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3章 一切只能靠自己
    监狱长安排这个黄秘书的人来测试我,无非就是想知道李姗娜是不是我帮她逃出去的。

    而且也要知道我是不是想整死监狱长。

    这么一测试我,所有的结果都测试出来,明显的,是知道我要整死她的。

    那么说来,那几个杀手,那两个来砍我的杀手,很有可能,就是监狱长派来的!

    贺芷灵问道:“难道还想不到?”

    我说道:“监狱长。”

    贺芷灵说道:“对,就是她。”

    贺芷灵是那么的聪慧,她一想就透,我真的无法和她比,智商这种东西,是天生的。

    有一些人本身生来智商就比我高,这个我要承认,无论我怎么努力,都超越不了她的东西。

    就像下棋一样,有些人能看到全局的几步之外,有些人却能看到几十步甚至更远之外,这就是凡人和智人的区别。

    如果看得更远的,那就是圣人,其智近妖,说的就是这类人。

    贺芷灵虽然还没有达到那么厉害的层次,但是相对于我这种凡人来说,她已经算是妖怪级别了。

    我说道:“我他妈差点被人捅死,我估计就是她派来的!”

    贺芷灵说道:“是你自己蠢。”

    我说道:“我怎么蠢了?”

    贺芷灵说道:“那么容易相信?”

    我说道:“那之前我不也和你商量了,你自己也说了,让我看情况而为吗。”

    贺芷灵说道:“十几万,一句话,十几万,你信?”

    我说道:“我信,因为他演技很好,因为我很蠢很天真,因为我缺钱,我想要十几万,行了吧。”

    我有些不爽,每次一遇到什么问题,我做错了什么,她总是特别喜欢责备我,骂我蠢。

    贺芷灵说道:“还不承认错了。”

    我说道:“承认肯定是承认的,但是就是不喜欢你这对待我的态度。”

    贺芷灵说道:“我什么态度。”

    我说:“说话的态度。”

    贺芷灵说道:“还有更难听的要不要听。”

    我说道:“得了吧,留着骂别人去吧。”

    我想了想,这监狱长知道了是我在对付她,要置她于死地,她一定不留余力的对付我,她找人来砍杀我,在监狱里也一定对付我。

    如果不是因为贺芷灵,我估计我已经被她整出去了,不过,即使有贺芷灵的帮助,我在监狱里也很危险,因为这里还是她的天下。

    我问贺芷灵道:“那我怎么办。”

    贺芷灵说道:“不知道。”

    我说道:“你不帮我?”

    贺芷灵说道:“帮不到。”

    我说道:“那我是等死?”

    贺芷灵说道:“你不是跟了黑珍珠,她不是混黑的?”

    我说道:“那人家监狱长从来不出外面,怎么干掉她?”

    贺芷灵说道:“我可不知道。”

    我说道:“好吧。看来一切都还是要靠我自己。”

    贺芷灵说道:“人,始终只能是靠自己。”

    我说道:“不需要你来跟我说大道理。”

    她低头,看着她的文件了。

    我过去看了一下,是监狱里一些什么文档,关于工作的。

    我问道:“我突然想问你一件事。很好奇。”

    贺芷灵看都不看我。

    我说道:“那天晚上,你勾搭我,在你车上,送我回去的,是故意送我的,其实你是有阴谋的吧。”

    她写着的笔停了一下,然后继续动。

    我说道:“故意说送我,然后勾搭我,然后亲嘴,然后在我衣领上留下一些痕迹,还有脖子上。然后,我回去后,刚好和某人吵架。”

    她哦了一声,问:“吵什么。”

    我说道:“像和你一样吵。”

    贺芷灵问:“你们谈恋爱了。”

    她问话的样子,看似轻描淡写。

    我说道:“都恋爱了,和你也恋爱了。”

    贺芷灵说道:“谁和你恋爱。”

    她抬头,看向我。

    我说道:“哦,看来你不愿意。”

    贺芷灵说道:“当然不。”

    我说道:“那好的。”

    在我转身走的时候,她也只是看着我,没说什么了。

    这轻描淡写的这段聊天,里面蕴含着太多的东西,我也不懂怎么去解释,我也搞不懂她心里想什么。

    &nb

    sp;  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小凌很奇怪我今天为什么来上班,因为今天是我的休息日,很多人休息天都跑外面去,监狱里谁愿意呆啊。

    我说道:“来找副监狱长谈点事。”

    小凌说道:“我来找你说个事,监区里最近,出了一点问题。”

    我问道:“什么问题?”

