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8章 视察组视察
    我说道:“可是你没见到她和我见面了还吵架,厉害得很。”

    强子问为什么吵架。

    我说我衣领上有口红。

    强子说百分百吃醋,难道还看不出来。

    我沉默片刻,说道:“明白了。”

    黑珍珠这人和贺芷灵一样神秘高贵,但是贺芷灵更加的骄傲,优雅,执着,而黑珍珠,则是更加的倔强。

    两人有心事都绝不外露的那种,更不会说,但是黑珍珠的心比较放得开一些,贺芷灵真正的裹得严严实实的了。

    我在想,如果在黑珍珠最虚弱的那个时候,如果不是因为发现了我去和贺芷灵刚刚约会回来,她可能让我陪着她的,但是偏偏看到了我衣服上的这些东西,让她醋意大发,所以她赶走了我。

    强子说道:“你在她心中,比较重要。”

    我说道:“是吗。看不出来。我这种人,何德何能让她喜欢我。”

    强子说道:“你对她来说可能比较有亲切感。”

    我笑笑。

    强子说道:“你更喜欢别的女人。”

    相对于黑珍珠来说,我确实觉得,贺芷灵比较吸引我,委婉,执着,更有深度。

    只是,这深度确实太深了,而且也着实过于委婉,深到深不可测,深到任何人都无法探知她心中究竟想什么。

    我说道:“确实如此,即使得不到,但是一直住着心里面了。”

    强子说道:“那你和珍珠姐不可能了。”

    我说道:“天知道将来会怎样,也许会放下这个,也许会彻底爱上她。”

    在我心中,真的不够喜欢黑珍珠,她给我印象有些玩世不恭,像我这种人一样,挺玩世不恭的,两个玩世不恭的人互相遇到,等于是情圣遇到情圣,如果是玩玩,那大家玩玩也可以,可如果是认真,那肯定会有一场胜负。

    谁输谁赢,天知道。

    如果真的动了感情,谁就输了。

    而且我总是想着,即使她黑珍珠和我好好在一起,安守本分,好好做个贤妻良母,但是我也不太可能会为了她而去做一个好男人。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心结,其他的一切都只是借口,其实不过是自己没有那么爱那个人罢了。

    或许是因为我的心中,别人占据的比重更大吧。

    以前我总是想着梁语文,后来柳智慧,再到现在,是贺芷灵占据着更多,反而是几乎没有多少想黑珍珠的,尽管她很美。

    其实强子和王普那家伙一样,都希望我和他们自己的主子能有一个圆满的结果,但是哪有那么简单啊,走到不到一起都是个问题,这是个很难的问题,就算走到了一起,就能保证两人就很好的吗?

    夫妻还能离婚呢,我们就能保证以后不吵架?

    到了上面下来视察的那一天。

    我们把监区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就是为了等待视察的人下来。

    视察就是很平常,各个单位部门的人基本都来了,看了一圈,然后我们安排监狱里的狱警还有女囚去演出。

    什么感恩的心那些。

    作为总监区长,我是陪同视察,监狱长是主要陪同,我们是副陪,贺芷灵没来,这种场面她一般都不出面。

    看完了演出,就是吃饭,在监狱的饭堂,有好酒,有好菜,虽然是职工的饭堂,但是下来检查的人特别的高兴,喝得十分的开心,我们作为地陪,只能陪到底。

    他们真的是能喝啊,一个一个的油光满面,喝下去那么多,也没见哪个有什么事,我们监狱的毕竟是女的多,酒量不能和男的比,再者,我们的酒量也不够她们一些女的比。

    不过,好在我们人多,那就人海战术吧。

    来视察的人三四十个,我们就上阵一百多个人,这样子轮番下去,他们也有些飘了。

    我则是找了个借口,然后去躲着外面了一阵,接着又回去坐在桌边,继续和各个部门单位的领导喝。

    原本开始的时候,还记得哪个领导是哪个部门的,叫什么名字,姓什么,什么赵局长,李主任,王科长,结果喝了一阵,完全懵了,全然忘了,到底谁是谁,已经一个人都记不得了。

    无所谓了,今晚重要的是喝酒,认不认识无所谓,以后也没有什么要他们帮忙的地方。

    在喝了大概六七分醉这样,我坐在了角落,看着他们喝着,高兴着。

    领导们进来了这女儿国,和监狱的女人们喝酒也特别的高兴。

    这时候,有个头发有点秃的戴眼镜中年男子坐在了我身旁,给我敬酒,他的长相就是很标致的学校主任的那样子,微笑给我敬酒:“您好张总监区长。”

