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7章 不过是个身陷囹囫的女囚
    我呵呵一声,对程澄澄说道:“我如果说,让你们保证不会对我们进行伤害,你肯定也会保证。不过大家的理念不同,你们想着的是为神肃清世间魔鬼,我们现在还是人,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变成你们眼中的魔鬼,到时候你们要发动起来,组织所有的教众要杀人,别说是无辜的女囚,就是我们这些监狱的管理人员,也难逃一劫啊!”

    程澄澄说道:“你又知道我们会这么做。”

    我说道:“现在这么说的话,的确有点胡乱猜忌的意思,不过啊,现在你们是没有那么个能力,谁知道你们发展起来了之后会不会那样。或许你会说,你不会那样做,但是如果你们真的会那么做呢?那我们怎么办?我们还用玩下去吗?在监狱里,大家都没得玩了。是吧。”

    程澄澄说道:“你说来说去,就不想让我们出来接触别人。是吧。”

    我说道:“对。”

    程澄澄说道:“你不守諾!”

    我仰天长叹,说道:“程澄澄,不是我不守諾,跟你们承诺的时候,我的确是想着要守诺,但是这几天我一直在想啊,万一真的让你们这么做,你们发展起来了,要对付我们,那我们不是要完蛋了吗。”

    程澄澄说道:“好,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看了看她,说道:“你能给我什么。”

    她说道:“钱,女人。”

    她盯着我的眼睛。

    我说道:“我的确很缺这些东西。”

    她说道:“如果你愿意要,我自己也可以给你。”

    她看着我。

    那副认真的样子,不是开玩笑。

    我看着清新靓丽的她,舔了舔嘴唇,是啊,多么美的一个女子啊。

    我是多么,多么的想上她。

    可是,我不能上,我知道了上了后要意味着什么,如果她付出了,得不到她得到的,她会更恨我,那我的这个敌人,可是会很疯狂的对付我。

    不过我也知道,迟早也是要和她撕破脸的,只不过我不想那么结下深仇大恨。

    毕竟虽然我们和她们对抗,但是她还没有杀我伤害我的心,也正如我没有对付她伤害她的心。

    我舔了舔嘴唇,然后回头过来,又点了一支烟。

    程澄澄说道:“怎么,不敢?”

    我说道:“没。”

    程澄澄问道:“那是我不够诱惑?”

    我说道:“也不是这么说,你很漂亮,我很心动。只不过我不能这么做,因为我帮不到你。不会配合你。抱歉。”

    我其实想问问她,她的灵魂既然能游离于身体之外,那么,她需要性吗?

    我想,她也是需要的,强如柳智慧都需要,所以,我不信她不需要。

    不过她对于这神的信仰和崇拜,是狂热的,可能脑子已经被狂热给冲坏了,不需要性也有可能。

    程澄澄说道:“你已经打算好了。”

    我点点头,说道:“算是吧。”

    程澄澄说道:“希望你不会后悔。”

    说完,程澄澄一脸平静,站起来,离开了。

    我狠狠的抽了一口烟,灭掉烟头,不就是一个身陷囹囫的女囚吗?还威胁我,能拿我怎样呢!

    为了不让她们闹事,我让手下把她们几个几个的全分散单独关在各个监室里,我看你们能牛到哪儿去。

    即使是有遗落的没被关的女囚,估计也没有几个,星星之火,何以燎原?

    就是散落的几个女囚,也不成什么气候。

    不过也还真的有几个女囚发疯了一样的要我们放了她们,还对我们的狱警直接进行攻击,这种囚犯不关,还要关哪个。

    我让手下把她们几个闹得最厉害的扔禁闭室里面。

    我不怕你们死。

    有种就自杀给我看。

    听柳智慧的话,全程对她们进行视频监控,如果要自杀,也不关我们的事了。

    这种人死了,也不会起什么波浪,就是外界知道,大家都会拍手叫好。

    关了她们几天,没啥动静,一个一个的平静得很。

    不是说自杀吗。

    咋不死了。

    我还去看了一下程澄澄,和她隔着铁栏杆聊了聊,她没什么和我说的,我呢,带去了一些好吃的给她,她拿着这些食物,分给了同监室的她的人。

    我对程澄澄说道:“其实你只要和我好好合作,在监狱里你能好好的过下去的,至于说你出去之后,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程澄澄说道:“不会。”

    我说道:“行啊,不会,那没办法了,既然你那么倔强,就在这继续待着。”

    程澄澄说道:“你会来找我放了我。”

    我说道:“是吧,看看再说吧。”

    话不投机半句多。

    我离开了。

    在办公室里,我看着书。

    有人敲门了两下,然后推门进来了。

    小凌进来,我看着小凌,问道:“又出什么事了。”

    小凌说道:“你出来看一下。”

    我问道:“看什么。”

    小凌拉着我到了走廊上,她指着远处围墙外,说道:“看见了什么。”

    围墙之外,好像有很多人,还拉着横幅,白色的横幅。

    这是干嘛呢?

