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0章 遭到了深深误会
    徐男说道:“你还没说,谁派来的?知道吗?”

    我说道:“除了仇家,还能有谁。”

    徐男问道:“刀华?”

    我说道:“怀疑是监狱长。”

    徐男问我道:“监狱长?会吗。”

    我说道:“贺芷灵刚和她吵了一架,因为出来做纪念活动的事。”

    徐男说道:“那抓人干嘛。”

    我说道:“抓人,劫财,劫色,劫命。她监狱长得到了多了,得到了钱,得到了快感,得到了报复,除掉了自己的敌人。”

    徐男说道:“完全想不到的剧情。”

    我说道:“我们也是猜测的,不过多半就是她了。只是你们上来的时候,那两个追杀我们的杀手,没有被你们抓到,有些可惜,抓到就能确定了。”

    徐男说道:“那我们上来,他们在上边,肯定发现了我们上来的身影,那肯定跑了。”

    我说道:“对。他们居高临下,肯定一眼就看下去看到你们上来了。”

    徐男在我耳边偷偷说道:“那如果现在监狱长还在下面的话,我们该怎样做。”

    我说道:“你想怎样做。”

    徐男说道:“不如你直接找人,把她也这么干掉了,绑走了,弄死,然后嫁祸给她派来捉你的两人。”

    我说道:“这行吗。”

    徐男说道:“下面那么黑,不试一试,谁知道行不行。”

    我说道:“算了,估计行不通,那家伙肯定拉着她的人在她身旁,不然的话她也早该溜了,还等着我们下去才怪。”

    徐男说道:“那是要白白的让她给这么差点砍死你们了。”

    我说道:“不会白白的,以后会有弄死她的机会。新仇旧恨,全都记在心底。”

    徐男问我道:“好像贺总不想说这个事。”

    我说道:“她说我和她不小心迷路的,她没有说被人追杀。”

    徐男问我道:“为什么?”

    我说道:“估计说了也没用吧,谁知道她。”

    徐男说道:“可是如果不说出来,会有人误会你们。”

    我问道:“误会我们什么?”

    徐男说道:“误会你们上来这里干一些什么事。”

    我说道:“男女之事,是吗?”

    徐男说道:“是。”

    我问道:“谁误会?我会在意吗。”

    徐男说道:“你们是不在意。但是有些人会在意你们。”

    我问道:“谁。”

    徐男指了指谢丹阳,然后又往后看了看,说道:“朱队长。”

    说的是朱华华会吃醋。

    我说道:“吃就吃吧。”

    我走快了几步,然后轻轻拉了一下谢丹阳的小手,说道:“嗨,美女,好久不见。”

    谢丹阳拍打了一下我的手,让我不要碰她,说道:“你没死呢,真可惜。”

    我说道:“哇,你说的这什么话啊。”

    她不理我。

    我问道:“生气了呀?”

    谢丹阳说道:“怎么会呢。生你什么气?”

    我说道:“谁知道你们女人呢?基本上你们女人生气,都是要靠猜。”

    谢丹阳说道:“你们女人?你是有多少个女人啊。”

    我说道:“不知道。监狱的女囚,加上监狱的我的手下,大概几百个吧。”

    谢丹阳说道:“哼,你明明知道我跟你说的是什么。”

    我说道:“吃醋了啊?”

    谢丹阳说道:“吃醋?吃什么醋?”

    我说道:“还说没有呢,看到我和贺芷灵上来,以为我和她上来打野战,所以吃醋了是吧。”

    谢丹阳的手偷偷放在了我的屁股上,然后就是用力捏,掐我屁股,在我耳边说道:“怪不得再也不找我了,原来身边女人太多了,以后有了这么个天仙大美女陪着你,就不需要我了!”

    她说的天仙大美女,就是贺芷灵。

    我说道:“别这么说嘛。别掐我,疼呢。”

    我推开她的手。

    她哼了一声,嘟着嘴。

    我说道:“突然让我想到大话西游那个牛夫人。”

    谢丹阳问道:“什么牛夫人。”

    我说道:“以前陪我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新人胜旧人了,叫人家牛夫人!”

    谢丹阳骂道:“都是一些没良心的!”

    我说道:“那你又喜欢?”

    谢丹阳说道:“谁说我喜欢。”

    我假装后退道:“那好吧。”

    她拉了我的手臂和她并着走,说道:“这里很滑,我辛辛苦苦上来找你,鞋子裤脚都是泥,全身都湿透了,你一句暖我心窝的话都没有!”

    我扶着她往下走,怕她不小心摔着了。

    我说道:“好吧,谢谢丹阳姐了,刚才是不是见不着我人了,然后就拼命的往上找了啊。”

    谢丹阳说道:“

    早知道你上来是做这事的,我才不会上来!”

