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0章 女人最好的嫁妆
    我说道:“刚才都喝了不少了,他以为你一个女的,也喝了酒了,以为你不能喝,结果你喝了,他又不服气,又觉得不能丢人,所以喝挂了。不理他,你帮我个事,找朱华华。”

    小凌问我:“她回去宿舍了吗?”

    我说道:“应该是出去吐,有个男领导追着她出去了,我担心她会有什么。”

    我出去,小凌跟着我身后出去。

    我让小凌找多几个没喝酒的手下帮忙找,包括让小凌通知防暴队的几个人帮忙找。

    小凌说我们先找吧,一会儿找不到再说,这么短时间,也不会出什么事的。

    我说好,出去后我们两个往刚才我没去过的楼后的那一侧找,食堂的后面的一块草地的围墙角落,那里有几棵树,是不是那几棵树遮挡了视线。

    过去后,听到有声音。

    跳进去一看,果然是朱华华在这里的。

    刚才我竟然没想到这里来。

    朱华华被那个男领导搂着,那个男领导一边上下其手,一边说道:“我带着你回去,回去。”

    然后却是往停车场的方向。

    朱华华道:“你,你放开。”

    朱华华推不开他,她软绵绵的,毕竟喝了太多酒了。

    我过去后,直接推开了那个男领导,很粗暴的推开他。

    接着我搂着了朱华华,朱华华醉眼迷离,一看是我,投进了我怀抱中,我把她交给了小凌。

    我冷眼看着那男的,说道:“你在干什么。”

    我原本想恢复平时的笑容,和他好好谈谈,可这一刻我却笑不出来,因为朱华华啊,她那么爱惜自己,连我平日都没能碰多几下,这让这为老不尊的老家伙给摸了,我他妈的心里愤怒难平,我只想揍他,我握紧了拳头。

    那个领导微微笑,说道:“哦,小张啊,我看到小朱喝多了,在照顾她呢,你们来了就好了,赶紧扶着她回去吧。”

    我说道:“是在照顾吗?”

    我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他笑笑,说道:“确实是,不信你问问小朱。”

    朱华华缓缓回头过来,说道:“他摸我,他侵犯我!”

    他说道:“哟,小朱啊,你这话可不能乱说。”

    我说道:“我也看到你摸她了。”

    我实在难忍,虽然这帮领导,是大官,但我这一刻真的忍不了。

    朱华华说道:“她以为我喝醉,拉着我到这里来,摸我。”

    他还是微笑:“你们这些年轻人啊,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有些事,也不能这么说,有些人,你们更加不能的乱说的。”

    我问道:“你的意思说我们乱讲了?证据确凿,我们三个都看见了。”

    他说道:“小张,今天呢,你们也喝多了,回去吧,都回去吧大家。”

    我说道:“回去你个大爷。”

    喝了酒,直接上头了,上去我就揍他了,实在忍不下去了。

    动手狂打。

    他噢噢的喊着痛,一边抱着头,说道:“你会后悔的!”

    我说道:“那你就只管让我后悔好了!”

    打得他一动不动了,小凌来拉我了,我才停手了。

    我气呼呼的:“本来还能忍着,他还说这么嚣张的话出来,真的不打都不行了。”

    小凌说道:“再打就出事了。”

    我对地上躺着的老家伙说道:“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我叫张河,你认识我的,我告诉你,你想要整我也可以,但我们也一样能整你!”

    他慢慢的爬了起来,说道:“你等着。”

    我气得跳过去:“还嘴硬。”

    一脚踹的他扶着树,过去又踹了他几下,有一脚踢得他够呛,因为直接对着他小腹踹的,这一脚过去了之后,他捂着腹部,坐下来了。

    小凌拉着我:“够了!”

    朱华华眼神漂移不定,但是写着愤怒,她气气的看着那家伙。

    我对那家伙说道:“有种再说一次!”

    他看我是玩真的,急忙说道:“小张,小张,我知道了,我知道。”

    我不知道他说的他知道了是知道了什么。

    不过他既然没有继续顶嘴,那就行了,打了也打了,虽然难以弥补朱华华被摸的痛,但也不能打死了他。

    我的确是想打死了他。

    我扶着了朱华华,说道:“回去吧。”

    我对小凌说道:“我自己扶着朱队长回去就行了。你去找一下徐男,和她说一下这个事,然后让她帮忙盯着那老家伙一下,看他会怎样,怕他死掉了。”

    小凌说道:“好。”

