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6章 进去就是送死
    看起来,程澄澄那个家伙很听话,带着手下们好好的改造着。

    她们每天积极干活,积极参与活动,积极参与各种上进的东西。

    是真的被我打怕了吗。

    不过,也就才安静了几天,她们的安静,完全是装出来的,完完全全的,是骗我们的。

    掩人耳目。

    这天下午,外面下完了大雨出太阳,操场上一大群的女囚刚出来放风,站在操场上有说有笑。

    我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监区里,抽着烟。

    小凌突然推开了我办公室的门,气喘吁吁看着我。

    每次她这样,我就知道,出事了。

    小凌说道:“监区图书室里,程澄澄带着几十个人,劫持了文姐她们!”

    我的烟掉落在地上,说道:“劫持了文姐她们?多少人?”

    小凌说道:“她们全部人可能五十几个,文姐是十几个被抓的!她们放话说要让文姐她们去给神道歉!”

    我骂道:“这群王八蛋,竟然假装出来从良了,然后又闹这个事!”

    小凌说道:“她们利用出来的时候,偷偷的劫持了两个狱警,拉进去了图书室,在文姐急忙带着人去营救的时候,被她们控制在了图书室,文姐没想到她们那么多人!现在图书室紧闭门窗,她们说如果我们的人靠近,就杀人给我们看!”

    我咬了咬嘴唇,说道:“报警。”

    小凌说道:“要不要和上面先说一下。”

    上面是我们所绕不过的这一关。

    只能先跟上面说了。

    让小凌通知了监狱长。

    监狱长一接到我们的电话,当即暴跳如雷,马上过来我们这边,见到我就对我破口大骂,什么怎么管的,会不会管监区,让我上去就给她闹出事惹麻烦什么的。

    反正监狱长横竖看我不顺眼,和我已经干架搏杀到了你死我活白热化阶段,我无所谓她骂我什么。

    只不过目前,先救出我们的人再说。

    防暴队的也过来了,部分武警也来了。

    可是站在这栋小楼面前,我们都束手无策。

    我跟监狱长提议道:“要不,我们报警。让特警来处理才行。”

    监狱长说道:“一定闹到人尽皆知才行吗!我告诉你,外面的人知道了这个事,领导知道了这个事,你就完了!”

    她这个时候还想着她的乌纱帽。

    我说道:“可是监狱长,这个事我们处理不来,万一我们的人被弄死,那可是十几条人命!她们自杀不要紧,我们的人死了,这就麻烦大了!”

    她说道:“你怎么知道她们会杀了我们十几个人。”

    我说道:“这帮女囚已经走火入魔,中毒已深,我估计她们会做得出来。”

    这时候,朱华华也过来了,跟监狱长说报警处理。

    监狱长说先等等。

    朱华华说如果她们真的动手杀人,那后悔都来不及。

    监狱长说道:“我自有分寸!”

    冷冷的回绝了朱华华的提议。

    监狱长在众人的盾牌掩护下,靠近了图书室,对里面的人喊话。

    我对朱华华摇摇头说道:“这倔货,这时候还只想着她的乌纱帽,完全不把人命当一回事。”

    朱华华说道:“这帮女囚真的会动手杀人吗。”

    我对朱华华说道:“所有的和她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们全部视为异类,再加上她们本身就恨我们,我估计她们会动手杀人。”

    朱华华说道:“什么是异类。”

    我说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她们就是这么想的。她们认为只要不信她们的教,无视她们的教的存在,就是在藐视她们,看不起她们,就是想要毁灭她们。为了避免所谓被毁灭,她们该做的就是要先清洗掉这些异类!就是说,她们认为我们这些不和她们一个教派的人,不信教的人,都是邪恶的魔鬼,她们要替神来诛灭魔鬼!”

    朱华华说道:“有那么可怕,真的?”

    我说道:“她们的心已经被那个程澄澄教主给蛊惑了。”

    程澄澄被我修理后,我以为她真的怕了痛了,没想到她是装出来了,忍出来的,就是为了今天。

    为了复仇。

    果然是做大事的人,能忍世人不能忍,必能行世人所不能行之大事。

    不过这家伙本身就是个人才,能短短的时间搞了几万的人做教徒,还都给他们洗脑,而且这些人心甘情愿把全身家当变卖后给了她,让她发扬光大自己的教派,真他妈人才啊。

    如果用在正途上,我相信程澄澄这样的家伙,也一定是个人才,不过,她走了歪路。

    这时候我想到了柳智慧,我估计也

    只有柳智慧,才能毁灭这种心理学的天才,同样,也只有柳智慧,才能拯救这种人,而我,不行。

    朱华华说道:“那不报警怎么行。”

    我说道:“可我们只是她的手下,她才有权利!”

