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6章 救世主的态度
    让小凌和文姐想了许久,她们也没招。

    我打电话给徐男,问徐男该怎样做,徐男也没办法。

    就在这时候,监狱长找我了。

    监狱长已经和我为敌,虽然早就为敌,但真正你死我活的对抗,现在才正式进入**。

    两人心知肚明对方要致自己于死地,可是却都没有撕破脸,见面后互相还是微笑如初。

    甚至看起来,两人貌似比以前感情更好。

    她问我总监区长一职做的还好吗?

    会不会很辛苦。

    我感谢她对我的问候,也谢谢她的提拔。

    寒暄完了之后,监狱长说道:“你们监区有几个人送去了医院,是怎么一回事。”

    看来,监狱长已经知道了。

    不过这不是一件小事,监狱里那么多囚犯去了医院,她能不知道吗。

    我说道:“她们在搞一个教派。”

    监狱长问道:“什么教派。”

    我说道:“邪派那种。”

    监狱长说道:“那怎么处理。”

    我说道:“把她们的教主和她们教众隔离开来,谁知道,她们直接以死相逼了。要挟我们放了她们的教主,否则,就自杀。刚开始我以为是威胁,后来才发现,她们是真的这么做。”

    监狱长说道:“那怎么办。”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想问一问监狱长,这该怎么做好。如果她们真的全都自杀了,那可不是一件小事。”

    监狱长说道:“有个教主,给她们上课洗脑?传销那样的吗。”

    我说道:“对,就是差不多那样的,她们严重被洗脑了,所以一个一个的跟疯了一样。”

    监狱长说道:“我有个办法。”

    我问道:“是什么办法。”

    监狱长说道:“把她们送公安机关,让他们查,如果她们在那边死了,不关我们事。”

    这家伙脑子也好使啊,这样子的话,那女囚们在别的地方自杀,只要不是在我们监狱里面死,那真的跟我们有个屁关系了。

    我说道:“好办法。”

    监狱长说道:“好,你把她们先从监狱医院带回监狱,准备好将她们送去公安机关。”

    我说道:“好。”

    在我从监狱长的办公室出来了之后,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我在琢磨着,监狱长怎么突然态度好像对我那么好一样的呢。而且感觉就站在我的角度,帮我解决问题一样的暖心。

    我想到了贺芷灵的送我回家,黑珍珠的好心洗干净送回衣服,这监狱长这个态度,这大转变,就跟贺芷灵和黑珍珠那种反常态度如出一辙,我只能说,她肯定有阴谋。

    不过,她又有什么阴谋。

    我想不到。

    我本来想找贺芷灵聊聊,可是她说没空。

    我找了徐男,小凌,文姐,范娟等几个人一起吃了饭,然后问她们,监狱长此举是想要干嘛。

    为什么会对我那么好。

    居然站在我的角度为我思考问题。

    徐男说也许监狱长只不过是为了监狱考虑,她自己可能也担心自己出事,所以才这么搞的,把这些有精神病的女囚送去公安机关,省得她们在这里面自杀身亡,万一死了那么多人,那我有麻烦,监狱长也肯定有麻烦,谁让她是监狱长呢。

    我觉得也挺对的,这我也考虑过,但最主要的是,监狱长自己本身对这个事很关心,对我很关怀,关怀过头了。

    我想了想,说道:“这么说也对,但我总觉得她有其他的阴谋和计划,她肯定想着要整我的。你们想一想。”

    小凌说道:“她打算怎么让犯人过去的。”

    我说道:“我不知道,她什么也没说,她只说让我把女囚尽快召回监狱里面来,然后等通知下来,就送走女囚。”

    小凌对我说道:“在送走女囚的路上,监狱长很喜欢制造出来一些麻烦。这是她一贯的作风,一贯的做法。”

    的确是这样子,监狱长最喜欢让我们在外面给我们制造一些麻烦,例如让女囚逃跑啊,让女囚刺我们啊之类的,这一次,这帮教众女囚本就如此恨我们,如果一旦她们能在外面出来,能从车里逃出来,我估计她们多半直接对我们发起攻击。

    徐男说道:“如果监狱长安排女囚们逃跑,对她有什么好处,那些女囚们跑了,监狱长自己也要担责。”

