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2章 合理的解释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

    当我再三表示自己的确很记挂黑珍珠的身体之后,她相信了我的话。

    不过我的确担心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我看着这一套衣服,说道:“要拿去卖吗。”

    黑珍珠说道:“说了给你,什么拿去卖。”

    我说道:“你不是不给我拿去泡妞?”

    黑珍珠说道:“你一定还要提这个?”

    看样子又要和我吵架的节奏。

    我说道:“还是那问题,你吃醋啊。”

    黑珍珠说道:“怎么没被捅死呢?”

    她扯到了别的话题,拿着刀看了起来。

    我说道:“我死了你开心吧。”

    黑珍珠看了一会儿刀,说道:“特制的刀,看起来,不是一般的人用。”

    我问道:“不是一般的人用,那就是特殊的人用,就是像你们这样子的人用。应该说,是像你们的手下这样子的人用,对吧?”

    黑珍珠说道:“像我们这样的手下,用枪。”

    我问道:“你们后来为什么不干杀手了这个行当?”

    黑珍珠说道:“已经告诉过你了。刀锋上舔血。”

    我说道:“也是。那现在还有人在做。”

    黑珍珠说道:“像你这样子的,给一些人三五十万,他们可十分渴望钱。只要有钱,他们都愿意做。”

    我说道:“杀手集团?”

    黑珍珠说道:“不大的一些杀手团伙。”

    我说道:“这都什么年代,居然还有人敢做这个。”

    黑珍珠说道:“很多人穷困潦倒,给他们一些钱,他们就会做,成本才多少?”

    我说道:“那好吧,不是四联帮?”

    黑珍珠说道:“应该不是。当时没抓到人?”

    我说道:“我那时候去取钱,吴凯和阿楠在路旁等我,那两个人都不知道从哪儿蹦出来的,你说如果是抢劫,那起码等我取钱了或者怎么样的,结果他们根本就不是为了钱,直接要捅死我。”

    黑珍珠说道:“抓到了人才知道。”

    我问道:“可是这样子,怎么抓?”

    黑珍珠说道:“很难。”

    我说道:“很难?希望渺茫?”

    黑珍珠说道:“你想查,查出是谁做的,抓到这些人,很难查。”

    我说道:“那怎么办?”

    黑珍珠说道:“有一个很好的办法。”

    她看着我。

    我问道:“说啊,什么办法。”

    黑珍珠说道:“你做诱饵。”

    我说道:“我做诱饵?我还要让他们再捅一次!”

    黑珍珠说道:“对。”

    我说道:“那太危险了吧。”

    黑珍珠说道:“带人跟着你保护你,别担心。”

    我说道:“也是个办法,只要有人盯着了,有什么可疑人物轻举妄动,我们就知道了。可是他们会还来吗?”

    黑珍珠说道:“你说呢。”

    如果他们收了人钱,人家要他们来杀我,但是收的钱只是预付金,所以,为了尾款,他们很有可能冒着风险继续干掉我,而且既然已经开了头,就要做到底了。

    我说道:“我来做诱饵,呵呵,这个,可以有。”

    为了抓到真凶,我只能这样做。

    黑珍珠说道:“衣服的事,对不起。”

    她把那套范思哲推给了我。

    黑珍珠这么谦逊,我倒是觉得有些奇怪了。

    她可是十分飞扬跋扈的才是的啊,难道她自己真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本来嘛,送个衣服给人,送了人了,就不要去干涉别人怎么用怎么穿了。

    我收好了衣服,说道:“还是谢谢你送的这身衣服。”

    和黑珍珠又聊了一下,她让我去找强子,让强子帮忙设个圈套,引蛇出洞,我自己做诱饵,让杀手自己送上门来。

    我觉得她的主意挺好的,就听了。

    去和强子说了一下,强子说这很容易,在我出监狱的时候那些人应该就跟着我了,让人偷偷在远处盯着我身后就好了。

    就这么打定了主意。

    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我把衣服打开出来,然后看着衣服,黑珍珠的确把衣服送去洗干净了,干干净净。

    那衣领上的唇膏什么的都没有了。

    我把这身名贵的衣服挂了起来,然后袋子里还有手表,鞋子,领带什么的。

    算她还有点良心。

    不过,她居然和我道歉,真的让我受宠若惊,那可一点都不像她,而且还心那么大,突然间就意识到自己错了,这不太可能啊,这家伙可是出了名的知错绝不认错的,像是对我,更不太可能愿意低头下来跟我道歉了。

    她很反常,反常得让我觉得太假了,这种谦虚,谦逊,不是她该有的品质。

    我马上感觉衣服上可能动了什么手脚。

    我检查了衣服起来。

    结果,让我发现了不同的地方。

    衣服上的纽扣,是针孔摄像头,纽扣中间就是小孔的镜头。

    妈的,这该死的黑珍珠!

