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4章 谬误众生的妖孽
    ..,

    路唯来了后,当我们问到关于那个什么教主的问题,她立马就把怨言都吐出来了。

    打架谁都不怕,监狱里胆大的人多了去了,但是打架这么不要命的还是头一次见,她们不能说不要命,只能说求死,她们在打架的时候,不单单是打人,连自己人也要打,而且连自己都打,假如监狱里有能拿得起来的家伙,她们绝对毫不犹豫拿起来杀人,杀自己。

    路唯最后总结道:“这帮人疯了。”

    我说道:“这帮人不是疯了,是已经被完完全全的洗脑了,已经不是她们自己了。”

    路唯说道:“我知道那女的怎么做到的。”

    我说道:“你知道?”

    路唯说道:“监狱里有手下认识她的,和我都说了。”

    我说道:“那说来听听。”

    那女的姓程,全名程澄澄,对,就是念三个成。

    中学时因为一次失恋,加上中考的落榜,对她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从学校教学楼一跃而下,没死,救回来了,然后整个人就神经了。好在家里有钱,送各个大城市医院治疗,但从此就很少说话了,每天只是把自己关在屋里,屋里还有一台电脑。

    连家人都不知道她每天用电脑干什么。

    因为家人一旦进去她房间,她马上情绪暴躁,威胁着自杀。

    家人为了治好她,什么方法都用过,包括请了巫婆,但是巫婆差点被她掐死,再也没人敢提起治疗的事。

    突然有一天,她从房间出来,打扮得很漂亮,干干净净,穿着裙子,竟然和常人一样了。

    也就从这一天开始,她貌似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只是她依旧不愿意去学校,而是每天去一些教堂之类的地方转悠,也不知她怎么做的,短短的半年时间,她纠结了一大帮人,在公园等地方打坐,教授什么心法,其实这帮人就是她的教众了,而后来出事后,经过警方侦查,发现她在网上发展的各地信众,不完全统计,达到三万之众。

    这些人为了他们教会发展,给她打钱,有的甚至全家家产变卖,只是为了这个所谓的教派事业。

    这时候,她家人虽然已经知道了事情不一般,但看出来她也没带人做出出格的事,也就随她了。

    其实,这时候这个教派已经完全成了妖魔邪派,她自称天神之女,就跟那个自称通神的神女一样,开始妖言惑众起来。而且她还弄了一本书,名字是神的指引,奇怪的是很多人都愿意承认她,她怎么做到的,全都不清楚,她们教派的宗旨是为神贡献,为自身积福,为家人祈福,死后成也能成神。

    这种东西,居然也有人信,我真的是无语了。

    即使发展壮大起来,他们这时候也没能进入公众事线,而是有一天,他们这帮人在一家超市门口派发教派的传单,遭到超市工作人员的阻拦,还有见到民众将他们的传单扔进垃圾桶,他们认为这帮人是恶魔的化身,是天神的敌人,接着,血洗超市。

    他们是被抓了,全都遭到了法律的制裁,包括这个程澄澄,也被抓了,但是很多教众还在外面,这些人全是危险分子,对社会危害极大,谁知道哪天就爆了。

    问题是她进来了这里之后,还怎么发展起来教众呢?

    我真的是一个大写的服。

    我问了路唯,路唯说和她聊过的人基本都被她给洗脑了。

    我说道:“有没有那么夸张,让我见见她。”

    小凌和路唯都不说话了。

    我说道:“干什么,有那么可怕吗?怕她把我给洗脑了吗。”

    我让她们带来了程澄澄。

    居然比照片上的还要漂亮。

    如果在新监区选美,她绝对前三名,我在新监区也见过不少的女犯人了。

    而她,无疑是最靓丽的一个,不亚于格子。

    文静,安静,斯文,这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

    她坐下来了之后,我说你认识我吗。

    她说她知道我,总监区长。

    我说你知道我找你什么事吗。

    她说她也知道。

    她还真的知道我找她什么事,就是为了谈谈她在监狱里的一些所作所为。

    我问她为什么要带着人和别人打架。

    她说道:“我们不是打架,我们是帮助她们超脱。”

    我说道:“鬼扯,怎么超脱?”

