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7章 挟持的目的
    那个被扔下楼的女狱警,自己一个人从楼下爬了过来,我们急忙跑过去。

    她满脸是血,摔得很严重。

    我赶紧蹲下去抱着她问道:“你怎么样了。”

    她说道:“水。水。”

    我们急忙拿水给她喝,她喝了几口水,说道:“她们要杀人,要杀人。”

    说完,她晕了过去。

    医护室的人已经在旁边准备救援了,医护室的人马上过来把她抬着去了医护室。

    我吩咐手下去看,马上安排车子送医院。

    我对朱华华她们说道:“你在这里,看着处理,我要上去。”

    朱华华说道:“不行!”

    兰芬兰芳马上来拉着了我,小凌说道:“你上去了你会死!”

    我说道:“我会和她们谈一下。朱华华,报警。”

    朱华华让手下去报警了。

    而监狱长,此时沉默不语,一言不发。

    她现在不担心她的乌纱帽了,因为她有两个想法,第一个就是希望我去送死,这样子她就能看着我这个眼中钉有人帮她除掉了,第二个就是反正女囚犯们针对的是我,不是别人,到时候她把所有的罪责一股脑推向我,说这都是我张河监管不力,导致发生的这样的事,和她无关。

    我走向那栋小楼。

    朱华华等人死死拉着了我:“别去!”

    我说道:“不去不行。”

    朱华华说道:“去送死你知道吗!你上去就是死!”

    我说道:“我知道。”

    我倒是挺淡定的。

    朱华华说道:“那你还去。”

    我说道:“我不去她们怎么办!”

    朱华华被问住了。

    过了一下,她说道:“等一会儿警察就来了。”

    我说道:“多久?半小时?还是一个小时。”

    朱华华说道:“可能十几分钟。”

    我说道:“嗯,然后有三个狱警被扔下来。”

    朱华华说道:“你去只多了一个你死!”

    我说道:“我让她放人!我替换她们!”

    朱华华说道:“不,要,去。”

    她一个字一个字挤着出来,看着她,眼泪都要掉下来的样子。

    我觉得她这样子,挺可爱的。

    我说道:“突然觉得你好可爱。”

    我笑了笑。

    朱华华说道:“神经病。”

    我说道:“如果我死了,不求你给我守寡,记得偶尔给我扫扫墓,给我烧多一点美女,倒多一点酒。多一点纸钱,车子房子。”

    没说完,她一脚踢了我:“我说了不要去。”

    我说道:“说了我会去!我不去她们就要死!”

    朱华华拉着我衣领在我耳边轻轻说道:“那我也不宁愿你死!”

    这话的意思,就是朱华华宁可那些人都死了,但是唯独我不能去死。

    我说道:“嗯,冲你这句话,我死了也无憾了。”

    朱华华死死拉着我胳膊:“不要去!”

    我说道:“事情关乎十几个人的人命,而且,如果我不这么做,我以后也带不了人,你懂吗。我在监狱里,谁还跟着我死心塌地的啊!”

    朱华华低吼道:“有什么比生命重要的!”

    她的手指死死地掐着我的手臂。

    她怕我上去,怕我去了死。

    我说道:“不会有事的,放心了。”

    她还是紧紧拉着我。

    上面的人喊道:“五分钟到了!”

    她们把那个女狱警又推到了窗口前。

    我推开了朱华华,对她们喊道:“等等!”

    她们看着我,说道:“你不上来是吧!”

    我说道:“我如果进去了,她们一样是死。我如果不进去,她们也是会死,那我为什么要去送死!”

    她们被我问住了。

    然后有人走到里面。

    估计是去问她们的教主该怎么办了。

    一会儿后,她们出来回话,说道:“你进来,我们可以放一半的人!”

    我说道:“不行,放所有的人!”

    她们说道:“那就不要谈了!”

    说着,就要把人推出来。

    我急忙说道:“好,好!”

    她说道:“放了一半的人,如果你不进来,我们就开始杀人!”

    她们马上开了那个门,然后放几个被绑着手的惊慌失措的女狱警跑了出来。

    她们出来后,上面的女囚马上喊道:“快点!”

    说着就要把上面的女狱警往下扔。

    几个逃出来的女狱警冲进了我们人群中,掩面哭泣。

    看起来吓得不轻。

    朱华华拉着我:“别去!”

    我推开了朱华华,说道:“放心,我会拖延时间,记得见机行事!”

    朱华华还是拉着我。

    我说

    道:“快放开,不然她们真的推人下来。你放心了,以我的口才,和聪明才智,那些人不会对我怎样的。她们肯定想要什么条件,所以找我谈。”

    小凌说道:“她们就是想要你死。”

    我说道:“放心,我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死。”

    上面又要推人下来:“别想着拖延时间!”

