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5章 将生死置之度外
    程澄澄为自己辩解道:“教众在超市的所作所为,是因为别人对我们的神的亵渎,他们理该受到惩罚。他们可以不接纳存在,但是不能进行亵渎。”

    我说道:“只是因为扔掉宣传单,就是亵渎了。”

    程澄澄说道:“是。”

    我说道:“呵呵,真正对人好的教是让人好的,而不是只是因为所谓的这点事,就能理解为亵渎了。”

    她说道:“你们凡人又怎么会懂。”

    我说道:“只是因为不加入你们,就视为异类,心里就想灭而诛之,这就是你对世人的拯救?一个人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有起码的良知和该有的人性,你们对人进行伤害,就不值得去原谅,你们没人格。况且你现在并不认为你是在赎罪,你还认为你在拯救他人,你如果真的在拯救人,你就不会别人造成痛苦和伤害。”

    她微微笑,不屑一顾我的话。

    看来,她已经彻底的冥顽不灵了。

    我看着这么一个漂亮的大美女,却走到了异途上,真的是可惜了。

    我让小凌把她和她的那些教众们分开,一个一个的对她们进行心理辅导,让她们彻底转化,对她们所参加的这个教有理性认识,认清这个教是有危害的,但是这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

    她们都认为,程澄澄的这个神,会让她们将来更好,会庇护保佑她们一家人,因此,我们将程澄澄和她们隔离开了之后,她们一个一个的用自杀来威胁我们放程澄澄回来和她们一起,甚至有的还要撞墙,这几个被我们给绑了。

    没办法,要一点一点的让她们转变过来,需要时间的。

    这天下班后,我出去了外面。

    在车里,吴凯和阿楠都在耳朵塞着耳麦。

    我们布下天罗地网,引诱上次砍杀我的歹徒上钩。

    吴凯转头看看身后,然后对我说道:“他们说,有一辆不起眼的摩托车,从后面跟来了。”

    我转头看了一下,说道:“没见。”

    吴凯说道:“沿路有人盯着我们,他们也用无线通讯工具进行联系。定位我们。”

    我说道:“好。知道了。”

    吴凯说道:“打算在哪儿收网。”

    我说道:“还是上次那地方。那个银行取款机。”

    吴凯说道:“他们会上来吗?”

    我说道:“不知道,试了才知道。不过,已经没有别的更好的地方了。”

    吴凯说道:“摩托车退下了,换了一辆面包车跟。”

    我说道:“看来这次他们出动人更多,看样子是要定要整死我的节奏。”

    让人观察了一下,确定面包车上有五个人。

    而切面包车的牌照是假的,这帮人有备而来。

    我说道:“如果有枪那么我们会很麻烦。”

    吴凯说道:“在观察。他们说只见到他们在车里发了刀,没有枪。”

    我说道:“好。”

