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0章 防暴队和监狱长翻脸
    骂完了我之后,监狱长继续带人疯狂对女囚进行殴打和攻击。

    我急忙又让朱华华带人去拦着。

    监狱长骂我脑子有病。

    我说再打下去出人命。

    监狱长说她们打你们的人,往死里整,怎么没考虑过你们?

    我本身对这帮女囚也没好感,听她这么一说,我就更觉得这帮女囚可恶至极。

    好吧,那就让她们打吧。

    不过这时候,我已经跳出来拦着了监狱长了,那我就继续演戏演到底,我假装继续拦着一下,表现给程澄澄她们看的,这样子她们至少对我有点感激之心,也不会把怨恨怪我头上来。

    看吧,我已经很努力拦着了,奈何我只是一个监区长,斗不过人家监狱长。

    毕竟监狱长比我大。

    我拦着了一会儿后,还拉着我们的人拦着。

    监狱长怒骂了之后,威胁我再拦着就按阻挠公务来处分我,我这才假装极不情愿的到了旁边看着。

    女囚们被打的可真惨啊,倒了地上了,狱警们还不依不饶的继续补打。

    其他的女囚被打我无所谓,但是看到程澄澄那个大美女被打,这才让我揪心呢。

    一棍一棍落在这个靓丽出尘的美女教主身上,她还一声不吭,默然的看着被打。

    既然反抗无用,只能接受被打的命运。

    如果说骨头硬,见过的薛羽眉骨头很硬了,但是这不算什么,在柳智慧和程澄澄面前,薛羽眉真的不算骨头硬。

    特别是程澄澄,真的超脱生死的人了,她真正的做到了身体和灵魂无关,灵魂游离于身体之外,用神一样的强大意志力战胜身体上的疼痛。

    被打的时候一声不吭,甚至还是一脸云淡风轻的淡定样子。

    狱警们看程澄澄这副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上去更打得猛。

    我看着心疼,程澄澄快倒下了。

    被打得快要倒下了。

    原本她被打算是罪有应得,但是我就是心疼她。

    其实刚才我进去见她的时候,她完全可以羞辱我,对我狠,让人打我。

    但是她没有那么做,而是对我彬彬有礼的。

    也可以解读为她想要拉拢我入教吧,但无论怎样,她至少将我视为座上宾,我也对她算有些感激之心,看到她这么被打,我心里不是滋味。

    我带着人上去拦着了监狱长的人,让她们不要打了。

    我拦着的时候,还被她们故意踢了几脚,就直接踢在我身上。

    我忍了。

    我护着了程澄澄。

    程澄澄的教众此时此刻自身难保,全倒在地,当然没人能帮得了程澄澄。

    监狱长带着人过来,怒着要推开我:“干什么,要拦着不给打这个大魔头了!”

    我说道:“别打了!”

    监狱长说道:“我就打!这种人,该打!一会儿让警察来处理了她们。”

    我说道:“我答应了她们的!”

    监狱长说道:“连你一块收拾!让开。”

    监狱长在威胁我。

    我说道:“监狱长,我刚才和她们谈好的,人不能言而无信啊。”

    监狱长说道:“让开!”

    我越是不让她打,她越是要打了,因为这样做,她会很爽。

    我不让开。

    她一挥手,她的人一拥而上,对拦着程澄澄的我们几个拳打脚踢!

    抡起了警棍暴打了我们!

    没想到,她们居然这么对我们下手。

    想来我们也是打出来了,从刀华之前的那一任总监区长,到刀华,再到刀华之后的那破狱政科科长来当的总监区长,我们经历过这些太多的和领导集团打架的事情了。

    看到我们被打,我们监区的人一个一个的都看着我。

    我知道,我一挥手,她们就会一拥而上,干掉这帮监狱长的狗。

    可是我没有这么做,因为我知道一旦我让她们上来开架了,我就有把柄在监狱长的手中,监狱长能干掉我,能抓着这个把柄,能干掉她们。

    我们被暴打了一会儿后,我们监区的手下们实在看不下去了,她们冲了上来,要开架的节奏。

    我大喊一声:“都不要动!不要动。”

    我奋力的阻拦打我的人。

    我们的人被我这么下令不能上来帮忙打架,都不敢上来。

    突然,一群人加入了战局。

    是朱华华,带着防暴队对着监狱长她们的人动手了。

    防暴队的人可以动她们。

    防暴队有权利阻止监狱里一切暴力事件的发生。

    防暴队的人打监狱长的人打得爽啊,从这头追到那头,打得监狱长的狗们哀嚎连连。

    我揉了揉手臂的肉,还好这些都是女的,打得不是很痛,我问了一下几个被打的手下,她们也没什么大碍。

    监狱长这时候定不住了,大喊:“都住手!干什么,都住手!”

