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8章 无法融化的冰山
    贺芷灵对我说道:“你,上来。”

    这时候我是站在车外的,她这叫我上去呢,还是命令我上车去?

    叫我上车去干嘛?

    难道说,上次的事没做完,今晚要把这个事给做完了吗?想到被朱华华打扰,我们还没完成最后的进入后冲刺阶段,真的是意犹未尽。

    不过或许上天注定真的是不会让我们有好事发生的吧。

    每次进行到最后关头,就差临门一脚,就各种事就找上门来了。

    我问贺芷灵:“你是命令我上去呢?还是叫我上去。”

    贺芷灵说道:“你上不上来。”

    还是那么的霸气。

    好吧,上去就上去吧,没点自尊无所谓,能上她就够了。

    不过我要搞清楚一点,贺芷灵到底是不是来找我求我上她的。

    我爬上车了之后,看着贺芷灵。

    她却不开口说话了。

    那现在这样子,我该怎么做?我直接伸手摸她试探吗?那也不行啊,估计会直接被揍。

    那只能先口头试探了。

    我问道:“贺总,那么晚了,没回去睡觉呢。”

    贺芷灵说道:“哦,刚有事路过。”

    我问道:“那我现在上来车上了,有什么话你说啊。”

    贺芷灵说道:“你,的手好了吗。”

    我说道:“当然没好那么快啊,谢谢关心啊,相信有你的关心,会好的更快的。”

    贺芷灵专程来找我,问我的手好了没?

    不是吧。

    难道只是因为这样子的么?

    我问道:“那,你还有其他事吗。”

    她不说话,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前方。

    贺芷灵这是在等我主动的意思吗?

    可是我一旦主动伸手过去,她又要打我,靠!那她也不说话,那我要怎么个一步一步的进攻她,攻陷她的这个阵地。

    女人嘛,本来呢,想要,但还是要假装出自己很纯洁来,没办法,她也不想让我认为她是荡妇,她更不愿意主动,她能来找我,已经是最大的主动了,已经是她做到的最大的极限了。

    我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做?可是她这样毫无征兆的直接来找我,倒是让我犯难了,她自己找了我也不主动,也不说话,就这么定定着,那要我怎么办呢?

    就在我想着的时候,贺芷灵说道:“我看看你的手。”

    她盯着我的眼睛。

    好吧。

    我伸出了我的手臂,让她看。

    这时候,贺芷灵的手碰在了我的手,只是轻轻的触碰,手是温暖的,可是很快,她触碰了一下,就和我的手脱离了距离。

    可是,我也不敢直接伸出手去抓她的手。

    我就收回了自己的手,我们两个在车里,靠得那么的近,却没有任何的亲密的举动,我好想伸手把她搂紧我怀中。

    外面的光,照进车里来,一辆车开过来了,那灯光照着贺芷灵的脖子,她的脖子上有一串银色的项链在闪着光。

    贺芷灵说道:“看起来好像没事了。”

    她的声音低低的。

    我有些慌张,因为我想伸手过去,我已经做好了不怕死的准备伸手过去,可是贺芷灵对于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因为两人身份的不对等,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所以我对她甚是敬畏和膜拜,更觉得和她是高攀。

    本来想掩饰内心慌乱,伸手拿了一瓶水喝了一口。

    贺芷灵说道:“那是我的水。”

    我急忙哦了一声,然后吐回瓶子里,然后盖上盖子。

    贺芷灵愣住了。

    我也愣住了。

    天呐,我这是在做什么啊。

    我什么大场面没见过,没想到在这一刻,却怂成了这样子了。

    我本来已经准备好要伸手过去抓她的手了,却这一刻搞了这些什么事。

    喝了水,然后又把水吐回瓶子里。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把水瓶丢出窗外,说道:“不好意思。”

    贺芷灵问我道:“问你一个问题。”

    她也不说可不可以问,然后就直接问道:“你都怎么和人谈恋爱的。”

    居然会问这样的问题。

    我说道:“就这样子谈啊,两人相互喜欢,然后约出来,然后吃饭看电影,牵手亲嘴什么的。”

    贺芷灵说道:“哦。”

    她是想让我主动的,可是我竟然不敢伸手去碰她一下。

    就在两人又在僵持,气氛凝固的时候。

    她转头过来看着我,那双眼睛中,明明流露出的是期盼和迷离,而不是平日的冷酷。

    我非常的犹豫,可是,我还是鼓起了巨大的勇气,伸手出去,她这时候,却自己投入了我怀抱中,她抱着了我。

    我也抱着了她,她的手虽然没有紧紧的搂着我,可是我能感受到她的激动和兴奋。

    我扶着她的头,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她的脸庞,然后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

    下,然后,我一路往下,吻她的唇。

    开始的时候,她有些想要后退,有些抵触,可是在亲了几下之后,我的舌头碰到了她的舌头,她紧紧抱着了我。

    可是,命运之神真的是不给我和她机会的。

    有人在敲车窗玻璃。

    我两都被吓着了。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当时这种忘我的情况下,突然有人在车窗外敲窗,那谁不吓一跳。

    我看出去。

    妈的黑珍珠!

