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7章 会议室唇枪舌剑
    本身狱政科科长和侦查科科长和我就不对付,我再得罪她们了之后,她们更想着整死我,因为她们认为刀华的死是我主谋的,即使我没有参与我没有做,她们就是屈打成招也要让女囚把幕后主使指向我。

    可问题的关键是:这件事我的确是主谋,我重大参与了的。要是查出来,那我还不真的完蛋啊。

    这该怎么办,我捂着脸,陷入沉思中。

    小凌说道:“她们现在主要调查的方向,是我们。逼着女囚都要逼出来我们是主谋的证据。”

    我说道:“就是屈打成招打出屎来,也要逼她们说出我们是主谋。”

    小凌点着头。

    我说道:“希望她们咬着牙关吧。”

    小凌说道:“我认为她们能咬得住,主谋也就两三个人,她们都能咬得住,其他的女囚不懂的,那几个女狱警,也只有两个知道,如果那两个咬得住,不说出来,我们不会有事。”

    我说道:“我担心的是万一她们让警察来查。”

    小凌说道:“应该不会吧。”

    我说道:“什么应该不会,如果她们查不出来,她们又怀疑我们是主谋,她们肯定报警,让警察查!警察有查案的一套,他们能攻心,能撬开人的嘴,如果真的报警,我们就麻烦了。”

    小凌说道:“那怎么样才能让她们不报警?”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

    正说着,桌上的电话响了。

    这倒是吓了我一跳。

    我拿了电话,接了电话。

    是贺芷灵打来的,听到贺芷灵的声音,我就知道,多半有救了!

    贺芷灵掌握着监狱里所有大事的一手资讯,我们干的这个事,她已经知道了。

    贺芷灵打过来后,说道:“胆子真大。”

    我说道:“你在说什么。”

    贺芷灵说道:“和我你不用装。”

    我说道:“有些话还是不说明白的好,隔墙有耳。”

    贺芷灵说道:“担心被警察查到吧。担心被提去审讯的她们供出实情吧。担心被抓担心坐牢吧。”

    她完全知道这些事,甚至知道我们担心什么。

    我说道:“你能帮我?”

    贺芷灵说道:“钱。”

    我说道:“多少钱。”

    贺芷灵说道:“一百万。”

    我说道:“我没那么多钱现在!”

    贺芷灵说道:“你会有的。”

    我说道:“能不能分期付款?”

    贺芷灵说道:“三天之内必须给我钱,我现在把事情帮你解决。”

    我说道:“好。”

    我还能怎样,除了说好之外,不能怎样了。

    挂了电话后,小凌问我道:“副监狱长打来的?”

    我说道:“要一百万,帮我们解决后顾之忧。”

    小凌说道:“给啊!钱我们可以再赚,新监区只要是我们的,我们赚一百万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我说道:“我知道,可是我现在拿不出那么多钱。”

    小凌说道:“我帮你凑。”

    我说道:“不用了,我应该自己凑得起啊。”

    小凌说道:“你看你客气什么,这是我们一起做的,以后,我们在这里一起赚钱。我不是说平起平坐的意思,只是想先好好解决了这件事。”

    我说道:“行吧。你有多少。”

    小凌说道:“我努力找的话,能找一半。”

    我说道:“五十万,是吧。”

    小凌说道:“是,五十万。”

    我说道:“好。那我找五十万,给她就是了,我也真的担心我们被查到。”

    小凌说道:“我们之前考虑的还不够周详。”

    我说道:“当时第一个担心是计划不成功,女囚失败后反被全部整死。第二个担心是计划成功之后,我们怎么擦屁股。”

    小凌皱皱眉头。

    我说道:“话是脏了一点,但就是这个道理。继续去盯着调查组,然后,尽快凑够钱吧。”

    小凌出去了。

    我默默的在办公室抽烟。

    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减压了不少,没那么重了,但还是有些担忧,因为还没有真正的把这件事情处理完。

    不过只要有贺芷灵的一句话,我想,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可凡事无绝对,我要

    等到船安全靠岸了,才能真正的放下心来。

    监狱长召集紧急会议。

    我这种身份的,是肯定必须参加的了。

    到了那个大会议室一看,里面只有十几个人,基本都是监狱的领导大腕了,主任啊,贺芷灵副监狱长啊,各个部门的主要领导,狱政科科长,侦查科科长,全都到齐。

    监狱长在讲台上阴沉着脸。

    我们在下面乖乖坐好。

    监狱长咳嗽了一声,很沉重的样子,说道:“监狱里今天发生的大事,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吧。”

