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6章 谁都是嫌疑人
    狱政科科长问我道:“那些女囚为什么关在那里。”

    我说道:“刀总监区长说她们不听话,要好好管教,就带着她们关到了那里。”

    她还问我道:“你还知道什么!”

    我说道:“什么也不知道了。”

    她问道:“那些女囚你熟悉吗。”

    我说道:“以前和她们聊过几次,也不算熟悉吧。我才去了新监区没多久。”

    狱政科科长看问我什么都不知道,她说道:“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说道:“真不知道了。”

    狱政科科长说道:“我可警告你,别让我们问别人查出来什么,到时候没你好果子吃。”

    她这么一说话,我直接发飙了,我怒问:“狱政科科长,你这什么态度?”

    她看到我发火,问我道:“什么什么态度!”

    我说道:“你是在审问犯人吗?请问!我是犯人吗!我是来这里协助你调查我们新监区长被扔下楼的事件,我不是嫌疑人,你搞清楚!”

    她说道:“我怎么不搞清楚,只要没查个水落石出之前,谁都是嫌疑人。”

    我骂道:“你大爷的即使我是嫌疑人,也轮不到你这八婆来查我吧!也轮不到你这老太婆来审讯我吧!”

    她怒得手都发抖:“你,你叫我八婆!”

    我说道:“你把我当犯人看了,我还不能叫你八婆了吗!”

    她怒道:“你不要那么嚣张!”

    我说道:“我怎么了,你先侵犯我的还不能我说你了啊。”

    她指着我,道:“你,你等着!”

    我直接站起来,过去开了门出去:“我等什么?等你找人来打我?屈打成招?我还怀疑你是嫌疑犯!你等着!”

    她怒道:“你这个小王八蛋!”

    竟然敢这么对我,我也不让你好过。

    我出去见到好多人都被带来审讯了,我直接找了防暴队的人,说我在上面被狱政科科长怀疑成嫌疑犯,那家伙竟然想对我动用私刑审讯。

    防暴队和我多铁啊,跟着我上去,直接对狱政科科长警告:如果对自己的监狱同事动手,她们绝对会维持秩序。

    私下的话就是警告了狱政科科长,敢对监狱的同事们动手,我们就对你动手。

    狱政科科长再怎么牛,也牛不过防暴队的,只能气着看着我,一句话憋不出来。

    接着我就和防暴队的人在外面守着,等着一个又一个人进去问话出来。

    还有女囚们,一个一个的被带来问话,然后放出来带回去。

    我也不知道她们到底问了什么,也不知道她们到底说了什么。

    更不知道查到了什么。

    之后,我们的人该问的都问过了之后,我回去了自己办公室。

    小凌在我的办公室里。

    我们把门反锁,让人在外面守着,不许任何人过来,要是有领导来,务必马上敲门通知我们。

    因为,怕隔墙有耳。

    我看着小凌。

    我心里是有些乱的,有些慌,毕竟啊,我们是主犯,主谋,我们出谋划策杀害了刀华,这不是一件小事,是要人命的大事。

    假如查到我们,我们的结局就是一起到法院去写我们最终的结局。

    可是我心里慌,表面是要假装镇静的。

    但是小凌看起来特别的镇静,不是装出来的,而是根本上就是发自内心的镇静。

    我点了一支烟,笑了笑。

    笑自己的胆小,笑自己的懦弱,笑自己的怯弱,笑自己不如一个女孩子。

    小凌问我道:“你高兴?”

    我对小凌说道:“我们成功了。”

    小凌说道:“意料之中的成功。没有意料之中的任何抵抗。”

    我说道:“对,成功得非常的顺利,顺利到让我根本就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从开始到结束,短短的不过一会儿,我们之前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其实不是我们想得太多,小凌早就认为这个计划方案可行了,就是因为我,所以一直搁浅着这个计划。

    小凌并不想那么多,所有的计划都是要冒险的,只是她认为我想的实在太多了,太谨慎反而成不了事。

    如果不是因为小凌一直坚持,估计这个计划早就被我压下去了。

    可是成功了之后,我们除了高兴,还有的就是心里面的紧张和慌张了。

    怕被查出来。

    不,不是我们。

    而是我自己害怕。

    小凌反倒是一派大将之风,既做之则安之的样子,反正已经干了这件事,查出来也没办法,那就承担责任,被杀就杀,被抓就抓。

    可我是真的怕。

    我的胆量不如小凌。

    小凌说道:“不说以前了,就说下一步。”

    我说道:“好吧,说下一步。也不知道她们到底查出了什么,查到女囚怎么说的吗?会不会供出我们来。”

    小凌说道:“放心就好了,绝对查不到我们。”

    我问道:“你被她们叫进去问了吗。”

    小凌说道:“叫了。”

    我问道:“你怎么说的。”

    小凌说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说道:“那么牛气。一口咬定?”

