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3章 假装高雅的圣女
    我听到贺芷灵对我说的一些话虽然还是冷酷的口气,冷冰冰的,甚至很难听。

    不过我觉得她是在关心我的,我就问道:“我知道你很关心我,对吧。”

    贺芷灵说道:“对每个手下,我都关心。”

    我说道:“呵呵,是吗?提一提昨晚的事吧,昨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那个黑珍珠喝多了,所以她疯疯癫癫的。”

    贺芷灵说道:“看起来比你我还要清醒。”

    我说道:“没有很清醒吧。她后来摔了一下,脚啊什么的全都淤青了。”

    贺芷灵说道:“是吗。”

    我说道:“你这是吗?这句是吗,是什么意思啊。难道你觉得她不是这样子的吗。”

    贺芷灵说道:“哦。”

    跟贺芷灵聊天,是不可能好好的进行沟通的。

    贺芷灵问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问道:“为什么摔倒?”

    贺芷灵说道:“敲窗。”

    说的是我和贺芷灵亲吻的时候,她在敲玻璃窗破坏我们。

    我说道:“她说反正就是不想看到你好。”

    贺芷灵说道:“吃醋?”

    我说道:“那应该不会,估计就是简单的不想看到你我好。”

    贺芷灵说道:“昨晚我们之间发生的什么事?”

    贺芷灵扬着头问我的。

    我沉吟片刻,说道:“我们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

    贺芷灵说道:“对。”

    贺芷灵故意的努力撇清我和她之间发生过的什么事,我心里其实也明白,她根本就看不上我,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怎么会那么努力去撇清和那个人的关系,那应该巴不得把他迎入自己的生活世界吧。

    她这么急着让我去和她撇清关系,我心里的确是挺不好受,这么说来,她根本就是没有真正的被我吸引到,只不过是一时的心动的想要和我发生点关系而已,她也不是真正的爱上我,没有真正的被我吸引到。

    她本身多冷酷,多高雅,多冰冷都好,她贺芷灵都是一个健康成熟的女人,她也需要男人,可明明需要欲,平时却都要装的非常的高雅和性绝缘体一样的样子出来,不就是上个床吗,就至于那么扭扭捏捏的吗。

    我看着贺芷灵,觉得有些恍惚,现在的她,和昨晚在车里的她,完全是两个人,这不由得让我觉得我和她发生的一切其实都是一场梦。

    可她这样的表情和冷漠,让我感到十分难受,因为这样显得很无情。

    也许我太高看自己了,人家贺芷灵只不过自私的想要我来帮她满足她的一个性需求而已,我却升华到了什么互相吸引爱慕的那一层面去了。

    看来以后,我还是要远离她一些的才好。

    我不能去当她的一个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工具。

    当然我也想和贺芷灵保持界限,可是人的精神再伟大,一次挑逗的缠绵就可以改变初衷。有的时候,所有的意志,道理,在人的**面前实在太苍白了。

    她以后要是再召唤我,再这么叫我,再来勾我,我真的能够压制得住自己吗?

    根本不行。

    我根本无法拒绝得了贺芷灵。

    可是,我为什么要拒绝呢?这种好事,我干嘛要拒绝呢。

    如果我有女朋友,可能我会拒绝,可是我只是一个单身汉,我和谁搞又有什么违背道德的说法。

    回到了自己办公室,我抽着烟,想着事。

    和贺芷灵这种人在一起,是不可能开心的,她不温柔,什么所谓的贤良淑德秀外慧中,在她身上根本看不到的,黑珍珠也是如此,倒是曾经的梁语文,还有李琪琪,她们都是好女人。

    可是啊,梁语文已经走了,李琪琪的话,我不是很喜欢。

    我最爱的是柳智慧,可天知道她现在身在何方,是死是活。如梦如幻,飘摇在远方。

    曾经的李琪琪自己不在乎,所以她看到我对她的那种态度,和看起来没有未来的迷茫将来,她离开了我。

    曾经的梁语文我自己没有好好珍惜,也是在作死,但相对来说,对梁语文还是不错的,可天知道上帝和我开了一个那么大的玩笑,让她远远的离开了我。

    至于格子和林小慧,大概是因为我不够爱,也大概是因为我们之间的确有明显的差距,我无法走入她们的生活,和她们在一起注定将来会伤到她们。

    反而是谢丹阳,薛羽眉,彩姐这样的,注定我和她们不能走到最后的,反而成为了我生活的寄托。

    谢丹阳是很好的,假如没有,我是说假如,假如没有徐男,她的确和我是最好的。

    薛羽眉这个女人,娇媚妖艳,她也挺愿意和我走到一起,可是我总觉得我和她不是一路人,是我要求

    的太高吗?我需要的一个温婉温柔的居家女人,却不是她这样子的。

    彩姐也很好,她就像一个避风塘,让我感到心伤的时候,是我避风的好地方,只可惜彩姐这人对金钱的追求大过于一切,再加上她年龄比我大,而且她想要的男人也不是我这样子的。基本和彩姐就是玩玩的状态了。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话铃响了。

