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2章 人世间无绝对善恶
    和心爱的女人久别重逢,这种感觉真的太美妙,太好了。

    我问柳智慧说道:“我们多久没见了,你应该经常联系我的,就算有个信息都行啊。”

    柳智慧说道:“我特别担心我会连累你,害了你。”

    我说道:“怎么说我也是刀山火海里爬过来的,我还会怕这个吗!”

    柳智慧说道:“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的。”

    我说道:“你不是会读心术吗,那你不知道我要问什么了啊。”

    柳智慧说道:“开灯。”

    哦对,黑暗一片的,她看不到我的脸,见不到我的表情,又如何读懂我想什么。

    我开了床头灯。

    问她道:“这下,看清了我的脸吗?”

    其实我也想好好看看她,毕竟那么长时间没见了,我想她。

    别的女子,是美貌如花,柳智慧,是美貌如仙。

    她也在看着我。

    我说道:“你会不会像我想你一样,会想我。”

    她说道:“你可以想的人很多,我却只有你一个。”

    我说道:“难道你这个意思是说你也想像我一样,找别的男人想么?”

    她说道:“以后可能会吧。”

    我的心一凉。

    我问道:“其实正如你所说的,人是群居动物,哪怕如你这般智慧超群,精通心理学,懂得自己治疗自己的心的人,都概莫能外。你也有人的七情六欲,只是比较能控制罢了,想要完全控制,是不可能的,所以,你因为爱欲,才会找我的是吧。”

    她说道:“你觉得我只是因为**,男女之情才找你的吗。”

    我说道:“你说以后可能会吧,会想其他男人吧,那说明你心里并不是真的爱我,你有没有想过和我有以后。”

    她说道:“如果你想要和我有以后,你赶紧断了这个念头。”

    我沉默了。

    柳智慧看我心情不舒服,说道:“我这样子,能活到哪天都不知道,能有什么以后。”

    我说道:“如果能活着呢,能报仇了呢?难道就没有以后吗。”

    柳智慧说道:“我报仇可能报不了了。我很有可能先在杀他之前死去。”

    我问道:“你那么厉害,加上我这边的实力,我相信我们能行的!”

    柳智慧说道:“行吗?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我问道:“谁。”

    柳智慧说道:“xxx副市长。”

    我愣了许久。

    xxx市长。

    那对我们来说,就是天上一样离得我们很高很远我们完全杆子打不着的大人物。

    这么个人物,如何让我们去报仇。

    柳智慧说道:“他在当地当了几十年的官,走到了今天,市里官职高一些的领导中,有很多人和他有亲戚关系,他的关系网,保护伞非常厉害。现在市长不在,出去学习,他作为代理市长,更是一手遮天。”

    我说道:“那,暂时先算了吧。别先想着报仇了。”

    柳智慧说道:“不行。”

    我说道:“你在飞蛾扑火!那不如先发展其他,发展壮大了起来之后,我们再通过别的方式去对付他。”

    柳智慧问我:“别的方式,什么方式?发展黑社会,然后用黑社会的手段来对付他?那不可能的。就是想要暗杀都无法靠近他。”

    我说道:“发展黑帮然后去向这么个大官进行攻击,这不现实。黑道永远玩不过白道。那你这么厉害,能不能查到他一些什么关于受贿行贿啊贪赃枉法之类的那些证据,然后打倒他。”

    柳智慧说道:“没有。他没有任何把柄让人拿到,在世人面前,他就是一个清正廉洁的正亦君子的存在。几十年了,拥护他的人很多很多。”

    我说道:“那真的是一匹披着羊皮的狡猾奸诈的老狼了。”

    终于搞清楚了柳智慧的敌人了,但是却没用,我们对她的这个仇人完全是毫无下手之处。

    貌似除了让柳智慧一个一个的人接近,利用她的心理学的办法接近到仇人,然后想办法杀他才行了。

    可这条路,布满荆棘,漫漫征途,哪有那么好走。

    我说道:“既然只有这条路,飞蛾扑火的可能性那么大,为何还要去走,不能缓缓吗。要不咱学司马懿,熬死诸葛亮那样的,然后再想办法对

    付其他的人,那就够了啊。”

    柳智慧说道:“你不会明白我心中多大的仇恨。我活着只有一个梦想,一个目的,亲手杀死我的仇人。让他功成名就退休老死?还有多少年?不可能!”

    柳智慧极少激动。

    唯一让她激动的事,就是报仇。

    唯一让她激动的人,就是仇人。

    我说道:“那,我们慢慢想办法吧,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失败了,那就是死。死了就什么都没用了,还能说什么呢!”

