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3章 非黑即白的观念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我们的人完全把刀华派来的人打趴在地,不过,我可不想他们搞出事搞出人命。

    所以让他们点到为止了。

    这一切,是我开始的时候就布置好的了。

    不过,其他的人罪行可饶恕,这大队长可不行。

    你说你来打我们就打我们,还来这么羞辱,士可杀不可辱。

    这时候,我身旁的所有人,我们监狱的人也都知道了这帮人就是我叫来的,来收拾刀华的这帮人。

    她们开始还以为这帮人是道上人,是罩着这块地盘的,所以看到我们双方闹事,就来制止我们的斗殴,还在担心着这帮人揍完了刀华她们的人,就揍我们自己了。

    那个大队长被踢了几脚,然后被脚踩在了地上,男的点了一支烟,然后弹着烟灰到她的脸上,说道:“在我这块地盘闹事,你也不问问我是什么人。”

    接着,他看了我一眼,我没有制止的意思,而我对他稍微的轻轻扬起下巴,示意他继续。

    他就明白该怎么做了。

    大队长喊我错了,求你饶了我。

    他说道:“饶过你也可以,不过,要给你一点惩罚。你说你用左手多点还是右手多点。”

    大队长惊恐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他说道:“斩你一只手,让你张长记性,以后看到自己被砍掉的手,你就记得了你不该做什么,该做什么。”

    大队长喊道:“不要!求你了。”

    狱警们一片惊恐声音。

    他亮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刀。

    大队长这时候恍然大悟,朝着我喊道:“张副!救我!我以后不敢了!”

    他把刀举了起来,就要砍下去。

    大队长哭喊着大叫:“求你了张副!”

    我咳嗽了一声,然后他停下了动作,看着我。

    刀子举在半空。

    我说道:“你好。”

    他看着我。

    表情冷酷。

    我说道:“这位大哥,我们这些人的确是来到你们地盘有点吵,然后呢,我诚挚的向你表示歉意,并且保证以后不会再有此类事件的发生,你看能不能饶了我们。”

    我说着,拿根烟递给他。

    他接过去了烟,我给他点烟,他说道:“记住了,以后不要随随便便在这里打架,尤其是在饭店里,人家还在做生意!”

    我说道:“是是是,我一定记住了的。”

    他带着他的人走了,几十个人。

    虽然我演了这场戏,不过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看得出来怎么回事,但也有不知怎么回事的。

    当那些人走后,还有个管教喊道:“队长,都是他们我们才被打的!”

    大队长呵斥道:“闭嘴!”

    她闭嘴了。

    我走到了那个多嘴的女人旁边,说道:“是啊,都是因为我们才被打的,然后呢,你想怎么样?继续打我们吗。”

    她盯着大队长。

    大队长说道:“谢谢张副!”

    我说道:“不客气了。哦对了,你刚才不是说请我们吃饭喝酒吗。”

    大队长急忙站好,说道:“是说过。”

    我说道:“那这顿饭,谢谢你了。”

    我拍拍她肩膀,笑了笑,指了指四桌已经吃了的酒菜。

    她说道:“好,好,不客气。应该的,应该的。”

    态度恭敬到了极点。

    这家伙就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不过这么形容也不对,而是识时务为俊杰,知道这时候该软,就软了下来了。

    我挥挥手,对我们的人说道:“我们走。”

    我带着我们的人走。

    过去拦车的时候,兰芳问我道:“张总,那些都是你的人啊。”

    我说道:“不是。”

    兰芳说道:“你别装了,那他们怎么会来帮我们的。”

    兰芬说道:“看就看出来了,还用问。”

    我对兰芳说道:“难道要我去跟她们说,这就是我的手下,我的人,我是混黑社会的?傻不傻啊你。”

    兰芳哦了一声。

    朱华华说道:“厉害了,黑白通吃的张总。”

    我听着这话,怎么就这么的不好听。

    我说道:“你这什么话?是在酸我吗。”

    朱华华说道:“夸你。”

    我说道:“好,夸我就好,不要损我。”

    兰芬说:“那女的叫什么名字。”

    我说道:“新监区那个带队的吗。”

    &nb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sp; 兰芬说道:“对啊,好嚣张。”

    我说道:“就知道是一个大队长,刀华手下的人,鬼知道叫什么名字。”

    兰芬说道:“打得还不够狠,我都恨不得上去给她几脚几巴掌。”

    我说道:“她其实挑衅我们,就是为了让我们先动手,然后她们站在理和法的那边,明白吗。好在大家都听话,都忍着了。”

    兰芬说道:“下回有机会,要好好打她一顿才行。”

    我说道:“的确,是要好好打她一顿才行。不过刚才看起来,估计也伤得够了,被一脚踹了裆部,会不会撕裂。”

    兰芳打了我一下:“你能好好说话吧。”

    我说道:“好吧,我觉得我一直都好好说话。”

    我们陆续打车回去,我非要和朱华华一起挤一辆车。

    两人坐在了同一辆车的后排那里。

    朱华华说道:“跟着我干嘛?”

