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0章 暴力才能解决问题
    章姐看着我,我提议我来解决的,她也是来拜托公司来解决,现在我说请吃饭了,可是吃饭也没有提出个很好的解决办法啊。

    甄洪盯着章姐,说道:“章姐,说个话吧!”

    章姐手里拿着烟,指了指我,说道:“我们老板说了算。”

    说着,她吐着长长的烟雾。

    我问甄洪道:“吃饱了洪爷。”

    甄洪说道:“饱不饱不都这样,今天来谈事,不是来吃饭。”

    我说道:“那我先再敬你一杯。”

    他端起杯子,然后和我碰杯。

    我喝完了,他这次看我喝完,干脆仰脖,也喝完了。

    我放下杯子,说道:“洪爷看起来就是个豪爽的人物。”

    甄洪说道:“你别扯,就说事,怎么解决这个事。”

    我点了点头,问道:“除了这个饭店,还有其他的问题吗。”

    他看了看章姐,说道:“码头你也要插一手吗!”

    章姐说道:“我找几条船,让人在船上吃饭,也得罪了你了?草!”

    甄洪说道:“码头是我们的!”

    章姐说道:“这门生意,在船上吃饭,是我们想出来的,你们没做过,我们怎么不能做。”

    甄洪说道:“码头是我们的,给我们小弟一点好处费,也是应该的吧。”

    章姐说道:“整个河道都是你们的!”

    甄洪嘿嘿一声,说道:“章姐,你知道,码头那边,一直都是我做的,码头上的生意是我的。你来我们地盘发展,保护费不给,也至少给点小费给小弟们花花。”

    章姐说道:“看我们在河上做船饭店有钱了,你们也想做了,不好意思做,就问我要钱来了。”

    甄洪说道:“我们做那是我们的事,还用想不想吗。要真的做的话,明天就能做。”

    章姐问道:“那你们做。”

    甄洪说道:“如果不给小弟们一些小费,小弟们可能会给你们制造一点小麻烦。你知道啊,这手下人多了,很难管啊,都不听话。唉。”

    这家伙借口手下难管,明着要保护费。

    章姐说道:“洪爷,你给我们制造的麻烦还少吗。上周你们小弟,故意在码头收我们客人一部车子一百块钱的停车费,这宰客呢!”

    甄洪说道:“这人家来玩的,我们码头,我们怎么收费,关你们什么事呢。”

    章姐说道:“摆明了就是针对我们的。”

    甄洪说道:“说了小弟多了,管不了那么多,还有啊,这些车子啊,就停在我们码头上。”

    章姐针锋相对:“那地盘,是你们的地盘吗?是公家的地盘!也没有停车场,你们就跑去收费了,是不是太过了!”

    甄洪说道:“我们收客人停车费,还跟你们有关系了?你是替客人出头吗。”

    章姐说道:“那些客人是来我们船上吃饭的!还有,你们故意的拦着码头,让客人绕着远处来,让我们到另外的河边去让客人上船,什么意思,码头是你们的地盘,但不是你们的地吧。你们买下来了吗。”

    甄洪说道:“说了手下多了,管不了,回去啊,我好好教训他们,这帮孙子,尽干一些缺德事出来!”

    甄洪一边说,一边得意的看着章姐。

    章姐说道:“不让我们做,可以直接说。别特么什么事都推到小弟身上,没你这个做老大的指使,小弟们敢乱来吗!”

    甄洪直接说道:“好的,那我直接说了,我的确就是不想让你们做!你们做,可以,至少给我们一点好处,在我们地盘上闷声发大财,还假装看不到我们,你们吃肉了,给我们一点汤喝,这不为过吧!”

    章姐说道:“生意是我们自己做起来的!如果你非要这么霸道,那也是没得谈了!”

    甄洪说道:“不谈就不谈!”

    章姐指着甄洪:“洪爷,你以为我真的怕你,真的玩起来,不知道谁完蛋。”

    甄洪说道:“随时奉陪!”

    我张开双手,压下来,说道:“各位老大,我们今天来谈事,不是来吵架的,是吧,没什么好吵的。”

    章姐却大声道:“我明天就让你们守码头的小弟好看!”

    甄洪准备要还嘴,我怒斥章姐:“有完没完了!我特么说话呢!你眼里还有没有我!”

    章姐轻蔑的哼了一声,看向别处。

    我怒道:“你他妈不想解决问题,就滚出去!”

    章姐瞪着我,看我是真生气了,她看向别处,说道:“好,解决,我看你怎么解决。人家骑到头上来了,明着骑头上来了,还想着解决,怎么解决!”

    我说道:“闭嘴!”

