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7章 活到最后才是赢家
    谢丹阳说道:“你小心一点吧。”

    我说道:“没办法,走到了这一步,只能硬着头皮前行了。未来是死是活,谁知道呢。这监狱,本身就是一个凶险的世界,谁更狡猾,谁更凶残,谁更有智慧,谁更运气好,谁就能活下去。活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谢丹阳说道:“如果我不来这里,我从来不知道人世间有那么险恶的地方。”

    我说道:“如果我是你啊,我去别的地方不好,去跟你爸爸妈妈,做个老师也比这里好啊,非要来这里。不过你也不简单,能在这里生存了那么久,能熬下来的,全都是人才。”

    谢丹阳说道:“那是。”

    监狱就是一个大染缸,进去的人之前无论什么样的,和监狱里面这个大染缸比起来,真的只是纯白一片,进去了只好,会被染成各种各样的色泽,有些人全黑,有些人还是白,有些人是彩色,各种颜色。

    能在这个染缸里生存下来的人,真的是不一般。

    即使是一个小小的狱警,一个小小的看门的管教,一个在后勤部混的人,都不简单。

    在这里生存下去,比别的地方难太多太多。

    吃过了饭之后,谢丹阳缠着我,要我和她一起去睡觉。

    想着贺芷灵打我的那一巴掌,火辣辣的疼,再说了,她现在陪人家帅气男人吃饭去呢。

    直接和谢丹阳玩去了。

    监狱里,我们新监区的总监区长彭燕已经挂了好多天了,可是她们却还没有安排新的总监区长下来。

    因为没人愿意下来干这个新监区长,首先一个是监狱长狮子大开口,一百万,而且每个月还要给她交钱,要的太多了。不过即便如此,如果好好剥削女囚的话,还是有赚头的,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我的存在,谁都不想来这里送命。

    监狱长想要把我扫出去,只是过了一些天,还是迟迟没有个结果,估计是贺芷灵找人帮忙拦着了,监狱长也动不了我,这下,她可郁闷了。

    她又找了我谈了一下。

    因为无人敢接手新监区总监区长这个烫山芋,她也搞我不下去,就只能跟我谈让我上去,可以免费上去,不过每个月要给她好处费,否则她压不下去那些人。

    问我可以吗。

    我心里高兴得很,不过我知道,拜贺芷灵所保护,监狱长奈何不了我,所以现在是她在求我。

    我有了可以和她谈判的筹码和条件,不过即使我可以免费上位,不给她一份钱,但是想将来每个月都不给她钱,那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我可以把每个月孝敬她的钱压低。

    我问道:“那要每个月交给上面多少。”

    监狱长说道:“这个。”

    她伸出三个手指。

    我说道:“三万。好。”

    她说道:“三十万,不是三万。”

    三十万,这笔钱可算是巨款,况且她还有各种各样的理由逼迫我们拿钱。

    我说道:“监狱长,我做不到,三十万,我即使做很多门生意,也搞不了那么多钱。”

    除非是剥削她们,坑她们的东西,那才可以。

    主要是我们还要养手下,我们没有刀华她们那么狠毒,哪能搞的了那么多钱。

    监狱长沉下脸,说道:“那你想一个月给多少。”

    我说:“五,五万。”

    说着,我看着她。

    监狱长说道:“那不要谈了。”

    我说道:“监狱长,我不敢做犯法的事啊。那不谈我也没办法,另请高人。”

    我还是那句话,让她另请高人。

    监狱长说道:“你们监区多少人?几千女囚,一个人一个月给几百块,那都有不少了吧。”

    我说道:“怎么弄她们几百块。”

    监狱长说道:“从她们家属送的东西扣一部分,或者从她们劳动成功中分一些成绩。”

    我说道:“监狱长,彭燕彭总监区长就是这么被人举报的。”

    监狱长说道:“她那个不同。”

    我说道:“是不同,但是犯法的性质是相同的,如果那些女囚有人盯着我,有不服气我的下属盯着我,当我这么做,她们搞到了证据,也会把我弄死。”

    监狱长一直都在查到底谁装的摄像头,不过她可一直都查不出来,所以她只能有怀疑的份。

    监狱长说道:“你们监区谁有那么大的本事?”

