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7章 碰巧遇见?
    黑珍珠端起酒杯,一口喝完了,然后让我给她倒酒。

    我给她倒了酒,她又是一口喝完。

    我又倒酒。

    我问道:“说出来了心情没有好一些?”

    黑珍珠说道:“好了一些。”

    我说道:“想开点吧,话说回来,下一步,你是怎么打算的。关于对付四联帮的。”

    黑珍珠说道:“以后我自己心中的计划,我谁也不会再说出去。”

    我说道:“好吧,那不说就不说吧。”

    为了安全起见,的确是不该说的,我也不必要再问下去。

    黑珍珠说道:“我有些不舍得。”

    我问道:“什么不舍得?”

    黑珍珠说道:“杀司机。”

    我说道:“那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那没办法的事情啊。”

    黑珍珠说道:“毕竟跟了我那么久,你觉不觉得这样做太残忍。”

    我说道:“诸葛亮挥泪斩马谡,他也舍不得,他也觉得残忍,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黑珍珠开始动摇自己的心了,她不想杀掉司机,可是那司机对她的背叛行为,实在无法原谅,那些曾经背叛过我的人,我即使原谅的,也真的没有哪个会好好的忠诚于我,这种背叛者,对他那么好,他还背叛了,不懂感恩,该杀。

    再说了,如果不干掉这司机,那怎么能服众?规矩你黑珍珠自己立的,你自己又跳出去破坏了规矩,那以后谁来遵守,谁还愿意打从心底里特别的服从,然后乐意为公司效劳?

    我说道:“黑珍珠,别犹豫了,你这个做的很对。马谡在失街亭后,诸葛亮把马谡关进了监狱里面,然后把他斩杀了。接着诸葛亮亲自吊丧,为马谡痛哭流涕,安抚他的家人,如同马谡还在一样恩待他们。蒋琬就去跟诸葛亮说,古时候晋国和楚国交战,楚国杀了领兵的大将,晋文公喜形于色。现在天下没有平定,反而杀了有才的智谋之士,难道不可惜吗?诸葛亮流着眼泪对蒋琬说,孙武能够战胜敌人而取胜于天下的原因,是用法严明,所以晋悼公的弟弟扬干犯法,魏绛就杀了为他驾车的人。现在天下分裂,交战刚刚开始,如果又废弃军法,怎么能够讨伐敌人呢?”

    黑珍珠听完了我的话,抬起头,说道:“你说得对。”

    我说道:“要是人家林斌的话,可不会那么慈悲,还跟你一样么?想那么多。”

    黑珍珠说道:“要是你的话,更加敏感。”

    我说道:“的确,如果是我,我更加的敏感,想得更多。人家林斌那么快拓展到那么大的事业,也是有原因的,有手段,有智谋,他赏罚分明,看起来他这个人虽然没有人情味,但他给手下的空间很大,而且给的报酬很高,尽管惩罚很重,可依旧很多人愿意看在他给的高报酬上为他做事。古人说,香饵之下,必有上钩的鱼;重赏之下,必有敢死的人。使人才衷心归向的是礼,使士兵乐于效死的是赏。用使他归附的东西招引他,用使他效死的东西明示他,所需要的人就会自动聚集。”

    黑珍珠说道:“林斌做到了吗?”

    我说道:“林斌做到了赏罚分明,但还没有做到以礼相待,他对手下没有真正的爱护,只有礼、赏始终如一,部属才会争着为他效死。良将爱护士兵,要像爱护自己一样,才能使万众一心,战无不胜。这一点,林斌远远还没有做到。”

    黑珍珠说道:“他永远不会做得到。”

    我问道:“他为什么不会永远做得到。”

    黑珍珠说道:“他很聪明,他也知道这样做是对的,可是他不会躬身去做,他不会学刘备那样子。因为,他这个人极度的自尊,自信,自大,自傲。他不屑于这么去笼络手下,更弯不下腰。”

    我说道:“呵呵,你不也这样子吗。说得你就会弯腰一样。”

    包括贺芷灵,也不会弯腰。

    黑珍珠说道:“是。我也是这样子,我不屑于这么做,我知道这样做会让手下更加喜欢我,可我心性高,我也弯不下腰。无法做到亲切对人。林斌的身手高,心智狡黠,冷酷睿智,野心很大,没有几个人是敌手,可他这人的弱点也十分明显。”

    我问道:“什么弱点?”

