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5章 苍白无力的沟通
    贺芷灵说道:“监狱里的两个监区,一个是徐男管,一个是你管。你们都不是监狱长信得过的人,她会想办法对付你们,最好不要让人抓到什么小辫子。”

    我说道:“知道了。”

    我们两个谈工作,谈事情的时候,特别的镇静,特别的镇定,特别的淡定,不涉及任何私人的感情。

    可是一旦谈到感情,两个人都十分的激动,我很少有见她那样激动的时候。

    我和贺芷灵谈到了监狱长说上面下来检查,她担心李姗娜不见被查的事。

    贺芷灵问道:“有什么想法。”

    我说道:“想法自然是有的,如果我们能让那些所谓的李姗娜的敌人知道了李姗娜不见了,逃出去了,那你说,监狱长会怎样?”

    贺芷灵问我:“谁是李姗娜的敌人。”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所以我才和你谈。”

    贺芷灵说道:“做得好,会给监狱长带来一定的麻烦,但说能把她给扳倒,也不太可能。如果做不好,会给你自己带来麻烦。”

    我说道:“那我看看到时候视察组下来后再灵活应对吧。”

    正说着,我手机响了,接了电话,黑珍珠让我过去找她。

    马上。

    挂了后,我对贺芷灵说我有事,要过去办事了。

    贺芷灵说道:“我送你。”

    我一愣,她送我?

    她那么好心吗?

    我不太相信她那么好心。

    我说道:“真的假的。”

    贺芷灵说道:“是,看在你给我主动送钱的份上。”

    我说道:“呵呵,呵呵,那个嘛,我也说了,你对我好,我肯定也会做人,也会报答你的。是吧。而且将来我还依靠着你对我继续照顾,继续罩着,我不送钱给你怎么行。”

    贺芷灵说道:“很急吗。”

    我说道:“也还算好吧。”

    她还叫了服务员过来,主动买单,这还真的少见。

    她平时都是想尽办法让我买单,这一次,看在我如此主动送钱给她的份上,居然主动买单,难得,难得。

    而且还要送我回去,更加难得,难得。

    两人上了她的车。

    贺芷灵开了车上的空调,却不开车走,在停车场里,坐着。

    我问道:“怎么还不走啊?”

    贺芷灵幽幽的转头过来,问我:“你心里是怎么想我。”

    我说道:“我,我能怎么想你。”

    我心想,她这话什么意思呢。

    贺芷灵说道:“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有些心慌,紧张,摩挲着手,吞吞吐吐说道:“你想是什么关系。”

    贺芷灵开车往前,说道:“你想。”

    她这是要逼我跟她表白的节奏吗?

    可是我表白了的话,她拒绝我怎么办?

    关键还不只是这一点,关键是我们之间的矛盾根本无法调和。

    看着车子开进了车流中,城市美丽的路灯一点一点的在后退。

    我想了一会儿,说道:“你有没有喜欢我。”

    贺芷灵问:“为什么问这个。我要你回答我问题。”

    我说道:“这问题很重要,你先回答我。”

    贺芷灵说道:“你难道是猪?”

    我说道:“能不能好好讲话!”

    本来气氛好好的,和她一说话,她这个态度说的这个话,就全变了,一开口就你难道是猪,我还怎么好好说。

    贺芷灵说道:“你不是猪。”

    我说道:“你这话就是意思是说,你喜欢我,是吧。”

    她说道:“不知道。”

    我说道:“好,那你这么说,你是不喜欢我了,我就当你不喜欢我了。”

    我有点赌气的意思。

    不过也是,她既然不亲口承认说她喜欢我,那我说什么都是虚的,没用的,毕竟,她就算她心里喜欢我,但是她嘴上不承认她喜欢我,那我说什么她都可以说我自作多情,这场戏我一个人演下去吗。

    看我不说话了,贺芷灵说道:“如果没有,为什么这样。”

    我看着她。

    这句话就等于承认了她喜欢我的意思了。

    尽管没有明说,尽管没有直接说出口说她喜欢我,但是这样的意思就等于是说喜欢我了。

    对于贺芷灵这种嘴巴比鸭子嘴巴还硬的人来说,这样的话,这已经足够了。她是很难为情说出口的。

    我说道:“其实,我对你也有意思的,挺喜欢你的。可是。”

    我看着她那美绝人寰的脸庞,舔了舔嘴唇,说道:“可是我们的性格这样子的话,是走不远的。”

    贺芷灵说道:“你让我一下你会死。”

    我说道:“我不是让着你了吗。可是你想想看,如果真的在一起了,你这么管着我,这里也管,那里也管,我怎么活都活不开心。我需要自由。你知道吗。”

    贺芷灵说道:“自由的出去和别的女孩子玩。”

    我说道:“我说了我有分寸。算了,我不知道和你怎么沟通,我们一说这些,就吵架。我们即使互相喜欢,也不适合在一起。”

    贺芷灵说道:“哦。”

    她就淡淡的,哦了一个字。

    这也是她一贯的说话作风。

    一个哦字,让我无法搞清楚她心里的真正想法,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想的什么,到底是想要和我走下去,还是不想和我走下去呢?

