我不知道,到底谁对付我的。”

    贺芷灵说道:“我找的人已经很有背景了,都不敢得罪的人,你说是什么人。”

    我问道:“哦,你找的什么人,监狱管理局的吗。”

    贺芷灵说道:“政法司法。”

    她盯着我。

    我不好意思,低头切着牛排。

    贺芷灵问:“说,得罪的谁。”

    我说道:“我怎么知道啊,可能是人家监狱长找的人呢!是吧。”

    贺芷灵说道:“不可能!”

    我说道:“那我不知道了。”

    贺芷灵问我:“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我说道:“真不知道。”

    贺芷灵说道:“我警告你,你有什么你还是全部说出来的好,否则我帮不到你。”

    我说道:“不知道。”

    贺芷灵说道:“你说谎的时候,那眼神,我看得出来。”

    我不说话。

    吃着,喝着。

    贺芷灵说道:“提醒你,那人是某个高官的秘书。还有一个,是政法部门的当权者。还有市x办公室。一起向管理局施压。”

    政法的当权者,还有某高官的秘书,还有市x办公室。

    都是副市长的人。

    那个某高官的秘书,说的应该就是那个来监狱里找我谈话的那个男的吧。

    妈的,难怪柳智慧搞不定这厉害的人物,一个大官,跺一跺脚,整个城市抖三抖的人物。

    为了对付我这个小小的监狱监区区长,动用了权利,让那么多的人和部门想办法撤掉我,杀鸡用了牛刀。

    我感觉我也好,柳智慧也好,对付这号人物,简直是螳臂当车,以卵击石。

    难怪柳智慧小心翼翼的,东躲西逃,到处躲藏,这个人物,咱实在得罪不起,就连贺芷灵这样的背景深厚的,都挡不过,就连黑珍珠那样有军方背景的,还被爷爷拉着出去逃难,靠!事情比我想象中的要严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