    说完,她环视全部十几个人一圈,说道:“新监区长刀华,不幸被劫持女狱警开门出来的囚犯扔下楼杀害了。刚刚医院传来的消息,确定人已经死了。”

    在场的人虽然大家都知道了,但是听到监狱长这么一说,还是发出了轻微的惊叹声。

    还好不是叹息。

    就这么个缺德货,谁去可惜啊。

    坏事是我做的,我自然有些心虚,但是我要控制我自己,不能让,谁看见我哭泣,假装漠不关心你,不愿想起你,任你消失在世界的尽头。

    监狱长说道:“短短的几分钟时间,这帮女暴徒,就杀害了新监区长!我找你们来,就是要告诉你们,我每次三令五申,再三强调,安全为主,安全第一!你们全都当耳边风!出事了,麻烦了,就让我来解决,我怎么去解决。哦现在人死了,她家人到时候来闹,我能怎么办。”

    监狱长这老家伙也真够没良心,人死了她不可惜一下,甚至连惋惜都不装,直接说死就死吧,还连带把我麻烦了之类的话。

    贺芷灵这时候突然发话说道:“的确如此,出事了我们这些监狱主要领导就要承担责任。可是这件事的主要责任不在我们身上,是在刀华自己身上。”

    所有人都看着贺芷灵。

    贺芷灵说道:“按照监狱的严格的规章制度,女囚们是该关进监区里面,不该关在监区的外面。刀华把她们关在了监区的外面,自己行政楼的旁边,这才让女囚有了可乘之机。”

    狱政科科长开始找茬了,问:“副监狱长,那你的意思说刀总监区长是死有余辜,活该受死了?”

    贺芷灵说道:“我没有那么认为,可大家好好想想,假如刀华不是把女囚放在外面关,女囚们会那么容易就上去接触到她吗?”

    众人不少人点头。

    狱政科科长说道:“副监狱长,你要搞清楚一点,那些女囚是什么人?”

    贺芷灵对狱政科科长说道:“你说。”

    狱政科科长说道:“据我们所调查,那些女囚,全是监区里最反叛,最不听话,最危险的和狱警们和监狱对着干的女囚!刀华只能把她们带到那里关着,隔离开来治理!刀华做的不对吗?”

    贺芷灵说道:“如果女囚们是这样子的话,她这么做,是对的。可是你们有没有调查女囚们为什么不听话,反叛,和监狱对着干的原因?”

    侦查科科长说道:“这还需要原因吗?治理不听话的女囚,还需要原因?真是可笑。那些女囚们如果听话的话,为什么进来监狱里面来?而不是好好的在社会上好好生活。”

    胆子好大,直接就这么攻击贺芷灵了。

    贺芷灵说道:“监狱里大多女囚都是愿意接受改造的。”

    侦查科科长说道:“那也是因为我们强行治理的结果。不是她们心甘情愿,是她们害怕我们。”

    贺芷灵说道:“你说的对,但不是全对。我不去谈别的女囚,就说这部分女囚为什么不听话?”

    她们说道:“你副监狱长去查了吗。”

    贺芷灵说道:“我不需要去查,新监区的人最有发言权。”

    说完,贺芷灵指向我:“张河,新监区的副总监区长,他对新监区比在座的各位更加了解新监区吧。”

    她们都看着我。

    贺芷灵说道:“请新监区副总监区长张河说一说,为什么这些女囚会被关在外面,为什么会会犯下这案件。逃出来却不越狱,也不针对别的监狱的人,只是对刀华下了杀手。”

    侦查科科长说道:“这有什么好说的?杀人偿命,就这么简单。这帮女囚们乱来,那就让我们好好治理了就是,不听话的就弄听话,实在危险的就拔掉这危险。”

    侦查科科长迅速说着,生怕我说出来实情。

    监狱长说道:“让他说!”

    侦查科科长闭嘴了。

    我站了起来,说道:“女囚们的确是因为不听话,所以才被刀华关进那些小房间的。近百名女囚,被关在狭小的几个房间里,睡觉的时候腿都不能伸直,一个叠着一个的,她们称之为猪圈。刀华每天锁着她们,她们几个月几个月的不见天日,生病了也没人管,一天喂一点馊饭菜,女囚们一个一个的骨瘦如柴。而刀华锁着她们的原因是什么?因为敲诈勒索!因为想要从她们身上搞到钱,她们不给钱,刀华就锁着她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