    柳智慧说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如果注定是失败,我也接受结果。”

    我说道:“那不可惜了吗。”

    柳智慧说道:“没有更好的办法。”

    我叹气,说道:“恶人为什么混的比善人还要好。”

    柳智慧说道:“善恶无界,一念善,一念恶。我所做的,对他们来说是恶,他们做的,对我们来说是恶,相对。”

    柳智慧言辞之间,居然有点程澄澄那家伙的味道,如神佛一样的超脱。

    只不过,程澄澄那家伙,是假神,假佛,真魔。

    柳智慧是假魔。

    柳智慧看我表情不对,问我道:“想到了什么不舒服的事。”

    我之前就一直想着,如果柳智慧在就好了,她一定能对付程澄澄那家伙,现在她这么一问,我干脆一股脑的全告诉了她。

    末了,我还说一句,嗨,你说人啊,这些人啊,怎么放着好好的东西不学,不信仰,非要加入这些什么邪魔外教,真是他娘的可恶!

    柳智慧听了之后,微微点头,说道:“从心理学角度来说,他们这样的行为并非不可解释。他们在教主主宰之下,完全服从于主宰给他们制定的严格行为规则,忠诚的服从主宰他们的教主。他们完全依赖和信奉这个教主。”

    我说道:“是啊,所以我特别想不通啊。以前学心理学,没人教过我们这些东西。”

    柳智慧说道:“这种教派,他们宣扬的是对教主的个人崇拜,绝对的服从和效忠,信仰只是其次。”

    我说道:“对,教主让他们去死他们就真的会去死。就是吃喝玩乐,包括说性的方面,身体的方面,全是由教主支配,无条件接受教主指示命令。就是有钱的,有什么东西,全都奉献给了这个教主。为什么?”

    柳智慧说道:“他们被洗脑了,这个人不简单,会利用别人的心理,操纵别人,大多这样被操纵的人,都会经历过很长时间的抑郁和烦恼,特别是在失恋,家庭纠纷,失去亲人等等重大打击之后被洗脑,因为他们那个时候特别需要归属感,人生没有了方向感。教派给他们的,就是这些。当一个人走到严重抑郁,失去人生方向,甚至痛苦到要轻生,他们就轻而易举的走进了他们的心理世界。他们彻底从生理和情感磨灭了人的意识,让人投入情感,从情感上吸引人,并且遏制人的自主思维。”

    我想到了程澄澄给我洗脑的办法,当我说我也会痛苦,烦恼,没有人生方向的时候,她张开怀抱,伸出手,说他们会接纳我,只有加入了他们,才会感受到快乐。

    柳智慧继续说道:“当你不堪生活重负,心理压力抑郁,在找到了归属感,感到了生命中的曙光加入了他们之后,你会感觉到你得到了重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认同感。从此之后,你和你身边正常的交际圈子逐渐减少,你已经融入了教派的群体之中,不再认为自己是世上独立的个体,你是一个教派的群体成员,而不是亲戚朋友的一个独立个体灵魂,你完全融入了教派之中,而这时候,对教派的忠诚,就体现在服从上面。你服从,你就是忠诚的,你不服从,你就不是忠诚的。加入了之后,有的人随着深入了解,可能会明白自己走进去的这个是邪恶的深渊,可是他们更加害怕,他们担心背叛了教派会遭受惩罚,有恐惧感,有罪恶感,从情感上,他们更是依赖教派,他们害怕回到曾经的抑郁和孤独生活,没有了认同感和归属感。简单来说,就是人的心理安全感。”

    我说道:“看来,也只有你,才能对这些东西这么了解了。也只有你,才会对人的心理那么的了解。不过,我真的佩服那个教主,她能用诸如禅意,经文,道法之类拐弯抹角的来给人洗脑。怎么那么厉害。”

    柳智慧说道:“如果我加入了,或是我创的这个教派。有人站在道法经文的角度来说我们是邪魔外教,我会告诉他,人没有正邪之分,但又不是不存在,只因人染世间诸欲太深,认为自我最重,见人之好而生嗔妒之心。这个世间大部分人喜欢比较,总认为自己得到的太少,不悟真理。这个世间什么都不缺,多得是凝,乏的是和。不知一切皆是虚幻,再好的东西也不过转瞬,深陷其中而不知而误的人太多了,籍教派而满足自己的种种**。因为我们只能看到千变万化的假象,永远看不到真相,其实根本就没有绝对的邪魔外教,也没有绝对的正教。人更没有善恶的说法。”

    我惊愕的看着柳智慧,她竟然说话说法,和程澄澄,是一个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