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3章 连条狗都不如
    我举起一杯红酒,和王普碰杯,喝完了。

    王普看着我喝完了杯中酒,说道:“为了一个女人而已,真有那么心塞吗。”

    我说道:“那不心塞吗。你喜欢一个人,你却得不到她,你心塞不心塞。”

    王普说道:“那你怎么想。”

    我说道:“没得想了,现在有得玩就玩了。反正有女的来,美女我就上,我就是那个态度了。”

    王普说道:“随随便便。”

    我说道:“也能这么说吧,随随便便。”

    王普说道:“恰巧她最恨的就是这一点。你既然想要和人家处,干嘛还想着随随便便对待该请。”

    我说道:“她管我,她怎么不管管她自己。”

    王普说道:“应酬啊。”

    我说道:“那我可以和她处,我管得了自己,那我的应酬呢。”

    王普说道:“她不相信你能管得了自己。”

    我说道:“是,所以吵啊。”

    王普说道:“唉,难办了。如果要相处只有一个方式,就是你要对她服服帖帖,她说什么你做什么,委曲求全,卧薪藏胆,为她端屎端尿伺候好了她。”

    我说道:“靠。让我去死得了。”

    王普说道:“所以你还不够爱啊。如果你够爱,你会为了她去改变你自己。”

    我说道:“那你说她够爱吗,怎么不见得她为我改变一点点?那样打我,骂我!一点都不留情。你没看到她打我那样,真的一巴掌过来,打得我天旋地转,都忘了自己姓甚名谁。我是条狗吗。不,连她的狗都不如。”

    王普说道:“这么一说,倒是啊,你可能在她心中,连条狗都不如。”

    我皱着眉头:“真难听呢。”

    王普说道:“事实估计如此。她心中你其实地位没有那么高,不然的话,她怎么会一点都不愿意为你改变。”

    我说道:“好吧,不变就不变吧,算了,没想和她有过将来。”

    王普说道:“那还找我干什么?还谈这个问题干什么。”

    我说道:“你以为我找你谈这个问题,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吗?你错了,我只是想找你,说说心中的郁闷。”

    王普说道:“你放不下,所以你才郁闷。”

    好吧,我承认了,我的确放不下。

    我说道:“的确放不下。”

    我小声了下去。

    王普说道:“那就去忍受啊。”

    我说道:“不。”

    王普笑了笑,说道:“唉,说来说去,你也怪可怜的。”

    我说道:“我这些天经常梦见她,哪怕和别的女人处在一起,心里面也总是像缺了一块什么,觉得挺对不起她,明明她不是我老婆。这种感觉你知道吗,有多难受你知道吗。”

    王普说道:“还不够难受,你还没关起门来哭几个月呢。也还没去跳楼死呢。”

    我说道:“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王普给我倒了酒,说道:“其实吧,我觉得你很会撩她,至于有没有未来,看你们自己愿不愿意退步了。关键看你们之间的感情。

    我问:“怎么会撩她了。”

    王普问道:“你知道你为什么能吸引到贺芷灵吗。”

    我说道:“不知道,谁知道,谁研究过。”

    王普说道:“大部分的感情,是建立在门当户对的前提之下,假如你的生存价值高,有很多钱什么的,就能吸引到大部分生存价值低的女孩子了。以前我们两个的女朋友,为什么劈腿别人,特别是你的女朋友,为什么?因为人家有钱,她们就是想着找个有钱的男人来依靠。作为外地人,想要在这个城市里立足,首先就是要解决房子的问题。女人嘛,最大的敌人就是年龄,读书没有什么,但是毕业后,她们很快就是二十五了,处于下坡的年纪,在二十五这个黄金年龄阶段,她们最希望能找到一个她们想象中的靠谱的有房子的能让她们在城市里立足的对象。如果过了二十五,就越来越难找了。想当年,我们两个有什么?我们两个连在这个城市立足的资本都没有。她们毕业了看到我们的一无所有,她们也会迷茫。”

    我说道:“她们都想坐享其成,并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去奋斗,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去挣未来,为了车子,房子,一平米,一平米的挣钱。说白了,她们其实也很自私。婚恋无非两个方面,一个物质,一个爱情,她们为的是物质。我们还傻傻的想着能和她们一个平米一个平米的奋斗出来,太自作多情。”

