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9章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看着贺芷灵闭上了眼睛,我十分担心她会是要死去的节奏。

    不过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看来不会有什么事,我这才放心了。

    我让强子把那个大腹便便的老家伙带去河边折腾一番,吓他个半死再放了他。

    他们带着那家伙去整了。

    到了市里后,我让他们去忙他们的事,我则是和吴凯,阿楠,去了酒店。

    开了一个豪华的房间,我背着贺芷灵上去了房间。

    把她放在了床上之后,我累倒了。

    累得我气喘吁吁,全身是汗,进去洗了一个澡。

    披着浴巾出来的,因为我衣服全汗湿透了,我直接洗了衣服晒了起来。

    为什么背着贺芷灵来开房,而不是去医院,或者去她家,其实我也是有私心的。

    至于什么私心,呵呵,当然是男人的那种心。

    贺芷灵睡的很甜。

    我直接钻进了被子,手伸向了她,抱住了她,她已经睡死,我怎么折腾她都不会醒来了。

    可是这一刻,我想到了小芒果,这样子做的话,实在太对不起小芒果了。

    但是看着身边这个大美人,我真的是要控制不住自己。

    把被子轻轻移开,看见的是她洋装短裙之下,那双雪白肌肤的美腿,身体朝上,玲珑凸显的曲线,那张俏脸红润,丰润嘴角微微上扬,睫毛长而翘。

    这样看着她的时候,比任何时候都要迷人,身上的芬芳让我也有些醉,我越来越靠近她,鼻尖碰到了她的脸颊,我能感觉到她身上发烫的气息,闻着这熟悉又陌生的香味,我开始有些迷醉,身体变得沉甸甸的,手也僵硬起来。

    贺芷灵感觉到了我压在她身上,她勉强的睁开眼睛,说道:“你,你做什么。”

    很快她就知道我要干什么了,我亲了下去。

    她拼尽全力,但只是软绵绵的推了我一下下:“不要。”

    这个风姿绰约,美貌迷人的女人,见过她的男人们,相信没几个人能控制得住自己,不会被她的美貌所倾倒。

    当我想要用强的时候,贺芷灵说道:“你如果敢这么做,监狱里的事,我不管。”

    她虽然没有力气抵御我的侵袭,但是这句话很有力量,如果我激怒她,她真的不管监狱的事,那我还是避免不了被监狱长她们折腾横扫出局。

    主要是因为在和小芒果了之后,贺芷灵就特别的恼我,本已经到了**关系,却直接退回了敌对的关系时候。

    我如果现在硬上,虽然得逞,但是肯定会换来她更大的反感和敌对情绪。

    今晚虽然动了她,突破了**关系,但是明天就不知道怎样了。

    我停止了动作,老老实实躺在了她身旁,尽管我很想动她,但也只能是忍着了。

    她说道:“给我烧点水。”

    我去烧水,倒水来给她喝。

    她全身还是没有多少力气,我抱着了她,让她半身靠着我身上,然后我就喂她喝。

    就这么个绝色尤物,也不能怪人家不想着动坏念头啊。

    我又问了她一些事情的经过,也就是大概这样子了,那家伙看到她长得漂亮动坏念头,她也没想到有那么大胆和无耻的人,竟然敢这么做,加上那老板本身身家不菲,居然还敢干这么龌龊缺德的事,我只能说,他未来都要完了。

    江湖便是如此,人在江湖行走,在社会上行走,一些条条框框的规矩必须要遵守,无论是从法律层面还是道德层面或者是其他的混江湖的层面,触犯了,就要付出触犯的代价。

    我说道:“你一个女人,出去谈生意却真的不太好,要不让手下去谈。不过手下去谈也不是太好,毕竟没你懂的那么多。”

    她没说什么,只是觉得还全身无力,说喝水多了,想去洗手间。

    我扶着她去了洗手间,然后在门口等着她,像照顾一个病人一样。

    她说她要洗澡。

    我回到了床边,这时候,我心里想着小芒果一定在等着我找她,可是我翻了一下手机,却没见手机,不知道丢在哪儿了?

    是不是丢在车上了?

    又找了房间里一会儿,没见到,估计多半扔在了车上了。

    我想去找吴凯阿楠,让他们去找我手机一下,这时候贺芷灵开了浴室的门出来,看着即将离开的我,问道:“去哪。”

    她扶着门。

    我说道:“去,去拿东西。”

    她以为我要走,说道:“能不能陪我。”

    她竟然开口要我陪。

    我看了看她,说道:“我只是想去找手机。”

    贺芷灵说道:“可以吗?”

