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7章 竭斯底里的女恶魔
    程澄澄竟然这么威胁我,威胁我如果敢动她们,敢对她们施于酷刑,她马上发动她的教众对我进行攻击。

    我倒是挺想看看,疯狂的教众能攻进监狱里面吗。

    我说道:“你先为你的自由祈祷神灵吧,还想要发动攻击,对我?对监狱。你以为我怕你们。你们真的有本事,先出去啊!”

    这女人中毒已深,无药可救。

    她说道:“你可以试试看。我既然不能让监狱的人对付你,我可以让监狱外面的人对付你,打不进监狱,我不信打不死你。”

    我呵呵一声,说道:“程澄澄,这难道就是一个普渡众生的神该有的态度吗?你就这么渡人渡己?你这是要杀人呢,你要威胁杀了我啊。”

    她说道:“神容不得异灵的存在。”

    我说道:“其实我才是神,你们才是异灵,你知道吗。你们以为你们是神,实际上,世上又有多少人承认你们是神,那么多人认为你们是邪魔外教,所以你们才是异灵。”

    她怒道:“这世上的这么愚蠢的异灵,就不配在世上生存,她们就该被消灭,死亡,她们的灵魂被放逐,她们的灵魂也不会剩下!”

    我说道:“得了吧,还消灭别人的灵魂呢,你先考虑好你自己怎么用意志力超脱自己的肉身,感觉不到疼痛。真正达到灵魂和肉身奋力的境界吧。”

    她还不想往前走,我推着她往前,她死死的站着不走。

    我对手下说道:“把她押走!”

    手下押她,她不动。

    手下直接两棍子过去,她腿软了,被推着走了。

    神就这么容易被妥协啊,两棍子就软了。

    还用所谓的什么意志力和灵魂战胜肉身呢,真是天大的玩笑。

    不过看着这么个大美女被打,我倒是有点心疼,这么打美女,太不怜香惜玉了。

    把程澄澄带到了和她们的教众那里去汇合了,她们一见到自己的教主,都冲上来围着了程澄澄,问东问西,担心程澄澄被殴打了什么的。

    程澄澄却奇怪我们下一步要怎么对付她们。

    监狱长让人开过来了一部车子,让我们把这些女囚押上这部监狱的大巴车,大巴车是特制的,有不锈钢防逃网,想要逃那不太可能。

    不过,那些押送狱警什么的,全是她安排过来的。

    她要我亲自去押送,和监狱长安排的狱警去押送。

    我们的人都不能带,而且,我们还要同一辆车。

    看来我们猜的不错,监狱长故意要这样子安排,想办法让女囚整死我。

    小凌马上制止了我,说道:“别去。”

    我说道:“我也不想去。但是命令必须要执行。不去的话,她到时候让女囚们出点什么事,然后怪到我头上来,那我还是要担责。”

    小凌说道:“我们的人跟在后面也救不了你,万一她们在车上闹,那些狱警不管,你就完了。”

    的确如此,我要是上车了,那些女囚在车上搞事,她们肯定第一个目标就是要弄死我,如果那些狱警们不管,那我就真的被活活打死了。

    小凌说道:“我有个办法。”

    我说道:“什么办法。”

    小凌说道:“我们几个自己开车,你跟着我们车上,怎样。”

    我说道:“好办法。”

    当监狱长的手下狱警让我上大巴车,我不上车,而是说自己在后面开车跟着,她们不乐意,她们去跟监狱长说了,监狱长下命令我必须上车,我打死也不愿意。

    两边都僵着了。

    监狱长过来了。

    监狱长过来后,怒问我:“为什么要违抗命令!”

    我说道:“我认为这样的押送很不安全。”

    监狱长问我:“哪里不安全?”

    我说道:“我们要和女囚们一起一个大巴车。”

    监狱长说道:“从来都是这样子。”

    我说道:“那为什么不是我们监区的狱警押送。”

    监狱长问道:“都是监狱的人,有区别吗。”

    我说道:“当然有区别,我们监区的女囚,就应该我们自己监区的人去押送。”

    监狱长说道:“荒唐!”

    我说道:“而且,那么多的女囚,如果送去公安机关,为什么没有公安机关的人来一起押送,也没有武警押送,如果出了事,我负责不起。”

    我本来想说你负责的起吗,可是话到了嘴边,成了我负责不起。

    监狱长说道:“这里才有多少个女囚?几十个,很多吗?”

    我说道:“监狱长,你觉得不多,可是我觉得很多。平时也有比现在还少的,我们不也让武警来押送吗。”

    监狱长说道:“一定要让武警来押送?”

