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0章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路唯在喝了水之后,有点精神了,然后挣扎着,自己坐好了,不让我扶着了。

    我问道:“几天没喝水了?”

    她说道:“三天三夜,没吃饭,没喝水。”

    我说道:“那你还那么精神,真够顽强的,佩服你。”

    她轻轻一笑,说道:“谢谢你救我。”

    我说道:“咱先不说这个。要不要去医院。”

    她说道:“我没什么事。”

    我说道:“行了,小凌,让人来扶着路唯出去。”

    路唯自己挣扎着站起来:“我自己能走。能,走。”

    她摇摇晃晃。

    她担心她身上的恶臭熏到别人,沾染上别人的衣服,她不好麻烦人。

    我说道:“小凌,快点!”

    小凌这种人,自然不会叫手下自己上来,她懂得怎么做事做人,她自己上来扶着了路唯。

    我对小凌说道:“你带着她出去洗澡,吃饭。”

    小凌说是。

    有两个手下帮忙扶着路唯出去了。

    我则是走到了已经被弄清醒了的b监区指导员面前,说道:“我有话和你说。”

    指导员抬起头看着我。

    她眼神似乎还没有能聚焦在一起。

    我问道:“说吧,为什么这么对待路唯?”

    她咬咬牙,这种情况这种人,我见得多了。

    我笑了笑,说道:“原因其实我知道,不过我还是想听你自己说出来。”

    我拿着电棍放在她身上,她吓得大叫一声后退,然后撞到了墙上,头咚的一声,她捂着了自己的头。

    估计真的是很疼。

    我说道:“怕什么,保险都没开。”

    她急忙说道:“我说,我说!”

    我问道:“说。”

    她说道:“我们想知道她,路唯是不是幕后的主谋。”

    我问道:“是认为是路唯指使女囚们对总监区长刀华下手的,是吗。”

    她点点头,说道:“是。”

    我说道:“然后呢,干嘛问这个?知道了她是不是又怎样?”

    她说道:“我们要给总监区长报仇!”

    我哈哈一笑,说道:“真的是对总监区长刀华忠心耿耿啊,我真的很喜欢你这种手下,她人都死了,你还那么尽忠。不过,恐怕你意图不仅仅如此吧。”

    她说道:“就,就这样子的了,没其他的想法!”

    她瞪着个大眼睛。

    我说道:“不老实啊?”

    我开了电棍保险,一按,滋滋蓝光闪现。

    她急忙的靠后紧紧贴在墙壁上:“不要,不要电我!”

    我说道:“没电,不过你这么个态度,让我很不高兴啊。虽然我这有点逼供的意思,不过啊,既然你对付我,就不要怪我对付你了!”

    我恶狠狠盯着她。

    她说道:“我,我不敢,我没有对付你。”

    我说道:“你还不承认?告诉我,你逼着她一直问,是不是想问她是不是勾结我去做的。你是不是想问她是不是我指使她去这么做的!”

    她摇着头:“没有没有没有。”

    她连连摇着头。

    我把电棍伸向她,没碰到,她就大喊:“是是是!是的!”

    好吧,看来已经承认了,承认得非常的彻底。

    我笑了笑,说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道理你不是不知道!”

    她说道:“是,是这样子的。”

    她都要哭出来了。

    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一个指导员,竟然在我面前被我逼哭。

    她们折磨别人的时候,她们是不会理解别人有多痛的,等到她真的被电到了,她才会知道,哦,原来被电是那么的痛啊,原来被逼供是这么痛苦的感觉啊,原来那些以前被自己折磨的女囚们是这么疼的啊。

    我说道:“好了,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又想要闭嘴不言。

    我闭上了眼睛,抬起头,说道:“很不情愿合作嘛。”

    电棍伸向了她。

    她急忙说道:“我想做总监区长!”

    我睁开了眼睛,问道:“什么,你想做总监区长?”

    她说道:“是,我想这个事可能是路唯被你指使去这么做的,我的目的就是逼着问路唯,让路唯说出背后真像,是你指使她们去杀人,那我就能把你给推倒,我就可以想办法上去了。”

    这女人心有多狠啊,多毒啊,还以为她是真的要给总监区

    长刀华报仇,毕竟她是刀华的手下,还以为她此举也是为了扳倒我,没想到她却想得比我想得要深远,报仇只是说的好听的说法,她真正的目的是推翻了我,然后才能有机会爬上去!