    我说道:“不!她们不会跑的。这帮女囚现在恨死我了,她们不会跑,她们也不会跑,因为第一个,她们拥护着她们的教主程澄澄,除非程澄澄说跑,她们才会跑,第二个,她们什么鬼信仰都没有,唯一的宗旨就是为神服务,她们跑了去寻求什么?她们已经不相信世上有更加美好的生活了,她们唯一的认为的美好生活,就是跟着程澄澄祈福,打坐。那她们本就认为我是对付程澄澄的凶手,是恶魔,是异类,必须除掉我们,尤其是我,所以她们被放出来后,估计唯一要做的就是要杀了我们。”

    徐男说道:“杀了我们。她们有那么大的本事吗。”

    我说道:“她们不管有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她们已经不怕死了,视死如归,飞蛾扑火,弄死一个算一个。我估计监狱长如果要对付我们,就是要让这些女囚跑出来,然后对付我。杀我。”

    徐男说道:“有道理。可是她们怎么出来?”

    我说道:“安排一个狱警偷偷开了车门什么的就行了,这有多难呢。”

    徐男点了点头。

    我问道:“大家还有什么补充的吗。”

    小凌说道:“如果真要押送她们出去,我们多添一些人就行了。她们就算对付我们,我们人多,有装备,我们也不怕她们,往死里打!”

    我说道:“说是这么说,那万一监狱长不给呢,监狱长直接说,这趟你们带几个人去就行了,那么近,那我们有什么能反驳的?”

    小凌说道:“那怎么办。”

    文姐说道:“我们自己偷偷组织人出去保护。”

    我说道:“好办法。”

    监狱长第二天就让我从监狱医院把那帮受伤的教众女囚们都带来了,然后要我让那个程澄澄和她们聚在了一起。

    当我带着程澄澄过去的时候,她问我为什么又要把她带回去和她的教众们团聚。

    我说道:“这正不是你所愿的吗。”

    程澄澄说道:“你们想做什么。”

    我问道:“你害怕啊?”

    程澄澄说道:“怕,永远不会。死都不怕,又怎么怕你们。”

    我说道:“其实有一种东西,能让你们害怕。”

    她盯着我,问:“什么。”

    我说道:“让你们欲死不能的痛苦的酷刑。在各种刑具面前,我看你们怎么做到天不怕地不怕,看你们的神怎么搭救你们。看你们是不是真的超越了**上的疼痛!”

    她一听,脸色微变。

    脚步慢了一下。

    我推着她往前走,说道:“人的精神的确是强大的,一个人的意志力的确是可以坚强如一座坚固的城,可是在酷刑面前,从古至今,能撑得住的没有几个人吧。包括你,包括你的教众。”

    她说道:“你敢。”

    我哈哈一声,说道:“我还有什么不敢的,程澄澄,这里可是我的地盘,我让你消失我都敢,难道还不敢对你用酷刑了?”

    程澄澄说道:“你们这是在对神的侵犯!”

    我说道:“神是什么?神会怕我一个凡人吗。你若不是神,那让神来搭救你啊。”

    程澄澄说道:“你可以试试。”

    她咬着牙说的,虽然她嘴巴挺硬的,其实我已经看出来她的害怕了。

    人死不过一瞬间,跳楼的时候啪一下,如果那么痛快死,很快就没了知觉。

    而用刑的话,是让一个人慢慢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感受到那撕心裂肺的痛苦痛楚,我倒是真的想看看,所谓的神,所谓的意志力超越凡人的神,怎么撑得起那份痛苦。

    我说道:“你有种别叫出来啊!”

    她咬着牙,不和我说话了。

    看来,神是装出来的,神也怕疼。

    我说道:“你不怕死,不怕遭受侮辱。但我不信你不怕疼。”

    她看我这样子,以为我真的要拉着她去哪里用刑,她站住不走了。

    我推着她:“怎么了神,走啊。”

    这个美丽的女囚,跟我上次交锋,完全是一脸冷漠加冷淡的态度,而这一次,是担惊受怕了。

    我威胁她道:“你的团队们,在你走了之后,一个一个要自杀,威胁我把你带回来。我告诉你,我也不是吃素的,我是吃软不吃硬的家伙,如果你和我好好的谈,然后你们各自好好的过,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如果你们要威胁我,让我过的不好,害别的无辜的人,那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你们不是不怕死吗,那我就偏不让你们死,我看看我一点一点折磨你们,看你们是不是真的已经超越了肉身的存在了。”

    她还是不走,盯着我。

    我说道:“想说什么。”

    她说道:“如果你敢这么做,我会发动我们所有的人对你进行攻击!甚至对监狱进行攻击。”

    她的眼神中不再是安静与镇定,变得恶狠狠了起来,这难道就是一个救世主该有的态度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