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0章 绑架逼问查真相
    次日晚上,接到了手下的电话,说监视到了李若亚和一些男人的接触,他们给我发来了视频和照片,看起来,那些男人都不是一般的人,也就是说不是一般的普通民众,普通朋友。

    这些人看起来都身材结实,五六个男的,和李若亚的样子看起来并不是很熟悉,有些威胁李若亚的意思。

    不过他们见面的地方是在公园的门口,也只是聊了一下,就散了。

    手下们也不敢抓了这帮人,因为他们人比我们跟踪的人多。

    就只能这么拍下来后,看着他们离开了。

    我让他们继续跟踪着李若亚。

    然后那几个人也要查一查,到底是什么人。

    但另外的消息,是强子让手下监视着了刘丹,问我该不该对刘丹动手。

    就是想把刘丹给抓来,像李若亚一样的,把刘丹带来后,问她为什么这么对付黑珍珠,为什么想要她死。

    其实我不是很支持这样,但是没有办法。

    这是最简单的,直截了当的办法。

    不过我很奇怪,她如果要杀黑珍珠,怎么会用这么拙劣的方法呢。

    而且,她又是为什么原因,而杀黑珍珠的。

    当刘丹被带到我面前的时候,她被拿下眼罩,她看着四周荒野,吓得不敢出声音。

    我坐在商务车上,开了车门,看着刘丹。

    她看清楚是我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突然扑进了我的怀中。

    死死的抱着了我,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她搞错了对象。

    她以为,我是来救她的吗。

    不得不说,抱着这么个大美女的感觉,真的是十分的舒服的,尤其是她还穿着她自己设计的礼服,肤白貌美,体型修长匀称,身材高挑,抱着细腰,十分的爽。

    这个女孩子很会保养。

    抱了一会儿后,她感觉到了我的异样。

    虽然我想着多揩油的,但只是抱了一下,我松开了,我可是她的敌人,不是她的朋友,目前的立场,是这样子的。

    她感觉到了异样之后,松开了我的怀抱,看了看四周围着她的人们,然后看了看我。

    她退后了一步,她感受到了我目光的可怕。

    她觉察到了我眼睛中的阴冷。

    的确,如果她真的是黑珍珠的敌人,我只能这么对她。

    因为她要想杀了黑珍珠,那我只能对付她。

    我说道:“不用怀疑了,就是我让他们抓了你的。”

    她惊恐道:“张河!你是在犯法!”

    我笑笑,说道:“很感谢你还记着我这个无名小卒的名字,我却不记得了你的名字。”

    她说道:“你这是为什么这么做,你是在犯法你知道吗。”

    我说道:“是吗。”

    她说道:“你是要赎金吗?你是绑架我要赎金吗。要多少钱,你说?你是珍珠的朋友,你怎么可以这么对付珍珠的朋友。”

    我说道:“其实这么做法,我心里也挺过意不去,觉得挺对不住你的,毕竟,你曾经请我吃过饭,虽然是宴会而已,但你对我是足够的尊重。谢谢。我不想伤害你。”

    她问我道:“那你又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要绑架我!”

    我说道:“我不是绑架你,我也不是为了赎金,我缺钱,但是我不干这种缺德没天理的事,你心里把我当朋友,我不能不当你是朋友。”

    她问:“那为什么要这样?你是被逼的,是吗!”

    我心里对她更是有些好感,她到这时候,还觉得我是个好人。

    我说道:“只是想问你几件事而已。”

    她说道:“什么。”

    她没有了刚才的恐惧,也许是见到了我这么友善温柔的样子,她没有了刚才的那种害怕。

    我说道:“你知道珍珠中毒的事吗。你的好姐妹,好闺蜜,珍珠。”

    她说道:“她中毒了吗?我,不知道啊。”

    我说道:“是真的不知道?”

    她说道:“不,真的不知道。”

    我下了车,走到她跟前,说道:“我不是和你玩,真的,不是和你开玩笑,我问你的这些问题,希望你都能说实话,如果有一句话是假的,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她看着我眼中透着凶光,她又怕了起来。