    她说道:“和你们凡人说这个,你们凡人又怎么知道。”

    难以把她这么一个柔声轻语的斯文美女,和一个教唆人杀人的狂魔教主联系起来。

    我问道:“我们是凡人,你们是什么人。”

    她说道:“神。”

    我笑笑:“哈哈!笑死我了,请问神,你能永生吗。”

    她说道:“神可以去一切想去的地方。”

    我问:“怎么去?你现在飞出去监狱给我看看。”

    她说道:“心出去,人就出去。”

    我说道:“是的,只要心中有沙,在哪儿都是马尔代夫。不过身体没出去。”

    她说道:“身体只是灵魂的附属品。人最重要的,是思想,是灵魂,是心,不是身体。心若得到了满足,若能超脱了自己,若能用意志战胜了一切,包括疾病,疼痛,**,那一切都得到了。”

    听她这么一说,感觉好像挺对的啊。

    我说道:“是,这段话好像是挺对的,不过你鼓吹的你是神,有什么依据。”

    她说道:“信者自信。”

    我说道:“是的,我就是不信你是神。你用所谓的荒谬的精神,灵魂,心灵,来给人洗脑,很多那些没有了精神寄托的人,包括心理抑郁的人,求死的人,会信你,但很多人不会相信。”

    她说道:“我没有一定要他们信。信者自信。”

    我说道:“其实你就是利用了别人的身体虚弱,精神空虚,意志力脆弱的时候,给别人的心理进行了暗示,让他们相信你是神的化身,让他们相信他们也能成神,甚至相信自己能战胜一切。”

    她说道:“我教很多人战胜了死亡,很多想要轻生的人,选择了继续活下去。”

    我说道:“是吗。”

    她说道:“所以很多人相信我,我没有去告诉他们他们该相信我,而是会有我的教众去跟别人说,他们正是因为我,所以没有去自杀。”

    我说道:“这么说你这个什么教还起到了能治疗抑郁症的作用。”

    她说道:“我自杀过,因为我的脆弱,因为外界的压力,我承受不起,所以我自杀,没有成功。你自杀过吗?你知道人在自杀的时候,心理崩溃是怎么样的感觉吗。是我,让他们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找到了生存下去的人生的方向。”

    我说道:“是吧,向他们灌输歪理邪说,这叫找到了人生的方向,燃起了生活的希望?谬论。”

    她说道:“你没有自杀过,你永远不懂这种感受。”

    我说道:“这么说的话,你底下的人,基本是一些对生活失去希望,没有勇气生存下去的人了吗。”

    她问我道:“你知道自杀之前的感受吗?”

    她老是问我这句话。

    我说道:“我不知道,我没有自杀过。弱者才自杀。”

    她说道:“自杀的人,有的是抑郁症患者,更多的是对生活失去了希望不堪重负的人。经常见到富翁破产自杀新闻,又有谁见过乞丐自杀的新闻?他们难道是弱者吗。他们是因为心里的落差,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我说道:“这我知道,我是读心理学出来的。”

    她说道:“你们心理学无法解释的东西太多了。”

    我说道:“难道你们的东西就可以解释了吗。”

    她说道:“心理学医生是救人救己,我们同样也是,我们又有什么不同。强者自救,圣者渡人。你说我是强者,还是圣者。”

    我说道:“你是谬误众生的妖孽。”

    她脸上始终保持着平静,看不起来有什么波澜,她说道:“理念不同,无法相融。”

    我说道:“看来你们也不是能做到每个人都能把他给洗脑了嘛。”

    她说道:“我们这不叫洗脑。”

    我说道:“你已经深信自己是渡人的神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说,你精神病。在监狱里,囚犯们都是精神空虚的,因为生活太寂寞无聊了,她们需要有寄托,你不费吹灰之力对她们的精神进行了控制,成功给她们洗脑,她们找到了自己的寄托,她们信仰你,她们需要自己为自己渡劫,她们靠你来减轻自己心里的罪恶,靠信你供奉你来寻求心灵寄托,靠打坐来为自己家人祈福,为自己祈福。她们时间真的是太多了,荒谬。不过你真的是在救人吗?请问你,你真的是在救人吗。你们既然是在救人,为什么要在超市对别人进行伤害,还有什么行为比伤害他人生命更加伤天害理的事吗?”

    这家伙从一进来,正是因为监狱监管不力,不重视,所以她才能轻易的发展起来了教众。

    不过,能指望刀华那帮人来管好吗?能指望刀华重视吗,能指望刀华好好引导她们向善吗?不可能的。她们除了搞钱,还会什么。,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