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9章 监狱里的应酬
    这个黄秘书,到底是哪个大官的秘书,哪个办公室,哪个部门的,他都不亮出他的牌,我怎么敢和他说真话。

    不过看来他也不会亮出他的牌,不会告知我他的领导是谁,否则的话,那岂不是暴露了幕后的搞李姗娜进来的那个领导。

    黄秘书看我这个模棱两可说话的样子,笑了笑,然后塞了一张卡进我的手中,非常的隐蔽,说道:“张总,这是一点小意思,不多,也就十来万,就想要听你一句话而已。”

    十几万?

    就为了一句话,就为了一句李姗娜到底在不在监狱里的真话。

    不过如果他真的是李姗娜的敌人,我的确想要告诉他真话,让他去告诉他的上头领导,李姗娜已经逃走了,然后他背后的人,会干掉监狱长,那是最好不过的事了。

    一句话就能拿十几万,还能干掉监狱长,我干嘛不做。

    再说了,对我也没什么坏处。

    我推辞了一下后,他还是塞进了我手中,告诉了我密码。

    我假装很为难的样子,说道:“不是我不想说什么,而是有些东西不该说,不敢说。”

    黄秘书保证道:“你放心,张总,我不会透出去半句,我的领导也不会透出去半个字,我们只是要确认这个消息是真是假。你是两个监区都当过总监区长,你管着监狱里所有的女囚了,那李姗娜在不在,你肯定是知道的。”

    十几万,不要白不要,再说了能整死监狱长,干嘛不做呢。

    我说道:“以前呢,我的确是管着关着李姗娜那边的监区的,后来我到了这边的新监区。我的确是知道一些事的。”

    黄秘书靠近了我,问:“就知道她还在不在监区里。”

    我说道:“不在,听说逃跑了,借病出去治病为由,逃跑了。”

    黄秘书坐好了回去,说道:“好,知道了。”

    我说道:“这个事的话,监狱里平常人也不知道,有一部分人知道,但是是极少的。下面的人,连是不是真的李姗娜在这里的消息都不知道,更不要说接触到她了。”

    黄秘书微微笑着,点着头,说道:“好的,知道这个就行了,其他的,我们领导自己会处理了。”

    说完,他伸手过来给我:“谢谢你,张总。”

    我说道:“不客气了。”

    我心里窃喜,监狱长这老家伙,完蛋了!

    黄秘书又和我聊了几句,然后说过去给监狱长敬酒,接着就过去了。

    看着在场的他们都还在觥筹交错中,好多个喝了一些酒的男领导,搂着我们监狱的一些三四十岁的女领导,笑的合不拢嘴,而一些二十来岁出头的小年轻,毕竟还不习惯这样的场面,不是躲着的就是去吐的。

    我见惯不怪了,这酒场的应酬嘛,习惯就好。

    徐男是没人碰的,她那长相,谁会乐意靠近谁会乐意碰啊。

    不过,朱华华朱队长,蒋青青,谢丹阳的这样的大美女,可就是遭到围攻的对象了。

    朱华华也就轮着喝过去了,就跑出去了,蒋青青也跑了,谢丹阳还在那边坐着。

    徐男过来和我聊。

    聊了一些关于监狱长的一些情况,我也没说什么多的,告诉她让她赶紧的把谢丹阳带走,酒量再好,在这战场上这么喝也不行啊。

    谢丹阳被带走了。

    至于其他人,我可不管那么多,包括说我们旧监区的范娟,白钰她们。

    我抽着烟。

    我也不能先跑了。

    这时候,监狱长叫我过去了。

    没办法,监狱长叫过去,不能不去,她介绍我们监狱的主要干事,主要领导给那个什么几个司法还有x委的大领导认识,其实就是叫我们过去帮忙喝酒的。

    监狱长问我道:“朱华华朱队长呢。”

    我心想,防暴队的也该防暴队的最高领导喝才是吧,朱华华不过是二把手,怎么就让朱华华来喝。

    不过想到防暴队的基本一把手不管事了,她们队长对朱华华好得很,朱华华在防暴队基本就是一把手的存在。

    只能让人去叫了朱华华进来。

    朱华华来了。

    本身朱华华是漂亮过头了,在监狱里,人虽然多,美女也多,但是如选美的话,朱华华,谢丹阳这样的,的确是能排上前十了。

    而朱华华这种看起来很冷漠的冷美人,更是男领导们的重点照顾对象,因为这样的女人,笑起来很美。

    正因为稀罕,所以觉得好看。

    这让我想到了贺芷灵,贺芷灵真的很少见她笑了。

    朱华华来了,我们监狱的各个部门的主要领导也都来了。

    大家都来了。

    之后,开始又进行了一番的拼酒。

    其实这些领导们,目的就是为了和我们监狱的美女们多喝几杯酒,他们年纪也不算很年轻了,相对于监狱的这些女子们,他们觉得很年轻了,所以,今晚能多玩就玩一把了,这也正常,就像我们年轻人出去喝酒的时候,看到有美女在场,都是多能喝几杯的。

