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3章 自作孽的报应
    ..,

    ,

    贺芷灵让我不做总监区长,那我们怎么控制新监区。

    我说道:“可如果不做总监区长,我们怎么控制新监区?如果又来了一个彭燕一样的难缠难对付的对手,我们怎么办。你想想看,监狱长身旁众多对我不爽的我的敌人,狱政科科长完蛋了,还有侦查科科长呢,她如果来了我们监区当监区长,到时候还不是带着这帮彭燕老部下对抗我们,我已经过够了这样的生活了,表姐。”

    贺芷灵说道:“你有钱,你给一百万,每个月给她进贡。”

    我说道:“我也不想啊。”

    贺芷灵说道:“你做不到。”

    我说道:“对,我是做不到。不过我觉得,换成谁都做不到吧。”

    贺芷灵说道:“搜刮民脂民膏的那帮人做得到。可如果你继续捣乱,她们做不到。”

    我问道:“那你是什么个想法呢?”

    贺芷灵说道:“让她自己找人上去当。”

    我说道:“那我们岂不是又回到水深火热的过去?”

    贺芷灵说道:“你觉得还有谁敢到你们监区当总监区长?两个死的,一个被抓的。谁都会想到是你害了她们。”

    我说道:“那如果这样子,监狱长会不会直接找一个借口干掉了我,把我弄下台,然后再弄别人上去?”

    贺芷灵说道:“有可能会。”

    我说道:“那怎么办?搞不好她找个借口开除了我。”

    贺芷灵说道:“别忘了,你可是副监区长,身居高位,开除你,那要经过管理局。我在监狱斗不过她,管理局我可以让人拦着。”

    我说道:“好吧,那就好了。那如果还是有人过来我们新监区继续当总监区长呢?我该咋办。”

    贺芷灵说道:“让她们当。继续对付她们。”

    我叹气一声,说道:“那我的好日子什么时候才来。”

    贺芷灵说:“等。”

    我说道:“呵呵,又是等,等到胡子花白,等到监狱长老了退休就好了。”

    贺芷灵看了看时间,说道:“已经很晚了,你女朋友没有催你回去。”

    我没好气说道:“那不是分手了吗。”

    贺芷灵说道:“哦,那挺好。”

    我说道:“你这几个意思啊,你巴不得我分手吗?”

    贺芷灵说道:“分手对你来说是常态。”

    我说道:“你是在嘲笑我吧。”

    贺芷灵说道:“那晚你送我上去了酒店,到了房间里,我其实已经好了很多了,我故意假装我自己还没好。”

    她喝着酒,看着我。

    我皱起了眉头:“你干嘛要这么做呢?你耍我呢。”

    贺芷灵说道:“看看你是不是趁人之危,对我下手。”

    我说道:“我已经对你下手了。只不过后来如果你不是威胁我的话,我就,我就。”

    那天晚上确实我已经对她动手动脚了,如果不是因为她威胁我如果我敢对她怎么样怎么样,还继续动手下去她就报复我之类的话,我早就要搞她了,谁知道她却说她是装的。

    我问道:“你真的装的?”

    贺芷灵说道:“对。”

    我问道:“就为了测我有没有自控能力?”

    她没说话。

    我说道:“然后你测试我,结果很满意吧,我控制了自己,没有对你继续动手动脚。”

    贺芷灵说道:“你是怕我。”

    我说道:“其实说真的,除了你,我对别的女人基本都有自控能力,但是对你,我真的不行,身子里面的火像是要爆发出来。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贺芷灵没理我的这句话,说道:“另外一个原因,我故意装的,让你陪我,让你女朋友生气和你分手。”

    我愣住了。

    她要这么说的话,如果是真的话,那么说,她就是彻彻底底的故意的,就是故意造了一个局,阴了我一把。

    我怒道:“贺芷灵!我草你。”

    我没敢骂完这句粗口,改口喊道:“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贺芷灵瞪着我。

    敌对的目光,瞪着我。

    我又问道:“为什么?你得到了什么好处?”

