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4章 成王败寇
    我走到他身旁,蹲下来,看着这个一脸哭丧的魁梧汉子,说道:“说吧,程澄澄怎么联系你们的。我问的什么问题,都老老实实回答,如果不,那就一根一根手指的,剁掉!”

    他急忙点头,说道:“我老实说,都说。她让里面的教众,和外面的我们联系。”

    我问道:“哪个教众。”

    他说道:“她,她叫,叫。”

    他疑惑着。

    我问道:“说,叫什么名字!”

    他说道:“我忘了她名字,反正是我们的人去见的。”

    我问道:“那你们哪个人去见的。”

    他说道:“这个人没来,今天没有来,是一个女的。”

    我问:“是吗?叫什么名字。”

    他想了想,说道:“阿芬。”

    我说道:“是吗,阿芬。”

    他点头,说是是是。

    我说道:“给她打电话,我跟她聊聊。”

    他说道:“我,我平时很难联系上她。”

    我怀疑这家伙说话的真实性。

    我说道:“打不打!”

    手下上去按住了他,刀子架在了他的手指上。

    他大喊着:“我打,我打!”

    放开了他之后,他掏出手机,然后不停地划拨着。

    我问道:“打不打了。”

    他一下子扑通跪下来:“没有这个人。”

    直接被吓哭了。

    我呵呵一笑,说道:“可以嘛,没有这个人。那刚才说的话,就是玩我的意思了?”

    他点头说是。

    我说道:“砍!”

    刀子斩下去的时候,他大喊道:“是你们监狱的狱警,狱警!”

    刀子停下来了。

    我哦了一声,然后说道:“不是魔教不怕死吗。怎么你还怕死了?”

    他说道:“会疼。”

    我笑笑,说道:“是吧,死容易,半死不活不容易。说吧,多少个狱警?”

    他说道:“三,三个。”

    我问:“名字。这次我不会再给你说谎话的第二次机会,直接砍。”

    他说道:“季晓晓,梁欢,何小田。”

    我说道:“哦,记住了。季晓晓,梁欢,何小田。”

    其中的季晓晓,是守着那个关押着程澄澄的禁闭室那个,之前这几个,全都是刀华她们的人,刀华她们的余孽,没想到,到了现在,我已经放过她们了,她们还要反我。

    被收买的,看来程澄澄给她们不少钱,亦或者是,已经被程澄澄给洗脑了?

    我问了一下,那魁梧大汉说她们是为了钱而为之。

    为钱,那就成了。

    我说道:“呵呵,挺有意思的,既然你那么配合,那我就不计前嫌了,不过呢,你还不许走,你们几个都不许走,那帮人都可以走,要让你们配合一件事。”

    他说道:“我们配合,配合。”

    他也只有答应的份。

    我让人把他们的手机都扣押了,然后关起来。

    接着让他们联系到季晓晓,梁欢,何小田三个人。

    我要他们把这三个狱警都骗出来。

    经过拷问,得知也就这三个女狱警出卖的我们了。

    次日下午。

    在一家饭店包厢里。

    饭店,是我们饭店。

    魁梧汉子本名刘庆峰,本身以前是一家国企的老总,后来自己出来经商,做旅游业的,做得风生水起,却不知怎么的,就搞到了魔教里面去了。

    刘庆峰带着几个手下,请三个女狱警吃饭。

    三个女狱警出来后,和刘庆峰几个高兴的吃吃喝喝,然后问有什么话需要她们进去和程澄澄说的。

    刘庆峰几个按着我的要求,问季晓晓几个:“张河是不想放人的了,我们也没有办法,你们有什么办法吗?”

    季晓晓几个摇着头。

    刘庆峰说道:“钱,这里有的是,要多少钱,一句话,只要你们能想办法把张河搞定。”

    季晓晓几个说道:“没办法,他很狡猾,在监狱里,我们很难单独靠近他,而且他手下的人对他很忠心,在监狱里如果我们对付他,我们也会死。”

    我在她们眼里,居然是狡猾,看来,这评价挺不错嘛。

    挺有意思。

    我站在监控视频显示器面前,不禁笑出声来。

    梁欢说道:“他的确很狡猾,表面看不出来,可是他能打倒了之前的几任总监区长,说明他多大的本事啊。”

    这么夸我,我很受用。

    我很,高兴!特别的高兴。

    刘庆峰说道:“你们恨他吗。”

    梁欢说道:“恨,当然恨。我们以前跟着刀总,日子过得多好,现在他来了,我们的收入大幅下降,还干起了看门狗的活儿,以前我们哪用做这个。他用的都是他自己的人了。”

    季晓晓问道:“刘总,你这顿饭,只是要和我们谈这些吗?没有其他的吗。”

    刘庆峰说道:“我啊,是没办法对付张河了,所以叫你们来商量,看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办法。”

    他们三个都摇头,说道:“对付别人还有可能,对付他,就是我们监狱长都没办法,我们又怎么有办法呢!”