    在多喝了几杯之后,朱华华已经有点不胜酒力了。

    和一个男领导干了半杯烈酒后,她捂着嘴。

    这可是烈酒啊。

    在这种场合便是如此,不想喝都不行,会得罪人。

    曾经他们说过,有个小学的校长,在出席一次应酬,有个市里面的xx长要他喝酒,他不喝,那个xx长把酒杯摔在了地上,指着校长说你不给面子,接着过了不到一个月,这个校长调去了边远地区的一个学校当老师去了。

    就是这么厉害。

    就是这么的不能得罪。

    不过,鉴于朱华华的家族不好惹,所以朱华华应该是可以拒绝得掉这样的酒宴的。

    可最好还是不要拒绝得罪人的好。

    所以她也是硬着头皮喝下去了。

    结果在喝了不少杯之后,她已经撑不下去的样子了,她捂着嘴,那个和她喝酒的男领导,赶紧的过去,给予朱华华特殊的关怀,他把手放在了朱华华的肩膀,然后拍着朱华华的背后:“小朱,你没事吧,没事吧。”

    朱华华轻轻摇了摇头。

    接着,她摆了摆手,示意说不行,接着就转身出去了,快速疾步出去。

    然后,那个男领导跟着出去了。

    我马上要跟出去看情况,但是没想到被人拉着了,有个领导来跟我聊天,敬酒我,我又不能直接跑了,然后微笑看他,他问我一堆问题,譬如说我这样的男的,在女子监狱会不会不方便,而且监狱里面会不会有一些女囚会找我处理一些心理问题之外的生理问题什么的,看我脸色不好看,他装醉一样摇摇晃晃,拍拍我肩膀,说道:“小张,我开开玩笑,喝多,喝多了,勿怪,勿怪啊。”

    说着他敬酒我,我只能和他喝了,半杯烈酒下去,我也有点想吐。

    没想到他却要跟我多来一杯,说好事成双。

    我心里这才想到,这家伙是刚才那个追着朱华华出去的男领导的助手还是部下?因为他们全程都是在一起,而这个部下明显的跪舔那个男领导。

    原来,他这是为了稳住我,而为了让那个男领导出去和朱华华相处,让朱华华受到那个领导照顾的机会。

    我拿起来了酒杯,他絮絮叨叨的和我废话着,我不和他废话,直接说我敬你,结果他拉着我酒杯,说怎么能让你敬酒我,是我敬酒你,一会儿我敬完了你,你再敬酒我,什么什么的,废话多多。

    我直接说道:“不好意思,我有点受不了了。”

    我捂着嘴。

    接着我叫手下小凌过来,对那个领导说道:“我先去一下洗手间,一会儿回来陪你喝。”

    这还是头一次在监狱里那么大场面的喝酒,而且还是头一次在这里喝那么多的酒。

    我走路都是飘的,我不管那个领导说什么,直接出来了。

    让小凌陪他喝几杯。

    我出来了后,马上找朱华华。

    找不到人。

    我给朱华华打电话,关机的。

    朱华华那种好学生,严格守纪律,对自己要求严得很,总以自己为表率,不会犯任何任何的一点点一丝丝的错误,我觉得其实她这种人活得特别的累,就像她们家人,食不言寝不语,这一个家庭,废话都不能说多一句,晚上十点钟睡觉早上六点钟起来,活得多他妈累的啊。

    找不到朱华华,我有些焦急,又折回去,回去酒场,他们还在喝着,朱华华和那个灌酒她的领导还是没见到人。

    他们去哪儿了。

    小凌这时候过来了,对我说完成了任务。

    我一看,那个刚才拉着我喝酒的领导,被小凌灌得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

    我问道:“你怎么做到的?”

    小凌说道:“我瓶子里的酒是矿泉水。”

    我举起大拇指:“真够奸诈的,不过我喜欢。”

    这种招我不是没干过,但是今晚我却忘了这个。

    不过原本我也没想过把他们当对手和敌人,谁知道他们这么对付我们,早知道我也让小凌给我酒瓶里弄纯净水下去了。

    小凌说道:“他老是缠着我,搂着我,我推开他,说如果你能和我连吹三杯满,我随便你怎样。他喝醉了,就同意了,没喝到半瓶就那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