    她从未会和我说这样的话,这种求我的话,我走了过去,扶着了她。

    她披着浴巾出来的,里面估计除了小裤子,其他的都没有穿。

    果然,透过浴巾包裹她身体的边角看进去,看到她里面是若隐若现的白皙皮肤,没有穿。

    扶着她到了床上去,她躺在了被窝里。

    我也坐在了床上。

    她和我又聊了一下,平时她话很少,可是这时候她不知道是不是属于虚弱的原因,话就多了。

    我也挺能理解,这就好像病人一样,病了的话,会变得脆弱,变得不那么坚强。

    我们聊到了监狱里的彭燕。

    贺芷灵说彭燕的确是她整垮的。

    可现在整垮了彭燕,监狱长一定也去翻了她衣服发现了她制服上的秘密针孔摄像机,那她一定是要怀疑到我们了。

    我还说去求监狱长上去当这个总监区长,这不可能的事了。

    未来,谁也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发展。

    不过这么一搞了彭燕,监狱长也不知道要派谁过来当这个总监区长,因为我在这里,是我的敌人都不敢来,从前前任总监区长,到刀华总监区长,再到彭燕这个总监区长,一个一个的被弄死弄垮台,这肯定不是偶然原因,谁都知道有人在对付她们,谁都会怀疑是我干的好事。

    我说道:“如果监狱长怀疑是我的话,那她更加不让我有好果子吃。”

    贺芷灵说道:“她会震惊,会感到害怕,会收敛一点,不过她肯定是要想办法对付我们。先从你开始,只是时间问题。”

    我说道:“妈的,这个老不死的如果对付我,我还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

    贺芷灵说道:“走一步算一步。”

    我说道:“谢谢你,到了最后,你还是帮了我。”

    看着贺芷灵若隐若现的胸沟,我有点把持不住自己,对她的那种火热的感觉在慢慢燃烧。

    可我不敢胡乱造次。

    聊着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又聊到了小芒果。

    贺芷灵说你们感情很好吧。

    我说道:“呵呵,谈她干嘛。我也才和她处了没多久。其实我,我。”

    贺芷灵问道:“你什么。”

    我红着脸,说道:“我之前是想和你处,可是我觉得我和你并不是一类人,你总是那么的高高在上,你总是和我不是一个等级的人,如果真的要和我谈我的压力很大,也觉得你也不过是和我玩玩,把我当成一个玩玩的工具。所以认为你根本看不上我。是吗。”

    贺芷灵说道:“是,就是随便玩玩。”

    我心里有些不舒服,因为她不是说看上了我,居然说只是真的玩玩。

    好吧。

    我呵呵一笑,说道:“不过呢,我也理解,你都没男朋友那么久了。”

    说出口后,又觉得自己这么说不对,接着来了一句:“如果我有他那么好的福气,能和你在一起,我绝对不会去找别的女人。”

    可是说了这句话,感觉更加说的不对,因为她看着我的眼神都变了。

    我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只是我自己真的太紧张,所以一开口就不知道到底自己说了什么,都没想好,那话已经飞出去了。

    我说道:“我,我和你处,有些紧张,说话错的,请勿见怪。”

    她的目光看向别处,说道:“一个人怎么会心里同时装下几个人?”

    我说道:我,我也不知道。

    这话明摆着是在讽刺我吗?或者是对文浩说的。

    两人聊着聊着,不知不觉间,就睡过去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贺芷灵已经不见了。

    我急忙爬了起来,七点多。

    我起来了后,去找了阿楠和吴凯,到车上找到了手机。

    看到手机上有几条信息,小芒果问我在哪里了,问我回不回去,还有三个未接电话。

    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我急忙给小芒果打电话过去,谁知道打不通,她已经关机了。

    我赶紧的让吴凯阿楠送我去找她。

    可是,去哪里找她,我竟然脱口而出昨晚的商场,但是她肯定不会还在那里的,她住在哪?我不知道。

    我打电话不通,只能求助强子,强子说一大早的干嘛啊。

    我跟她说了事情经过,强子一听,说道:“完了这次,神仙也挽回不了了。”

    我说道:“先别说那么多了,拿那个小辣椒的手机号码给我。”

    强子说他自己打电话问问小辣椒。

    我焦急的等着。

    过了一会儿,强子跟我说小辣椒告诉了他小芒果住的地址。

    强子也来了,和我们过去了小芒果所在的地址,强子让小辣椒也赶紧的过去那里。

    到了小芒果住的地方,问了她同租的朋友,却发现她搬走了,连夜搬走。

    女孩子虽然衣服多,她直接都不要了,就卷走了一些行李而已。

    小辣椒训斥了我一番,然后帮我找她,在模特群里找,让圈子的人帮忙找。

    她原本这两天都有接了活动,但是她一早的就告诉那些人说自己身体不适,不去了,让别人顶着去了。

    看来她是有意要避开我。

    我还要去上班,就只能对小辣椒和强子千恩万谢的让他们帮忙找了。

    他们又是说了我一番,然后他们说会尽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