    我说道:“话说,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

    朱华华说道:“我能对你有什么意见,张总。”

    我说道:“你知道那些都是我的人,觉得我混黑社会的,你就不喜欢,不高兴,和你们这些根正苗红的人不是同一个世界的,所以你不喜欢,是吧。”

    朱华华说道:“别人怎样我不知道,可是我是不喜欢你去参加这个黑社会。你好好在监狱做事不好吗。”

    我说道:“朱大姐,你好,就你最懂,我不懂。你以为我不知道参加那个不好?那你以为我就喜欢参加那个?”

    朱华华说道:“你说过,为了对付对手,为了保护自己。”

    我说道:“对,就这样子的。不管在监狱里面做事,还是在外面做生意,我都被人攻击。我也不想加入,更不想带着那么一大帮黑社会的人,我也成了黑社会的人。可是我没有办法不这么做,如果我不这样子,我就被人攻击,无论人身还是我的事业。打个比方给你听吧,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电脑用户,其实都没有心更没有能力用自己的电脑去攻击别人的电脑,但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的电脑都有必要安装杀毒软件,为什么你知道吗?这是因为,我保证我不害别人,但是我也要保证自己不能被别人害。你明白吗。”

    朱华华说道:“是,你是为了保护你自己,我明白了。”

    我说道:“算了,你不会懂的。在你这种人的眼里,非黑即白,不是黑的,就是白的,那我就是披着羊皮的狼了,我也不解释了行了吧。我就是狼,我是人渣,玩弄女人,伤害别人,好了行了不说了。”

    我说着,自己都气着了。

    刚才被那个大队长欺辱我们的时候,我没有气,现在却气着了。

    就因为朱华华的不理解,她总是站在道貌岸然的貌似是正确真理的那一边来批判我,指责我,批评我,她就是正义的一方,我这种就是邪恶的一方。总之,我怎么样做,在她看来,全都是歪门邪道,全都是不对的。

    我点了一支烟,抽着。

    抽烟对她来说,也是错误的。

    大概我这种人活在世上,对她来说,应该也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是她的世界观出现问题,还是我自己有问题?

    看我不高兴的抽着烟,朱华华问我道:“你怎么了。”

    我不说话,抽着烟,闷闷的。

    朱华华问我道:“真的生气了。”

    她这家伙是极少哄人的,那她哄人了,我就不至于继续冷着脸了下去,她都拉下脸和我说话,哄我了,如果我继续下去,她会直接也跟着生气冷战。

    我说道:“那我说的不对吗?”

    我看着朱华华。

    朱华华说道:“我没有说不对。”

    我说道:“你的观念里,非黑即白,混黑的就是坏人,在监狱的就是好人?”

    朱华华说道:“我的意思不是这个。”

    我问道:“那你什么意思你说。”

    朱华华说道:“你混黑道,我担心你有一天落得不好下场!”

    我说道:“好吧,朱华华,谢谢你的担心和关心了,不过你放心吧,没有那么容易的。可是话说回来,难道说在监狱混就安全了吗?你看看吧,我在外面混,也有打打杀杀,可都没有监狱里那么频繁那么夸张吧,在监狱里,三天两头就有人对我们开打,就对我们下手。监狱和外面的世界,其实是一样的,因为维持秩序的管理者的不作为,因为他们不管不问不理不睬,所以这样的事件频频发生,只有管理者真正的管住事,管住人,做坏事的抓,判,这世道的秩序才会恢复安宁。你明白吗。”

    朱华华说道:“明白了。不过我说了,我最主要的还是担心你。你明白吗。”

    我看着她那殷切关切的目光,伸手过去搂着了她的脖子,说道:“好的,我明白了,谢谢你花姐。”

    说着,我就拉着她过来,她以为我要亲她,她就直接推开了我。

    我说道:“我是想抱你一下,表示对你的感谢而已,你以为我亲你呢。”

    朱华华说道:“到了,下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