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3章 已被刀华洗脑
    我在骂着贺芷灵的时候,她却是一副无动于衷,任我骂的样子。

    她切着牛排,看起来心情非常好,没影响到她任何一点。

    因为她只要有钱拿,她就好心情了。

    我骂完了之后,问道:“钱还要吗。”

    贺芷灵说道:“要。”

    她抬起眼睛,看着我。

    我说道:“其实,我对你挺失望的,没想到你会变成这样子了。”

    贺芷灵说道:“我没有要你和女囚拿,我没有让你去剥削了女囚给我钱,我是要你自己赚的钱。”

    我说道:“那我怎么赚,那么大一笔,最终还不是落在女囚的身上?”

    贺芷灵淡淡说道:“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

    我说道:“那我不去跟女囚要,我能跟谁要?”

    贺芷灵说道:“你自己想办法。”

    我说道:“这一百万,我已经很努力的凑给你了,你还要我去哪儿凑给你?真的没有办法了。”

    贺芷灵哦了一声。

    我点了点头,说道:“好啊,好!既然这样子,那就不做了好吧。这个总监区长,我,不做了。你看吧,很多人抢着做,刀华的余孽们,一个一个摩拳擦掌,就是担心我上去了干掉她们,再加上那个位置可是肥缺啊!能捞钱,很多钱的。我也想很有钱,我也想这么捞钱,因为那样搞女囚,剥削吸血,能搞到很多钱。可是我良心过不去,犯法我就不说了,换做你,你有良心这么做吗?”

    贺芷灵说道:“我要五十万不多。”

    她还是那句话。

    我说道:“呵呵,好吧,那我不做了,行了吧。”

    贺芷灵说道:“可以先给你垫着,你有钱了给我。”

    我无奈了,我可不想刀华的余孽上去做了这个总监区长,我拖不起。

    万一刀华的余孽上去做了,那我可麻烦了,她们又要组织起来,对抗我们。

    我闭上眼睛,沉重的点头。

    这样一来,我又欠了贺芷灵一百万。

    难受,想哭。

    我上辈子一定是娶了贺芷灵,然后打死了贺芷灵,贺芷灵这辈子来找我索债的。

    我说道:“我们肯定是上辈子的夫妻。一定把你活活家暴打死了,所以你这辈子来索债的。”

    贺芷灵说道:“我瞎了眼也不会嫁给你。”

    好吧,原来她是那么的看不起我。

    吃完了牛排,贺芷灵喝了一大口红酒,看着盘子,没有了。

    我问道:“怎么,还想吃啊?”

    贺芷灵说道:“下次多做一份。”

    我说道:“呵呵,下次?下次我也不想来这里了。”

    贺芷灵说道:“哦。”

    我问道:“对了,狗呢?”

    从一进来,就没见到小狗呢。

    贺芷灵说道:“文浩的狗吗?死了。”

    我心一惊,小狗竟然死了!

    这只狗虽然是文浩的,是文浩那个可恶的家伙的,可是小狗无罪,小狗还挺可爱的,和我也有感情,和贺芷灵也有感情,虽然说贺芷灵看起来不喜欢它,但是它是真的喜欢那只小狗的,不然不会留着养。

    我问道:“它怎么死的。”

    我内心感到难过。

    贺芷灵说道:“烦它,扔下楼去。”

    我看着阳台外,然后看看贺芷灵,再想到刚才我还看到狗粮的,还有小狗用的碗,心想,这家伙多半是骗我的。

    我说道:“我不相信。”

    贺芷灵说道:“宠物店,我最近没空照顾它。”

    我说道:“还以为真的死了。”

    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我吃完了牛排,想着准备收碗洗碗的。

    可是,贺芷灵却没有说离开的意思,她甚至还倒了酒,又倒了一杯。

    既然你想喝,我就陪你喝。

    我也倒了一杯。

    贺芷灵盯着我,却不说话。

    这眼神,是几个意思?

    迷离?暧昧?还是想睡我?

    睡我我无所谓的,我欢迎,但,我搞不清楚贺芷灵亲我摸我,想要和我搞在一起,是因为爱吗?因爱生性,还是单纯的只为性。

    我拿起杯子,碰了一下贺芷灵的杯子,笑了笑,说道:“来,碰杯。喝一口。”

    贺芷灵这次倒是愿意和我碰杯喝酒,抿了一口后,她放下杯子,还是看着我。

    那眼神,有什么想说的东西吗?

    我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的?”

    她看着我。

    还是看着我。

    我说道:“那如果你有话要说,你说啊。”

    她还是没有说话。

    好,我来试探一下。

    我在桌子底下的脚伸过去,碰了碰她的脚,

    贺芷灵并没有把脚收回去,而是让我碰着。

    有希望!

