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6章 拿人的手短
    我看着黑珍珠,虚弱的脸发白,我问道:“怎么中毒?是不是拉肚子拉到虚脱。”

    黑珍珠说道:“有人给我下毒,差点没死了。”

    我说道:“谁?”

    黑珍珠说道:“怀疑是四联帮。”

    我说道:“那么狠?”

    黑珍珠说道:“找你出来是想让你陪我去吃个饭,见几个朋友,假装自己没有中毒,很可能我那几个朋友中,有四联帮买通的人。”

    我说道:“那干嘛要去呢?还要去了假装自己没有中毒。”

    黑珍珠说道:“如果我装出自己没有中毒,我几个朋友中如果有人告诉了四联帮的人,那我让在四联帮的卧底留意打听,基本可以知道我这几个朋友中到底谁被收买在对付我。如果我不去吃饭,他们就估计到我中毒了。”

    我说道:“那你去了?”

    黑珍珠说道:“去不成,我实在动不了。”

    我说道:“这都搞什么鬼啊,到底是不是四联帮干的?怎么那么狠毒的。”

    黑珍珠说道:“他们认为,如果我死了,我们集团一定分崩离析。”

    我说道:“就像我们认为林斌死了,四联帮也是分崩离析一样。”

    黑珍珠说道:“林斌死了,四联帮的确会分崩离析。”

    我说道:“你要是死了,我们的确也是会分崩离析。”

    张自拿着水杯过来,黑珍珠喝着水。

    我问道:“来这里休养的吗?”

    黑珍珠说道:“嗯。”

    我问道:“那这安全吗。”

    黑珍珠说道:“放心。”

    我说道:“你现在感觉到底怎样?”

    黑珍珠说道:“没太大的事了。”

    说着,她盯着我看,不,不是盯着我看,是盯着我的脖子看。

    我说道:“干嘛这么看我。”

    我拍了拍我这一身范思哲,说道:“你给我买的衣服,哦,你送我的衣服,我本来不穿的,但是你说让我收拾体面点,跟你去干嘛干嘛的,所以我才穿啊。”

    黑珍珠说道:“以后干了什么事,记得擦干净点,多破坏形象。”

    我问道:“这话什么意思啊?”

    黑珍珠说道:“去洗手间看看镜子。”

    我摸了摸自己脖子,摸了摸自己的脸,赶紧去了洗手间。

    在洗手间,我站在那个大大的镜子面前,看着自己。

    靠近。

    脖子上,有唇膏的红颜色,还有衬衫衣服领口上的红色,特别的鲜艳显眼,一看就明摆着刚和女人接吻亲嘴亲热后回来的。

    我靠。

    贺芷灵搞的什么鬼啊,非要这样子吗?

    这难道是她自己刚才情不自禁亲我然后因为太激动到处亲所以才印上去的吗?

    当然不是。

    多半是她故意搞的鬼。

    如果不是故意的,怎么会在衣服的领口有这么显眼的鲜艳口红,她会亲嘴亲到那里去吗。

    原来,她设了个圈套,让我去亲她,然后给我搞了这么一出。

    她知道我要过来见黑珍珠,然后故意让我心神不宁,我什么都没想,直接来见了黑珍珠。

    结果,黑珍珠见到了我脖子上衣服上的鲜艳口红。

    何必这样?

    女人的心思细腻,如果狠起来,玩起人来,真的不是她们的对手。

    脖子上的弄掉了,衣服领口上的口红弄不掉了。

    我回到了虚弱的黑珍珠面前,我还是第一次见那么生龙活虎的她那么的虚弱无力。

    黑珍珠说道:“把衣服还给我。”

    我看着黑珍珠:“不就是一套衣服嘛,几万块钱而已,你至于吧。”

    黑珍珠说道:“我至于。”

    我说道:“是啊,我答应过你好好保管,可是你送了我的东西,我再怎么折腾其实和你没多大关系。就是你心里不舒服而已嘛。你自己有那么多钱,你难道几万块钱的东西送人了,还要心疼我怎么弄吗。”

    黑珍珠说道:“心疼。”

    我说道:“你吃醋是吧,对,你不用猜,我就是和女人出去玩了,但你不是我女朋友,你管不了我什么。”

    黑珍珠说道:“脱下。”

    我说道:“好,麻烦你给我一套衣服。”

    黑珍珠说道:“没有。”

    我说道:“我给你钱行了吧!”

    黑珍珠说道:“拿来。”

    我打开手机的软件,给她支付过去。

    支付了钱之后,我直接扭头就走人。

    太气人了。

    我才不管她怎么中毒怎么个自己疗伤了。

    结果出来了外面,等了许久,没车,打车软件打了车,好久才来了车,上车回去了。

    可是,回去后,看着我给黑珍珠转的钱,她却没有收。

    第二天下班后,想到这个事,拿手机来看,黑珍珠还是没收钱。

    我给她打电话,她电话关机。

    给了张自打电话,张自说她还是在别墅休养。

    我就买了水果补品去看望她了,打车到了别墅那里,下车后,我给张自打电话,让她开门,结果她没有接电话。

    看着围墙反正不高,我把东西先从门缝扔进去,然后翻围墙爬进去。

    爬进去后,我弯腰下来,拿东西准备进去,结果抬头的时候,看到有人在我面前不远处,手中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我。

    我一下子就扔掉了手中的东西,高举双手:“别,别开枪!”

