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9章 只是占有欲罢了
    我不再想和黑珍珠多说废话,她破坏了我和贺芷灵的好事,故意的,存心的,就是想要这么做的。

    只是因为她和贺芷灵之间个人私怨,就这么对我。

    我想,如果贺芷灵不是因为我身上的黑珍珠的香水味,她也不会直接真的发火走人,如果看到黑珍珠出现破坏而已,她或许真的会直接开车去别的地方,和我共同把没做完的事情做完了。

    我走回去宿舍。

    不管喝醉的黑珍珠了。

    反正,这里是她的地盘,她也不是真的失去了清醒的意识,我没必要那么担心她。

    我快速走回去。

    后面听到一声叫声。

    我急忙回头。

    黑珍珠摔下了阶梯旁的小花园边。

    这个,是故意的吗?

    还是真的摔下去了。

    我想,多半是故意的。

    可是,她没有爬起来。

    难道是真的摔下去的?不是故意装出来给我看的?

    我急忙小跑过去。

    到了阶梯下面,把黑珍珠扶了起来。

    她的手臂,小脚,雪白的地方,都有了伤,摔伤的。

    还以为是装的,可是这样子的话,大概是真的吧。

    她是喝醉了。

    平日里她再怎么强大,这时候的她,不过是一个柔弱的小女子而已。

    我问道:“怎么样了,还有哪儿伤到了。”

    黑珍珠推开我:“不是要走吗。你走啊!”

    她有些生气。

    我说道:“你这生气又是几个意思呢,又不是我让你摔着的。”

    她自己拍着身上的灰尘。

    我说道:“去不去医院,哪儿还伤着了?”

    黑珍珠说道:“不要你管。”

    这时候的她,真的像个倔强的小女孩一样了。

    我说道:“好了好了,不要生气了好吧。”

    我伸出了手,揉了揉她受伤的地方,脚那里有淤血了,她走路的时候,一拐一拐的。

    我说道:“上来吧。”

    我俯下身子,让她上我背上来。

    黑珍珠说道:“我不上。”

    我说道:“可以,上不上,都随便你。”

    我说完,我就要走。

    她说道:“站住,你敢走给我看看!”

    她死死盯着我。

    她和贺芷灵,是一类人的,都是用威胁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如果威胁没有用,那就用暴力解决问题。

    我的确是不敢得罪她的,得罪她的代价,实在是太高了。

    好吧,我忍,我咽下这口气。

    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

    我走回来了,然后俯身下去,让她上来。

    黑珍珠其实可以叫人来接她回去,她倒好,不叫人来,让我背着回去。

    我是乐意背着她回去的,除了揩油的想法之外,更多的是因为她的确伤着了,我有些心疼她。

    她对我还是很好的。

    我不能抛下她不管,可她张嘴闭嘴的,还有对我做的一些事,对我造成特别大的伤害。

    不说别的,就说今晚我和贺芷灵本来就要水到渠成搞在一起的事,让她搞砸了。

    我想到了王普曾对我说的,反正贺芷灵对我有点意思,我如果搞定了贺芷灵,以后是不是真的飞黄腾达发家致富了?

    我想这只是有可能而已吧。

    贺芷灵找我,身体上的需要多于她精神上对我的需要。

    她这么个女强人,铁打的水泥做的女强人,还需要男人作为依赖吗?

    七情六欲之中,**最为凶残。

    即便是铁打的女强人,也是避不开、压制不住自己**的需求。

    她也离不开男人。

    我背着黑珍珠往珍珠酒店走。

    我对黑珍珠说道:“如果你想让一个男人为你做事的话,有个比你威胁手段让他更听话的办法。”

    黑珍珠问:“你想说什么?”

    我说道:“温柔。如果你对我温柔一些,我肯定会愿意听你的话。”

    黑珍珠说道:“撒娇,向你撒娇,是吗。”

    我说道:“也可以啊。”

    黑珍珠问我道:“贺芷灵怎么和你撒娇的。”

    我迟疑了一下,说道:“她,不会撒娇。”

    黑珍珠说道:“每个女人都会撒娇。”

    我说道:“哦,那她不愿意对我撒娇。”

    黑珍珠说道:“哦。”

    我说道:“你撒娇给我听听看。”

    黑珍珠说道:“等你成了我男人再说。”

    我说道:“你愿意做我的女人吗?”