    竟然在我的衣服上装了针孔摄像机,她到底想要从我这里拿到什么。

    气死我了。

    原本我还高高兴兴的拿回来了衣服,现在,我要被她气死了!

    检查了手表,裤子,衬衫,鞋子,都没有什么,就是衣服扣子有摄像头。

    一晚上都没睡好。

    第二天休息,我就去找了她,她已经恢复了差不多,她从别墅回到了珍珠酒店继续忙了。

    我吃了早餐直接到了她的办公室找她。

    我很客气,手中拿着衣服,还给她打包了一份早餐。

    见到了黑珍珠后,她挺惊讶我为什么那么早就找她。

    我说我记挂着你,所以给你打来了早餐。

    黑珍珠接了过去,说道:“我已经吃过了。”

    我说道:“没事,那就扔掉吧。”

    我把衣服放在了桌面上。

    她看了衣服,只有衣服,只有外套,她知道我已经发现了衣服上的秘密。

    黑珍珠看着我,问道:“想说什么。”

    我问道:“身体已经好了吧。”

    黑珍珠盯着我的眼睛,说道:“好了很多了。”

    我说道:“好吧,那,这个是什么。”

    我指着衣服上的扣子。

    黑珍珠往后靠着椅子,说道:“你发现了。”

    我说道:“我就奇怪你怎么突然那么好,居然给我洗干净了送回来。呵呵。”

    我也看着她。

    盯着她。

    黑珍珠无所谓的那个态度,一副我做了就是做了,你拿我怎么样的态度。

    我说道:“干嘛要这样对我。”

    黑珍珠说道:“好玩。”

    我说道:“我不相信只是好玩。”

    她说道:“真的。”

    我说道:“你到底想要从我这里知道什么,想要从我这里拿到什么?”

    黑珍珠说道:“就是好玩。”

    我说道:“好玩?我若是在你的身上也装了这个,你觉得,好玩吗。”

    黑珍珠说道:“我就是想看看,你怎么和贺芷灵约会。”

    我问道:“说实话了?”

    黑珍珠说道:“对,这就是实话。”

    我说道:“知道了又怎样。”

    黑珍珠说道:“玩破坏。”

    我问:“一定要这样做吗。”

    黑珍珠说道:“是,我高兴。”

    我说道:“好,很好,真的非常好。”

    黑珍珠说道:“监视你有很多个办法,这只是其中的一个,既然你发现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我说道:“你总是一副这种你都是对的模样。”

    黑珍珠说道:“我做错了什么吗。”

    我说道:“没有。”

    我拿了衣服,和她没话聊下去了。

    她和贺芷灵明争暗斗,斗的方式真是让我匪夷所思,多大点破事还要斗,明的不玩玩暗的,还是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女人的心思真的难猜。

    黑珍珠说道:“装了摄像头,还拿走?”

    我说道:“放心,我会让人拆了。毕竟这套衣服那么贵,不要白不要。”

    我拿走了衣服。

    早上好好睡了一个早上,下午,打电话给了贺芷灵,我去找贺芷灵。

    她在监狱里,今天居然跑去上班了。

    我在她办公室找到了她。

    我告诉了贺芷灵喝酒了发生的事,那个什么黄秘书给了我一张卡,说里面有十几万,让我说李姗娜在哪,结果我去查了一下,里面根本没钱。

    贺芷灵拿走了卡,打电话给了警察的朋友,让朋友查一下,然后又打电话让人提供了那群视察组的人的名单。

    结果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姓黄的秘书。

    他警察的朋友打电话来,这张卡开户名竟然是一个假身份证开的卡。

    这让我大吃一惊,这家伙竟然用假的身份证开的银行卡,给的我。

    而且这个黄秘书,是什么人来的?

    贺芷灵说下来视察的视察组没有这一号人。

    完了,直接进了人家的圈套了。

    不过我现在都没搞清楚,这是个什么圈套。

    贺芷灵看着我,说道:“你被人骗了。”

    我说道:“我当然知道我被人骗了,但是我不知道谁骗了我,也不知道他这么骗我做什么。”

    贺芷灵说道:“你想一想。”

    我是努力的想了,可我实在无法想出来到底谁这么对我的,下这么个圈套让我钻进去为什么?

    贺芷灵说道:“真有那么蠢吗?”

    我说道:“你能不能说话就好听点。”

    突然,我想到了监狱长,难道,是监狱长找人来测试我的?是监狱长给我设的圈套让我往里面钻,如果这个黄秘书是她安排的,那一切的解释都合理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