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9章 冷酷的抗拒
    监区里打架的事件,没想到彭燕报上去了。

    上面直接让人下来查。

    来查的是狱政科和侦查科的人。

    我一拍大腿,我靠,本身彭燕她自己就是狱政科的老大,而侦查科的科长又和她是一起的,她不过去监狱长那里说一下,然后监狱长同意,她就上纲上线的让她们部门下来查这件事了。

    她们查的很快,马上的把整件事的罪责都推到那几个被体罚的女狱警身上,说如果她们不是好好工作,好好守门的话,哪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如果她们不是好好的做俯卧撑,哪有监区里的这场群殴。

    所以,她们调查完后,给了那几个体罚的女狱警开除的处分,而且是当天调查当天出处分的决定。

    我一听,立马不乐意了,我马上跑去和她们闹,理论。

    可是这个是不行,没用的。

    我去找了监狱长。

    见到了监狱长后,我马上说了这件事。

    监狱长半闭着眼睛,在听我义愤填膺的抱怨完了之后,她说道:“不要以为我什么事都不知道,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的是狱政科和侦查科调查的这样子?”

    我说道:“如果她不用脚踩着几个女狱警,会这样子吗。”

    监狱长说道:“脚踩的确是侮辱人,可是也不能打人啊!先动手的是那几个女狱警吧。”

    我说道:“如果她不用脚踩人,哪会有动手的这个事?”

    监狱长说道:“就算是警察下来查,侮辱人是不对,但动手打人,是犯法的。”

    好吧,她们的确站在了法律保护的那一方了。

    我说道:“可是这么处分也太重了吧。”

    监狱长说道:“小张啊,没有报警让警察来处理,狱政科科长已经很宽容了。”

    看来狱政科科长她们已经把监狱长搞定了,我再说什么都没用了。

    我没有办法,只能撤了。

    接受了这个处罚的结果。

    我请了她们吃饭。

    大家伙吃饭都提不起劲来,因为送别,因为无奈。

    不过,我们还有更加烦心的事,因为狱政科科长下一步,就是针对我身旁的左膀右臂下手了,比如小凌,比如文姐,还有最关键的是我,我们都全部是她针对清洗的对象。

    有个被开除的女狱警,呜呜的掩面失声,哭了起来:“我怎么跟家人交代啊。”

    不知道多少人想进来这监狱,因为优厚的福利待遇,因为这铁饭碗,这失业了,她们将来变得迷茫了起来,甚至可以说,有的人可能真的会毁了这辈子。

    有人在哭,气氛更加的沉闷。

    我说道:“别哭了,我看看再想想办法。”

    我直接去了贺芷灵的家里。

    她却不在家,我给她打电话,她手机关机的。

    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电梯门刚好开了,出来的人,竟然是贺芷灵。

    她一出电梯门,脚一软,差点摔倒,我急忙上去扶着了她,没想到她一身的酒味。

    我心想,这是怎么了,出去应酬被灌酒的吗?

    当我扶着了她之后,她抬头看了看我,我问道:“怎么了你。”

    她没说话,往家门口走。

    我扶着她到了家门口,贺芷灵掏出钥匙,打开了家门,进去了。

    我扶着她坐在了沙发上,看着她,脸色红润,眼神漂移,看样子喝了不少酒。

    我问道:“怎么喝那么多。”

    贺芷灵说道:“别废话。”

    她一个一个字说的。

    我问道:“要不要喝水。”

    她说道:“喝。”

    我去倒了一杯热水过来给她,然后她拿着,喝了。

    喝完了之后,我问:“还要不要。”

    她说道:“不用。”

    我坐在了她的身旁,说道:“怎么喝了那么多?应酬?还是心情不好?”

    我心想,该不是因为和我闹成这样,才喝酒的吧。

    记得她和文浩闹分的时候,也是喝了个酩酊大醉,所以那晚我才和她那样了,趁她喝醉了动了她。

    贺芷灵说道:“问那么多做什么。关你什么事。”

    她还是冷冰冰的。

    我说道:“你难受我也心里不舒服,我这是关心你啊。”

    贺芷灵说道:“不用。”

    说完,她转头过来,盯着我的眼睛。

    我也盯着她的眼睛。

    这是什么信号?

    难道,我们还能有机会吗?