    如果不是这么逼问,还真的问不出来。

    她说道:“我可以申请辞职吗。”

    她害怕我对付她,因为这时候,她心知肚明,新监区里我是老大,刀华死了,我是唯一的老大,她现在不敢和我作对,她留在这里就是被我们给整死。

    申请辞职,好歹算全身而退,监狱该给的薪水都会发,出去名声也好听点,是自动辞职。

    如果我要整她,有几个办法,第一整死,第二整残废,第三整开除出去,各种整法,她这么问的话,就是为了她自己的全身而退了,想要保全自己的身体,又要保全自己的名声。

    我说道:“看你表现了。”

    她一听,有希望,便问:“那需要我帮你做什么的吗?”

    我说道:“先召集你的手下,好好听话。看接下来你怎么表现,如果你对我好,我自然会对你好,如果你还想要继续和我作对,不好意思,我也会对付你。”

    她点头:“知道,知道。”

    我一挥手,对我们的人说道:“我们走吧。”

    我带着我们的人出来外面。

    结果走到禁闭室门口,在门口里面就听到禁闭室门外的监室楼走道有吵架的声音。

    不,不是吵架的声音,而是打架的声音!

    我急忙带着人冲出去,一看,原来是刀华的余孽们组织人马,对我们进行了攻击,她们进来找茬和我们的人吵架,吵架了就动手了。

    我出去见了后,对b监区的指导员说道:“看你表现了!让她们住手!”

    b监区指导员急忙上去,喊着让她们住手,结果刀华的手下们根本不管不听,她们来的人还特别多,她们骂b监区指导员:“你这个叛徒!”

    她们的人大喊:“杀掉这个叛徒!”

    都在喊着杀掉叛徒。

    她们恨叛徒。

    好吧,我也很恨叛徒。

    我对这帮已经被刀华成功洗脑的狱警管教们感到十分感兴趣,刀华给她们好处,她们认刀华是自己的恩人,刀华已经挂掉了,她们还懂得对刀华报恩,为刀华报仇。

    不过,肯定也不只是为了那个原因而已。

    她们害怕我上来之后,清洗她们,她们没有了好日子,所以她们就想着现在在这里把我给干掉了,把我们的人给干掉了,总之谁上去当新监区的老大都行,谁当这个领导都行,就是我们不行,因为她们害怕她们是刀华的余孽,我们上去后就对她们大清洗。

    看着她们打得我们的外面的人连连败退,我喊道:“都住手,有话好好说,有什么条件大家坐下来慢慢谈!”

    我叫了很多声。

    可是,无论我怎么叫,她们都是听不到的样子。

    好吧,看来我要用暴力手段,以暴制暴制止了她们才行。

    我对手下们一挥手:“上!”

    手下们一拥而上,双方战了起来。

    我点了一支烟,看双方斗得难解难分。

    不过,一会儿后,形势对我们不利了起来,因为她们人居然越来越多,参战的人越来越多。

    刀华的老部下真的不少,还带着人从外面进来参战的。

    我们的人打得很吃力,虽然说女人打架,不会像男人一样没多久就大规模受伤什么的,但是这么撑下去,我们的人也要被打伤打残。

    我急忙也准备加入战斗。

    我看着我身旁的那个指导员,她带着她的人,冷冰冰的看着我,眼中带着狠意。

    我说道:“上!对付她们!”

    我手一挥,她却不动,死死盯着我,恶狠狠的样子。

    我明白了,她想要干掉我。

    趁这个时候,趁着刀华的手下,同样她也是刀华的手下,她们本身就是一体的,趁着这时候干掉我。

    原本开始的时候她没有心要干掉我,她已经被我制住,她还帮着我对那帮冲进来对我们动手的刀华手下大喊大叫,想办法帮我,可是现在形势不同了,我们的人开始败退,她的心摇摆了,她立马站到了我的对立面,要对我下手,她心里肯定想着,如果把我给杀了,趁着这个时候把我给杀了,就解决掉了我这个麻烦,然后她们有希望了,同样,她那当上总监区长的希望又点燃了!

    我问道:“你想怎样?”

    她咬咬牙,下定了决心一样的,对着她刚才的几个帮着她打路唯的手下说道:“都不想这个男人以后把我们给清除出监狱吧!那就上吧,趁这个机会弄死她!”

    几个她的手下面面相觑,然后看着她们的指导员。

    b监区指导员喊道:“上啊!趁这个好机会!”

    她一声令下,那几个人马上真的冲上来。

    我大喊道:“你们会后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