    可是防暴队的人没有得到朱华华的命令,不会住手,还在动手狂打监狱长的人。

    监狱长怎么发火也没用,她总不能上去亲自动手,如果她亲自动手打人,我相信朱华华的防暴队毫不犹豫立马对她下手。

    她见她怎么咆哮都没用,只能去了朱华华面前,对朱华华说让你的人停手。

    朱华华说道:“我们在履行我们的工作。防暴队的工作。”

    监狱长说道:“你们在打我的人。”

    朱华华说道:“谁在监狱里打架,我们有权利阻止。”

    监狱长指着被打的自己人,说道:“那是阻止吗!那是在打我们的人吧!”

    朱华华说道:“是在阻止。”

    监狱长彻底哑火了。

    朱华华明着和她作对的。

    监狱长无奈,看着自己人被打,却又毫无办法。

    看了差不多了,朱华华让手下的人停止了。

    监狱长气得指了指朱华华,却说不出什么来,然后过去扶着手下们一起离开。

    她这个意思就是不管我们监区了。

    我们监区经历了狱警管教被劫持的事,她却不管不顾了,带着她们的人走了。

    走了也好。

    监区里,她来了只会乱,完全乱来,瞎折腾。

    朱华华问我没事吧,我说谢谢。

    接着我让手下们去看这帮被打趴的女囚怎么样了,她们都受了伤,没有重伤,基本都是轻伤。

    手下们很抗拒帮助她们,但我要她们必须这么做。

    她们只能去做了。

    带着她们去医务室治疗。

    监狱长肯定不让出去监狱医院,所以只能在医务室治疗。

    我们受伤的人也去了医务室。

    传来了消息,受伤最重的被女囚从窗口扔下来的那个女狱警,好在没有生命危险。

    我也去医务室擦药。

    顺便看看程澄澄怎么个情况。

    她是女囚当中受伤算重的,头被打破了,血染了半边衣服,在医务室包扎了。

    我问她情况怎样。

    她只是说了一声谢谢,接着什么话也不说了。

    我再和她说什么,她也不和我说话了。

    我让她们在治疗包扎了之后,都送回去了监区监室。

    晚上,我请了我们一大帮人吃饭,有三十人左右,大多是我们监区的,还有朱华华等人。

    大家聊的多的也是今天发生的事了。

    她们跟我说我进去救人质的时候,监狱长那表情,掩饰不住的高兴,以为我要死在里面了。

    我说那如她所愿了。

    她们最关心的还是得罪了监狱长,以后怎么混下去。

    我说道:“她要对付也是对付我,你们不要紧。”

    手下们说如果我被干掉了,她找一个她自己人上来当总监区长,那她们也是自身难保啊。

    我说走一步算一步吧。

    接着她们就好奇我进去了图书室之后,女囚和我聊什么,那个程澄澄和我说什么,后来怎么谈拢的才放人了。

    我都一一和她们说了,告诉她们本来已经说好出来后不追究她们责任,结果刚一出来,监狱长就带着人上去打她们,我就只能拦着了,不然就是言而无信啊。

    她们马上问,那真的要放任她们在监区里发展这邪魔外教吗。

    我说道:“不行,她们真的很会洗脑,很快能发展起来一大群的人,那样子我们就难办了。”

    小凌问我那怎么办。

    我说道:“她们肯定是还要继续发展的,我现在也在头疼,到底该怎么处理这个棘手的问题。”

    小凌说道:“还跟她们讲什么信用,道义。在生存面前,这些东西不用去遵守。”

    我说道:“那如果她们对付我们呢?她们肯定有办法。”

    小凌说道:“全都关着,看她们有什么办法。”

    我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监狱长也是这么想的,大家都这么想的。但是我就在担心,程澄澄那么的信心十足有办法对付我们的样子,我估计她真的是有办法对付我们。如果我们这么做,她会给我们一些颜色看看。”

    小凌说道:“给一点颜色也不会怎样,都被关着了还能起到多大的风浪。总不能放任她们发展下去。现在才几十个人呢,就让我们那么头疼,如果发展更多的人了,几百个了,那监区是她们的了!”

    我点头:“我十分同意你的这个说法。”

    朱华华也说道:“对,不能让她们发展起来,人多了后如果有一天跟今天一样闹事,我们全部出动都镇不下去。”

    我说道:“那好吧,小凌,看到她们去发展她们教派,马上扼杀在摇篮中!统统关起来,一个不漏,要自杀就自杀吧!”

    小凌说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