    徐男找了我。

    我去了徐男那边。

    到了徐男的办公室,却见不到徐男人。

    突然一人关上了办公室的门,从办公室门后跳出来,一下子从我身后抱住了我。

    这是干什么,袭击我吗?

    当即,我一个过肩摔,将后面的人从后背直接摔到前面地上。

    接着上去,一手抓住她的手,用学来的擒拿术直接反手一拧,膝盖跪着抵在了她的脸上,制服了她。

    “哎呀,痛!”

    一看,竟然是谢丹阳。

    搞什么鬼啊这是。

    我急忙站好了。

    没等谢丹阳开口,我立马先下口为强:“你这样做你不会知道你害死人啊!你没事干搞突然袭击干嘛啊!你不知道我监狱里很多敌人吗?我还以为是敌人!还好没拔刀出来捅死你!”

    谢丹阳气得爬起来后,狠狠踹了我一脚,我被踹的连连后退,然后我一个假装摔倒,摔在了凳子上。

    谢丹阳本来想转身就走人的,她是真的生气了,被我这么一个过肩摔,还被我破口大骂一顿,肯定气死了。

    可是看到我被她踹的飞出去了,她急忙过来,扶起了我:“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

    我坐起来:“都把我打成这样,还不是故意的啊?”

    谢丹阳说道:“那你先打我呢。”

    我说道:“谁让你这么偷偷的埋伏突然跳出来打人呢?你这样子很危险知道吗。我以为是敌人,如果是你的话,我舍得摔你么。”

    谢丹阳说道:“生气了?”

    我说道:“知道是你,就不生气了。”

    我问道:“徐男呢?叫我来干嘛。”

    谢丹阳说道:“是我让她叫你来的。”

    我问道:“你,让她叫我来干嘛。”

    谢丹阳说道:“你记得那天晚上你说你要陪我么。”

    我想了想,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啊?”

    谢丹阳说道:“你在山上打野战下来那晚。”

    我一听,哭笑不得:“我怎么打野战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那完完全全的是因为意外,被人追杀的!”

    谢丹阳说道:“你们衣衫不整,还不是野战过后?”

    我说道:“那因为衣服都湿透了,只能脱了晒啊,不然穿着我们不冷死了啊。”

    谢丹阳说道:“那你记得那晚上你说什么了吗。”

    我说道:“那晚我们一起吃饭啊,然后喝酒啊,说了很多话,还说了什么了。”

    谢丹阳说道:“你答应我你要陪我的,你这个骗子!”

    我一拍她丰满屁股一下:“谁说我骗子了啊!谢丹阳,那晚难道你没看到我们和人家打架吗。”

    谢丹阳说道:“是啊,和新监区的人打架,回来的时候,你就靠到朱华华那边去了,理都不理我。”

    这家伙看来吃醋了啊。

    那晚我是答应陪着她的,结果发生了新监区围着我们的事,然后我找人揍了新监区那个队长一顿,我们离开的时候,朱华华闷闷不乐对我不爽,那我就去和朱华华一直的解释我为什么和黑社会有染。

    好了,结果这之后我就忘记了答应谢丹阳的事,我要陪着她,然后这家伙一直怀恨于心啊。

    我说道:“那时候你也见了,事出意外,不是我不想陪你,是真的有事了啊。”

    谢丹阳说道:“不是不想陪我,是根本想不到陪我的事了!”

    她捏我的耳朵。

    我推开她的手,说道:“那谁还能记得起来啊,都这样子了,肯定心里只想着那些破事啊。”

    谢丹阳说道:“我拉了你一下,我想和你一个车,可是你还是和朱华华上了一部车。我只能自己和徐男去坐车了。”

    说着说着,谢丹阳很委屈的样子。

    我看着谢丹阳这副委屈要哭的样子,禁不住想笑出来。

    她总是这么的直接,没有拐弯抹角,没有什么心机,对我就是有什么说什么有什么想什么,不藏着掖着,很真。

    她不会说像贺芷灵那种,明明心里想要,可是还要欲擒故纵,还要假装高雅,一副圣女的样子,谢丹阳就非常直接:今晚你要陪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