    我小声的说道。

    指了指监狱长。

    监狱长对里面喊话,要里面的人放下武器,出来投降什么的。

    我嗤之以鼻,这家伙脑袋装屎的吗。

    接着,看里面没动静,监狱长又喊道:“有话好好谈!你们知道这么做,意味着什么,就是犯罪!你们好好的改造,好好的做人,很快就能出去了,千万不要走极端。”

    里面还是没动静。

    监狱长带着人慢慢靠近。

    有一扇窗突然打开,有个哭泣的女狱警被推到窗口,是被这帮女囚劫持了绑着了,女囚们喊道:“不要靠近,离开远一点!”

    监狱长却不听,还是靠近。

    接着,她们直接把女狱警从上面推了下来。

    在我们众人的惊呼声中,还有那个哭泣的女狱警的尖叫声中,女狱警摔落在地,在地上一动不动。

    虽然那窗子离地面没有太高,但是这样子被推下来,如果是头部着地,很有可能摔破头直接死掉。

    监狱长急忙要让人过去把那个女狱警带过来,但是上面的女囚马上又推出来了一个女狱警,喊道:“说了不要靠近!不然就一个一个都推下去!”

    朱华华赶紧冲上去命令大喊:“都退后回来!回来!不许上前救人!”

    上面的人准备推下女狱警,下面的人急忙退回来,上面的女囚这才拉着那个尖叫哭泣的女狱警回去了。

    接着她们喊道:“谁要靠近,就扔下去!”

    喊完了后,她们关上了窗。

    监狱长她们惊慌失措的赶紧退回来了。

    她们肯定没想到,这帮歹徒会是那么的可怕,会是那么的冷血,会是那么的残忍。

    我对监狱长说道:“监狱长,报警吧,我们处理不来!”

    监狱长说道:“等等。我先问问她们,要提什么条件。”

    我说道:“监狱长,等不了了,你看看地上的狱警,她摔得怎样了?”

    我心急如焚。

    监狱长看了看,那个女狱警被摔下来后,这时候清醒过来,一点一点的自己往这边爬着过来。

    监狱长说道:“她没事,她没事。”

    我怒吼:“监狱长!如果等下还有人被推下来呢!”

    监狱长也对着我吼:“你是监狱长还是我是监狱长!”

    朱华华过来,对监狱长说道:“如果出了什么事,你扛着是吗!你负责任是吗。”

    监狱长说道:“监狱长是我,监狱是我管的,我当然负责任!当然是我!不然是你吗!”

    朱华华说道:“可我们不能拿人命开玩笑。”

    监狱长说道:“我有拿人命开玩笑了吗。都给我闭嘴!”

    说完,她又过去,拿着大喇叭,对图书室里面的女囚大喊,问她们想要做什么。

    有个窗开了,有个女囚喊道:“把张河放进来!如果你们带人靠近,这里的狱警,我们全部杀了!”

    所有人都看着了我了。

    因为我狠狠镇压过她们,狠狠对付过她们,遏制她们,早就和她们结下梁子,她们恨我入骨。

    场上我们的人几百人,全都静了下来,大家都在看着我。

    静到听得见图书室里面的叫声。

    狱警在被打。

    如果我进去了,我一样遭受被打,殴打,屈辱。

    那个女囚又喊道:“只许他进来,不许别人靠近,有,不能带任何武器,如果发现,我们杀死所有狱警。还每隔五分钟,我们扔下去一个人!你们好好考虑吧!”

    五分钟,就扔下来一个人!

    我咬着牙,闭上了眼睛,看着地上,叹了一口气,我的脑子一片混乱。

    进去了,可能就是死,不进去,就是手下们一个一个的死!

    虽然说,我和这些手下,除了文姐之外,没有像和徐男,沈月,兰芬兰芳那样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可是,这些人都是自己的手下,如果这时候我不挺身而出,所有的手下都对我寒心,以后我怎么带人。可是如果这时候进去就是死啊,死了还考虑带什么人啊?

    不过,我舍不得她们去死,舍不得她们被杀。

    没人敢说话,没人说话,只有都看着我,看我的决定。

    包括监狱长,也不说话。

    监狱长肯定希望我去送死,但是很多人不会愿意让我进去,就是我们的人,朱华华,兰芬兰芳,小凌等等等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