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3章 被伤透了心
    ..,

    罪恶的源头是监狱长,干不掉监狱长,我们永无出头日。

    当时贺芷灵还说有办法干掉监狱长和刀华,真的是用针孔摄像机的办法捕捉到了刀华的犯罪证据,可是却捉不到监狱长的犯罪证据,因为监狱长根本没穿那些衣服。

    我说道:“会有出头日的。”

    我在安慰小凌,也在安慰自己。

    我说道:“带我去找一下路唯。”

    小凌说好。

    和小凌去了b监区找了路唯。

    b监区的人和我也是有过节的,但是我进来,没人敢拦。

    不过谁知道等那个彭燕来当了新的总监区长之后,就不知道会怎样了。

    我索性就不去她们b监区办公室那里麻烦她们了,省得还找她们这帮b监区的领导。

    我就去了操场那里,让小凌带人过来。

    小凌去把路唯带了过来。

    这些日子,路唯总算是吃好住好了,把自己也养胖了一些。

    那些猪圈的女囚们也都各自放回了各自的监区里面,大家的情况也都好了一些。

    路唯过来后,我示意她坐在我身旁和我聊聊。

    我拿着烟给她,她不抽,我自己点了烟。

    我看着夕阳,感慨道:“时间飞快啊,没想到我进来这里也有几年了。”

    路唯说道:“我进监狱也有好多年了。都已经忘记了外面的样子。有时候感觉自己现在就是在做梦,而外面的世界,曾经的外面的经历,就是上辈子的事情,就是存在梦境的事情。”

    听她说话,就知道她有过故事,而且问话水平很高。

    我说道:“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最可悲的莫过于看着自己的时间在这里慢慢凋零,慢慢逝去,生命慢慢枯萎。”

    路唯说道:“我还有未来。我坚信自己未来会更美好,出去了之后,就是我生命再次绽放的时候。”

    我说道:“你这个心态真的很好。”

    路唯说道:“当人遇到困境时,采取的态度决定了他是否能反败为胜。困境通常不能一下子摆脱,所以采取的第一态度是耐心等待,困境就像开车前后被堵,再着急也没法扛着车出去,其次是要淡化困境并从中受益,就像周文王被囚牢里,写了易经。永存希望,寻找机遇。曼德拉27年监狱从没放弃黑人平等的事业终获全胜。”

    看着路唯眼中的光芒,我说道:“你们文化人就是不一样。”

    路唯说道:“你别笑话我了。”

    我说道:“开个玩笑罢了,其实你刚才说那些,我分明看到了你眼中的光芒。不要妥协,不要失去希望,不要做一个行尸走肉。”

    路唯说道:“会。”

    她笑了笑,然后说道:“生活对我来说,永远是很美好,谁也不知道下秒钟会发生什么事。”

    我说道:“那就好。”

    我抽着烟,看着天空。

    这监狱里面的天空,和外面的天空,看起来果然是不一样的。

    无论怎么看,这里的天空即使再美,再蓝,却还是让人感受到压抑。

    我说道:“我努力了,但还是上不去总监区长的位置。来了一个新的总监区长,那个人是监狱长的亲信,和刀华一个德行,和我不是同一路人,和我是敌人。”

    路唯的脸色微微变得难看了一下,接着迅速恢复,说道:“她会对付我们吗?”

    我说道:“一切都是未知数。我不知道她会做什么,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可能她不会对付你们这些曾经对付过刀华的人,但是她肯定会对付我。她和刀华不熟,貌似应该不是朋友。”

    路唯说道:“她既然会对付你,肯定也会对付我们女囚。这人应该和刀华一样,会剥削我们。”

    我说道:“对。”

    路唯说道:“我们下一轮的噩梦,又要开始了。”

    我说道:“我的下一轮噩梦,也要开始了。”

    路唯说道:“我们要怎么对付她?”

    路唯看着我。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看她先怎么对付我们吧,如果她不让我们活下去,我们也要想办法不让她活下去。”

    路唯说道:“你进来监狱,和她们作对,你如果不是为了钱,你的目的是什么?为了解救我们?”