    小凌去找了徐男。

    我则是扶着朱华华回去了她的宿舍。

    结果还没到她门口,她就吐了,在宿舍门口,全是她吐的东西,急忙帮她拿着她钥匙开了门,接着进去了之后,她马上去洗手间去吐了。

    我去拿了扫把拖把铲子,扫了她的呕吐物什么的。

    我自己看着也恶心,收拾干净了之后,我进去她宿舍,她还在洗手间里。

    我直接闯进去了,我要洗手什么的,我裤脚什么的都是她吐的东西。

    朱华华这时候已经换上了睡衣了,她已经快速的冲了澡,我闯进去的时候,她刚好穿上了睡衣。

    如果我早点进去,就刚好看见她的身子了。

    她看了看我,摇摇晃晃,我扶着了她,她轻轻推开了我,我问道:“你能行吗。”

    她轻轻摇摇头,说道:“没事了。”

    其实她还是很醉的样子。

    我也喝了挺多,感觉很醉。

    我都想抠喉咙吐出来了。

    我洗了裤脚,然后洗手洗脸,用她的牙刷,不管了,刷了牙,用她的毛巾擦了脸,接着都丢尽了垃圾桶里。

    出来后,见朱华华坐在凳子上,喝着水。

    我说道:“我把你的东西都扔了,我拿来擦了我的衣服什么的。”

    她说道:“没事。”

    她坐着,看着我,双目空洞,两眼无神。

    我走了过去,坐在了她的身旁,拿出了一支烟,点上了。

    她不说话,我也不说话。

    气氛变得有些压抑,但是很快的,就没有感觉到很压抑了,因为她看着我的那眼神中,发着暧昧的光。

    她的睡衣衣服上的扣子有点低,领口也低,从这个角度看进去,里面的好风光尽收眼底。

    朱华华坐好了,不让我看,她说道:“看什么。”

    我说道:“看你的好身材。”

    她哦了一声,然后走过来,钻进了被子里,说道:“你快去睡觉吧。”

    我躺在了她的身旁,然后从她身后抱着了她,说道:“我可以在你这里睡吗。”

    她转身过来,眼睛火辣辣的。

    我还是第一次见朱华华这样的。

    她抱着了我的头,然后吻向了我,吻我的唇,很热烈,但是明显的她不太会接吻,牙齿磕在我牙齿上,咬的我嘴唇也很疼,一点也不温柔。

    她那么热烈,我倒是有些害怕了,虽然我是无所谓的,虽然我也想,但是她这种像要把我吃掉的样子,我感觉不到什么快感。

    我抱着了她的脸,她气喘吁吁的,她看着我,问道:“你怎么了,啊?你不想吗。”

    我没有说话,她又问道:“是不是我这样,吓着你了。”

    她有种压抑太久了自己要释放的那种感觉,气喘吁吁,而又非常的渴望期盼。

    我说道:“花姐,你知道我是那种不会负责任的人。”

    我想告诉她,即使和她发生什么事了,我也不会对她负责的,如果她要是以为我和她发生了什么事,就要和她做男女朋友,她就能管着我的话,她就是错了。

    朱华华的视线移到了旁边,一会儿,说道:“你怕我缠着你吗。”

    我说道:“不是这样的。”

    其实就是这样子的。

    朱华华说道:“你怕我缠着你要你负责吗。”

    我说道:“呵呵,我,是一个不值得你托付的人。”

    朱华华说道:“我说过要你负责了吗?”

    她盯着我的眼睛。

    我说道:“我没这么想。”

    其实心里就这么想。

    朱华华说:“我喝多了。”

    说完,她躺了下去,转身背对着我了。

    我知道她没睡,她只是气得转身过去不理我了。

    我说道:“你知道我这种性格的人,这种虽然貌似对朋友很讲义气的人,其实很自私,我周旋于众多女人之间,处处留情。你知道我这样的男人并不适合你,我也不想毁了你,你是个好女孩,如果你是坏女孩,我会毫不犹豫扑过去,可是你真的太好了,你追求的太多东西都很完美,我太坏,而你太好,我不忍心对你下手。”

    朱华华转身过来,对我说道:“是我在毁了你,不是吗。”

    我倒是笑了,说道:“这种话我还是第一次听到。那你要对我负责吗?”

    朱华华说道:“你想我怎么负责。”

    我附在了她的耳边,说道:“我觉得你还是把你自己托付给值得托付的人,其实你很聪明,知道谁可以托付,知道谁不可以托付。女人最好的嫁妆,是贞操,是吗。”

    朱华华问我道:“你难道不能好好对我?”

    我说道:“抱歉,我,我做不到。你很好,是我不好。我没有爱上你,我很喜欢你,但是没有爱上你想要和你结婚的那种感觉。”

    朱华华又扭头过去了。

    侧脸,我看到她的眼泪流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