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1章 难以觉察的微笑
    对于如此刚烈性格的朱华华来说,这样的直白表白,对她来说是不知道冲破了多少心里的自尊心才说出来。

    可没想到换来的是我的无情拒绝,她难过,难受,她哭了。

    哭的没有声息,也只是哭的只有几滴眼泪流下去。

    我何曾见过她流过泪。

    我知道她心里的难过。

    可是感情便是如此,没有道理,没有理由,没有任何的征兆,更没有任何的规矩规则可循。

    小时候我曾经对自己所爱的爱人如何定义,她是个什么样的人,结果长大后,发现并不是那么一回事,自己想的是一回事,找到的女朋友又是另外的一回事,自己喜欢的,爱的更是另外一回事。

    比如说我爱的那些人,她们的身份和我完全不对等,她们的相貌的确是我喜欢她们的第一个原因,可是她们的性格真的是我所爱的吗。和我想的贤惠温顺听话乖巧,完全是另外的一回事。

    朱华华突然的又转头过来对我笑了一下,对于贺芷灵来说,她笑的算是比较多的,但是也很少。

    笑了一下,她说道:“我喝多了,今晚我说的,全是开玩笑。”

    我静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你是开玩笑,我都知道。”

    朱华华说道:“麻烦你出去的时候帮我关一下门。”

    我哦了一声。

    她这句话,算是赶我走了,下了逐客令,其实如果我呆在这里的话也行,但是她已经这么说了,她想一个人静,她想维持她所谓的最后的尊严。

    我明白她的想法。

    我离开了。

    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洗澡后躺下,想着朱华华。

    如果我真的趁她刚才喝醉发情的时候动了她,和她睡了,那明天会怎样?

    她会怎样对我?

    不知道。

    只能试了才知道,不过听她说,好像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缠着我什么的。

    她也许只是需要,她只是渴望而已,她放下她所有的自尊,也可能只是为了和我度一夜鱼水之欢而已,是我想太多了吧。

    早上起来,整个人还晕乎乎的,这么喝酒真的是实在不行。

    完全是冷汗直冒,全身发飘,真不知道那些天天喝,都喝到哪里去了,还那么精神。

    我就不行,喝下去多了,直接两三天都晕乎乎的了。

    到了办公室,我喝着水,早餐都吃不下。

    徐男在外面敲敲门,我说道:“还要敲门吗。”

    她走了进来。

    我看着她,问她什么事。

    她说道:“昨晚你打人了。”

    我这才想起来,昨晚我是打人了。

    我说道:“妈的,那个家伙欠打,你知道他干什么了吗!”

    徐男说道:“我知道,小凌和我说了。”

    我说道:“有毛病那老家伙,这拉着朱华华出去就上下动手,对她摸来摸去,我他妈的吃醋呢。我不打死他算好了。”

    徐男说道:“他可是xx区的区长。”

    我说道:“我管他!”

    徐男说道:“你不能不管,他会找你麻烦。我们监狱所在的这个区,也是他管辖的范围。”

    我说道:“靠,谁让他这么乱来的。”

    徐男说道:“打得还不轻,他去了医院了,住院了。”

    我说道:“真好。”

    徐男说:“怎么解决?他肯定来找你。”

    我说道:“他很厉害,让朱华华都能搞定他。”

    徐男说道:“人家手里有权。”

    我说道:“那他又能拿我怎样。”

    徐男说:“他有人脉。”

    我说道:“找贺芷灵帮忙。”

    徐男说道:“你们几个作为目击证人,不能算什么证据。”

    我说道:“然后呢?”

    徐男给了我一个u盘。

    我问道:“什么东西。”

    徐男说道:“监控拍到的画面。”

    我拿在了手上,问道:“昨晚那老家伙对朱华华动手的画面?”

    徐男说道:“对,昨晚谢丹阳想办法偷偷弄来的。有了这个,我们能要挟他,不让他对付你,不过也不能真的搞死他,不然他要拼个鱼死网破,你还是很麻烦的。”

    我一拍手道:“太好了,爱死丹阳姐了。我要好好请她吃个饭。就只有这一份吗。”

    徐男说道:“还有一份,谢丹阳留着。”

    我点着头,说道:“干得太漂亮了。你们的脑子真的好使。有了这个证据,看他怎么对付我。”

    徐男说道:“你也太冲动了。”

    我气道:“什么叫我冲动?男哥,若是谢丹阳被人这么摸,你怎样。”

    徐男说道:“我看情况。”

    我说道:“看个狗屁的情况,当时的情况,就是心里面的怒火难于压下去,只想打人。如果谢丹阳被人这么摸,我一样打死他。”

    徐男说道:“关键是有些人我们惹不起。”

    我说道:“那时候谁还想那么多,说我冲动就冲动吧,我真的什么也不想后果。打了就打了,又怎样?”