    这家伙非要来捣乱才行了是吧。

    黑珍珠是一个人的。

    我看看贺芷灵,说道:“不管她,开车走吧。”

    贺芷灵问我道:“你身上有股香水味道。她的。”

    我说道:“是,是吗?”

    我闻了闻自己的衣服,没有闻到啊。

    不过,我刚才可是抱了黑珍珠,那就难怪我身上有黑珍珠的身上的香味了。

    贺芷灵刚才抱着我和我亲吻的时候,闻到了这味道。

    贺芷灵说道:“下车。”

    我看着她的眼睛,有股狠劲。

    恢复了平日的冷酷的样子。

    从刚才温柔万分,迷离眼神,到现在的冷酷样子,也才是几分钟的时间而已,这让我不由得开始怀疑人生,这家伙怎么突然的能变这样子的啊。

    因为她闻到了我身上黑珍珠的香味,因为黑珍珠打扰了我们。

    所以,她恼怒,她愤怒,她原本已经被我融化了的心,又冰冻起来,像一座巨大的冷冷的无法穿过和无法融化的冰山,让我感到了绝望。

    我想,以后再想去把她弄融化,很难了。

    贺芷灵看我愣着,再次说道:“下车!你听到吗!”

    我没说什么,这一刻,她那么愤怒,和她说什么都是徒劳。

    我平静自己的情绪,然后叹口气,我知道这一刻,愤怒,失望,所有一切的负面情绪全是没用的。

    一个人最该做的,就是控制好自己,控制自己的**,控制自己的所有情绪。

    我笑笑,然后说道:“好的。”

    贺芷灵倒是有一些不解,看着我这样子。

    我打开了车门,下车。

    贺芷灵扭头过去了,不想看到我和黑珍珠站在一起。

    车门关上了之后,她踩着油门离开了。

    看着车子远远离去的背影,我无奈的斜着头。

    双手插着口袋。

    黑珍珠对我说道:“叫你扶着我,你先跑了。”

    我说道:“闭嘴!我摸一下都不行,还说什么扶着你,既然你不想我碰你,你自己走啊!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故意来捣乱的?”

    黑珍珠说道:“是。”

    她扬着脸,看着我,一副我就是这样,你能拿我怎样的样子。

    遇到这样的家伙,我的心好累。

    我说道:“好吧,你赢了,你成功的破坏了我和她之间的,亲密关系。”

    黑珍珠说道:“那女人竟然会喜欢你。”

    我说道:“我这样的人,难道不值得女人喜欢?难道女人不该喜欢?”

    黑珍珠说道:“你不看你自己几斤几两?”

    我说道:“我管我几斤几两,反正,有人喜欢我就行了。”

    说完,我转身走回去酒店。

    黑珍珠跟了上来,她有些醉了,但是她意识还是清醒的。

    我说道:“别跟着我了,我心情很不好。”

    黑珍珠说道:“你和她确定关系了?”

    我说道:“本来已经要确定关系,拜你所赐,我们没有了以后了。”

    黑珍珠说道:“是吗。”

    她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我说道:“这么破坏别人的幸福,是要遭到天谴的!”

    黑珍珠说道:“如果她真的喜欢你,她还会找你。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情破坏了。”

    我说道:“这样的事情还小吗?你闻一闻,我身上全是你的味道。”

    黑珍珠问我道:“怎么,你很喜欢她吗?”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很喜欢。”

    黑珍珠说道:“漂亮的女人,你都会喜欢。”

    我说道:“对,只要是漂亮的女人,我的确都会喜欢。可是我很讨厌像你这种样子的!”

    这一刻,我的确对黑珍珠厌恶。

    黑珍珠说道:“厌恶我?”

    我说道:“对,你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我感到非常的厌恶,甚至想一脚踹飞你。”

    黑珍珠说道:“我就是不喜欢,不想让你和她在一起,她是我的仇人。”

    我说道:“对,她是你的仇人,但是跟我是没有关系的吧?对吧。你和她是仇人,我可以和她是情人,是吧。那你这么做是几个意思呢?我也没有要背叛你,我也没有帮着她来对付你!”

    黑珍珠说道:“谁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