    强子说道:“章姐,珍珠姐虽然不来,但张总是珍珠姐指定的代管集团的人,你如果不尊敬他,就是不尊敬珍珠姐。我们就是代表了公司。你如果觉得公司不行,指望不了公司,不想再靠着公司,那我们直

    接走了就是了。”

    甄洪这帮人,不敢和彩姐明刀明枪,就是担心章姐背后的集团。

    我问道:“就这两个事,还有其他的吗。”

    甄洪说道:“先把这两个事解决了,再谈其他的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问成千王:“千王兄,请问你们呢。”

    成千王说道:“我这边没什么,就是我在你们那所谓的地盘,开个赌的,还有搞一些小姐啊那种生意,你们章姐,直接就让人砸了我们的酒店,什么意思。”

    我问章姐道:“章姐,麻烦你说说。”

    章姐说道:“我们在你们那边开一个饭店,你给我砸了,你们到我们这边,我们怎么就不能砸?”

    我问成千王:“那你为什么砸了我们饭店。”

    成千王说道:“哎这个啊,当时也是误会来。”

    章姐问道:“误会?明着打人了还误会!”

    我说道:“说清楚点吧。”

    章姐说道:“我们开个酒店,他们派人每天发小卡片,时不时的让一些小姐晚上来敲门,问要不要服务!说了不听,赶走了还来,你们这么做,影响到客人。没想到他们和我们杠上了,找人砸了我们酒店,把我的好多个手下打伤了。”

    成千王说道:“哎哟章姐啊,那可是你们的人先动手打我们的姑娘们。姑娘家的你们都舍得下手了。”

    章姐说道:“我们把她们推着走,就成了打了!”

    成千王说道:“你在我们那里开酒店没什么,但不许我们做我们的生意,你也管得太多了吧。”

    章姐问道:“你那是做生意吗?严重影响客人休息,有人投诉了!警察都找上我们了!”

    成千王说道:“我们注意就是了,你们何必动手呢。你们还对姑娘动手,丢不丢人。”

    章姐怒着和成千王骂架了起来。

    我拍桌子,怒对章姐:“能不能安静一点。”

    她看了看强子,看了看我,安静了。

    我问道:“千王,就这两个了是吗。那你希望怎么解决。”

    章姐说道:“我们酒店被闹得关门了,他现在想着自己去把那个酒店做起来,我们还让他们在我们这边的酒店做得起来吗!”

    我说道:“没让你说话!”

    章姐点了一支烟,点头说道:“行,不说!我看你们解决!”

    真不知道章姐是怎么混出来的,就靠着胆量吗。

    靠胆量的确是干出大事来,但是处理问题用性子来处理,未免太鲁莽了吧。

    我再轻声软语的问了成千王一次,这事儿,你想要怎么处理。

    成千王说道:“简单,我们都有过节嘛,但是老是想着那些过节,冤冤相报何时了,是吧。打来打去也没什么意思,互相攻击,好了谁?还不是互相损伤。那酒店嘛,本来就是你们的酒店,你们继续去做,让我们继续做我们的生意。而这边嘛,我们的那赌场,大不了给你们一点钱就是了。你们黄的,赌的,你们都不做,这都是赚钱的生意啊!”

    我点了点头,这成千王,看起来精明,不过听起来,还是好讲话。

    我问道:“那你在我们那边做生意,是不是也该给我们一点钱?”

    成千王说道:“这样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嘛,你们章姐未必会乐意啊。”

    这时候,甄洪冷哼一声,对成千王说道:“你当时也这么应承我们的,结果呢?给的那是钱吗。开了赌场了,赚大钱了,说好分我们一部分,结果给了我们一个月一万块钱,打发叫花子呢!”

    成千王笑眯眯对甄洪说道:“洪爷,那这个东西,我们慢慢谈嘛,你说是吧。”

    甄洪拍桌子怒道:“想到你说这个,我就来气,你让我们人过去谈,我们说一万太少,说要多一些,你们表面同意,背地里,却打了我们去要钱的人!”

    成千王说道:“这不是我们干的,真的。”

    甄洪问:“谁干的。”

    成千王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反正嘛,不是我们干的。”

    甄洪说道:“你可以不承认,我告诉你,你们赌场是我们拆的,我们不会让你们再干起来。你别以为你心里想什么我不知道,码头那边你们时不时就让人过来捣乱,半夜凿破我们的游船,沉了的那几艘船,敢说不是你们做的!”

    成千王说道:“没有没有,真的没有。”

    甄洪说道:“警察是查不出来,但我们知道是你们干的。有本事,直接当面来,背面玩,算什么英雄好汉!”

    成千王说道:“洪爷,真不是我们干的,谁知道是不是另外的那些眼红你们的人啊。对吧。”

    甄洪说道:“就是你们!别扯其他!今天,一并解决我们之间的这些问题吧。”

    成千王问道:“洪爷想怎么解决。”

    甄洪说道:“谈判解决不了,那就暴力解决!”

    我是插不上话了,看着他们两个互相骂架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