    以前有见过来监狱门口喊冤的,难道又是喊冤的来了,可是没听我们监狱近段时间有哪个人被打死什么的新闻啊。

    小凌指着左边,右边,说道:“那里,还有那边。”

    我一看过去,不得了,监狱围墙外,不仅仅是大门口那帮黑压压的人,左右两边,全部是人,估摸有上千人这样子。

    我问道:“干啥啊这是。”

    小凌说道:“那个横幅,你看到了吗,那些字写着什么。”

    我顺着小凌指着的方向看,一条条巨大的横幅被拉起来,其中一条最大的,我看不太清楚几个字,我说道:“我有点儿近视,不是很清楚。”

    小凌说道:“我们要张河给我们一个交代!”

    我楞了一下,说道:“横幅上写的?”

    我仔细看着,横幅上好像真的就写这么几个字。

    小凌一个字一个字的指着给我念出来。

    我说道:“这帮人是什么人?干嘛的?”

    小凌问道:“得罪的什么人?”

    我说道:“得罪的太多人了!”

    也许是得罪的那个副市长,是他找的人来。

    也许是某个女囚找的人来。

    也许是某个情敌,某个女人找的人来。

    可是,我突然想到了程澄澄。

    难道,是程澄澄找的人来吗?

    最有可能是她,不是说她教众几万个吗,那教主一声令下,莫敢不从,教众们随便一出动就是上千人,来围了监狱了。

    我倒不怕你们了!

    文姐过来了,对我说道:“监狱长打电话来,让你赶紧出去摆平外面的人。”

    我骂道:“草她娘的,这不是要推我出去死吗!那可是上千人啊,我要是出去了,万一处置不当,她们情绪起来了,还不把我给撕碎了?”

    我说道:“打电话防暴队,还有,召集我们的能去的所有人都出去。”

    文姐和小凌分头行动,小凌通知防暴队,文姐找人。

    我还打电话给了徐男,让徐男带人过来。

    两个监区我们的人加起来也有好几百个,手持警棍,打就打吧。

    加上防暴队的,我不怕她们。

    徐男和朱华华都带人过来了,都问我外面是怎么回事。

    我基本上可以断定是程澄澄派的人来了。

    我跟她们说了。

    朱华华说道:“报警,让警察来驱赶他们。”

    我说道:“我们先出去谈谈,看是不是真是这样子的。想想他们虽然人多,我们也不少,真的要打起来,我们也不怕他们。”

    朱华华说道:“他们有很多男的!”

    我说道:“没看到带家伙吧?”

    朱华华说道:“那不知道了。还是报警吧。”

    我说道:“先去谈谈。”

    带着我们的大部队,浩浩荡荡出了监狱大门。

    外面,他们果然是上千人,拉着横幅,各种横幅,什么张河不守承诺,无信用,这一类的横幅。

    有男有女。

    发现这些所谓的教众,还真的是有毛病啊,后面看他们开的不少车过来,其中豪车不少,干嘛有钱的还加入这什么教派,造反呢!

    我出去后,让我们的人排成几排,和他们对峙。

    我走了出去,大声说道:“我就是张河!请问各位,有何指教!”

    原本敲锣打鼓大喊口号的他们静了下来。

    那一条条横幅上,还有什么口号,并没有和教派有关的东西。

    其实他们也聪明得很,假如以教派的口号什么的来聚会,那就是大事情了。

    一个高大魁梧的男的站了出来:“你是张河!”

    我说道:“对。”

    他说道:“为什么扣押着我们的教。为什么扣押程澄澄!”

    他顿住,教主两字没完全说出口,改成了为什么扣押着程澄澄。

    我问道:“你是程澄澄的什么人。”

    他说道:“朋友。我们这些人,都是她的亲戚朋友。”

    狗屁亲戚朋友,哪来的那么多的亲戚朋友。

    我说道:“哦,她的亲戚朋友可真是够多的。”

    这程澄澄也真是神通广大,都被关着了,她还能通知外面的教众,让教众来围我们的监狱,来堵我们的监狱,来找我的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