    还不止一个,侧面还有一边一个。

    都是拿着枪对着我。

    我还说担心黑珍珠在这里休养安全不安全,原来她早就在这里让人埋伏了。

    他们盯着我。

    我说道:“是我啊,张河啊,你们不认识我!”

    他们有人认出来我了,但是不敢轻易放我过去,说道:“为什么爬墙进来!”

    我说:“我给你们珍珠姐打电话,她不接,我看望她,担心她,就爬进来了。麻烦你们通知她一下。那要不我自己通知。”

    我准备拿手机。

    结果他们喊道:“别动!”

    我不敢动了,我说道:“靠!你们连我都这么对付我吗。我是张河,不是敌人,明白吗!”

    那人说道:“对不起,我们也是奉命而为。”

    我说道:“好,那能不能帮我和她说一下我来了。”

    他们自然知道我和黑珍珠的关系,我想,昨晚我离开的时候,他们应该都看见我走了的,但是他们奉命行事,对于没有黑珍珠的命令的,一律不许进来。

    而我还是闯进来的,活该被枪口对着了。

    张自出来了。

    张自看着我。

    我说道:“干嘛不接电话。”

    张自说道:“手机充电。你怎么不按门铃。”

    我说道:“有门铃吗?”

    怎么忘了这个事。

    张自让那几个保镖散了,他们散了,到了旁边的那个小房子里。

    那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小房子。

    我问道:“怎么会有这么多个保镖,我都不知道的。”

    张自说道:“还有几个。为了安全。这里全部装的隐蔽摄像头,你爬进来他们全都看见了。”

    我问道:“你也看见了?”

    张自说道:“看见了。我的手机有监控软件,有提醒功能。”

    我说道:“这没有拿来对付敌人,首先对付我了。”

    张自说道:“你应该按门铃。”

    我说道:“我不是说我忘了吗。”

    走了进去。

    我问道:“她怎样了。”

    张自说道:“慢慢恢复。”

    我问道:“她关机呢。”

    张自说道:“身体不舒服,她只想休息。”

    我说道:“和我吵架的时候没看出来不舒服,生龙活虎得很。”

    进去后,张自告诉我,黑珍珠在房间里。

    我过去,敲了敲门。

    我以为她会让我进去,没想到她自己出来了。

    没有想象中穿着个睡衣病怏怏的样子,反而是一身黑裙,性感冷酷的走出来了,还带着精致的妆容。

    这像养病吗?

    出来后,她走到大厅的沙发,坐下来,然后看了看我,问道:“来干什么。”

    我说道:“你生病是生病,和我吵架是吵架,这是两码事。看你该看你。”、

    黑珍珠说道:“看多了你会心塞。”

    我说道:“那是,和你吵架多了的确心塞。不过也挺好,吵架练口才,还能练心态。不错,不错。”

    我把已经叠好了的衣服,放在了桌子上,给她,包括手表什么的。

    我说道:“这些既然你不诚心送我,那我还给你。当然,如果你收我的钱也可以。哦,衣服没洗,没空洗,麻烦你自己洗了,然后还可以送给你下一个男人。”

    黑珍珠盯着我,一会儿说道:“这样子做就显得你很有骨气了?”

    我说道:“那是。我怎么样子我也不需要你来施舍我一件衣服。”

    黑珍珠说道:“你以为我会夸你了,心里瞧得起你了。”

    我说道:“无所谓了,只求个心安。我的确很多方面都在求你,但并不代表我低你一等,连穿一套衣服都穿不起。”

    黑珍珠说道:“你今天不是来看我,是专程来找我吵架的。”

    我说道:“是你自己每次见到我都专门和我吵架。我来的最重要的事就是看你,看你恢复得那么好就行了。”

    黑珍珠问道:“你这就算关心我了?”

    我说道:“那这样还不算关心吗?”

    黑珍珠说道:“真正关心我,就去给我报仇。”

    我说道:“我怎么帮你报仇,以我的微弱力量,连干掉霸王龙的能力都没有。”

    黑珍珠说道:“那我还是要谢谢你的关心了。”

    我说道:“不客气。”

    这家伙就跟吃了炸药一样,有时候她也和贺芷灵一样,阴晴不定,喜怒无常,我一来她就要摆出和我吵架的架势,我还是来看她的呢,她以为我特地来和她翻脸吗?不就是还了个衣服而已吗,谁让她送了我一件衣服,总是和我念叨着。

    几万块钱的衣服手表确实贵了一些,但不代表我就要被这些东西给绑架了。

    真的是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