    王普说道:“对啊,她们和我们在一起,我相信她们也是有感情的,有爱情的,但是她们更多的是为物质。她们也希望我们什么都有,想要两全的太难了。所以她们会离开我们,去跟有钱人,哪怕她们不喜欢。不过她们遇到了很多坑,包括你那个晶晶,后面进去监狱的,因为有钱人他们也不傻,他们知道这些女人为了钱才跟他们的,所以很多都是捧着玩玩的心态来和她们处的,这条路对她们来说,很难行得通。”

    我说道:“关键是我们再表现出来再多的积极上进,搞得我们很潜力股,她们也一样看不上我们好吗。哪怕我们每天多努力,没用,她们只看到的是眼前的东西。你那女朋友,如果现在看到你有车有房,当年她不会离开你,对吧。但是当年的她,可不管你多上进。”

    王普说道:“所以我觉得我们和她们分手是必然的。”

    我说道:“你就说贺芷灵,别扯之前那帮女人。”

    王普说道:“贺芷灵和这些女人不同,她本身是个成功人士,她没有所谓的车子房子的这些物质的担忧。”

    我说道:“心态不同,贺芷灵即使没有车子房子,她也不会如此焦躁不安,也不会非得找个有钱男人傍着的。她会自己奋斗,买车买房。这就是她的骨气,她的傲气,她让我佩服的性格。”

    王普说道:“她不会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不会奢望从别人身上祈求得到物质,她会自己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她想要得到的东西。所以,她对对象身上的要求并不是那个男人多有钱,多成功,多有能力,什么的。一看她就是从小独立过头了,要搞出特别坚强的样子,无论面对家人朋友,她不会轻易抛出心扉,再大的苦难,她都会默默承受。她的逻辑思维强大,智力超群,表面冷漠,不太会和人打交道,做生意做管理却有超强的头脑和能力,对人对事毫不手软,在感情上,她如同一张白纸,所以面对一个抛弃了她的人,她才会想着要自杀。在你身上,拥有她想要的东西,她会觉得你很有意思,幽默,让她觉得轻松,快乐,不用想那么多,所以你能融化她这座冰山。你能逗她开心起来,虽然她表面不显露,但实际上我看得出来,每次你和她在一起,每次你和她吵架,她乐在其中。只是她不笑而已。”

    我问道:“说完了?”

    王普说道:“说完了。”

    我说道:“我就这一点点吸引她的,没其他能力了,是吧。”

    王普说道:“对啊,不过你还要做的就是好好专心对她,让她有安全感,有亲情的归属感。这就是她渴望的东西。”

    我说道:“王总啊,你要搞清楚,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一个性格方面的问题。那些什么什么幽默感归属感的,都是虚的了。怎么解决两人个性上的主要摩擦,才是最重要的。”

    王普说道:“我认为,要不你改,要不她改,要不两人改。既然你们无法改,那就算了,分开吧。”

    我靠在了椅子上,点了一支烟,说道:“舍不得啊。”

    王普说道:“那你就改。”

    我默默的抽着烟。

    我改不了,我无法改了。

    让我怎么改。

    王普说道:“你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所谓的现实问题,如果真的相爱,什么门当户对,有钱没钱,都是虚的,相信即使你再穷,以贺芷灵那种人,打死都愿意跟着你。哪怕她全家人反对,那又怎样,你可是和贺芷灵谈的,不是和她家人谈,再说了,贺芷灵会听家人的话吗?你们面临的不过是一个小问题,一个是你们自己性格的问题,另外一个,你要克服你自己自卑的心态。”

    我说道:“做不到,真的,我在她面前昂不起头来,自卑肯定是有的,但这也是小问题。关键是两人无法改变自己性格,我做不到逆来顺受。我并不享受这个为她做牛做马的讨好的过程。”

    王普说道:“散了吧,别想了那。好好找一个,像我老婆那样的女子,多好,和贺芷灵处,会很累。”

    我说道:“会跳楼。”

    心里面这些东西,和王普说出来了之后,的确是好了很多。

    喝了一人一瓶红酒,还是挺晕的。

    晚上睡觉又是一个劲的梦见贺芷灵,难道真的忘不掉了,难道真的走不下去了。

    很少觉得自己会寂寞,倒是每次想她,就觉得很寂寞。

    做人难啊,爱一个人真不容易,下辈子不想做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