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4章 监狱长的担忧
    上去了总监区长之后,必须要请客一次的。

    所有监狱里大大小小的领导,都叫了一圈,在沙镇的一家星级酒店弄了八大桌菜。

    监狱长这些人没来,侦查科科长什么的和我不对头的也不来,她们出来怕死。

    来的都是和我关系好的。

    旧监区的就不少了。

    那晚真的是喝了不少酒,喝得晕上了天。

    第二天开月初监狱会议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会上监狱长宣布了新监区总监区长任命的消息,还有狱政科新任的任命,是狱政科里面的一个工作多年的老职工,我不认识,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前任狱政科科长彭燕是什么关系,不过可想而知,多多少少都给了监狱长钱,否则不可能上的去。

    会议结束后,监狱长点名让我留下来。

    我留下来后,监狱长没有在会议室和我谈话,而是带我去了她办公室。

    到了她办公室,她脸色沉重。

    我心里嘀咕,这是不是又是想要搞我要钱的节奏啊。

    这次,监狱长不泡茶了。

    她开口了,却不是想要和我拿钱的事,而是有人下来监狱检查的事。

    有领导下来视察,各个单位部门的,很多人。

    我点着头,说我们会重视的之类的云云。

    她却说道:“里面可能有几个和李姗娜有仇的,下来了之后,可能会无意中提起李姗娜。”

    我说道:“无意中提起李姗娜?那估计多半不会找她吧。”

    她说道:“关于李姗娜失踪的事,民间什么传说版本的都有,虽然说后来让她出去演出几次,但是很多人还是怀疑她已经被整死,这我们不管。可现在李姗娜真的是失踪的了。对那些人怎么交代?”

    我说道:“只接说死了,还能怎么交代?要这么说的话,李姗娜得罪的人还真的不止是一两个啊。”

    监狱长说道:“她得罪的人很多,很多!”

    我心想也是,李姗娜这人会演,会装,会骗,骗的我那么久,骗得我把她送出去了,冒险救了她,你干脆就演到底嘛,可是她度量不行,出去后就想办法要弄死我了。

    现在,连我都是她仇人。

    既然她对付我,她也一样会对付别人,那别人更是恨她,对付她。

    李姗娜对人好,特别的好,软声软语,搞得好像自己真的对人很好一样,而被她对得好的那个人,肯定相信了,实际上李姗娜是怀有目的性的,一旦她目的达到了,她想到自己曾经卑躬屈膝的这么讨好别人,心里积压那么久的火,该爆发了,她就找人要除掉那个她讨好的人,她的恩人,就像我这样子的。

    她这样子做,怎么不会让人恨。

    甚至我听说,她和一些高官的老婆姐妹相称,然后却勾上了这些姐妹的高官老公,真是有她的一套啊。

    这些高官老婆,对她以姐妹相待,她却用这种关系,利用她们的信任勾上人家的老公,为了金钱名利,这种人,怎么不让人咬牙切齿。

    以前我听到这种传闻,可是看到李姗娜这人的表现,觉得那些传闻都是假的,可现在啊,我觉得这个女人,所有的传闻都是真的,什么高官共用情妇什么的,我都觉得是真的了,当时她已经把我哄的死死的,让我觉得这个柔弱的美丽女子,是如此的善良,她身上所有的一切,我都觉得全都是正面的,孰料,她隐藏的如此之深,那么的有心机,真的让我自叹不如。

    这说明,她对于哄人的隐藏自己的这一身武功,早已练得炉火纯青登峰造极。

    我只是其中一个。

    我对监狱长说道:“那也不能直接偷偷告诉那些她的仇人,她死了吗。”

    监狱长说道:“死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尸体呢?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尸体埋在哪里,骨头呢。还有,说她死了,那她还有她的亲属,人脉,如果有人要找她呢,要我们给她们一个交代呢,有些人就是来敲诈我们呢!这个事麻烦了!”