    王普说的,既然她吃醋,就肯定有喜欢,既然她喜欢,那还有戏。

    王普的意思说让我和她从朋友慢慢继续做起,等她情绪平静了之后,我再好好的回到以前的那个位置,接着把她的情绪继续调动起来。

    可是,现在这时候,我说什么她基本都懒得回话。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想起上几次和她独处的经历,她不会主动,基本是等着我主动,我伸手去碰她的手,摸她,抱着她亲,她不会太抗拒。

    这次,她也不会抗拒吗?

    经历了小芒果这个事,她打了我,她心里受伤了,她还会接受我吗。

    我决定试探一下。

    我的心在打鼓,我坐过去了一点点。

    接着,我伸手一点点的过去,然后,放在了她的光滑手背上。

    她的手冰凉。

    她盯着我,还是盯着我。

    可是,和上次吃饭喝红酒的时候不一样,她盯着我的这么目光,没有上次那么平静,而是有些说不清楚的那种感觉。

    她的眼圈有些红,是刚才哭过?还是现在要哭?或者是喝酒喝多了,去吐了这样子的?

    既然她不拒绝,那我就继续伸手往上面去,握住了她的手臂,然后坐了过去,紧紧挨着了她,接着,我轻轻抱着了她,她还是死死盯着我,目光有些可怕。

    可我这时候,不想管那么多了,我准备亲过去。

    她突然抓了茶几上的水果刀,指着我的胸口:“坐远点,别碰我!”

    她声音很冷,很大。

    不是吓唬我,是真的。

    我没有听她的,还要亲上去,水果刀的刀尖,抵在了我的腹部:“听到吗!”

    刀尖还往腹部里面捅。

    我只好往后退,放开了她。

    我说道:“不好意思,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她把水果刀放在了桌上,然后视线从我身上移开,看着了前方。

    前方是电视机,电视机没有开。

    我说道:“我来找你是有点事要和你说的。彭燕把我们监区的好些人,好些狱警弄出去了,找茬开除了她们,我想来问问你,你能不能帮我,把她们留下?”

    她说道:“帮不了。”

    说完,她站了起来,走向了卧室,打开了卧室门之后,进去了。

    砰的重重一声,门关上了。

    真的喝多了吧她?

    举止行为那么反常的?

    我在她家坐了一会儿,我也没办法了,只能回去了。

    回到宿舍后,躺着睡不着,我给王普打了个电话,告诉了王普刚才发生的事情。

    王普说道:“你怀疑她是因为你所以喝醉的?”

    我说道:“这倒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碰她,亲她,她用刀抵在了我的身上,真的要捅死我的那种,不是玩假的,是来真的。”

    王普说道:“不是吧。”

    我说道:“我能感受到她对我的厌恶。”

    王普说道:“你让她伤透了心,那她是这样子的了。你们的关系现在降到了负数,她完全把你当敌人一样防范,和你说话她都不想说,见都不想见,因为你这家伙伤透她的心了。你不是说见过她前男友缠着她吗?你看看她怎么对前男友的就知道了。”

    我说道:“对,她现在对我的态度就跟对前男友的态度一样。”

    那时候她和文浩分手,她恨透了文浩,不过她也不找文浩,只是自己喝酒,也不找地方倾诉,自己舔砥伤口。只是她对文浩的态度,完全的改变了,无论文浩怎么恳求,怎么表现,怎么花言巧语,她就是一个冷冷的坚硬的冰山,再也无法融化,文浩再也走不进她的心。

    我该不是也是这样子的下场吧。

    王普说道:“那你还真的敢做,你还伸手碰她摸她。”

    我说道:“那我不是说了我在试探嘛。”

    王普说道:“试探的结果很悲催,她在敌对你。”

    我说道:“我心里很郁闷。所以给你打电话。”

    王普说道:“看来想要重新吸引她,只能彻彻底底的开始重新追求。”

    我说道:“那不是很辛苦?”

    王普说道:“冰山一样的女人,是很难融化的,就跟融化一座冰山一样的难,只能说,希望渺茫,顺其自然吧。”

    我说道:“那我不如好好和我的小芒果过。”

    王普问道:“你说什么?好好和我的小芒果过?你和那个女的在一起了。”

    我顿觉自己失口而出了,我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还是承认了我和小芒果有了关系的事实。

    王普冷笑两声。

    我问道:“干嘛这样子笑?”

    王普说道:“你都和人家小芒果在一起了,你还想泡贺芷灵?你说贺芷灵为什么对你的热情一下子冷却?那不是因为你和小芒果吗?因为你到处滥情,给她这种糟糕的不好印象,所以她才这么对你,你现在和人家在一起了,还想找贺芷灵?你真是天真。她不会跟你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