    黑珍珠说道:“骄傲。”

    我说道:“那没办法,人家有骄傲的资本。说真的我也没见过世上有那么聪明的人了。我见过聪明人很多,但是这样子聪明的,真没见过。”

    不论是贺芷灵还是黑珍珠,起码是有人脉和资本的,那是她们的长辈留给她们的。可是林斌那家伙,从一个默默无名之辈,雀跃而起,从无到有,从草莽到枭雄,完完全全是靠他自己一步一步的用脑子精打细算走出来的,他是多么的聪明的人。

    不过他虽然聪明,却用错了地方,做什么不好,做犯法的事。

    可是他们说,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难道真的要这么做,才能快速走上人生巅峰?

    黑珍珠是说道:“能活到最后的,看到最后的胜利,才是真正聪明的人。”

    我说道:“好吧,你说得对。”

    我两就这么喝了一箱啤酒。

    就是一箱啤酒。

    喝完了之后,我去了一趟厕所,黑珍珠去了三趟。

    毕竟她身子比我娇小,装的水也比我少。

    她在回来之后,我开玩笑道:“肾亏啊,上个厕所那么频繁。”

    黑珍珠说道:“走了,回去。”

    她站起来了,有点摇晃。

    心情不好喝酒是容易醉,再说她基本连喝的多,喝的比我多很多。

    我心想着要不要扶着她,然后揩油几下的时候,她高抬起一只手,说道:“扶我。”

    我过去,搂着了她的腰,扶着了她。

    她身上的香味,相比起贺芷灵,更加的香,刺鼻。

    但是这浓烈的香味,激起我更大的**。

    我的手在她的腰部加重摸了一下。

    她觉察到了,直接打了一下我的手,说道:“乱摸什么!”

    我说道:“那,那我的确有点情不自禁嘛。”

    她下楼梯的时候,有点摇晃,没办法,喝了有点多,我扶着她下楼,身体又紧紧贴着她,不禁自己有了一些反应,可是这么扶着她,让我不去摸她碰她,简直就是煎熬啊。

    在下最后一层阶梯的时候,她不小心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我急忙抱住了她,然后手放在了她的胸上,她直接用力打在我的手臂上:“别乱碰!不要扶了!”

    干嘛那么生气?

    这一下,还打在了我受伤的手臂上了。

    我捂着自己的手臂,心里生气,骂道:“看到你要摔倒,我才扶着的,我好心被你当驴肝肺,行了我不扶了好了吧!”

    恼火。

    直接离开了。

    我走在了前面,走出了清吧街,快速走向珍珠酒店。

    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来看看,是黑珍珠打来的,既然赶走我,还给我打个屁的电话啊。

    我挂了电话,她却又打过来了。

    我马上又挂了电话。

    接着又打了过我,这次我接了,好歹给她一个阶梯下。

    接了后,我问道:“还怎么呢!自己回来!”

    “和我说的吗?”

    不是黑珍珠的声音,我一看手机,是贺芷灵。

    我急忙说道:“哦哦,不是和你说的,是和我朋友说的,以为我朋友给我打的电话。”

    可是,贺芷灵的声音,怎么会变得那么的温柔啊,我还是真的头一遭听到她那么温柔的声音,这真的是贺芷灵吗。

    我又看了一眼手机,果然是贺芷灵的名字。

    我问道:“贺总,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呢?”

    贺芷灵问我道:“在哪里。”

    我说道:“刚喝酒回来,回去睡觉,有什么事吗。”

    贺芷灵说道:“和谁?”

    我说道:“和几个朋友。”

    怎么跟老婆查岗一样的口气?

    该不是在山崖那里亲了她之后,她直接就把她自己当成了我的爱人,或者是把我当成她男朋友了吧。

    贺芷灵说道:“哦。”

    我问道:“你打电话给我,就是问我这个事吗?”

    贺芷灵说道:“你站着一下。”

    我奇怪道:“什么站着一下?”

    她说道:“就站着。”

    我说道:“干嘛啊?”

    手机挂掉了。

    我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四周,让我站在原地干嘛?

    贺芷灵要跟我求婚?

    我四处张望,没人跳出来唱歌放礼炮啊,也没有什么心形蜡烛更没有鲜花,人影都没几个。

    一辆没有开大灯的车子,从不远处开过来,然后停在了离我很近的路边,车窗降下,是贺芷灵。

    她竟然,跟踪我?

    我走了过去,问道:“这什么意思?你跟踪我?”

    贺芷灵说道:“路过。”

    我说道:“哦,然后给我打电话?是想我了,还是特别想我了?”

    贺芷灵说道:“路过,碰巧遇见。”

    我说道:“是吗,天底下有那么碰巧的事情吗?等我就等我了,还找什么借口呢。”

    她不说话了,表情依旧如此,没有任何的变化,好吧,对于贺芷灵这种家伙,开开玩笑是可以,但不能开得太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