    我马上拿起杯子,和他说着一些客套话,得知他姓黄,是一个办公室秘书。

    他没有说清楚他到底哪个部门单位的,不过这些东西,我们也不能方便问,有的不方便透露,有的故意不说特意隐瞒,有的则是摆架子不说,不过来敬酒我没必要摆架子啊。

    无所谓了,不说也无所谓,反正我也没想过去巴结他,和他怎么样的交情对我有什么用和有什么帮助。

    想到秘书,我就想到了格子。

    如果那个xx秘书对格子真的是很好的话,我估计,格子这辈子,都能幸福的生活一辈子了。

    格子是我心中的无法抹去的痛,虽然没有梁语文的离开那么痛,但是这份痛,每每想起来,还是让我挺难受。

    这个什么办公室秘书,黄秘书,他认识我。

    因为之前在带他们去视察的时候,是我在我们监区向他们介绍的我们监区的各种情况,那时就跟他们自我介绍了,他们还奇怪怎么有个男的呢。

    我还特地的解释了一番,无非就是因为身兼女子监狱的心理咨询师一职,所以才有男的。

    不管他们信不信,反正我自己信了。

    不过当时的事实也是如此,即使说是贺芷灵照顾我,但的确那时候监狱里缺心理咨询师。

    后来他们还问了我监区里,监狱里的若干个问题,他们表面表现出的再多的貌似跟工作视察有关的问题,实际上我都听得出来,他们就跟我当时刚进来监狱的时候一样,更加关心女囚的平日生活状况,包括怎么解决各类的生活问题,生理问题等等。

    这个黄秘书夸赞我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监狱的其中一个监区的总监区长,夸我能力很强,而且还煞有介事的跟我说你辛苦了啊,每天要管理那么多事,那么多人,那么多女囚什么的。

    尽管看起来假惺惺的,听起来也假惺惺的,但是被人这么一个假惺惺的关心,心里还是挺舒服的。

    老油条啊,会说话得很。

    聊着聊着的时候,他突然话锋一转,说道:“张总监区长,听说监狱里有时候也会关着一些不用判刑的囚犯,就是上面安排进来历练的一些特殊囚犯,是吗。”

    他拿着酒杯,看着我。

    这句话问的对我来说,可是非常的敏感的,因为我想到了可能是来查问李姗娜跑了没有的李姗娜的敌人。

    如果真是李姗娜的敌人,我当然是现在就想告诉他,李姗娜跑了的事。

    不过,还没有搞清楚情况之前,我还是收敛一点说话的好,我说道:“哦,这个情况嘛,基本是没有的,不可能的,除非就像是别的监狱调过来这边的女囚,但那个也是经过了判刑程序的。”

    他对我说道:“张总监区长,我实话和你说,我们的领导啊,安排了一个非常有名的特殊囚犯到你们监狱来磨练磨练,她的名字,叫李姗娜。你听说过吗。”

    他微笑着看着我。

    我看看四周,四周的人都离我们很远,也没人注意到角落的我们两个在聊着。

    这家伙竟然突然的聊到了李姗娜,我不由得起了戒心起来,为什么要直接找我问?

    我说道:“哦,我,这个不太清楚。呵呵。你要不问我们监狱长,她才知道。”

    在没有搞清楚对方什么目的之前,我只好隐藏着。

    他在我耳边说道:“其实你们监狱的人都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响当当的,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顾虑着什么吧,别怕,我只是奉我们领导的命,下来问问,她现在是不是还在监狱里?”

    我看着他,微微笑,保持微笑,然后说道:“黄秘书,我不是很懂这个东西,而且我自己也不直接管这块。”

    他说道:“实话说,她就是我们领导搞进来女子监狱的,让她来这里受罪的。可是近段时间,我们领导听到风言风语,李姗娜已经不在这里了,逃出去外面了,有人说她出国了。”

    我心里想,这帮人可真够神通的,我们监狱都没放出过去风,他们自己都知道了。

    不过如果李姗娜出去后,还大张旗鼓想要搞死各个对付她的人,那外面的她的敌人肯定是知道的她已经逃出去了。

    我说道:“这些东西,我不太清楚。有很多事情,你需要问我们的监狱长,好吧。”

    我还是说着似是而非的一些模糊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