    她气气的样子,更可爱。

    我说道:“哈哈,你会的,我相信你,即使我上来这里漂猖被困,你也一样会救我。”

    谢丹阳说道:“我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回报?”

    她靠近我,开始捏我的手臂的肉。

    我说道:“别这么捏,很痛。话说我以前刚认识你的时候,都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很文静温柔的安静美女子,可是啊。”

    谢丹阳说道:“可是什么?你出去外面乱搞,还不许我打你两下了?”

    我说道:“靠!那我是你男人吗?你是我女朋友吗,我怎么算是乱搞?”

    谢丹阳问我:“实话告诉我,有没有乱搞?”

    她朝着前面被人搀扶下去的贺芷灵努努嘴,意思问我到底有没有和贺芷灵乱搞。

    我说道:“靠,当然没有了!”

    谢丹阳说道:“那你编一个让我相信你为什么不乱搞却跑到山上被困的理由给我听。”

    我说道:“好,我开始编了。给你看看这个。”

    谢丹阳说道:“用看什么?你看你们,连衣服都没穿好,你是折腾了多少个小时啊。”

    我打开我手上的伤口给她看。

    我说道:“我折腾了几个小时?我们折腾了几个小时。你看看这是摔伤的吗?”

    谢丹阳看着我伤口。

    已经淤血了,一道淤血凝结在手臂的笔直伤口。

    谢丹阳说道:“这不是摔伤的,是被割的。”

    我说道:“对,你也看出来啊。”

    谢丹阳问我:“强硬上,她割了你的手?”

    我说道:“靠!你脑子里怎么尽是一些猥琐的肮脏的东西呀!”

    谢丹阳说道:“那你说,是怎么呢。”

    我说道:“被两个歹徒追杀。”

    我告诉了谢丹阳前因后果。

    谢丹阳和徐男一样,又问我谁干的,我都告诉了谢丹阳。

    谢丹阳听了之后,说道:“真的有这样子的啊。”

    我说道:“你还不相信?真以为我跑上去打野战去了。”

    谢丹阳捏捏我的手说道:“好了好了,不要生气了,那我不知道嘛。那我就吃醋呀。”

    我说道:“是吗,你也会吃醋啊。”

    谢丹阳说道:“你们两个不见人了,跑去山上去,找到的时候还衣衫不整,让人怎么想呢。”

    我说道:“不管别人怎么想,总之,你不要乱想就好了。”

    谢丹阳说道:“我错了嘛。不要说我了。”

    她还嘟嘴撒娇的样子。

    我捏了捏她的脸,说道:“好了,看在你不顾自己跑上来找我救我的份上,我就放了你这次了。”

    谢丹阳说道:“那我请你吃饭好了。”

    我问道:“现在吗。”

    谢丹阳说道:“就现在啊。”

    我说道:“好。”

    真的是好饿了。

    一行人到了山下,纪念园的大门口处,外面只有一辆大巴在等着我们,还有若干我们的自己人,而其他的人都走了。

    等待我们的同事告诉我们,监狱长说监狱还要干活,不能因为找两个人而耽误了工作不做事,带着其他人都走完了。

    这老不死恨不得我和贺芷灵已经死在荒山上,还有什么要找我们的心。

    说出来四十八小时不见人再报警失踪和种话来,巴不得我和贺芷灵彻底失踪了。

    不过,她也没有罪,她完全可以为她自己辩解啊,反正我和贺芷灵都是成年人了,大家都有大脑的,都不知道跑去哪儿玩去了,个人安全,那还不是自己个人负责自己,谁还来负责你们呢。她做的没错。

    不过此举让我们的人还有部分人感到有些不乐意,好歹大家都是同一个单位的人,论关系,贺芷灵可是副监狱长,监狱长和她是上下级,现在人失踪了,她都不关心,反而先带着人走了,大部分同事心里肯定对她有些怨言。

    可是还有一点,她们以为我和贺芷灵真的因为打野战跑到上面去乱来,所以她们心里对我和贺芷灵也有点怨言。

    贺芷灵就无所谓的样子啊,反正,你们怎么误会怎么误会吧,她也不解释。

    大家一起上了大巴车,一起回去。

    大多数人,那帮上来找我们的人,全身都湿透了,都只能先回去了监狱里洗漱换衣服。

    我对坐在我身旁的谢丹阳说道:“今晚我就不能陪你一个人了。”

    谢丹阳拉着我的手:“你什么意思,刚才你答应我什么的!”

    我说道:“那她们都上去找了我们,救了我们,我请她们吃饭呢。”

    谢丹阳说道:“请你不会改天请?”

    我说道:“好了好了,就现在请她们吃,因为天黑了,大家都饿了,随便找个大排档让她们吃个饭,然后改天再好好请客,然后回去了监狱洗澡换衣服,和你单独出来逛逛喝东西吃东西好吧。”

    谢丹阳说道:“你说的。”

    我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谢丹阳说道:“你算个屁君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