    这时候,我推着包厢门,走进去了。

    季晓晓几个看到了我,一下子惊恐的退后,有的站了起来。

    我笑笑,说道:“各位美女,晚上好啊。”

    她们三个急忙叫我张总。

    我说道:“都坐下,坐下。聊啥呢?脸色都青了,哈哈,你看你们,好像被我吓的,跟什么一样。我啊,刚好路过,就见到你们进来了,所以呢,我就跟着进来,讨一杯酒喝。坐啊,看什么呢!”

    她们三个胆战心惊的小心翼翼坐下来。

    我说道:“刚才聊啥,说来听听。聊得脸色都白了。”

    她们三个说道:“没啥,就是几个朋友见面,所以随便聊聊。”

    我哈哈一笑,说道:“嗯,和朋友聚会是吗。”

    她们点头。

    我说道:“挺好的,挺好的,话说,你这几个朋友,有点眼熟啊。”

    我指了指刘庆峰他们几个。

    季晓晓说道:“哦,他们,他们是我们外面认识的几个朋友。”

    我说道:“哦,这样子啊,这几个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真的很眼熟,是不是?是不是在哪儿见过,我都忘了啊。”

    我假装不认识刘庆峰。

    季晓晓急忙给我倒酒:“张总,相请不如偶遇,我们姐妹几个早就想请你吃饭了,可是一直没机会。”

    我说道:“是你们不想叫我吧,不然怎么没请我。”

    她们说道:“是您太忙了,所以,我们不好意思打扰你,呵呵。”

    她们赔着笑脸,然后举起了杯子,说道:“下次,下次我们单独请您。这一杯,我们姐妹几个敬你。哦对了,刘总,这位是我们监狱的新监区总监区长。”

    刘庆峰脸色都已经差到了极点,这几个女的还不发现。

    她们敬酒我:“喝酒吧张总。”

    我摆摆手,说道:“我不喝,这几瓶酒有毒的。”

    她们一听,面面相觑。

    刘庆峰直接酒杯掉落在地,另外两个赶紧的去抠喉咙。

    继而,这三个女的脸色也都变了,问我是不是真的下毒了。

    我说道:“刘总,刘庆峰老总,开个玩笑啊,别当真,没下毒的。”

    季晓晓问我:“你认识他!”

    我说道:“认识啊,他们就是那个程澄澄的教众啊,程澄澄喊他们来搞死我,唉,好几次了,真是不打不相识。哦你们忘了,就在我们监狱门口啊!大门口的时候他们就来过了。哦对,你们记不起来,因为啊,你们那天好像不出来。”

    她们几个低着头。

    我拿着酒杯,喝了,我说道:“刘总,真的没有下毒。我不是那种那么阴险的人。呵呵,我喝给你们看了。”

    我一口气喝完了,空杯子给他们看。

    何小田战战兢兢问道:“张总,你,你刚才都听到我们讲话了吧。”

    季晓晓比较聪明,直接说道:“张总,这顿饭局,是你安排的吧。他们几个,被你要挟着吧,难怪会问那些奇怪的问题。”

    我说道:“哟,季晓晓,还真是个聪明人啊。对,就是我安排的。”

    季晓晓说道:“难怪。好了,我们就是针对你,对付你,你现在想怎样!”

    我说道:“哦,我倒是想知道,你们干嘛这么对我呢?”

    季晓晓说道:“我们以前跟着前几任总监区长,她们对我们多好,到了你这里,你却让我们干的什么事。还有,你这么整死了刀监区长,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我们每天想的最多的,就是给她报仇,可惜我们没那么大本事!”

    我说道:“原来如此,现在对付我,一个是因为报仇,一个是因为钱,另外一个,是想搞垮了我之后,能够上位,好,很好啊。年轻人,就该有这样的远大理想和梦想,万一实现了呢,你们说是吧。”

    说完,我讽刺的给她们鼓掌。

    季晓晓说道:“别挖苦我们了,成王败寇,既然栽倒在你手里了,你看着处置我们吧,要想办法开除我们,还是想怎么样,你说。大不了我们自己辞职就是了。”

    我呵呵一笑,说道:“季晓晓啊,你还不明白这个事情的严重性啊。你以为,你们辞职了,不干了,我就拿你们没有办法了吗?”

    她盯着我,问道:“说吧,你想怎样?”

    我说道:“你这话意思就是说,我能怎样,是吗。”

    她盯着我。

    我咳嗽两声,叫道:“来人。”

    我们的手下进来了。

    我说道:“把她们三个,拖进后面仓库,一人斩掉两根手指,然后在脸上划几下,不要太深,毁容就行了。”

    手下说是。

    接着,过来拖着几个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