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8章 制住了妖孽
    我看着程澄澄,都已经被折磨成这样,居然还叫嚣杀了我。

    对付恶魔,对付恶人,只能以恶制恶。

    我说道:“还执迷不悟是吗!继续!”

    我一挥手,行刑的女狱警继续上去。

    又传来了阵阵惨叫。

    我还不信治不了你了。

    一会儿后,她口水滴答,疼得气息如游丝。

    只是电了几下,就成了这样,神啊,我该怎么拯救你。

    我说道:“看来神还是摆脱不了身体的痛苦啊。”

    我继续让她们泼水,把程澄澄给弄清醒一些,然后问道:“感觉怎么样。”

    她说道:“杀了我,杀了我。”

    我说道:“让她吃好,休息好,看着她,别让她自杀,但是如果自杀了,那没办法,跟我们没关系。明天继续!”

    手下说是。

    我对程澄澄说道:“程澄澄,记住了,和我合作是你唯一的一条路走,如果你不愿意,那没有办法,我就天天这么对你。只要你一天没死,我就天天这么折磨你,直到你自杀为止,你不是自杀过了吗。那也挺好的,反正有了自杀的经验,还怕什么死呢。对吧。”

    她已经被折腾得奄奄一息。

    其实看着这么个漂亮的柔弱女子被折腾成这样,心里还是挺可怜她的,但是一想到她的所作所为,我觉得再怎么对她恶毒,都不为过。

    黑珍珠找了我,让我帮她做一件事,一件她很不乐意做的事。

    因为她怀疑是她朋友给我下的毒,她就让我去找她的那朋友出来聊聊,她不想亲自动手。

    我说干嘛让我做,你那么多手下,谁做不行。

    黑珍珠说道:“我比较相信你的能力。”

    我说道:“这才多大点事,还需要我去做。”

    黑珍珠说道:“做就做,不做就不做。”

    我说道:“行,老板娘发话,我能不做吗。”

    她给了我一张照片,和一个人的资料。

    是一个女孩子,大美女,李若亚。

    看那个样子,应该家里也算是挺有钱的。

    我问道:“你朋友为什么要毒杀你。”

    黑珍珠说道:“如果有一种可能,就是钱。”

    我说道:“她家没钱?看这身打扮,这细皮嫩肉,潮流时尚的,应该很有钱才是。”

    黑珍珠说道:“这其实不算是我的很好的朋友,只能说是互相认识很久了,但我认为是她下的毒,因为她最有可能性。”

    我说道:“那你有什么不好意思去做的。我还没见你不好意思过。”

    黑珍珠说道:“你查下去,我很忙,然后告诉我结果就好。”

    我说道:“那也行吧。”

    我找了一些手下,查了这个李若亚的资料,家里也算是经济条件较好,做沙石生意的,年收入大概百万这样。

    而她自身是独生女,在自家的沙石公司做了个会计。

    黑珍珠说怀疑是李若亚给她下了毒,她自己都不太记得当时发生的具体情况,不过被下毒差点毒死了那是这样子的了,好比我们喝醉了,喝醉了之后醒来,头一天发生的事情大半都记不得起来。

    而且黑珍珠说她自己现在回忆起来是模糊一片,根本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她也在猜测,怀疑,猜是谁给她下了毒。

    我让他们想办法先抓了这个李若亚再说。

    第二天,在监区里,我继续让人折磨了程澄澄。

    她现在看见我,直接害怕得紧紧地靠着墙。

    我坐定,问道:“怎么,神也有怕人的时候。”

    她摇着头,说道:“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我皱着眉头,说道:“不敢了?什么不敢了。”

    她说道:“我不和你作对了,我错了!”

    这么一个顽固的份子,竟然被打怕了。

    真是有意思。

    这个时候的她,不该选择去自杀吗。

    她却没有自杀,选择了投降。

    可是我无法知道她是真的要投降还是假的投降。

    我问道:“不和我作对,下一步,你该做什么。”

    她说道:“我选择和你合作。好好的,老实的过日子。”

    我看着她,说道:“好,我相信你。”

    其实心里是不信的。

    她说道:“谢谢。”

    我问道:“那你下一步该做什么。”

    她说道:“让她们听话。”

    我说道:“很好。”

    我让狱警放了她,让她回去监室里,包括那些女囚们,她的教众们,都放了她们,让她们各自回到各自监室,当然,她们这些人是要和正常的女囚是分开的,因为担心她们万一闹事起来,把正常的女囚都杀了,那可是大事了。