    我说道:“其实我也是为了钱,但是我的目的不同,我不会那么搞钱,不会那么狠,她们是让你们连活路都没了。”

    路唯说道:“你也是为了钱。”

    我说道:“对啊。也是为了钱。”

    路唯点了点头,说道:“世上没有活雷锋。”

    我说道:“对。我也是这么的自私。”

    路唯说道:“你比起她们来,好得太多。愿我们继续合作愉快。”

    我说道:“好。”

    下班后,我出去外面,我让阿楠和吴凯来接我。

    吴凯和阿楠的车子已经停在监狱大门口马路对面,我走过去。

    远处一辆车开过来。

    我一眼就看出那是贺芷灵的车子。

    我站在了马路上。

    我不知道那一刻我在想什么,只是我可能想知道如果我这么站着不让开,她会不会真的要撞死我。

    贺芷灵开车向来飞快。

    这次也不例外,飞速驶来。

    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她开始刹车。

    车子停下来了,离我只有两米多的地方。

    我看着车上的她,车玻璃反光,我看不清她在车里的表情。

    车子停了一下,我还是没有走开。

    阿楠在马路边对我喊道:“大哥,让开啊!会死人的!”

    说着他跑来要拉我过去。

    我说道:“这是我女朋友,我和她吵架呢,我要和她解释一下。”

    阿楠站着了。

    我走向了贺芷灵的车子。

    走到了驾驶座的那一侧,我看着贺芷灵,她看着前方,不看我。

    那一副她招牌的冷冰冰的表情。

    我隔着车窗玻璃贺芷灵说道:“我想和你说几句话。”

    她还是不理我。

    不过她没有把车开走。

    我说道:“和你谈谈工作的事,狱政科科长来了我们新监区当总监区长你知道吗。”

    车窗玻璃这时候降下来。

    她要和我说话。

    好吧,即使是只能在这里和她说话,我也高兴了。

    贺芷灵说道:“上车。”

    我一喜,接着对马路边的阿楠和吴凯说道:“跟着!”

    阿楠喊道:“知道。”

    我上了贺芷灵的车。

    贺芷灵开车往前。

    我不知道她开去哪儿,她没有往市区走,她开的是快环,如果按照这个方向走,应该是去的她的啤酒厂。

    我看了看身后,阿楠开车跟着后面。

    我看看贺芷灵,她冷淡的样子,开着车,我说道:“那个叫啥,狱政科科长,来了我们监区做总监区长。”

    贺芷灵说道:“我知道。”

    我说道:“拦不住了是吧。”

    她没说话。

    我问道:“还生我气呢?”

    贺芷灵说道:“我演的。”

    我皱起眉头,问道:“什么你演的?”

    贺芷灵说道:“故意破坏你和那女孩。”

    我坐直了,说道:“你,你何苦这么对我!”

    贺芷灵说道:“我喜欢。”

    不过我心里想到了小芒果对我说的话,对贺芷灵心里想法的判断,如果贺芷灵真的讨厌我,恨我,她会从事业上打击我,可她却是只对我谈感情的时候对我打击,破坏,那说明她心里是喜欢我的。

    我说道:“喜欢我是吧。”

    贺芷灵冷冷道:“别自以为是,别想多。”

    我哦了一声,然后问道:“上次你说你能干掉监狱长,可是目前看起来,好像没有进展啊。”

    贺芷灵说道:“她根本不穿那些衣服。”

    我说道:“那怎么办。”

    贺芷灵说道:“不知道。”

    我说道:“那我在新监区怎么办,狱政科科长那老家伙比刀华还厉害,可难对付了。”

    贺芷灵说道:“你放弃吧。”

    我问道:“什么意思?叫我放弃?”

    贺芷灵说道:“人但凡遇到困难,该做的是怎么去面对,解决,你只有害怕。”

    我说道:“我当然害怕,但我现在不是想着怎么去面对解决吗。不然我问你干嘛。”

    贺芷灵说道:“她没来你就怕,所以我叫你放弃。”

    我说道:“能好好讲话吗?怕是一回事,但不一定代表放弃。上战场的人谁不怕,朝着敌人的炮火前进谁不害怕?谁不想放弃,可是能放弃吗!”

    贺芷灵说道:“说了一句有点男人样子的话。”

    我说道:“一直很男人,要不要试试。”

    贺芷灵说道:“别用对那些女孩子的招数来对待我。”

    我只好哦了一声。

    然后我问道:“你吃饭了吗,要不,我请你吃饭吧。”

    贺芷灵说道:“没空。”

    我说道:“你别总是那么忙,身体要紧。”

    贺芷灵说道:“我身体很好。”

    她冷冰冰的,让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过了一会儿,我看着她,我问道:“你觉得我们之间,有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话。”

    贺芷灵说道:“没有。”

    我说道:“那我们,算什么。”

    贺芷灵说道:“我开车,别打扰我,别说话。”

    好吧,她现在对我态度比前些天差了很多。

    看来不是假的生气,是真的生气,是被我伤透了心后的生气?

    不再和她说话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