    小凌说道:“路唯帮着我们去做事,遇到了抵抗。”

    我说道:“什么抵抗。我们又不直接跟她们女囚要钱,也不是像以前那帮人一样直接的就分她们家属的钱和东西,也没逼着她们要。”

    小凌说道:“有些东西我们卖下去,她们有一帮人嫌贵,跟路唯她们打了起来。”

    我说道:“人多吗。”

    小凌说道:“四五十个人。”

    我说:“那才多少人啊,路唯的人都有好几百个人跟着她吧。”

    小凌说道:“问题是人家不怕死,死了都往人身上冲。”

    我说道:“有没有那么夸张。”

    小凌说道:“她们是中了邪。”

    我说道:“什么鬼啊?”

    小凌说道:“我觉得你要重视一下这个问题,这些人。”

    我说道:“什么中了邪,难道还被人下蛊了不成。”

    小凌说道:“比下蛊还厉害。她们已经不怕死了。和路唯的人打架,她们不是冲着打架来,是冲着杀人来。这才多大点事。她们也不是为了争夺地盘,也不是为了抢人,更不是为了利益,就是想杀人,然后杀人后自己被杀。她们有一个大姐大,但不是叫大姐大,她们叫她教主,类似于教派的教主。”

    我意识到了小凌所说的事情的严重性。

    我想到在旧监区那时候遇到的神女。

    那个就是个利用迷信来控制监狱里很多女囚,让女囚为她做事的,而且那帮女囚完全不要命。

    会不会,这什么教主,就跟那个神女一样的。

    我说道:“教主?神龙教?还是明教?”

    小凌说道:“她们有时候会打坐,有时候碎碎念什么东西。”

    我说道:“白莲教!”

    小凌说道:“那个教主,就是搞歪门邪道进来的。”

    我说道:“靠!那不用说,那就一定是她利用这个东西控制了很多女囚了,你知道这个玩意有它一个十分邪门的功能,就是能对一群人成功洗脑,让这些人心甘情愿受到摆布。”

    这东西就是冒用宗教、气功或者其它名义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歪理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大多是以传播宗教教义、拯救人类和让人得到永生或者可以死后上天堂为幌子,散布谣言,且通常有一个自称开悟的具有超自然力量的教主,以秘密结社的组织形式控制群众,一般以不择手段地敛取钱财为主要目的。

    而他们所提供的,正是一个人心里很长时间以来寻找却没有找到的。很奇怪,他正好知道一个人缺什么。就是一些学富五车的名校教授,也一样会被受到洗脑。他们在与这个东西的第一次接触就为人看问题打开了全新的视线,他们的世界观非常简洁明了,能够藉以解答一切问题,他们很容易从情感上争取人,其他成员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他们的教义,是唯一正确,永远正确的东西,他们不会用合理的科学来解释这些东西,实际上科学还很有局限性,这世上的很多问题,目前科学还远远无法解答,所以这就提供给了这玩意滋生的温床,他们只重视思想,负面的东西,面对外界的批评,他们认为他们是对的,所以外界才质疑。

    更可怕的是,他们在很成功的受到了洗脑之后,认为世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支持者,就是朋友,另一种就是非支持者,就是敌人,反对者,一切的反对者,都该被消灭掉。

    我对小凌说道:“不用想了,就是那种教派了。把她资料给我调取一下。”

    小凌去把那个教主的资料调来给了我。

    让我感到惊愕的是,这个所谓的女教主,居然只有二十六岁,而且看她的两寸照,十分的貌美,那双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一眼就让人着迷,肤色十分白皙光泽,这可是正面免冠照啊,不是ps过的,她穿着囚服居然还闪耀着光芒。

    不过,看了她的个人资料,我就知道此人是个表面美丽的危险人物了。

    她是两年前入狱,被判入狱十年,罪名是故意杀人,未遂。利用迷信诈骗,破坏法律,等等数罪并罚。

    她没有亲自动手,是教唆,刑法有关教唆犯规定,凡是教唆他人犯罪的,应当按照他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处罚。教唆犯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起次要作用的是从犯。可视其情节和作用确定其承担的刑事责任。

    她是怎么教唆的,她是教唆多人对某镇的一家超市的无辜民众进行残害残杀行为。

    我对小凌说道:“这女人不简单。”

    小凌说道:“要不,我们找路唯聊聊。”

    我让她去叫路唯过来聊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