    我说道:“监狱长,如果是平时的女囚,我可能没有什么要求,但是现在这帮女囚,穷凶极恶,她们可是危险分子,我不同意我们这么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去押送。”

    监狱长说道:“那你的意思是不押送。”

    我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监狱长问我道:“那你不去,难道让我去?”

    我说道:“监狱长,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监狱长说道:“那还不是这个意思,还能是什么意思了。”

    看来这老家伙死也要逼着我上车了。

    我说道:“我认为这样子去押送很危险,我拒绝去押送。”

    监狱长看我死活不愿意上去,她说道:“那你带着你的人去押送,行吗。”

    我说道:“可以,多少人随便我挑。”

    她气道:“你这就是故意在和我作对!”

    我说道:“监狱长,我只是为了我们的人身安全和女囚们的安全起见。”

    她干脆直接说道:“人不要押送了,女囚们出了什么事,我拿你是问。”

    我说道:“哦。”

    她甩手,带着她的人全都走了。

    还有那大巴车也开车走了,她手下的狱警也全都走了。

    想让我上车去送命,没门,我哪有那么愚蠢,我哪有那么傻,去送死?

    小凌看着她们走远了,还没眨眼睛。

    我挥挥手在小凌的眼睛前,说道:“还看什么。”

    小凌说道:“这帮鬼走了。”

    我说道:“是,这帮鬼走了,这里还有一帮神呢。”

    小凌说道:“这帮鬼不会善罢甘休。”

    我说道:“这帮鬼是不会善罢甘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先搞定这帮神。”

    小凌说道:“你有办法吗。”

    我说道:“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小凌说道:“什么好办法。”

    我说道:“擒贼先擒王,她们不是鼓吹灵魂精神和肉身是不同的两部分吗。她们不是能把自己的精神思想和肉身分开么。我看看拿那程澄澄来开开刀,对她弄点刑,看看她是不是真的能做到灵魂和肉身能分开。”

    小凌说道:“有用吗。”

    我说道:“试了才知道有没有用。走。”

    我们一起走过去那群女囚们那里。

    结果还没走到她们跟前,她们有人喊道:“消灭他们,他们是恶魔!”

    一句话喊完,这帮女囚们疯了一样的开始冲向我们,就像电影上那些战争片为天皇献身的东洋兵,带着手榴弹挥舞刀枪扑向了对手。

    我喊道:“把她们都拿下!”

    我们毕竟人多,手中有警棍,一顿乱打之后,全都把她们拿下了。

    我怒道:“好好的日子你们不过,非要自讨苦吃,把她们全关禁闭!你们不是要自杀吗,给你们机会,看看谁愿意死!”

    我让她们把这帮女囚几个几个的一起关进禁闭室,让她们好好反省去。

    其实这帮女囚未必铁板一块,她们在自杀的时候,有一大半的女囚并不愿意干,说明一大部分还没彻底疯掉,我让她们在关禁闭的时候,故意的把两个没愿意自杀的女囚,和一个愿意自杀的女囚关在一起,让她们自己互掐去吧。

    小凌问我道:“张总,那这个怎么办。”

    她指着了程澄澄。

    程澄澄站在人群当中,静静的,如同一个抱着书站在校园中文静的校花,一言不发,斯文可人。

    只是,表面而已。

    她心中住着恶魔。

    要毁灭世界的恶魔。

    我说道:“把她带进去审讯室那边!”

    程澄澄被带进去了审讯室那边去。

    坐下后,我抽着烟,对她说道:“我好好跟你说话,让你和我合作,你不听,你还撺掇她们对我们下手!好啊,你既然对我们这么做,那别怪我们对你下手了!”

    她抬起头,看着我,说道:“你如果敢这样对我,我会发动所有的人攻击你。”

    我说道:“哎哟,我好怕啊!”

    我对小凌说道:“让她知道什么叫痛苦的滋味。”

    小凌让专门负责行刑的女狱警进去了。

    她们手中各种警棍等等武器。

    我对小凌说道:“别整毁容了。”

    我走出外面抽烟,听到了程澄澄的各种惨叫声。

    在抽完了这支烟之后,我才回去了里面去,程澄澄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我让人用水把她给泼醒来。

    把她弄起来坐好,她疼得眼睛半睁不开,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我。

    我说道:“精神呢?思想呢?灵魂呢?不是已经跃出了身体了吗。怎么还感觉到疼痛?神呢?不来救你了吗。”

    她说道:“杀了我,杀了我,有种杀了我。”

    我说道:“我不杀你,我没那个胆量。我就想看看灵魂怎么游离于身体之外,我就看你怎么用意志力战胜自己的疼痛!”

    她说道:“我会让人杀了你,杀你!”

    她竭斯底里的叫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