    贺芷灵说道:“我喜欢。”

    我说道:“你真够狠心的。也够让我恶心的。”

    她根本就是设了一个圈套,让我钻进去,就是分裂我和小芒果的感情。

    贺芷灵说道:“随便你。”

    说完她站起来了,拿了包就走人了。

    我无语的坐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也是各种郁闷。

    她为什么既然做了,却还要说出来恶心我,明明她做了这个事之后,她完全的可以不说出来,好让我一直蒙在鼓里,我也不会恼她,可她做了就做了,偏偏她还说出来了。

    可是,即使她这么对我,我却还是对她恨不起来。

    这些天不知怎么的,脑子里全是她的身影,她和我交往过的所有的女子全都不同,她更像是一团迷雾,我搞不清楚她,也不了解她,更不可能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不过我知道,她可不会是那种会随便找个人凑合一辈子的女人,如果她找了我这种人,那可真的是降低自己身份要求凑合一辈子过了,她可不会这样。

    不过像她那么优秀的女子,估计也真的很难遇到比她更加优秀的男人了。

    在她面前,我也想自信,可我根本很难自信起来,因为她实在是太优秀了,优秀到让我无法不自卑。

    光是从经济条件来看,我就差了她十万八千里,更不用说家庭背景什么的,我在她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有时候,我在她面前紧张到都不太敢看她,更不说去碰她,如果不是色胆包天,我也不敢伸手向她。

    而所谓的气质内涵,智慧学识,我更是和贺芷灵相差太多了,她中西结合,精通外语文学,熟识史学,光是那头脑,在我眼中,她就是一个神和天才一样的存在,叫我怎么能不自卑。

    做梦,没有梦见小芒果,没有梦见梁语文,梦见的更多的还是贺芷灵,其他的内容记不得,但是的确都是贺芷灵的身影的多。难道我是摆脱不了她的身影了吗?

    我这算是什么,陷入单相思?我怎么会这么没有出息呢。

    因为贺芷灵不让我去争抢这总监区长的职位,所以我就不去找监狱长了。

    小凌和文姐可搞不清楚状况,就跑来问了我,为什么迟迟不去找监狱长申请去做这个监狱长,假如没钱的话,她们可以帮忙凑。

    我告诉她们,假如上去了的利弊。

    她们听后,也觉得贺芷灵分析得挺对。

    我不去找监狱长,监狱长反而找了我。

    见到了我之后,监狱长直接切入主题:“总监区长的职位,你考虑好了没有。如果考虑好了,就可以给我钱,我帮你周转了。”

    什么破帮我周转,明明是她自己要弄到钱,还说帮我周转,即使是周转,也只不过弄一点零头给另外的监狱一些领导而已。

    我说道:“监狱长,我没有钱。”

    监狱长说道:“你没钱?”

    我说道:“是的,我真的没有钱。”

    监狱长说道:“你说的我会相信吗。”

    我说道:“我是没有钱,我想做这个总监区长,可是我没有那么多钱。一百万啊。”

    监狱长说道:“如果你这么说,那这个名额,就给别人了。”

    她盯着我。

    她这算是在试探我吧。

    我点了点头,说道:“好的。”

    她估计没想到我会回答那么干脆,她心里在想,我怎么会回答如此干脆,难道我根本对这个总监区长职位不感兴趣吗。

    监狱长马上又问:“你是对这个职位不感兴趣,还是真的没钱。”

    我说道:“监狱长,我是感兴趣,但是我没有钱。”

    监狱长问道:“多少钱是你的考虑范围?”

    她这样子算什么,要和我讨价还价了?

    我说道:“多少钱也不考虑,不是我不想做,监狱长,我真的没有钱。我因为自己本身的一些原因,欠了太多人的太多钱了。我实在,拿不出钱了。”

    监狱长说道:“张河,你这样子能行吗?你没钱,你还想当总监区长?”

    我叹气一声,说道:“监狱长,我实在是,没钱了。”

    监狱长看向别处。

    我说道:“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你再叫我。”

    监狱长说道:“等等。”

    我回头看,她满脸严肃,说道:“那就这样子吧,你先上去当这个总监区长,我呢,给你先欠着,每个月你给我二十万,五个月还完,你看怎么样。这一百万可是我帮你垫着给的。”

    看来,果然如贺芷灵所料,已经没人敢到我们监区当这个总监区长,自从我到了新监区,这新监区的总监区长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两个死了,一个被告上法院,很快就来这里坐牢了。

    她们都看在眼里,心里清楚着这个新监区的总监区长有多难当。

    不过这并不能怪我,是她们自己为非作歹,盘剥劳苦人民,激起众怒,她们的死她们的下台,完全是自作孽的报应。

    监狱长说给我先出钱,出这个一百万,实际上她也是不出钱,就是骗骗我而已,现在没人敢当这个总监区长,她只好把我拉上去当。,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