    其实看着这刘丹,感觉不到她有什么可怕的地方,但既然已经查到了她身上,她还是没有能解开嫌疑,目前还是嫌疑犯,所以我只能用对嫌疑犯的态度来对待她。

    黑珍珠更不想这样的好姐妹会是对自己下手的凶手。

    不过黑珍珠连我都怀疑,她说世上唯一能

    信的就是自己。

    可我也理解黑珍珠,毕竟她这危险的境地,所处的高处,是很危险的。

    稍有不慎,便被身边人害了。

    而且所谓的这些朋友,到底谁是真谁是假,谁又能知道,谁又能看出来。

    就仿佛我曾经的那身边的多少朋友,多少上司,手下,看起来和我那么的好,在背后捅刀的时候,完全没有曾经的交情。

    也许他们是被逼的,但是即使被逼,也不能出卖对自己有过恩情的人啊。

    俗话说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

    一个人在春风得意之时所交往的所谓朋友,往往在另外一个人身处难处时会对其行同陌路,视而不见,这还算是有良心的。

    还有一些无耻之徒,作出了无数恩将仇报、落井下石的事。

    古往今来,屡见不鲜。识人之时,如想在一时之间就见其肺腑肝胆,可谓难之至矣。

    甚至可以说,认识一个人的本质,是世上最难做到的事情之一。

    拿做人来说,只有在落于苦难之中,陷于困苦之境时,才能够真正地分清自己身边的人,哪些人是真朋友,哪些是伪君子。这是古今之通理,人世之常规。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所以我不难理解黑珍珠和彩姐在被身旁人出卖背叛了几次之后,连我都怀疑,直接拿身边的人来测试,看他们在身处危险时是不是会出卖自己。

    我得到黑珍珠的信任和重用,也完全是两人共患难走出来的,也是她对我测试后得到的结果,她认为我可靠,可信,所以她才这么重用我。

    看着我一步一步逼向了自己,刘丹摇着头:“我没有下毒。你怀疑我给她下毒吗,没有,我怎么会给珍珠下毒呢!”

    难道李若亚是骗人的?

    难道说李若亚说的是谎话?

    我告诉了她,我抓了李若亚,是李若亚给黑珍珠下毒,然后李若亚供出了她,刘丹。而李若亚的手机上,通讯软件上,有她和李若亚商量给黑珍珠下毒的证据。

    刘丹听了之后,掏出了手机,拿着手机给我看,她的聊天软件中,用的并不是她本人的头像,她用了一个卡通的头像已经好些年了,而且她只有这个聊天软件帐号,没有申请其他的帐号,再有一个,她加了李若亚,聊天也没有几句。

    我心想,难道是李若亚故意栽赃给刘丹的。

    我问道:“那李若亚为什么这么说,你们之间,有人说谎!”

    刘丹说道:“李若亚的前男友,在一次李若亚请我吃饭的时候也来了,后来他就追求我,完全不顾若亚的感受,为这个他们就分手了,若亚一直对我怀恨在心,我怎么解释道歉都没有用。”

    我想了想,说道:“真的。”

    她说道:“真的。”

    我说道:“那你这么说的话,她是因为这个,栽赃给你的。”

    她说道:“我没有给她钱去害珍珠,我为什么要害珍珠。”

    我说道:“如果是这样子,你不需要对李若亚解释道歉,是她男朋友有问题。”

    刘丹看着我靠近她,她吓得连连后退。

    我说道:“放心,我只是在调查。”

    她说道:“如果是调查,为什么要这么威胁我。”

    我说道:“还不是担心你不说真话。”

    她说道:“我说的都是真话。”

    我说道:“那你这么说的话,那就是李若亚说的假话。”

    她摇着头说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这么做。”

    我说道:“你已经说了,她对她男朋友追求你的事怀恨在心,所以故意把这事往你身上撇,你是这么认为的。”

    她点了点头。

    我说道:“作为朋友,我希望你说的是真的,不过我要告诉你,如果有半句假话,如果是你对付的黑珍珠,想要杀黑珍珠,那对不起,我们没有朋友这个说法!”

    她说道:“我没有杀她,我为什么要杀她。”

    她没有了一直后退,这时候站好了。

    我能用下毒,用刀子威胁得了李若亚,但却威胁不了刘丹,因为我舍不得这样做。

    可是如果李若亚说的幕后黑手不是刘丹的话,她就是说谎话的,既然李若亚在刀子毁容的威胁之前,都能说谎话,即使我用刀子来威胁刘丹,那刘丹也能说谎。

    真相只有一个,到底是谁让李若亚给黑珍珠下的毒!

    我本来不想用这么拙劣的办法来问话,这样做的话,如果刘丹没有对黑珍珠实施下毒,那会伤害到她们之间的友谊,可是这也是最快最直接最简单的方法,黑珍珠在感受到了自己朋友对自己的伤害和威胁之后,她也管不了那么多,连朋友都不想要了。

    也许在我们面前,这些柔弱的姑娘们会怕到将所有的做过的事都抖露出来,可如果她们真的不是凶手的话,这么个处理问题的方式,确实有些欠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