    我当即收回脚,伸手过去,捏住了她的手。

    我的眼睛一直看着她的眼睛,她也看着我。

    我捏住了她的手后,摸了摸,好滑。

    这一刻,像是摸到了原子弹,心脏砰砰砰的跳。

    表面看起来我有多沉静,实际上内心打着鼓。

    看着贺芷灵,她却没有什么反应,我直接就伸手摸到她的手臂,隔着桌子,也只能摸到手臂了,我打算过去搂着她,亲她。

    正当我要站起来的时候,贺芷灵问:“干什么?”

    我说道:“哦,这凳子有点不舒服,我摆好它。”

    妈的,吓得我不敢过去了。

    我自认我胆子不小,可是面对她的时候,我真的是胆小到了极点。

    我假装把凳子摆好,换了个更舒服的方位,然后坐下去。

    然后看着贺芷灵的手还是放在桌上的那里,她都一动不动。

    我继续伸手过去,摸她的手。

    贺芷灵问道:“是你喜欢黑珍珠,还是黑珍珠喜欢你。”

    我一愣,然后说道:“怎么会突然问这么个问题。”

    贺芷灵说道:“随便问。”

    我说道:“她的,她是我的老板娘,就这样而已啊。”

    贺芷灵说道:“看起来你们关系并不简单。”

    我说道:“我和她真没什么,我和你至少有过那个。”

    我小声下去。

    然后又说道:“和她真的没什么。”

    贺芷灵说道:“没睡过?”

    我说道:“睡过,但,没碰她。她就是不让我碰。我自认是个色狼,但是她,我也不知道她想什么,她也是想捉弄我吧。”

    贺芷灵说道:“你平时怎么解决生理需要的问题的?”

    我看看贺芷灵,说道:“有女朋友的话,这个问题就容易解决啊。”

    贺芷灵说:“你有女朋友吗。”

    我说道:“没有。”

    贺芷灵说道:“没有怎么解决?”

    我说道:“这个,就是自己解决了。就,那样那样啊。”

    我说着,握着拳头的手上下动了动。

    贺芷灵说道:“哦。”

    我问道:“那你平时是怎么解决。”

    贺芷灵说道:“不解决。”

    我说道:“那还是不行的,你憋久了会憋坏。就像监狱很多女囚一样,会心理不健全,会崩溃。”

    贺芷灵说道:“是吗,我也会。”

    我说道:“那我可不知道你,可如果你这种很能克制住自己情和欲的话,那就不会了。因为你可以克制下去。不过如果你需要的话,我这边的话,可以勉强为难我自己帮帮你的。”

    我一边说,眼睛一边往她身上各个地方飘过去。

    贺芷灵说:“那狗需要,我是帮狗问的。狗发情,我照顾不了,我送去宠物店。”

    她这逗我玩呢?

    我说道:“你玩我呢。”

    贺芷灵说道:“就当玩你了。早点把钱给我。”

    说完她抽回我握着她的手,站起来,转身,回去了房间,砰的关上门。

    靠。

    这家伙。

    把我的情绪撩起来了,然后她却走了,真的是。

    她走后,我望了望自己的裤裆。

    早就一柱惊天。

    我休息了一会儿,喝完了酒,才收拾了碗筷。

    洗碗后,我出来看看她的客厅,本来想留在这里的今晚,可是,算了,还是走吧。

    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接着玩着手机。

    翻着翻着,翻到了那个小芒果的手机号上。

    这个?

    要不要给她打一个电话?

    还是不要了,已经很晚了。

    而且这时候打过去,此地无银三百两,人家和我还没有任何的什么关系关联呢,也没有喜欢我,我这么打电话过去太冒昧了。

    想找小芒果的原因,主要是自己对她挺感兴趣的,高大,性感,车模,发展成女朋友不错,有了个长期的固定女朋友,就是长期的固定床友,解决生理问题很重要啊。

    我也不想找什么所谓的灵魂伴侣了,那很难了,除非像是柳智慧那样的,和我才能真的聊得来。

    只要能解决生理问题就行了,什么精神依赖,灵魂伴侣,算了吧。

    我要想个办法把小芒果搞到手。

    第二天,先给贺芷灵转钱了。

    接着拜托她早点给我把事情办好了。

    贺芷灵没等我说完,就挂了电话。

    不过我知道,她肯定会去办事的。

    希望早点能搞好吧。

    接着去了一趟监狱,新监区,还是挺乱的,虽然我是副总监区长,但是我发号施令,很多人都根本不听啊。

    就是刀华的那帮手下们,特别的不合作。

    尽管派人去动员工作了,但是愿意归降的只是少数,很多人都被刀华洗了脑,已经没办法动员成功了。

    这真是伤脑筋,那看来只能我上去了新监区总监区长,再慢慢的用行动告诉她们,我们不会针对她们,不清洗她们,一点一点的给她们洗脑洗回来,让她们跟着我们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