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8章 钻研不透她的心
    吃完了牛排后,我倒了红酒,喝着红酒。

    贺芷灵也喝着红酒。

    我说道:“那如果不能把我搞上去这总监区长职位,那你还要跟我要钱吗。”

    贺芷灵说道:“不要那么多,可我跑腿费,要给吧。”

    我说道:“我去,还有个什么跑腿费。这事情都办不成了,还有个什么鬼跑腿费!”

    贺芷灵说道:“没有功劳。”

    我说道:“有苦劳,对吧。呵呵,你好意思拿吗?”

    我盯着贺芷灵的眼睛。

    盯了一会儿她的眼睛,我说道:“好吧,你肯定好意思拿的。多少钱。”

    这家伙,除了钱,还有什么。

    贺芷灵过了一会儿,才问我道:“是不是觉得我除了钱,没什么谈了。”

    我哈哈一笑,收住笑声,问:“你也知道?”

    贺芷灵说道:“很冷血。”

    我说道:“对,跟监狱长一样吧。不,不一样。监狱长是掉进钱眼里,你呢,是眼睛里都是钱。”

    贺芷灵问:“有什么不一样?”

    我说道:“不一样。监狱长如果有一天死,是为了钱而死,而你,是让钱为你死。”

    贺芷灵说道:“一样伤天害理。”

    我说道:“我可没这么说,你好歹有点任性,但是她监狱长没有啊。”

    我在冷嘲热讽。

    说完后,我说道:“其实你还是和她不一样的,你对我还始终是好的,没有对我下毒手,我知道你心里恨我。恨我对你的侵犯,对你的强行上弓。”

    我看着贺芷灵。

    她倒是平静。

    不过在喝了一瓶多的红酒后,两人心里虽然平静,可是也有点被酒精催情了。

    怎么就突然的喝到了一瓶多的红酒了,我也搞不清楚。

    贺芷灵说道:“钱我可以不要。”

    我说道:“你还是要吧辛苦费,求你了要吧,我不知道你要让我出什么代价呢。”

    贺芷灵说道:“这次破例。”

    我看着贺芷灵,笑了笑,说道:“是吗,破例,怎么我有点不太相信啊。”

    贺芷灵说道:“是。”

    我看着她,好像很认真的样子。

    我放慢了语速,温柔说道:“为什么会破例?”

    贺芷灵说道:“不知道。”

    她也放慢了语速,轻声说不知道。

    有戏!

    我是一下子突然这么想的,觉得有戏!

    我看着穿着休闲运动裤,短款白色上衣的贺芷灵,前卫时髦,新潮时尚,却又性感十足,不禁流口水。

    继续吧,反正啊,她心里是愿意和我发生点什么的。

    虽然她恨我,但是,我似乎可以感觉得到,她比恨更爱。

    我伸手过去,握住了她的手,她却像是被电触到了一样,缩了下几根手指,然后,眼睛看着我。

    我也盯着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不再只是冷酷和严寒,没有写着生人勿进的几个字,我大着胆子,握住了她的手。

    她还是看着我。

    眼神中,带着几丝的温柔。

    仅仅是一点点而已,如果不细看,她那个样子并没有和平时的有什么不同。

    我大着胆子,握住了她的手之后,像上次一样,慢慢的伸手上她的玉臂,捏她的手臂。

    她的眼睛微微闭了一点,我有些害怕,害怕她突然发作,我说道:“对了,你工作那么辛苦那么累,表姐,我给你揉揉吧。”

    她没说话。

    那行。

    那我就用给她揉一揉的借口,到她的身后去慢慢揉她,然后再动手动脚到她一些危险地带,调动起她的情绪,然后最后把她给那个什么了。

    我在动手了一会儿,我走过去了她的身后,开始按着她的肩膀。

    她的肩膀有些僵硬,我说让她放轻松,她放轻松了一些。

    接着,我轻轻的按着她的肩膀,然后,我身体前倾,压下去了一些,接着,我的手往下探,想要伸到她胸口的时候,她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睁开眼睛看着我。

    好吧,她还没到火候。

    我抽回手,继续给她按,她又闭上了眼睛。

    不过,我按了十分钟左右,手都酸了,没什么进展啊。

    不行,我要继续试探。

    我俯身下去,轻轻把头靠着她的脸庞,然后脸庞摩挲着她的脸庞,贺芷灵没有闪避。

    这之后,我的嘴唇贴上了她的脸庞,亲上了她的脸庞,她也没有闪避。

    马上的,我衔住她的柔软嘴唇,轻轻亲上了她的嘴唇,然后和她吻在了一起,她也主动的抬起头,和我亲在了一起。

    这种触电的感觉,真的幸福。

    和一个绝世大美女吻在一起,我不知怎么去形容这样的感受。

    不过,我可不满足于和她的香吻。

    &nb

    sp;   喝酒后的她,吐气如兰,媚眼如丝。

    我的手依旧往下探,我想,听到她这样的嗯嗯的声音,是到了火候了吧。

    到了她胸口的时候,她还是抓住了我的手。

    靠!