    我说道:“不知道,不然彭总监区长怎么被人搞的。”

    监狱长说道:“别人都说是你搞的。”

    &nb

    sp;   我说道:“我没有啊,监狱长,她们乱讲的吧,我真的没有做。为什么那些人老是针对我呢?好吧,如果她们觉得是我搞的,那我也无话可说了,我搞了她们下去为了什么?为了我自己上位吗。那让她们上位好了。”

    监狱长说道:“你在管理局有人?”

    我说道:“没有。”

    监狱长说道:“你就别藏着了,就算你不说,我心里很明白。”

    我呵呵一声,说道:“监狱长,真没有。”

    监狱长说道:“我们谈回刚才的问题。”

    她眼看问我问不出个所以然,只能说谈回刚才的问题,反正打死我都不承认的了,你奈我何。

    监狱长说道:“一个月五万,不行。”

    她刚才不是说不谈了吗,怎么又谈了啊。

    她想钱,一心想着要钱,她没有办法,不谈不行。

    我说道:“监狱长,我真的就这个水平。”

    她说:“十八万,从我说的三十万,降下来了十二万了。”

    其实这个数目,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谁知道她之后还有什么理由继续搞钱。

    我要把这个数目继续往下压,因为那是我赚到的钱,我压下来越多,我获利越多,再有一个原因,人家贺芷灵好歹帮我了,即使她打了我一巴掌,和我吵架闹得不可开交,但我不能不给她分一份好处,否则她不保我了,我没有了后台,还怎么混下去呢。

    我说道:“监狱长,对不起,我无法搞定那么多,这样子吧,八万。超出这个数目,我实在不行了。希望您能谅解。”

    她说道:“十五万!不能再往下了。”

    我说道:“不行,监狱长,我做不到了,请您另请高人。那没其他事,我先走了。”

    监狱长不高兴道:“张河,翅膀硬了,连跟我讲话都那么傲慢的态度了!”

    我装出无辜的样子,说道:“没有啊,监狱长,我这个我办不到,那你逼着我,我也办不到啊,那我只能放弃,我也想着上去当总监区长,多有面子,还有钱拿。可是我没本事做到捞到那么多钱,我还要养着那么一大帮人,我真的无法做到你所说的这个要求了,对不起。”

    监狱长盯了我一会儿,然后说道:“十万!就这样子了。”

    我面露难色,说道:“监狱长,这个,这个。还是太多了,八万吧。”

    监狱长说道:“你诚心要我难堪吗?你那点钱算什么钱,当时你在旧监区,几个月几十万的你都拿出来,怎么到了那里不一样?”

    我说道:“监狱长,的确是不一样,我对旧监区是有底的,但是新监区我也没管过,我没底的。”

    监狱长说道:“就这样子了,一个月十万。”

    我说道:“那,以后还加吗?”

    监狱长说道:“你不是说你心里没底吗?等你有底了再加。”

    我说道:“还加啊。”

    监狱长说道:“当然加,不然这十万,算什么?这点钱能算什么?这里面的很多领导都不满。”

    我说道:“她们不满让她们去当总监区长好了,我也不想做,对我来说,我得有得赚我才感兴趣,我都没有了赚头,那我宁可不做。”

    监狱长说道:“你的意思说以后都是每个月十万的给了?”

    我说道:“是。”

    监狱长说道:“到时候过了一段时间,你在新监区搞起来了,你赚的多了,如果一个月搞到七八十万,难道你还只分我们这边十万吗?”

    我说道:“监狱长,那个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搞不了那么多钱的,除去分给狱警什么的,到我手中估计也就十几万,我赚几万块钱而已。我怕死。我不像彭燕那么大胆的放开手去做,因为我怕被抓。这种事,如果没事没什么,可一旦被查到,就完了。”

    监狱长说道:“那以后我们再商量着来,你看好吧。”

    她想的这个是折中之计,先让我上去,每个月捞钱再说,然后之后她还有几条计策可行,第一个是想办法赶我走,然后用她自己的人去管,第二个就是想办法让我每个月多送钱,第三个是想办法找下面的人整我,等等。

    她既然说以后再商量着来了,那我就先答应了,我要回去监区里,好好的收拾那帮抵抗派。

    我假装面露难色:“哦,那,那好吧。”

    监狱长说道:“月初给钱。”

    我说道:“不会吧,监狱长,那现在就月底,过两天就月初了,我这还没上去捞到钱,就要给钱了。”

    监狱长说道:“迟早也是要给。”

    我说道:“那我月中吧,我总要一点时间捞钱的。”

    监狱长说道:“好好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