    我发现和贺芷灵在一起说话都是苍白无力的,沟通无用。

    虽然说沟通是解决一切矛盾的办法,但是和贺芷灵,开口就沟通不了,只要开口,多半是以吵架收尾。

    她一个哦字,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不知道她到底想什么。

    我问道:“那你想什么。”

    她不说话。

    许久,我看看她,她还是不说话。

    车子很快的,就到了珍珠酒店的门口。

    我发现这段路程用的时间那么少。

    那么快就到了。

    停下来了之后,她看着前方。

    看来我们这次沟通,又是毫无结果。

    在我想要下车的时候,她转头过来看着我,神情中有不舍的期盼。

    而她的手,轻轻的放在了中控台,离我这里很近,过去一点就碰到。

    这是给我发射的什么信号啊?

    她的手就在我很近的地方,纤细白皙。

    看着她,珠明月貌,我忍不住,手指轻轻碰了她的手指。

    她没有缩回去,我轻轻握住了她的手,然后,伸另外一只手过去,身体倾过去,抱着了她。

    她没有推开我。

    既然有得占便宜,那就使劲占便宜吧。

    我亲上了她的嘴唇,然后想要深吻,可是她只让我碰了一下嘴唇,然后就不让我继续吻嘴巴了。

    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她轻轻的抬起了头,这是个让我往下面亲下去的信号?

    我直接从她的脸庞,亲到了白皙的脖子。

    接着,往下,想要到她的肩膀的时候,她却反过来亲我,从我的脸庞,到我的脖子,就跟我亲她一样的。

    她的嘴唇在我脖子的地方亲着,她的手在我的腰上轻轻抚摸。

    我的手机响了,意料之中的事,黑珍珠肯定在等我等了许久之后,打电话给我的。

    我按着挂断了电话。

    贺芷灵继续亲。

    不过,在一会儿之后,她退了回去,推开了我。

    我看着她,想要亲过去,她不让我亲了。

    这是几个意思啊?

    是听到了我的手机响,知道有人催着我见面,所以生气了?

    搞不懂她。

    我又未死心,伸手过去想要捏住她的小手,她却冷冰冰的样子了。

    我不懂,我真的不明白。

    我问道:“你生气了?”

    她说道:“下车。”

    语气十分冷冰。

    我问道:“你觉得我去见别人,所以吃醋生气?”

    她说道:“下车。”

    我说道:“我说了我也有我的事情要做,我有我的交际。我。”

    我没说完,她不耐烦打断我的话:“下车!”

    我咬咬嘴唇,好吧,下车。

    心里一气,打开车门,下了车,砰的关上车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得意什么,嚣张什么,我都不懂她那前一秒温存下一秒冰冷的变脸是几个意思。

    还变得那么的没礼貌和冰冷。

    得了,我不去求你什么。

    到了珍珠酒店,黑珍珠给了我打来了电话,说她在楼下停车场。

    我过去了停车场,见到了黑珍珠,她坐在驾驶座那里。

    我上车后,张自开车。

    我问去哪儿。

    黑珍珠说去一个地方。

    我和张自聊了几句,她还是那样,很少话,该说的几句之后,她就不说话了,她也不喜欢说话,杀手保镖都那么酷。

    车子开到了郊区的一个别墅区那里,开进去,停在了一栋小别墅的门口。

    接着,我下了车。

    黑珍珠慢慢的挪动,下了车。

    我看着她,问道:“你怎么了。”

    她很虚弱的样子。

    张自过来扶着了她,我急忙也扶着了黑珍珠,她脸色有些苍白,我问道:“到底怎么了!”

    张自对我说道:“中毒了。”

    我说道:“中毒了?怎么回事!”

    黑珍珠说道:“先进去。”

    扶着她进去了别墅里面,主楼那里的大厅,坐在了沙发上。

    张自去给她倒水。

    这是黑珍珠的新别墅吗?

    我看了一下,不算很大的别墅,不过装修特别的豪华。住七个八个人也足够了,不过,黑珍珠怎么来这里住,而不是在酒店住,那里也比较安全。

    难道是中毒了来休养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