    小凌说道:“一口咬定,全都不知道。”

    我说道:“那你比我还牛。刚才那狱政科科长牛得很,还想逼供我,我直接和她翻脸了。”

    小凌说道:“打她啊。”

    我看着小凌那个认真的样子,并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我说道:“我也想打,但直接动手的话,就不好吧。”

    小凌说道:“我们是同僚,我们不是嫌疑犯,她们更不是警察。如果要审讯,轮不到她们来审讯。”

    我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也是对她们这么说的。”

    小凌说道:“下一步打算怎么走。”

    我说道:“看她们怎么查吧。带头的女囚是免不了被惩罚处分的。就不知道她们让不让警察来处理,如果是警察处理就麻烦了。这几个带头的女囚,罪上加罪。”

    小凌说道:“也不会被判死刑吧,最多加多几年徒刑。”

    我说道:“那就不知道了啊。我更想知道我们会不会有事。”

    小凌说道:“放心,肯定不会。”

    小凌言之灼灼,非常的坚定断定我们肯定没事。

    好吧,但愿没事吧。

    我说道:“盯着调查组。”

    小凌说道:“好。”

    刀华死了,终于死了,我心里高兴得很,但也很担心。

    这个老不死的家伙,在和我们纠缠了那么久,终于让我们和女囚们联手做掉了,她的死完全是咎由自取,我们不是第一主犯,主犯是女囚们,她激起了女囚们的彻底仇恨,有她就没有女囚。

    她死了,这边的监区我几乎没有什么敌手,除非上面安排个不是我们的人下来,安排个类似刀华这种人下来。新监区轮到我们大施拳脚的时候。

    可是我又担心女囚们经不起,被查出来。只是监狱里面的人来查还好,那什么狱政科和侦查科成立的调查组,那调查的手段粗糙得很,最多也就是逼供,那根本就是活活把人打得供出来的,那供词都不能成为真正的证据。

    可是如果是报警了,真的警察,刑侦的人下来查那就不同了,警察有手段,有科学的方法攻破人心,查取蛛丝马迹,真的有可能把案子给破了,到时候就是我和小凌的完蛋之时了,真的很担心她们会报警让警察下来查。

    好在,这计划真的成功了,刀华死了。

    我离开的那时候,只远远看了刀华,我没有敢走近看,我担心看到她死的惨状,那是我害死的,我怕做梦的时候会梦见那张恐怖的死相的脸,也怕每天时时刻刻想起来她死的惨状。

    就这么一个作恶多端不可一世的人,竟然那么轻易的被我们给整死了,真的是有些意外。

    女囚们一个一个的被拉去调查了,其中的几个带头的,串供说是她们自己的主意,她们骗着身体不舒服喊疼,骗取了女狱警的信任开了门,然后女狱警进去后就让她们给劫持了,接着她们打开了猪圈的门,冲上去了行政楼上,把刀华扔下楼。

    因为她们恨刀华已久,因为刀华对付她们,刀华把她们关在了猪圈里,刀华要剥削她们,她们不肯屈服,所以刀华才会这么对她们。她们想着与其被刀华剥削致死,还不如拼死一搏,就想出了要弄死刀华的这个计划。

    调查组还查了几个被劫持的狱警,女狱警们都一口咬定被劫持的,调查组也就查到这些东西了。她们调查得到的基本结论就是女囚计划好的劫持女狱警后打开监室门,然后上去谋杀刀华的一起恶性刑事案件。

    可是这时候,有人提出了异议,那就是狱政科科长那老家伙。

    她认为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女囚们怎么能够如此轻易骗到女狱警开门?她怀疑女狱警和女囚们串通好的,她怀疑刀华的死不仅是和女囚有关,更是和监狱的某些工作人员尤其是刀华的对手有关,她调查查问的方向就朝着这个方向查下去了。

    当小凌她们来告诉我,女狱警们说狱政科科长和侦查科科长开始往这个方向查的时候,我的确害怕,怕她们真的查出来,怕女狱警们撑不住开口说是她们参与的这个计划,而上面发号施令是某某某,然后这个就是小凌的传达手下的某某某又供出小凌来,那,如果小凌撑不住,又供出我来,那我们就真的完蛋了,一船人全部翻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