    黑珍珠一口拒绝:“不愿意。”

    我呵呵一笑,说道:“好。”

    我背着黑珍珠

    到了酒店的门口,酒店的前台什么的看到是自己的老板娘受伤了被我背进来,急忙过来帮忙,黑珍珠却说:“不用你们帮忙。”

    然后,那帮人全都退后了。

    我说道:“我很累了。”

    黑珍珠说道:“背着我上去。”

    我只好走进了电梯里。

    总算把她送到了她的房间里。

    到了她房间后,她对我说道:“那个电视下面的抽屉,有个医药箱,你拿出来。”

    我去拿了过来。

    我还在喘着粗气,太累了。

    黑珍珠说道:“走那么一段路,累得像条狗一样。”

    我说道:“你也不看看你有多重。”

    黑珍珠说道:“说我重不如说你自己没用。”

    我虽然缺少锻炼,但我每天还是多动的,可是我哪有时间去锻炼啊,每天忙得像条狗一样。

    我拿着药箱放在了黑珍珠面前。

    她说道:“打开。”

    我说道:“你是在命令我吗。”

    黑珍珠说道:“算是。”

    我打开医药箱,然后说道:“然后呢。”

    黑珍珠说道:“那瓶黑色的药水。”

    我拿了那瓶不知道是铁还是钢制的药瓶,很重。

    我打开了,闻了一下,我靠,气味好重。

    这是中药味。

    我说道:“中药?哪儿弄的?那么臭。”

    黑珍珠说道:“别管从哪里弄的,有用就好。”

    跌打骨伤药。

    黑珍珠让我给她擦。

    她脱掉了鞋子。

    我看着她这光滑的小腿,不禁咽了咽口水。

    我很乐意效劳的。

    我的手摸上了她的小腿,光滑很嫩,黑珍珠看着我。

    我给她擦药。

    一切都很好,很爽,就是那药水的味道实在是太重了,重到我有些反胃。

    我说道:“这药水涂上了能睡得着?”

    黑珍珠说道:“明天就好。”

    我说道:“但愿如此。”

    我专心的给她擦药,一会儿后,我说道:“好了。”

    其实我还不想那么快就给她弄好的,可是我这么再弄下去,就有揩油的嫌疑了。

    她却没回话。

    我抬起来头看着黑珍珠,她专心致志的看着我。

    我奇怪的说道:“看什么呢?”

    黑珍珠说道:“看你这个样子怎么会有那么多女人喜欢。”

    我说道:“呵呵,这你就不懂了吧。在监狱里,只有女人,就只有我一个男人,女人只能喜欢我啊。”

    黑珍珠说道:“监狱的女人我不谈。我是想知道贺芷灵喜欢你什么?”

    其实,我也奇怪贺芷灵为什么要选的是我。

    我说道:“她不是喜欢我,而是想找我搞定她的生理需要而已。”

    黑珍珠说道:“即使仅仅是生理需要,为什么找你。”

    我当然不会对她说,因为我已经上过贺芷灵,因为我曾经强过贺芷灵。

    心高气傲的贺芷灵,虽然很多人追,但是追她的人我估计多半也是心高气傲的,

    有时候我们会觉得,牛叉的女人,也只会找牛叉的男人,甚至可以说,是找更加牛叉的男人,因为人都是一种仰视的心理嘛,要不怎么说门当户对呢。

    可是真实的情况却不是这样子的,就像以前说的心理学的统筹数据,a男和d女,b女和c男,这样子的情况。完全不是说对等的就会在一起的,完全不是说对等的男女才会擦出火花。因为贺芷灵,黑珍珠这样的厉害角色,相互之间肯定喜欢拿架子,所以如果不是因为真正的喜欢上了很难有情人火花的感觉。就像我这样子的,喜欢开玩笑,幽默,平易近人,她们倒也不会太防备我,和我靠得更近,要不刚才怎么说到一个礼和赏的问题。这就是一个人缘的问题。

    文浩也是拿得下架子的,可是这家伙做的一些事,实在让喜欢他的贺芷灵寒心,背叛,出轨,人最恨的就是个欺骗,贺芷灵无法原谅这样子的人。

    可我这样做,没有存在一个背叛,出轨的问题,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和她们山盟海誓,没有说在一起,没有成为恋人,没有成为彼此的对象,那,存在什么背叛。

    贺芷灵恼火我,发火我,因为我抱了黑珍珠,闻到了我身上黑珍珠的香味,可是她又有什么资格发火呢?

    我和她没有在一起,没有确定男女关系,她有什么资格来管着我呢?

    生气就生气,她并不能要求我怎样,不能要求我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更不能要求我对她一个人忠诚。

    我对黑珍珠说道:“贺芷灵为什么喜欢我,想要找我,解决需要,这个问题嘛,我其实也不知道。”

    黑珍珠说道:“别告诉我她是喜欢你的。我说的喜欢,是爱。”

    我说道:“那你觉得是不是爱呢。”

    我觉得肯定不是的,真的爱一个人,怎么舍得看着他难受痛苦悲伤难过呢。

    真的爱一个人,是掩饰不了的,真的爱我的话,贺芷灵为什么还要让我各种痛苦难过悲伤呢。

    那肯定不是真爱,只是一种占有欲而已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