    很快,到了上次我取钱的那个取款机那里,那个取款机位于大路边的街角,一个十分不起眼的地方。

    到了之后,我下了车。

    作为诱饵,我还是跟上次一样,走向了取款机。

    我们的人已经在取款机旁边布下了埋伏。

    到了取款机之后,我假装取款。

    那辆面包车在不远处靠近了。

    如果他们还跑来砍我,这帮人只能说,胆子够大,但是无脑。

    结果他们还真的下车了,四个人,手中的刀,和上次一样的,有个是司机,我只是瞥了一眼。

    我还想着他们走过来后,我往哪儿跑,没想到这时候,我们的人已经动手了。

    从旁边的车上,还有小巷子里,一家店里,冲出来了二十几个人,手中都带着棍,上去就突然对那四个人进行殴打,另外的车上的那个司机也很快被制服。

    那四个人还没有回神过来,手中的刀已经被击落地上,人也迅速的被控制了。

    控制了他们之后,马上带上了我们的人的车上,快速带走了。

    有几个路人在看着而已。

    我们也马上离开了。

    经过审问,他们也架不住我们的人的审问,和盘托出了是谁让他们向我下的手。

    他们其实也不知道到底是谁下的手,不过,让我们的人在查了之后,各条线索都指着了监狱的人,监狱长的狗腿,小李。

    那便是监狱长干的。

    果然不出所料。

    手下问我该怎么处理这几个人。

    我做了一个砍手的手势。

    杀人,要付出代价,不过我不想走法律程序,懒得走法律程序,让他们出这么点代价,算是惩戒,如果是林斌,这帮人估计全都要死。

    可是即使是知道了监狱长就是要灭我的凶手,可我也拿她没辙,她就躲在监狱里,打死不出来,我能怎么着她,可她却始终还有能力对付我,因为这是在监狱里面。

    那帮教众,集合起来对我们的狱警进行了新一轮的冲击,想要劫持狱警,然后要我们放程澄澄回去和她们一起。

    幸好狱警们迅速把她们给制服都绑了起来。

    我过去看的时候,她们有几个人还威胁着嚷着要自杀的什么的。

    对于这种已经失去了理智,完全被控制了的没有了思想和灵魂的动物,她们眼里只有毁灭她人,没有想任何事了。

    活着还有什么用。

    当有一个女囚对我叫嚣威胁要自杀给我看的时候,我说道:“如果你觉得你的家人父母不重要,亲朋好友也不重要,那你死吧,社会上留你这种冷血的东西又有何用。”

    接着,我对手下的狱警说道:“放开她。”

    狱警放开了她,她马上冲向我,狱警抡起棍子把她打倒在地,她无法动弹。

    但是那双眼睛还死盯着我,恨不得马上在这里杀死了我。

    程澄澄多厉害,能给一个人洗脑到这么程度,这帮人真正的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她大吼一声:“主辱臣死,救不到教主,我死了算了!”

    说着她爬起来,冲向了墙,要用头撞墙。

    我们没能拦着,看着她撞在了墙上,倒在了地上,额头上都是血,慢慢的地上留了一块血水。

    有些狱警看着都害怕,这世上不怕死的人见过很多,但是真正那么不怕死的,却真正的少见。

    我说道:“送去医务室,不行送医院,如果真的死了,那没办法了。”

    狱警们七手八脚的抬走了这个女囚。

    我看着监室里还有几名程澄澄的教众,说道:“你们呢,要不要也死呢。”

    她们都不说话。

    看来是有些怕了。

    我以为真的那么不怕死。

    真正被完全洗脑不怕死的人,还是少数,亲眼看到自己的朋友倒下了,她们也觉得害怕。

    我说道:“不想死,就好好活下去。如果想死,随便你们,墙就在这里,怎么撞都行。”

    她们死死盯着。

    突然有人喊道:“那就死给他们看!”

    喊完后,有人发疯的开始撞墙,有人跟着撞墙,我看着这几个人真的都在撞墙,一半人撞墙,一般人害怕得瑟瑟发抖。

    我急忙让狱警进去制止。

    不过已经慢了,撞墙的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如果全都死了,这事是闹大了。

    急忙让狱警都送去了医院。

    疯了,真的疯了。

    好在,去了医院后,没人生命危险。

    看来电视电影上所谓的撞墙死,是假的,这不是死不了,而是很难死。

    那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撞墙的力度。

    有的骨裂,有的轻微脑震荡,但不致死。

    当我在办公室,把小凌和文姐叫来,和她们说了这个之后,小凌还有心思和我开玩笑:“撞墙是很难死的。如果真的要死,一定要对准墙角,一定要用眉心位置而不是额头,一定要有助跑,速度至少要达到一秒六米以上,要撞上时脑袋向后仰然后急速前移,让后脑勺撞上去。达不到以上条件就只能晕过去。”

    我说道:“靠,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小凌说道:“这种危害人类,危害社会的危险人物,死了一了百了。”

    我说道:“我其实也是这么想,但是同时一帮人这么自杀,万一真死了,上面查下来,怎办?”

    小凌说道:“反正是信教自杀的,关我们什么事。”

    我说道:“对啊,那为什么在监狱里,她们能信这教?那还不是到时候查着下来,说我们监区监管不力,让女囚们为所欲为,发展这种邪魔外教。那我们还不是要承担责任。”

    小凌说道:“对,对。”

    我说道:“这帮人,好好活着不行,非要搞这些飞机。现在也不能放了程澄澄和她们团聚,谁知道下一步她们会做出什么危险行动出来。可是不放人,又担心她们继续自杀,万一都死了,我们也麻烦。头疼。你们都想一个好办法吧。”

    小凌和文姐面面相觑,她们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之前说的要慢慢的分解分化她们,然后用心理学和科学来帮助她们认知这个世界,认识到这个教派是邪魔外教,她们根本就听不进去,反而认为我们是在亵渎,是在和她们教派对立对敌,她们还想着要把我们给弄死了,完完全全,被洗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