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8章 成功软着陆
    在我说到刀华敲诈勒索女囚要钱的或死后,侦查科科长这时候打断了我的话:“张河,话可不可以乱讲,你有证据吗。”

    我说道:“要证据是吗?行,我们那里,我们新监区一大堆的证据,问女囚们,问被关的女囚们,问监区的狱警们,都是证据。”

    侦查科科长说道:“是吗,这万一是造假的串供污蔑刀华的呢。反正,刀华已经死了,都是你们说了算。”

    我说道:“死人不会讲话,但活人会。是不是真的一查便知,不过话说回来,你们成立的调查小组,难道连刀华为什么把她们锁在猪圈的这个原因。也不查清楚吗?”

    侦查科科长这下没说话了,咳嗽了一下掩饰自己心中不安。

    我说道:“你们成立个调查组,到底调查了个什么东西啊?”

    狱政科科长坐不住了,说道:“监狱长,我们这个调查组的确没尽到责任,我们能力有限,不过据我们根据调查的线索来推断,这次的女囚作乱事件并没有那么简单。”

    监狱长问道:“你说,怎么没有那么简单。”

    狱政科科长说道:“根据我们的深入调查,女囚们有可能是和监狱的某些工作人员勾结了之后,对刀华下手的。”

    监狱长吃惊道:“有这回事?”

    狱政科科长说道:“怀疑有这样的勾结。不然的话,女囚们怎么那么清楚知道刀华所在的办公室的位置,还有她们为什么那么轻易的出来?出来后直奔刀华的办公室,一切就是精心计划好的。而如果没有监狱人员的帮忙,她们怎么那么轻易就能上去把刀华扔下来?”

    一连串的发问,让大家都面面相觑。

    我说道:“狱政科科长,你这说的什么怀疑,你有什么证据吗。你查的时候没查清楚,你就说怀疑?怀疑什么都代表不了好吧。”

    狱政科科长说道:“我只是说说我心里的一个怀疑的想法,你那么紧张做什么。”

    我说道:“我没紧张,不过你说我们监区的人勾结女囚杀人,这话我可不爱听,我没有说什么袒护我们的人之类的想法,但是你这无中生有搬弄是非的中伤我们监区的人,我们可不乐意。”

    狱政科科长说道:“我们无中生有搬弄是非?”

    我说道:“你拿出证据再说话好吗。你拿出来了证据,再和我说这种话好吗!你拿出来了证据,再和我们大家说这种话好吗?你怀疑,我还怀疑你是杀刀华的凶手呢。”

    她说道:“你,你说什么。”

    我说道:“我说你没听到,你耳朵没有聋好吗。”

    监狱长对我说道:“你们辩论就辩论,不要人身攻击!”

    我点点头,说道:“抱歉。”

    好吧,我的确是太过激愤了一点,不该在那么多人面前那么的情绪激动对她进行人身攻击,即使心里憋屈,也要装出大度来。

    监狱长有点满意,对我点点头,然后说道:“怀疑却没有证据,话就不能乱说。你们调查组的怀疑,不能作为证据。”

    狱政科科长干脆说道:“我建议这个案子交由公安机关部门来查,报警。他们一定能查个水落石出!至于到底谁是凶手,警察查了后,我们就知道了。”

    一听这家伙说让监狱长报警,我可不算很乐意了,心里有些慌了,一旦报警,我们真的有可能被查出来。

    监狱长说道:“人死了,的确是麻烦事,如果人没事,我们可以压得住。人死了,如果要压下去,出事了我们很麻烦。”

    监狱长的那个意思是要报警,让警察来解决了。

    我盯着贺芷灵。

    贺芷灵你快说话啊,要不真的查出来我就死了。

    贺芷灵对监狱长说道:“如果警察查到刀华虐待女囚,勒索敲诈女囚呢?”

    大家都愣住。

    贺芷灵说道:“到时候,他们不会说是刀华勒索敲诈女囚,而是我们监狱在勒索敲诈女囚。到时候谁来承担这一切麻烦?我们能把责任推上刀华头上,说不关我们的事,是刀华自己这样子做吗?如果媒体知道,上头知道,媒体舆论压力铺天盖地而来,把我们推上风口浪尖,我们在座这些监狱领导,恐怕谁也不能置身度外吧?”