    徐男说道:“打了就打了吧,还好有证据。”

    我说道:“看他敢不敢玩我。”

    徐男说道:“估计会。”

    我说道:“那行啊,我直接去堵着他问问他,想不想干下去了。”

    徐男说道:“如果他没有什么,还是私了吧。”

    我说道:“私了个屁,怎么私了。我还想再找他麻烦呢。”

    徐男说道:“你也别去找麻烦了,先看看他要怎样吧。”

    我说道:“知道了。”

    下班后,我让吴凯和阿楠来接了我,车子开回去珍珠酒店。

    到了后街的时候,我看到有个银行的自动取款机,我说停一下。

    他们停车在了路边。

    我下车,去自动取款机。

    拿着那个黄秘书给我的卡,塞进了自动取款机了。

    那里边可是有十几万,他给我的呢。

    输入密码,正确。

    看来他没骗我。

    然后,查询。

    显示的卡上余额,10元。

    我看错了吗?

    我又看清楚了一次,的确是10元,然后我又退出,重新搜了一次,还是10元。

    没错,是10元。

    这是怎么回事?

    是那个黄秘书给我的卡错了吗。

    不对啊,那密码是对的啊,他肯定没有给我错的卡,那是怎么回事啊?

    拿到说他忘了存钱进去里面?

    或者是,我被骗了?

    难道真的是被骗了?

    突然听到阿楠的声音:“张河,小心!”

    我往后一看,有两个身着黑色长袖衬衫,脸上戴着面具的两个男的持刀扑向了我。

    其中一个那把刀捅过来向我的时候,我跳出了取款机,闪过了这一刀,幸好有阿楠大喊我小心,否则我已经被捅死了。

    我马上撒腿跑向阿楠,阿楠和吴凯同时飞奔过来,迎着两个歹徒扑上去,他们自己身上带有防身伸缩棍,抽出伸缩棍打向两个歹徒,两个歹徒不够打,其中一个很快的手中的砍刀被打飞了,眼看打不过,他们就要逃跑,阿楠和吴凯追上去,那个被打掉砍刀的人,从怀中掏出一瓶什么喷雾,转身对着阿楠和吴凯一喷,两人急忙捂着眼睛连忙退后。

    退了几步之后,我看他们还要追,我喊道:“别追了,危险!”

    他们停下来。

    看着两个歹徒飞快的逃走了。

    我过去捡起来了落在地上的砍刀,精致,弯刀,发着寒光,和普通的砍刀有着天壤之别。

    阿楠和吴凯过来了,阿楠说道:“他们喷的是催泪瓦斯!”

    我说道:“幸好没喷到眼睛,不然危险了。走,先上车。”

    那两个歹徒已经不见了人影,我们上了车。

    吴凯开车。

    我说道:“幸好你们在,你们救了我。”

    阿楠看着这把刀,说道:“看来不是一般的想抢劫而已。”

    我问道:“什么?”

    阿楠说道:“这种刀是一些杀手专用的刀,你看这刀尖,刀刃,刀背,全是特殊加工过的,还有这材质,锋利无比。”

    我说道:“如果刚才那一刀捅进我的身体,我已经死了。”

    想起来还不免发寒。

    谁派的杀手来杀我?

    我问道:“会不会是四联帮的。”

    阿楠说道:“去查查才知道。”

    我说道:“没见到人脸,怎么查?他们都戴手套。”

    阿楠说:“从这把刀开始查。”

    谁对我下的杀手?

    可能是四联帮,也可能是其他的人。

    我树敌太多了,还想不到是谁干的。

    郁闷的是,这黄秘书给我的卡是对的,但是居然只有十块钱,这到底怎么回事。

    先去找了强子,让强子拿着这把刀帮忙查。

    强子查不出来,我就给陈逊打电话,让陈逊帮忙查。

    查到了一些线索。这种刀的确是特殊加工过的刀,不是一般的刀,有个号称帮人复仇的杀手小团伙在用,但是现在还没有查到太多的东西。

    我问是不是和四联帮有关,他们说还没查到。

    只能先等了。

    陈逊说让我找一找黑珍珠,和黑珍珠说一下。

    估计黑珍珠可以查得到。

    我马上去别墅找了黑珍珠,让她帮忙查。

    黑珍珠看起来恢复得很好了。

    我没想到的是,那天我扔在她别墅大厅的桌上的那身衣服,她让人拿去干洗后包装好了给了我。

    我愣愣的看着这身衣服,不知道她是几个意思。

    我看着黑珍珠,问道:“你好了一些了?”

    她没说话。

    我说道:“看来是好了很多了。我一直都很担心你的身体,我没想过要和你吵架什么的,上次的事,有点抱歉。”

    黑珍珠的表情缓和了一些,没有绷得那么紧了,说道:“你还有良心。”

    我说道:“我可是良心大大的好吧,我不是说有事我才来找你好吧,我是真的是心里记挂着你。”

    黑珍珠说道:“谎话。”

    说完她脸上倒是浮现出一丝难以觉察的微笑。

    看来我成功用语言逗得她开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