    我喊道:“别!我上去了!”

    我对朱华华说道:“放开我,我要救人,如果有人因我而死,我一辈子都不得安宁。你要让我良心受折磨一辈子吗。那我活着不如死了!”

    其实当然没有我说的那么严重,但是如果她们被推下来死了,那我真的受良心折磨,只不过没那么严重罢了。

    朱华华还是松开了我的手。

    我走了上去。

    不过却不像是去见林斌,或是见龙王,感觉只是去见一个普通的朋友。

    居然对程澄澄有一种见到朋友的感觉。

    我心里隐隐约约觉得,她不会杀我。

    在众人的各样目光中,我走进了那图书室里。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几个女囚马上搜我的身,搜不到任何东西,然后她们用准备好的小绳子要绑我的手。

    那边有个声音:“别绑了,怎么能这么对待我的朋友。”

    程澄澄发话,不让她们绑着我。

    我走向了程澄澄。

    她坐在那边的书桌旁,手拿着一本xx教的经书,安安静静的看着。

    我走到了她面前,说道:“不绑我的手,不怕我挟持你?”

    程澄澄抬头,指了指窗口的我们的几个女狱警,说道:“那就扔她们下去。”

    我说道:“有你的。”

    程澄澄合上了那本经书,不屑的扔到了墙角:“破书。”

    我说道:“不和你们一个路子的,就是异教?”

    程澄澄说道:“毁人的教。”

    我说道:“呵呵,你们还是坚信你们就是救人的教。”

    她说道:“请坐。”

    我坐在了她的面前。

    程澄澄说道:“我们的教,渡人渡己,是神的旨意,真正的神。你懂吗。”

    我说道:“看来那几天假装被我打得投降了,隐忍着,为了今天的报复!想要大屠杀吗?”

    我看着这么安安静静的斯文美女,一点都感觉不到她的杀气和戾气。

    或许,是她自己太能把这些杀气戾气控制在心底了。

    表面看不出来,其实内心十分的扭曲狂暴。

    程澄澄说道:“屠杀?这叫屠杀?不过是吓一下你们。被扔下去的,死了吗?如果真的要她死,我们会那么傻吗。”

    我说道:“那你们几个意思?你们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

    她微微笑,平静,淡定,不可否认的是,有几分神秘的迷人。

    我问:“你们这么做,就是为了报复我们吧。”

    她说道:“你觉得我找你来,是为了报复你,杀了你,是吗。”

    我说道:“我打了你,对付你们的人,关你们禁闭,你们肯定很恨我。巴不得早点弄死我吧。”

    她说道:“没有恨,神教导我们,不需要恨人。”

    我说道:“呵呵,那为什么要杀人,对付那些你们讨厌的人。”

    她说道:“奉神的旨意,消灭对神亵渎的人。”

    我说道:“那我算亵渎了你们的神没有。”

    她说道:“你何止是亵渎,你阻止我们,你藐视我们,你蔑视我们,你想消灭我们,你是神的罪人,是神的敌人,你最该被消灭。”

    我说道:“行,消灭,能不能先放了她们。和她们没关系。”

    我心里想着,让她们放了狱警们,文姐还在那边呢被绑着,放了她们后,我找机会挟持她或者是逃出去。

    程澄澄说道:“张总,你当我们是烧坏了脑的精神病吗?信神就是有病吗。头脑有问题?”

    我说道:“我这个倒没这么想。”

    她说道:“放了她们,只能挟持你,挟持你不容易,挟持她们比较容易。外面很多人吧,很快可能特警也来了,会对付我们。”

    看来,她们也的确没那么傻,不会轻易放了人。

    我说道:“你们的目的还不是为了杀我?”

    她说道:“不是。”

    我说道:“哦,应该不说是杀,而是说秉神的旨意,消灭神的敌人。对吧。”

    她说道:“我找你不是因为这个事。”

    我说道:“那我可搞不懂了,你们这么做是想做什么?你别妄想和我谈条件,说什么让你们以后随意发展下去!我不会骗人,不会说答应了你,然后出去后再对付你们抓了你们。”

    她说道:“你说对了,我们的目的,就是这个!”

    我说道:“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

    程澄澄说道:“我们以后在监区里怎么发展教徒,和教众用空闲的时间聚会,你们都不得阻止。”

    我说道:“你开玩笑呢。”

    她很快能发展起来一个大军大部队,到时候这帮人要是发展到了几百个上千个,那还不要把监狱掀翻了。她们一旦一起被洗脑,聚合在了一起,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一个的小炸药包捆在了一起,到哪天要是被点着了爆炸,那威力要有多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