    监狱长抱着了头,看起来很头疼的样子。

    其实我想说关我什么事的。

    活该她这样。

    我想了想,说道:“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啊,人找不到啊。不是说没有人承认她在这里吗。反正人见不见也无所谓了。”

    监狱长说道:“有些人有所谓,有些人杀不敢杀她,就想着把她困在这里,看她被痛苦折磨一辈子,现在她跑了,让我怎么和她们有个交代?即使说死了,尸体呢。”

    监狱长说着,她自己的声音软了下去。

    我问道:“这李姗娜到底得罪了多少人啊。”

    监狱长说道:“连我她都得罪了。”

    我问道:“不是吧,怎么得罪了你了。”

    监狱长说道:“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想要和她要钱吗?因为她找人暗杀过我,没成功。”

    我问道:“你怎么知道是她派来的人。”

    监狱长说道:“我是什么人,他们能那么容易抓到我吗,我找人反抓了他们,沿着这条线查上去查出来的。”

    我心想,这李姗娜得罪的人还真的不少啊,连监狱长她都要暗杀,不过如此说来,她可能以前派人暗杀过人了。

    这个女人真的是心狠手辣。

    我说道:“那既然如此,当时就该在监狱里整死她。”

    监狱长说道:“整了,她跑了。”

    靠。

    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时监狱长剥削过了李姗娜之后,李姗娜直接绕过了我,偷偷找人要干掉监狱长,而在我这边,她也给我钱让我找人干掉监狱长,可谓是双管齐下,没想到她那一路人被监狱长给抓了,监狱长逼供逼问出来了是她找的人杀她,所以监狱长才更加的对她变本加厉的剥削。

    看来,如果让那些人知道李姗娜跑了,那监狱长就完蛋了,那些人都是高官,想要整监狱长,那再简单不过。

    我该怎么让那些人知道呢,而且下来视察的人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那到底会是谁会问起李姗娜?

    不行,我要想办法让他们知道李姗娜跑了才行。

    监狱长问我道:“你想个办法吧。”

    我说道:“我没办法,监狱长。”

    监狱长说道:“当时你也有责任的。”

    我心里想着,这李姗娜当时的确是我帮忙弄跑了的,但是我怎么可能承认我有责任。

    我说道:“监狱长,我真的想不出来个办法。”

    监狱长闭上了眼睛,说道:“你先回去,想到办法告诉我。”

    我点了点头。

    回到了自己的监区里的办公室,我在想着,到底会是谁下来视察,到底会是谁想知道李姗娜的情况。

    还是要找贺芷灵。

    这次我打电话找到了她,不过她说等她有空再和我谈。

    我心想着,要不要那么忙。

    被她扇的那一巴掌,想起来还疼,不只是想起来疼,我现在摸起来也疼。

    下班后,我出去了。

    天气太热,就回去洗了个澡,刚好黑珍珠给我打来了电话,说约我一起吃个饭,见两个客人,让我收拾利索点。

    我问要见谁。

    她说她朋友。

    我问哪个朋友。

    她说几个重要的朋友。

    好吧,自从充当了她的男伴之后,她可是有点依赖上我的意思了。

    我马上穿上了她给我的那一身范思哲,然后准备过去。

    谁知道,准备出门的时候,她又打电话过来说先别过来,等她通知。

    电话还没挂,又有人打进来了,看是贺芷灵打来的,我接了,她说她在监狱,刚出来,问我在哪。

    因为我的确是有事找她的,所以我让她过来找我了。

    她开车过来,见着面之后,我们一起去吃饭。

    实际上,天气太热了,那个也不算是吃饭的地方,是喝咖啡的地方,不过有西餐。

    两人都要了冰咖啡。

    这南方城市,到了夏天,特别热。

    气温可达三十六度。

    坐下后,喝了一点冷饮,吃了一点东西,心里静下来许多。

    看着贺芷灵,她看起来还是那样的平静。

    贺芷灵看了看我,打量了我一下,然后问道:“谁买的衣服。”

    她一眼就看出来我这一身名牌。

    毕竟,她平时用的全是名牌,和我是不同的,我是偶尔用,她是经常用。

    我说道:“朋友送的。”

    我心里想,你也不是我女朋友,问那么多干鬼啊。

    还想管我吗。

    贺芷灵说道:“找我什么事。”

    我说:“送你一份礼。”

    我掏出了手机。

    贺芷灵看着我的手机,问道:“送你的手机给我?”

    我说道:“给你转一笔账。在你的帮助下,我好歹是上去了总监区长的职位,很感激你。以后我在那里赚到的钱,有你的一份。”

    贺芷灵说道:“算你有些良心。”

    我说道:“每个月,我都会分我一半的收入给你。你别担心我会吃你的,我不是那样子的人。你也知道,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没有你这个后台,我不可能在这个位置做得下去。”

    贺芷灵说道:“转了吗。”

    我说道:“你要不要那么急。”

    我给她转过去了十万块钱,说道:“这笔钱先是谢谢你的礼物,以后的每个月,都会算你一份的。”

    给她转了钱,她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