    贺芷灵竟然想到了这个,我竟然想不到。

    她用这一点来告诉在座的各位:刀华剥削勒索敲诈虐待女囚,如果这件事捅出去被曝光,到时候舆论压力铺天盖地而来,上头也被问责,管理局和司法马上找上门来,所有在座的人基本都完蛋。

    她们都沉默了。

    果然是贺芷灵,智者果然千虑。

    她说这个也真的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如果警察一查下去,有人曝光出去或者不小心曝光出去,真的要完蛋。

    连我都要遭殃。

    给贺芷灵的这一百万,值得。

    她的头脑和我们的果然没得比,完全是超越了几个层次的级别。

    监狱长问狱政科科长:“你觉得呢?”

    监狱长又看着大家,问道:“大家觉得呢?还要不要报警。”

    有人说道:“我们也不知道新监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在自己的监区,是自己管的事。”

    监狱长说道:“可上面查下来,他们可不会这么说。”

    众人都没话说了。

    刚才还叫嚣着报警什么的那个狱政科科长,最沉默,低着头。

    人都是自私的,在关乎到自己命运完蛋面前,其他的什么申冤昭雪之类的事,都显得非常渺小了,那都是刀华自己的事了,关我什么事,个个都是这样想法了。

    一个一个的全都沉默。

    全军覆没,再没人敢叫嚣报警。

    监狱长问狱政科科长:“你们调查组是不是有调查到刀华勒索剥削虐待女囚的事?”

    监狱长心知肚明,肯定是有的,不然她那些钱,刀华孝敬她的钱都是从哪儿来的?

    狱政科科长小着声音:“有。”

    监狱长说道:“刀华这么做,置监狱规章制度不顾,甚至藐视法律,公然犯法,这样做是不对的,是不行的,是犯法的!那大家说,该怎么处理吧?”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没人说话。

    监狱长问副监狱长贺芷灵:“小贺,你说说看你的想法。”

    贺芷灵说道:“我提一点自己的意见,监狱长您觉得对就采纳,如果觉得不对,你不用采纳。我认为报警是不可行的,这些丑事一旦被揭发,监狱就换天了,大家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至于那些杀人的女囚,特别是那几个主谋带头的,必须严惩,杀人这么大的事,是该交由公安机关和法院来处理。可是既然不能报警,也就不能交给有关部门,那就我们监狱自己处理了。我没有偏袒女囚的意思,但这件事的的确确是因为刀华自己有问题,所以才遭致女囚的复仇,我认为对女囚的处分最主要还是集中在几位主谋带头的女囚。关于刀华,前新监区监区长怎么处理的就怎么处理。也算是给她和她的家人一个交代了。如果大家觉得不对,还希望在座各位指正错误。”

    前新监区监区长也是被整死的,还弄到了个光荣的名头,而现在这刀华,一样的也享受前新监区监区长一样的光荣待遇。

    不过对我来说,无所谓了,人都死了,已经死了,享受就享受吧。

    监狱长问大家还有什么意见吗。

    众人都说没有了。

    狱政科科长和侦查科科长几个肯定意见大大的,可是她们也无奈了,如果不是因为刀华自己这么对女囚,她们还能查到底,即使她们没办法查,也能让警察来查,但现在爆出刀华这么对女囚的丑事来,她们也无奈了。

    监狱长说道:“既然都没意见,就这么处理吧,小贺你来处理。记住了,一定要保密,一定要好好解决!一定不要出现其他任何的麻烦问题!”

    贺芷灵说道:“是,监狱长。”

    监狱长说道:“都记住了,安全,安全第一!要我每次开会都要说这个问题!散会!”

    说完,监狱长先离开了。

    侦查科科长和狱政科科长心里不爽,两人站起来后,那白白的怨毒目光瞟向我这边来,然后往外面走出去。

    我无所谓了,你们怎么看就怎么看了,反正这一关,我算是安全度过,软着陆了,我今晚要好好请贺芷灵吃个饭,感谢她,该给她的钱,也要给她,我真的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过既然已经软着陆后,我还有意见极其重要的事情要找贺芷灵,那就是哪怕花很大的代价,我也要搞上这个新监区监区长的位置,不然如果是刀华手下的人捷足先登,那我们就白干了。

    可是贺芷灵到时候又是狮子大开口,要捞我一笔钱,说是要搞定监狱长等几个监狱领导,不然就不能弄我上去。

    其实我也理解,不过她这家伙自己要的比人家几个领导要的加起来还多,这才他妈的真的是操蛋。可是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先上去当了这个总监区长,然后,再想办法好好捞钱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