    而那些三个三个被关着禁闭室的女囚,也很多个禁闭室爆发了争斗,意料之中。

    放了她们出来后,好多都是伤痕累累,我也不想知道她们到底怎么打的怎么争斗的了,就让她们自己好好的跟着程澄澄,看程澄澄下一步怎么做的吧。

    小凌很担心,担心她们回去后,还会闹事。

    我说道:“她们再闹事,我们就继续拿程澄澄出来斗,用刑,让她怕,还有其他的骨干,带头的,全都用刑,程澄澄都怕了,我不信她们不怕。”

    小凌说道:“这是比死还痛苦。”

    我说道:“死不过一会儿的事,但是用刑受到的痛苦折磨是无穷尽的,每天一次,让她们好好的怀疑人生。”

    小凌说道:“担心她们会聚众再闹事。”

    我说道:“盯好了。还有,时刻警惕着监狱长那边,如果有什么动静,及时通知我。”

    小凌说知道了。

    阿楠他们抓到了怀疑是给黑珍珠下毒的李若亚。

    她是被蒙着演带到酒店的。

    解开了黑布,一个标准的小白富美。

    被带到我面前的时候,她还惊慌失措着,问我们是谁,干嘛要抓她。

    我说道:“我不是什么坏人,只要你听话,我不会对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但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你不合作,不听话,那我可能会做出一些不好的出格的事。”

    她害怕的看着我,问:“你是谁。”

    我说道:“先坐下吧。”

    她不敢坐。

    我说道:“坐下!”

    我命令她。

    她急忙坐了下来。

    我看着她,问道:“猜我是好人还是坏人。”

    她扫视了一圈,然后看着房间里,看看阿楠吴凯他们,言不由衷的说道:“好人,好人。”

    我笑笑,说道:“这么抓人可不对啊。如果我们是警察的话,可能是好人,可如果我们不是警察,那我们不是好人。”

    她问我道:“请问哥哥,你为什么抓我。”

    我看着她,问道:“我比你大吗。”

    不过看起来她是比较年轻的。

    她说道:“那是弟弟吗。”

    我说道:“好吧,我不是你哥哥,也不是你弟弟,别套近乎。”

    我把黑珍珠的照片给她看:“认识这个人吗。”

    她咬着嘴唇。

    我咳嗽一下,问道:“认识这个人吗。”

    她还是不说。

    我大声道:“认识不认识!”

    她急忙说道:“认识,认识!珍珠姐。”

    我说道:“我警告你,你不要装傻充愣,我从来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

    看着这白富美,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如果能这么直接搞了,也挺爽的嘛。

    我问道:“既然认出她来了,知道我们找你什么事吗。”

    她摇着头,说道:“不,不知道。”

    我说道:“哦,不知道。”

    她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是她的谁,朋友吗。”

    我说道:“你知道黑珍珠是什么人吗。”

    她说不知道。

    我说道:“好吧。”

    黑珍珠是什么人,什么身份,的确很神秘,对我来说都算神秘,对她们来说,更神秘了。

    黑珍珠可不会轻易的透露出去自己的身份。

    我说道:“她前几天中毒了,她中毒的事,你知道吗。”

    李若亚脸色马上变了,说道:“我没有下毒,我没有下毒。”

    我笑笑,这典型的做贼心虚的样子。

    我说道:“李若亚,说谎,是要付出代价的,你说是什么代价。”

    她惊恐的看着我,说道:“我不知道,不是我下毒的。”

    我指着我们几个男的,说道:“看吧,李若亚,好多男人,是吧。”

    她牙齿都在打颤,问道:“能放我走吗,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我说道:“这么多男人,当然不会因为你长得好看一点,就对你做那种事,那只会让你高兴让你爽,却不能叫做惩罚。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惩罚吗?你知道做什么会让人害怕吗?人最怕的,其实就是死和痛苦。让你身体痛苦,让你死,你觉得怎么样。”

    她缩着脖子,喊着:“不要,不要!”

    我说道:“这些人你也看了,凶神恶煞,他们杀人,是无所谓的。他们可能杀过人,不信你问问他们。别说你长得漂亮,没用。”

    她说道:“不要。不要杀我。”

    我说道:“你如果不说真话,那没办法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我倒了一杯水,放在她面前,说道:“你怎么给人下的毒?”

    她说道:“没有没有。”

    我说道:“按住她,给她喝下去!”

    手下们马上过来,按着她手脚,打开她嘴巴,然后要给她倒进去她嘴巴里这杯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