    一下子情绪气氛都被她给破坏了,这算什么嘛。

    既然给亲,给碰,就是不给往下摸了,也不给上了。

    那这算什么。

    也许她想要一个名分?

    要做我女朋友了才给我上。

    或者是因为再进一步,就让她联想到上次我强她那次,不过都过去了好些年了好吧。

    可是上次在崖洞下面,我们差点就搞成了啊,她那时候也给上啊,难道还是情绪没有准备好?

    可是我觉得她全身都是热的,不该是情绪没有准备好。

    和贺芷灵在一起就是难受,她所有的一切都靠猜,她所有的一切都不会说出来。

    不过这也正是她魅力的地方,她永远就是一个谜一样。

    我看着自己的手被她的手抓着,就在她的胸口,我看着她,我不再进行下一步的动作,也不再亲她了。

    贺芷灵这时候也睁开了眼睛。

    我问道:“怎么了。”

    我的意思就是问她为什么要抓着我的手,不给我继续往下一步。

    贺芷灵说道:“那个来了。”

    原来如此。

    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我非常的失望,说道:“哦,那,好吧,好失望哦。”

    贺芷灵看着我。

    我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然后喝酒,喝了一口酒后,我问贺芷灵:“那你还喝酒,不会有事吧。”

    贺芷灵说道:“不知道。”

    说着她还喝。

    我说道:“你别喝了。早点休息。”

    我站起来,开始收拾碗筷。

    洗碗的时候,我突然想着,这是坏事,不能上,但也是好事啊。

    为什么这么说呢。

    这说明贺芷灵是不反对我碰她亲她上她的,只不过是因为那个来了,她今天才拒绝了我。

    那如果那个没来呢?

    等过几天那个过了之后呢,那我不就是可以上了她么?

    既然她思想上已经允许了,那一切就好办了。

    可我搞不清楚,我这样算是她男朋友吗?她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刷着碗,想着这个哲学性问题。

    想了好久,我认为,其实她是打从心底不愿意,不乐意接受我当她男朋友的。

    她打从心底的对我的藐视蔑视,她是认为我和她不是同等的人,她认为她比我高级,我配不上她,她需要我,也不过需要我的身体而已,而并不是需要我的爱,她只是想要找我来满足她的身体需要而已,她甚至害怕我会缠着她,害怕我想要更深一层的关系,她这是身体索取的爱,和精神感情的爱无关。

    悟透了这点,我无奈笑笑,自己还真的是异想天开,以为贺芷灵看上我,癞蛤蟆可以迟到白天鹅的肉,不过却吃不定白天鹅,白天鹅的身体需要癞蛤蟆而已。

    好吧,不过我又去要她的心干嘛,要她的身体就够了,虽然我也很渴望征服她的心,可我深深明白,那是不可能的。

    洗了碗之后,我洗好手,走出来外面客厅,看着还在忙着写什么的贺芷灵说道:“我走了,你早点休息。”

    贺芷灵说道:“外面下雨。”

    我说道:“是吗?我怎么没发现。”

    我走到阳台前的玻璃门往外看,是啊外面下雨了,还是不小的雨,中到大雨这样。

    这样子我怎么离开。

    我说道:“是挺大的,那我。”

    贺芷灵说道:“门后有伞。”

    我,我无语了,我还以为她是要留下我,可怜我,要我在这里睡觉呢,结果来了一句门后有伞。

    我说道:“我以为你会留着我在这里过夜,你这个也太狠心了吧。”

    贺芷灵说道:“哦,那你留。”

    她还是淡淡的。

    好吧,有这句话也行了,那我就不走了,我留下。

    我走到沙发那里,贺芷灵坐着的地方,我看着忙着中的贺芷灵,身材曲线诱人。

    我依旧心痒难耐。

    我靠了过去,然后手就不老实的伸过去。

    刚一碰到贺芷灵,她就说道:“我忙着,别碰我!”

    只能一下子抽回了手。

    贺芷灵收走了桌子上所有的文档,文件,放进了文件袋里,然后站起来,看都不看我,直接进去了房间,砰的关上门。

    无法搞清楚这个怪家伙的想法。

    我开了空调,外面下着雨,但还是有点热的。

    关了灯后,我脑子里胡思乱想。

    我是个心理学专业的学生,可我却钻研不透人心,特别是贺芷灵的心,她,到底是对我是什么想法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